风暴眼|“中植系”实控人解直锟猝然离世背后:印刷厂工人到资本大鳄的金融风云
财经

风暴眼|“中植系”实控人解直锟猝然离世背后:印刷厂工人到资本大鳄的金融风云

2021年12月18日 22:59:11
来源:风暴眼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核心提示:

1、12月18日,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去世。知情人士向凤凰网财经透露,解直锟17日下午还在集团开会,没看出什么异常。“解总非常勤奋,经常第一个到公司,对公司的各个大项目亲力亲为。”

2、近三十年的时间,中植集团建立了完整的资本版图,旗下涵盖金融投资、并购、财富管理、新金融四大业务板块。根据相关媒体统计,中植系资金规模在2.7万亿元。

3、躲在幕后的解直锟,在资本市场的打法可谓“野蛮粗暴”。定增入股上市公司、为上市公司实控人提供贷款、向上市公司注入中植系关联资产,然后套现退出。这一整套“上市公司+PE”的操作手法,被其运用到了极致。

4、一方面是资本版图的扩张,另一方面,中植系又屡屡因其强悍犀利的投资风格和频繁的“踩雷”事件,多次引发资本市场质疑。

—————————————————————————————————————

资本大鳄、中植系掌门人、著名歌手毛阿敏的丈夫解直锟,在这个寒冷的冬日里与世长辞。

凤凰网财经从多方信源确认,“中植系”实控人解直锟于12月18日早间猝然离世,享年61岁。有接近中植的知情人士向凤凰网财经透露,解直锟17日下午还在集团开会,没看出什么异常。

18日晚,中植企业集团官方发布的讣告确认了解直锟去世的事实。讣告中写到:中共党员、中植企业集团创始人解直锟先生,因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于2021年12月18日9时4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61岁。

“解直锟先生生前非常喜欢诗人朗费罗的《生命礼赞》:“在世界辽阔的疆场上,在生命露宿的营地上,别作默默无声,任人驱使的羔羊,要在战斗中当一名英勇无畏的闯将!”解直锟先生倾尽毕生心血创建了中植企业集团,一生爱国爱党、勤勉敬业,热心慈善公益事业。他是一名真正的英勇无畏的英雄!”

中植企业集团官方讣告

中植企业集团官方讣告

知情人士向凤凰网财经透露:“解总非常勤奋,经常第一个到公司,对公司的各个大项目亲力亲为。”

财新的报道中也提到,多位接近中植系人士称,解直锟多年来保持高强度工作,经常从清晨忙至深夜,还有写日记的习惯。

“早饭要跟下属吃,听工作汇报,在车上也要开会,老板很不容易,一直都非常勤奋。”一位已离开“中植系”财富公司的人士称。

纵观解直锟的一生,既充满传奇,又充斥着争议。从印刷工人到亿万富豪,解直锟凭借彪悍粗暴的“资本操盘”建立起万亿规模的“中植帝国”。

巅峰时期,中植系直接或间接参股的A股上司公司接近20家,解直锟本人也多次入选各种富豪榜。

然而当资本市场潮水退去,中植系参股的天山生物、融钰集团、达华智能、*ST康得、*ST金洲等接连暴雷,庞大的“中植帝国”在近几年也隐有摇摇欲坠之势。

解直锟一向低调神秘,基本上都是躲在幕后进行操作。中植系的发展壮大,离不开解直锟资本操盘,而中植系如今面临的危机,很大部分或许也是解直坤的激进策略造成的。

“无字碑头镌字满,是非功过后人评。”随着这位中植系灵魂人物的去世,已经危机隐现的庞大中植系,又会迎来什么样的命运呢?

中植企业集团创始人解直锟

中植企业集团创始人解直锟

“染指”多家上市公司却屡屡“踩雷”

纵观资本市场江湖,与其他大佬相比,解直锟和他缔造的中植系,更像是一个神秘而低调的存在。

但低调却掩盖不住解直锟缔造商业“帝国”的野心。

资料显示,中植集团成立于1995年,是一家多元化经营的大型民营企业集团,集团旗下主要业务涵盖投资、并购、资产管理和产业基金。集团拥有多家全资、控股子公司,分布于北京、上海、黑龙江等多个省市。

近三十年的时间,中植集团建立了完整的资本版图,旗下涵盖金融投资、并购、财富管理、新金融四大业务板块,核心金融平台包括中融信托;四大财富公司——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其中恒天财富规模曾破万亿;还有726亿元规模的公募——中融基金以及数百家的私募。

在融资端,中融信托是信托界的一匹黑马,依靠“野路子”已跻身信托行业的第一梯队,四大财富公司以及典当平台中泰创展也都名声不小。

在投资端,中植系是“PE+上市公司”模式的超级玩家。一方面大量受让上市公司股权或参与定增,掌握话语权;另一方面则以PE基金布局热门的未上市资产,以图将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做高市值后离场套利。

中融信托以及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四家财富公司,是中植系最直接的资金来源,其中中融信托,作为一个近万亿级的信托平台,对中植系崛起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输送了无数弹药。

中植系有多大?

2020年6月8日,《今日财富》杂志发布“2020中国独立财富管理公司TOP20榜单(上半年)”显示,“中植系”旗下的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分别以9373亿、6000亿、8500亿、1000亿的累计规模,分别排在第2名、第3名、第4名、第11名。

此外,根据相关媒体统计,中植系资金规模在2.7万亿元。

国内资本市场上,中植系控股的上市公司包括:美尔雅、美吉姆、中植资本国际(HK)、*ST宇顺;参股的上市公司包括:康盛股份、超华科技、中南文化、骅威文化、天龙集团、兴业矿业、格林美、宝德股份、荃银高科、金洲慈航、法尔胜、佳都科技、大名城。

而据曾经的中植系公司美尔雅在其2016年5月28日发布的《权益变动报告书》中所披露,中植系直接或间接持股比例在5%及以上的上市公司曾多达18家;2019年5月28日,*ST宇顺公告的一份《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则显示,出现中植系身影的上市公司数量进一步升至24家。

图片来源:野马财经

图片来源:野马财经

凤凰网《风暴眼》查询天眼查数据显示,解直锟目前拥有实际控制权的公司多达上千家。

图片来源:野马财经

图片来源:野马财经

值得注意的是,一方面是资本版图的扩张,另一方面,中植系又屡屡因其强悍犀利的投资风格和频繁的“踩雷”事件,多次引发资本市场质疑。

有市场人士总结称,在“中植系”染指的上市公司中,类似做法几乎是标配:以股票质押的方式给上市公司大股东提供巨额融资支持,表面上看与“中植系”并无股权关系的上市公司,实际上长时间接受“中植系”的资金输血。

最典型的例子便是创业板上市公司天山生物。

早在2016年至2017年,“中植系”旗下融资平台润兴租赁向天山生物的控股股东天山农牧发放了共计11.6亿元的贷款,后者则是以质押天山生物股权的方式来获取贷款资金。

2017年9月,急于转型的天山生物抛出重组计划,以发行18亿元股票+5.77亿元现金,收购了大象广告96.21%的股权。2018年4月,该交易完成资产过户。然而仅仅半年时间过去,2018年11月,天山生物却向警方报案,称大象广告原实控人陈德宏涉嫌伪造公司账目和相关材料,虚增大象广告净资产、利润,隐匿巨额担保和负债,骗取收购。2019年2月,陈德宏被执法机关批捕。

由此开始,天生生物一蹶不振,连年亏损,股价腰斩,并深陷官司纠纷。2020年4月16日,天山生物公告,控股股东天山农牧所持股份已被司法冻结,原因是融资担保纠纷。

值得注意的是,天山生物并购的大象广告,也是“中植系”投资的标的。大象广告被收购前的第五大股东华中(天津)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由“中植系”的华中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全资拥有。

在天山生物并购暴雷后,为了解决债务问题,“中植系”设计了一套“债转股”的方案。

2020年3月16日天山生物公告称,鉴于天山农牧尚未归还润兴租赁5亿元借款,且通过质押天山生物股票获得的6.4亿元贷款业已处于违约状态,润兴租赁拟将天山农牧业享有的5亿元债权转让给润兴租赁实际控制人解直锟控制下的湖州皓辉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湖州皓辉”),并由湖州皓辉以该等债权对天山农牧业进行增资。增资后湖州皓辉将持有天山农牧80%的股份,解直锟将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然而,“中植系”入主的方案遭到了天山生物广大中小股东的拒绝。在2020年4月2日的天山生物临时股东大会上,约2/3的股东投票反对豁免天山生物实控人此前做出的保持控制权稳定的承诺,让“中植系”的债转股方案胎死腹中。

无独有偶,“中植系”接盘的另一家上市公司融钰集团,跟天山生物一样,也是一段“债转股”的踩雷故事。

2020年4月7日,中小板上市公司融钰集团公告收到应诉通知书,其全资子公司因逾期未支付采购款,被起诉索赔7300余万元。

而在此之前的两个月,“中植系”刚刚拿下了融钰集团的实控权——中海晟丰资本通过子公司北京首拓融汇与融钰集团第一大股东广州汇垠日丰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汇垠日丰”)签订合作协议,取得了融钰集团23.81%的股份对应的表决权,由此解直锟成为融钰集团实控人。

事实上,早在“中植系”接盘融钰集团前,就已经为获取这家公司的控股权而运作多年,运作方式则是持续向融钰集团和融钰集团的大股东汇垠日丰输血。

除了上述两家上市公司外,中植系还曾踩雷过乐视网。

2017年年初,因易到创始人周航爆料称,乐视挪用了易到13亿元,导致易到资金链出现问题。溯源这笔贷款,则为中植系下属公司中泰创展通过南京银行给易到的委托贷款,全额14亿元。2018年初,中泰创展则因此将贾跃亭、甘薇夫妇和乐视控股告上了法庭,追讨上述欠款。而根据乐视网2018年11月15日公告,应偿还给中泰创展的贷款及利息高达19.14亿元,但最终因无法偿还,中植系再度踩雷。

值得注意的是,中植系与乐视网的“孽缘”一直持续至今,日前还曾被卷入乐视大厦拍卖风波。

今年11月末,贾跃亭旗下乐视大厦历经三次法拍终于脱手,成交价5.73亿元,相较两年前的首次挂牌降了1亿余元。

12月3日上午,韬蕴资本发布声明,对拍卖提出质疑,矛头直指竞买人背后的中植系。

韬蕴资本声明

韬蕴资本声明

韬蕴资本声明称,自己已查明,此次最终竞拍人衡盈物业的资金来源系中植系公司所提供。多家媒体报道浙江中泰大股东解茹桐,为中植集团实控人解直锟直系亲属,“显然,在此次拍卖中,躲在壳公司背后的浙江中泰既是拍卖人又是竞拍人”。

韬蕴资本声明

韬蕴资本声明

韬蕴资本认为,这种操作势必会对司法拍卖秩序和拍卖市场发展产生不利影响。并强调,将继续通过仲裁的方式达到债权追回及商业索赔的目的。

对于“中植系”的这套资本市场运作体系,有业内人士评价认为是将“上市公司+PE”模式玩到了极致——在信托、财富管理公司为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下,PE基金一面参与上市公司定增,掌握一定话语权,绑定上市公司,同时为套利做准备;另一方面则布局热门新兴行业的未上市资产。然后将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做高市值,“中植系”套现获利。

但当资本市场潮水退去,击鼓传花游戏没有了最后一棒,资产最后只能砸在自己手里。

一位管理着“上市公司+PE”产业基金的机构人士曾评价道,不能因为“中植系”出了一些问题就完全否定“上市公司+PE”模式。如果上市公司基本面不好,装进上市公司的资产又没有长期价值,最后结果是螺旋向下,这有违“上市公司+PE”模式做强做大上市公司的初衷,暴雷是迟早的事。

“万亿商业帝国”背后,解直锟的资本操盘术

中植系的快速发展壮大,或许始于其入主中融信托。

据年报资料,中融信托成立于1987年,前身是哈尔滨信托投资公司。2002年,中植集团先后与黑龙江牡丹江新材料等五家企业联手,共同出资重组中融信托,中植集团成为第一大股东。

2010年,国资委旗下的经纬纺机以12亿元受让中植集团所持中的36%股权成为中融信托第一大股东,使中融信托实控人脱胎换骨变身为央企,中植集团从此退居二股东。

据21世纪经济报道,中融信托表面上由经纬纺机控股,背后却深藏玄机,其第四大股东沈阳安泰达与中植集团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而沈阳安泰达和中植集团所持中融信托股权相加则达到41%,高于经纬纺机对中融信托37.47%的持股。

也就是说,中植集团实际上控制着已经蜕变为央企的中融信托。中融信托成为央企子公司后,招牌更加响亮,市场资源和市场认可度也实现了质的变化。

可以说明问题的数据是,经纬纺机进入之前的2009年,中融信托的信托资产管理规模为1000亿元左右,但中融信托纳入经纬纺机4年多后的2014年,其信托资产管理规模就超过7000亿元,2020年达到8898亿元,发展速度可谓突飞猛进。

中融信托大厦

中融信托大厦

中融信托为中植集团提供了强有力的资金支持。也是在差不多相同的时间段,中植集团在资本市场一路势如破竹,所向披靡。

市场上流传着对所谓“中植系”更准确的表述是:“一个最初由中植集团创始人解直锟设立,现均为解直锟旧将亲友们台前持股,幕后由解直锟遥控的涉足金融、矿产、投资等产业的庞大企业群。”

而躲在幕后的解直锟,在资本市场的打法可谓“野蛮粗暴”。定增入股上市公司、为上市公司实控人提供贷款、向上市公司注入中植系关联资产,然后套现退出。这一整套“上市公司+PE”的操作手法,被解直锟运用到了极致。

2014年中南重工转型之初的一起并购案中,“中植系”的这些手法已展现得淋漓尽致。据界面新闻报道,当年3月,中南重工公告,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大唐辉煌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唐辉煌)10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

大唐辉煌的股权沿革显示,中植集团旗下PE平台嘉诚资本于2011年4月参与认缴了公司前身大唐有限的新增注册资本;2013年7月,大唐辉煌增发股份,中植资本又出资认购。二者先后潜入并购标的。

重组配套募资环节,成立于2013年12月、中植资本持有100%股权的常州京控以现金认购中南重工非公开发行的股票。公司控股股东中南集团还与中植资本签订了附条件生效的《股份转让协议》,“本次交易获得证监会核准后,中南集团将向中植资本转让持有的1751.55万股中南重工股份,与本次重组同步完成。”

重组及股份转让完成后,中南集团的持股比例由56.10%降至33.59%,嘉诚资本、中植资本、常州京控的合计持股比例达到19.90%。入股标的、参与定增,甚至直接受让大股东股权,三个平台的三种操作之后,“中植系”靠一连串的资本腾挪一举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在此后的超华科技、骅威文化、天龙集团、格林美、佳都科技等案例中,也都能从中找到解直锟这一套“资本操盘术”的影子。

除了中融信托外,中植系旗下还有恒天明泽、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四大财富公司。

2020年6月8日,《今日财富》杂志发布的榜单显示,恒天明泽、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分别以9373亿、6000亿、8500亿、1000亿的累计规模,分别排在第2名、第3名、第4名、第11名。

据21世纪经济报道,一位券商资管人士认为,中植系在资本市场狂飙突进,其源源不断的资金池,既有中融信托持续提供的资金保障,更有赖于财富管理平台超强的募资能力。

有媒体统计,辉煌时期,中植系的资金总规模在3万亿元左右,由此看见中植系的融资规模之大。

图片来源:野马财经

图片来源:野马财经

庞大的资金规模也为中植系在资本市场纵横驰骋提供了充足的“弹药”支持。据媒体报道,通过股权和资本运作,中植系“染指”超过150家上市企业,旗下公司多达千余家。

时至今日,外界始终无法窥见中植系版图和家底的全貌,其错综复杂、剪不断理还乱的股权安排和资本运作,留给市场的只是一个若隐若现的背影和“万亿帝国”的称呼。

神秘富豪发家史:从印刷厂工人到资本大鳄

解直锟的万亿帝国之路始于黑龙江省伊春市五营区。他是解家第五个孩子,出生那天,父亲拿起族谱仔细找了找,发现这个孩子是“植”字辈,于是为他起名为解植坤,这便是解直锟的原名。

解直锟家老宅(图片来源:新京报)

解直锟家老宅(图片来源:新京报)

在解直锟之上,他有3个姐姐和1个哥哥,不久之后,他又有了1个弟弟。虽然排行老五,解直锟还是顺利读完了大学。大学毕业后,解直锟进入印刷厂,成为了一名印刷工人。

彼时的印刷厂正处于收益下降状态,作为大学生的解直锟敢为人先,在解直锟的带领下,印刷厂的效益慢慢提升,由亏损走入了盈利。解直锟也因此受到重用,成为了印刷厂厂长。

在此基础上,解直锟开始经营面食厂、服装厂、储木厂、水泥厂和养殖场,并收购五营区国有不良资产。在1995年中植集团成立前,解直锟已初具原始积累。

公开资料显示,解直锟于1995年成立黑龙江中植企业集团公司,注册资本总额为5000万元人民币。而这第一桶金始于他购买红松资源。借助于红松稀缺的特性,他大量采购和转卖,从中获得了一笔非常可观的报酬。中植集团成立后,主营业务也是木材、木质半成品。

在集团顺利运行了两年之后,也是房地产的起兴之时,解直锟开始大刀阔斧进军房地产领域,这为他商业帝国的迅速崛起提供了捷径。与此同时,解直锟大胆走出黑龙江,将事业版图扩展至伊春市、甚至哈尔滨、北京、上海。

2001 年,解直锟凭借着他出色的眼光,选中了哈尔滨信托投资公司。之后解直锟通过中植集团,同以黑龙江牡丹江新材料为代表的5个企业进行合作,接管了哈尔滨信托投资公司,并将其改名重建为中融信托公司。中植系便逐渐渗入金融领域,此后完成了由实业到“全牌照”金控帝国的转型。

之后,凭借着时代的东风,中植集团发展成为了一个资产规模2万亿,业务版图覆盖有信托、并购、典当、担保、第三方理财等的超级金融帝国。

2017年3月,解直锟位列《2017胡润全球富豪榜》第834名。2019年8月,解直锟位列《2019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第1511名。解直锟的商业帝国,为他带来的是万亿元的资本。

值得一提的是,贾跃亭“最值钱资产”的接盘侠就是解直锟。多家媒体报道,贾跃亭名下位于三里屯商圈的不动产(世茂工三项目),最后由北京卓睿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买入,其为中植系旗下公司,由北京中植资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100%持股,股权穿透后,最终受益人是解直锟。

事业早有所成,爱情却迟迟不到。

在现任妻子毛阿敏之前,解直锟还有一任妻子。据解直锟老家邻居所述,解直锟曾在老宅结婚,当时只有20多岁。这段婚姻早于解直锟与著名歌手毛阿敏2002年的结缘。

解直锟妻子、著名歌手毛阿敏

解直锟妻子、著名歌手毛阿敏

2002年,解直锟与毛阿敏相识于一场酒会。当时的毛阿敏对为人低调的解直锟没有多大的印象,但解直锟对毛阿敏却印象深刻。后经朋友引荐,两人成为朋友。熟识后毛阿敏发现,与多数商业大佬不同,解直锟沉稳,博学,从不炫耀自己,两个人总能聊到一起。

越走越近的两个人于2003年结婚,婚后,两人有了一儿一女。

碍于解直锟低调的性格和毛阿敏的明星身份,毛阿敏在结婚后曾对媒体放话:“一辈子也不会把我丈夫的身份公开”。

除了资本大鳄、明星老公,解直锟还有一段从政经验。根据上证报2013年11月披露的《道富增鑫一年定期开放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招募说明书》显示,解直锟历任伊春市五营区区委、区长助理、伊春市五营区政协副主席,自1995年4月起至今就职于中植企业集团有限公司。

对于解直锟在官方的任职经历,得到了五营区档案局方面的确认。档案局称,解直锟当时出任的职务仅为兼职。

关于中植系的传言和猜测,流传最广的当属“兄弟提携”一说。公开资料显示,解直锟的哥哥解植春历任黑龙江省委办公厅、政策研究室副处长、处长。随后担任光大银行黑龙江分行国际业务部总经理、大连分行副行长,此后,出任中国光大集团总公司执行董事、副总经理,光大永明人寿保险公司董事长、中国证券业协会副会长。

2014年4月,解植春被调任中投公司任副总经理兼中央汇金公司总经理,上任仅一年后即离任。当时有媒体认为是受到弟弟解直锟的影响。但解直锟从无回应。

斯人已逝,历史的长河还在继续奔涌向前,浪花淘尽英雄。作为中国金融变革的参与者,从印刷工做到万亿金融帝国的掌门人,解直锟和他的中植系,注定会在金融史上留下一笔。

(文中使用了多张野马财经制作的中植系商业布局资料图,在此表示特别鸣谢。)

参考资料:

1,《毛阿敏丈夫解直锟:从印刷厂工人到身价万亿,生活低调热衷做慈善》,公众号“包装地带SUPERPACK.CN”

2,《毛阿敏丈夫、万亿神秘帝国创始人的“前尘往事”》,新京报

3,《从印刷厂工人到资本大鳄,解直锟和他的“中植系”万亿资产帝国!》,东文财经

4,《参控18家上市公司 解直锟和中植系的万亿资产帝国》,界面新闻

5,《投资中植系是“在没有鱼的地方钓鱼吗?》,雪球

6,《中植系故“梦”新“局”:大鳄出征披挂光环》,21世纪经济报道

7,《暴雷停不下来 万亿“中植系”怎么了?》,投中网

8,《“中植系”千亿浮亏:控股8家A股公司,暴雷后谁会遭殃?》,投行大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