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庭公司TST庭秘密涉嫌传销热搜48小时:舆论如何引爆?哪些涉传关键点?
财经

张庭公司TST庭秘密涉嫌传销热搜48小时:舆论如何引爆?哪些涉传关键点?

2021年12月30日 09:10:35
来源:经济观察报

12月28日晚,张庭林瑞阳公司涉嫌传销被查处的相关话题登上微博热搜,其运营品牌“TST庭秘密”再度引发舆论关注。

根据梳理,该消息起源于微信公众号“李旭反传防骗团队”在12月24日下午发布的题为《来!了!“TST庭秘密”涉嫌传销资金被冻结,官方回应属实》的文章,文中披露了落款为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并加盖公章的《关于查证函的回复》图片。

图片1

查证函回复提到,根据多起群众举报核查,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涉嫌利用网络从事传销活动,市监局于2021年6月5日对该公司进行了涉嫌传销立案调查。回复同时表示,因其利用金融机构转移或隐匿涉传资金,已依法申请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目前案件在进一步调查中。

“李旭反传销团队”在文章中表示,据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人员透露,此次被冻结的资金高达6亿元,分两次冻结,其中主体公司3亿元,某代理、团队长冻结3亿元。

12月29日,经济观察网联系到了“李旭反传防骗团队”的创始人李旭,了解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

李旭反传防骗团队是一家民间反传销研究、反洗脑救助机构。李旭告诉记者,近些年团队陆续接到TST是否涉嫌传销的咨询、求助,通过向多位咨询者了解TST的奖金分配模式,经过研究,认为其符合法律对于传销行为的三大界定。加之今年7月份,李旭团队接到内部消息,TST庭秘密主体公司达尔威已经被石家庄市监局立案调查。

因此,李旭团队自7月份开始,陆续通过自媒体披露TST的层层代理模式以及返利机制,但文章和视频发出后,屡遭TST方面的投诉,投诉理由为侵犯名誉权、恶意负面炒作等。

12月23日,李旭团队向石家庄市监局发送查证函,求证TST是否涉嫌传销、是否已经被立案调查。当日,李旭团队便获得了上述加盖公章的回复。

对于石家庄市监局对TST的立案进展,12月29日,记者致电石家庄市监局方面,对方表示,以查证函的回复为准。

图片2

根据我国《禁止传销条例》规定,以下行为属于传销行为:

图片3

李旭将其上述三点总结为:入门费用、发展下线、团队计酬。根据对TST模式的梳理,李旭团队认为,TST公司的模式符合上述特征。

对于TST涉嫌传销事件,12月29日,记者致电TST方面欲进一步了解公司商业模式,对方表示,“不作任何回应。”

如何一步步掉入“漩涡”

对于TST具体的运作模式,经济观察网向多位TST的前代理进行了了解。

一位早在2016年便已加入TST的代理贝贝(化名)告诉记者,早年间通过朋友介绍加入的TST。朋友告诉她,一个92年的姑娘通过TST一个月赚了20多万,一个月赚三四十万的也大有人在。朋友还现身说法,说自己仅仅加入4个月已经赚了2万多,而且越来越好。

贝贝开始心动了,朋友又说,加入TST零费用、零成本,而且每天朋友圈发布的产品文案和图片直接从群里复制便可。几次劝说以后,贝贝从朋友那里开了卡,被要求填写身份证号以及银行卡,当时贝贝疑惑为什么还需要银行卡信息,朋友解释称,“这个你放心,他们是明星老板,不差钱,非常正规,中间也不会乱要价,每月会根据你实际卖出的产品给你发工资。”由此,贝贝正式加入TST。

据介绍,TST的代理分为蓝卡和红卡,蓝卡升级为红卡需要完成相应的成长值。红卡里也分不同的等级,对应不同的奖金比例。

贝贝的“成长之路”开始了。加入不久,有人主动找到贝贝,说想要办卡加入TST。贝贝询问自己的上线如何开卡,此时贝贝被告知,需要购买2500元的TST产品才具备为下线开卡的资格。对方的表达是,你有了开卡资格后,你的姐妹开了卡,姐妹的人再开卡,等于儿子生了孙子,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子子孙孙”买东西你都能获得提成。这些情况在经济观察网采访的另一位前代理处也得到了印证。

贝贝遂买了2500元的货,并把二级下线拉进自己的微信群。但贝贝发现账户并非日进斗金,贝贝又去问上线,“别人一个月几十万到底是怎么赚的?”上线问,“你的群里目前有多少人了?”当时贝贝的群里已经有超过200位的会员,上线告诉贝贝,“你知道你损失了多少钱吗?”

在这时,上线不再强调你能赚多少钱,而是强调你不是创始人、董事长,是在损失多少钱。那怎么才能成为创始人?答案是:发展100人,且连续三个月达到10万元业绩。为了尽快成为创始人,贝贝等不到下线达到业绩,而是自掏腰包买货补齐。

囤货囤到第四个月,贝贝成功获得了创始人资格,可以自己去注册成立公司,变身董事长,与TST公司公对公走账。但成为董事长之后,仍有规则限制,如果每月业绩达不到10万,会失去赚“子子孙孙”提成的资格,因此贝贝每月还是需要囤货。

“我只能再去骗别人”

“其实已经是上套了,但是没办法,手里囤了这么多货,你只能以同样的套路再去骗别人。”贝贝说到。

开卡以后,每个人绑定一个会员号码,下线一旦下单,通过自己的分销账户可以看到业绩,通过这一基数计算管理奖金,比例在2.5%-5%。贝贝告诉记者,代理的奖金收入主要分成四个部分,除了上面的管理奖金,还有个人销售奖金、自媒体业绩要求奖、批零差奖金。

4

(受访者供图,下同)

5

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有亲戚朋友过来提醒贝贝当心传销,但贝贝根本听不进去。贝贝觉得大哥(林瑞阳)和庭姐(张庭)特别好,带着大家赚钱。

贝贝告诉记者,之前TST每两个月就要举办一次活动,各种名目,包括经销商大会、明星演唱会、游轮游等,号召代理们囤货。会议上,还会有很多“成功”的代理现身说法,感激涕零地讲述TST如何将自己拯救于水火,讲述大哥和庭姐如何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贝贝讲到,“当时听着特别感动,就觉得人家是有大爱的,自己太渺小了,因为有代理生病了,老板还会自掏腰包给他看病。当时真的很相信。”贝贝说道。

6

除了各种大会,还有其他号召囤货的由头。贝贝表示,比如,买2万元产品可以加入精英群,在精英群里可以加明星老板的微信,还能让老板拍视频。但是后来贝贝才意识到,那个微信根本不是老板的微信,只是头像是老板而已。

在2018年,还有TST将于2019年上市的消息开始频繁出现在代理的朋友圈。不过从记者获取的多张海报以及朋友圈截图看到,说法较为混乱,有说2019年TST将会于港股上市,又有说是A股上市;有的说TST与代理共享8个亿股份,有的又变成了10个亿。

7

8

9

贝贝逐渐清醒,开始主动去咨询和求助发生在TST进驻抖音直播以后。2020年年底,TST开始发力抖音,鼓励代理们到抖音直播间买货,但是贝贝发现,抖音上的产品价格高于TST自己的APP。后来TST给出的方案是,高出的部分通过抵用券的形式返回给代理,抵用券可以在TST自有APP上使用。

但是,在今年3月份,有媒体报道,青浦徐乐路派出所接报案称,他们在定期对公司所运营的APP后台进行梳理时,发现2020年11月至12月期间,有约1600笔利用公司发售的抵用券进行购买的记录存在异常,经后台比对,发现有2个客户反复使用同一抵用券进行刷单,共计刷单约770万元的货物。当时披露的是,犯罪嫌疑人朱某、李某因涉嫌诈骗罪已被青浦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贝贝告诉记者,这一APP就是TST的自有APP。“看到有代理进去了,当时我有点害怕了。”贝贝说到,她开始向专业人士咨询,逐渐意识到这是个圈套,“回头去看,都是坑和雷。”

兜兜转转这些年下来,前后投入进去三十多万元,但贝贝核算了一下,根本没有赚到什么钱,目前手里还囤着万元左右的货物。

后续

公开资料显示,达尔威的法定代表人为林吉荣(即知名演员林瑞阳),公司旗下的品牌“TST庭秘密”,由林瑞阳、张庭夫妇于2013年创立,以化妆品、护肤品为主打品类,并主要通过线上商城“庭秘密APP”和线下实体店的O2O方式进行产品销售。

据悉,TST于2014年进军微商,主打“活酵母”概念,旗下主要产品为TST系列护肤品等。2014至2018年,TST在微商圈中迅速崛起,被人称为“微商第一品牌”。其官网宣称,王牌产品TST活酵母累计销售超过一亿瓶,目前TST代理636万,TST创始人公司1851家,目前在微商行业稳居第一。另有消息称,2018年达尔威“纳税21亿元”,“交税大户”瞬间引发哗然。此后,还不断传出TST计划上市的营销噱头。

与此同时,关于TST是否涉嫌传销的争议见诸于各种网络平台。其官网显示,TST代理模式“零”成本投入、无需囤货,总部一键代发;有严谨的价格管控制度,只要加入就是总代;销售模式自由,无业绩门槛。

对于当前的事件进展,天津承讼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周阳表示,目前还是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在市场监管过程中采取的行政强制措施,最终是否构成传销犯罪还要以司法机关的通报为准。“传销犯罪的本质只有一个,就是骗取钱款。这也必须通过公司架构、经营模式、价值载体等多方面共同认定,所以传销犯罪主要难在传销模式的认定,一旦能够认定,后期司法机关办案效率往往会比较高。”

不过TST方面似已有新的模式推出。“李旭反传防骗团队”公众号12月29日发布的文章提及,TST在转向新的模式。根据文章披露,新模式中,会员成为创始人并设立公司,且该公司业绩月度绩效考核达标,则给予辅导该会员的上一级会员(须也是创始人身份)创始人推广激励奖金。与旧制度的差异为推广服务费基数调整为直系下属,比例增高至6%。

李旭向记者指出,这里淡化了层级关系,但还是新瓶装旧酒,它只是把一个一个的提成换成了统一业绩达到了多少再分配提成,实际还是多层计酬的方式。

对此,贝贝也表示,他还是在以整个团队绩效去考核,创始人还是拿无穷大,更高层级的比如华北大区还是拿无穷大。

从事反传销这么多年,李旭接触了非常多的传销案例,伴随新零售、社交电商、区块链等新兴概念和模式的兴起,李旭指出,当前打着各种新旗号,但只是换了个“马甲”的新型互联网传销出现。从消费者鉴别方面,李旭表示,要看他的产品符不符合性价比,看产品质量存不存在问题;还要加强防范意识,不要被所谓的明星效应所迷惑,一旦发现要发展下线就要提高警惕;不要盲目相信高回报,要对照《禁止传销条例》上的三个特征去进行甄别。

12月29日,TST庭秘密官方微博发布信息表示,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是一家合法经营的公司,自成立以来始终遵从政府指导,坚持合法经营,依法纳税。非常感谢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指导我司排查风险,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我司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工作。12月29日晚,TST庭秘密抖音直播间还在正常卖货。(经济观察网 记者 叶心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