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商争议张庭TST帝国:拉人开卡当董事长,微商还是传销?
财经

代理商争议张庭TST帝国:拉人开卡当董事长,微商还是传销?

“加入TST一分钱不用投。”

“鼓励她们(客户)自己开卡,变成自己人牢牢圈住。”

“你得赶紧成立公司,当董事长,要不然你每个月得少挣多少钱?”

自带明星光环的微商品牌TST庭秘密,眼下正深陷传销质疑。12月30日,澎湃新闻记者从多位TST代理商处了解到,拨开TST的明星光环、“共同创业”的愿景,代理商们也常常会被引导走向拉人头、囤货冲业绩的道路,从普通代理升级成500人代理大群的“董事长”后,代理商们面临的是更严格的业绩考核要求。

“当时都被洗脑了。”一位代理商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与此同时,也有代理商还在朋友圈发文称TST“从没有拉人头、从没有囤货”,依然相信TST不是传销。

对于这场传销质疑,12月29日凌晨,“TST庭秘密”官方微博回应称,上海达尔威是一家合法经营的公司,自成立以来始终遵从政府指导,坚持合法经营,依法纳税;非常感谢河北石家庄政府指导公司排查风险,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公司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工作。29日上午7时,演员张庭通过个人微博转发了上述声明。

12月29日上午,河北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下称“裕华区市监局”)反不正当竞争科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此前接到大量群众举报称,“TST庭秘密”涉嫌传销。裕华区市监局查证后,判定“TST庭秘密”母公司上海达尔威涉嫌传销。(该案)时间跨度长、参与人员多、涉案金额大,目前案件已进入审计阶段。

澎湃新闻记者未能联系到上海市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置评。

“明星光环”

“明星嘛,自带光环。”河北一位在TST做了6年的代理商沈姿(化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最初让她放下疑虑加入TST,是因为她的老乡说,TST是“明星老板做好事”,反复告诉她加入TST“一分钱不用投”。

沈姿的老乡称,自己做的时间短,每个月就挣2万多。不用投钱,有明星老板担保,还能赚钱,“别说挣2万,挣2000不也是白来的。”沈姿决定试试,老乡为她开了张卡。

TST的“明星老板”,是中国台湾地区知名演员林瑞阳与张庭夫妇。林瑞阳曾被誉为“台湾第一小生”,为1996年版《一帘幽梦》中“楚濂”的扮演者。张庭则于1991年因出演《戏说乾隆》在台湾走红,后因主演《绝色双娇》《穿越时空的爱恋》等剧集在大陆走红。

官方网站显示,2013年,林瑞阳、张庭夫妇创立达尔威,同年创立TST(TIN’SECRET)。天眼查资料显示,TST运营主体为达尔威。TST主打护肤品、化妆品等,其主打产品包括冰肌如玉系列、面膜系列等,还推出养生茶、红酒等产品。

多位明星曾公开为TST背书。

裕华区市监局反不正当竞争科工作人员曾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这一组织具有一定迷惑性,“用名人效应掩盖了这种非法行为”。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明星光环、亲切激励,代理商们口中的“大哥”和家庭氛围,是许多代理商继续做大业绩的动力。

上海一位TST代理商晓丽(化名)表示,业绩达到一定标准后可以报名公司的各项集体活动,包括旅行、聚会等,甚至可以与林瑞阳合照,加到他的微信。“林瑞阳很亲和,大家都叫他‘大哥’。一次面膜问题客服处理得很慢,我直接在微信上找他,他很快让公司的员工帮忙处理了,‘乐意帮忙’这一点让手底下的人很敬佩。此外,他会在我们代理商做到一定业绩后,给我们发祝福视频,会亲切地称呼我们‘妹妹’,并祝福我们在新的一年里有新的表现。”

复杂的薪酬机制

做TST代理最初的几个月,沈姿并没有赚到钱。

据沈姿介绍,TST实行“返利制”,分为“红卡”与“蓝卡”(此前为“金卡”、“银卡”)。记者从多名TST代理商处获得“蓝卡”与“红卡”奖金制度表格,核心都是消费金额(也被称为“团队业绩”)达到一定档位,下个月发工资时就能获得相应比例的返利。其中,“蓝卡”不具备给他人开卡资格,奖金制度也与“红卡”差距较大。

据民间反传销团队李旭反传销介绍,TST采取“正价返利”模式。以“红卡”为例,“红卡”代理分为7个等级,各级别拿货价格相同,但不同级别的返利不同,因此团队业绩越高,返利越多。该民间团队补充道,据他了解,红蓝卡代理商及董事长制度,已经是TST的旧传销模式了,后续还会有变动。

澎湃新闻记者以加盟代理TST的名义,从TST代理商一团队创始人张欣(化名)处开通“蓝卡”。张欣表示,公司对业绩没有要求,代理商可以购买产品自用或售卖,也不需要囤货,在TST商城消费多少,下月公司就会按比例发工资。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不需要进行前期投资砸钱,只要发发朋友圈,有人要就卖给他们。”晓丽表示,办卡后公司每月15日会根据代理商的业绩进账。“要看身边入伙的朋友卖掉多少,自己收了多少代理人,自己的业绩如何,主要靠团队,团队越大越好做。”

沈姿做代理后不久,就有朋友来找她开卡。“人家都知道(TST产品)有返利”,沈姿表示不好意思原价卖给别人,所以“没赚到钱”。

晓丽表示,代理商会用团队的返利优惠帮客户购买产品,客户也可以直接在团队的账号下开卡。她强调称,无论是继续自用还是有意愿想加盟团队的客户,都会鼓励她们自己开卡,将其变成自己人牢牢圈住。“由于返利额度是根据整个团队的业绩情况来定,尽管不开卡的散客购买产品后给到代理商的返利更高,但对代理商而言不以开卡的形式圈住客户会有流失的风险,毕竟客户可以随时换更大的代理商,寻找到自用产品更高的返利优惠。”

多位TST兼职代理商表示,“通常我们都是每月自己买自己用,一是为了冲基础业绩,二也是为了拿小样去拓展新客户。你自己不用,别人怎么相信这个好?”此类代理商也正是利用这样的说辞,不断将潜在客户慢慢发展成自己的“客户”。

拉人开卡,自己当老板

当沈姿创建的“团队群”人数增加到三百人,她的“上家”告诉她,“这得丢了多少钱?”

卖货挣的是小钱,沈姿向澎湃新闻记者解释道,“你给别人开卡,你的儿子又生孙子(下家),当董事长、创始人,所有下家消费你都能挣教育奖金(提成),你就是当老板,那才是大钱。”

早期,获取给别人“开卡”资格,需要在TST商城中消费满2500元。沈姿认为,这就是所谓的“入门费”。据张欣介绍,目前TST已经修改制度,填写身份证、银行卡号,并分享TST商城商品至朋友圈满4次,就能免费升级为“红卡”。

一开始,沈姿升级成为“董事长”的门槛是“自己拉满100人”。等她完成后,上级的说法变成了连续3个月做到单月10万元业绩。

“你得赶紧成立公司,当董事长,要不然你每个月得少挣多少钱?”沈姿回忆,看到有代理商做到百万业绩,当时她听上级这么说就急了。

就像TST在招商宣传说的那样,TST代理商实行“世袭制”。代理商们往往以自己的名字为团队取名,团队又被代理商们称为“家族”。一个团队的总代理商可以通过一系列考核升级为“董事长”、“创始人”,甚至成为TST公司股东。

TST代理商将加盟称为“共同创业”,主要通过宣传全款提车买房等“成功案例”,以及0投资成为TST上市股东等愿景,吸引新加入者。不少代理商将与“大哥”(代理商对林瑞阳的称呼)合影作为拉新的重要宣传点。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就是画大饼。”沈姿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自己身边的TST代理商陆续都不做了,公司也并没有实现2019年赴港上市。

为了完成每月10万元的业绩指标,沈姿刷信用卡、刷花呗囤货,直到第5个月才实现“裂变”,当上了董事长。

“发现还不行。”董事长仅仅能从下家卖货中收提成,而一旦下家做不出业绩,提成也成了空谈。沈姿表示,董事长得让下家“玩命地囤货,不然也挣不着钱”,因为董事长每月必须继续做到10万元业绩,不达标则拿不到提成。

2021年初,沈姿决定抽身退出TST,“当时都被洗脑了。”

直至今日,沈姿家里还有此前囤积的商品,但她也坦言并未亏本,“只能说挣不了钱”。

“自己买产品肯定是要的,但我不建议囤货,除非客户真的很多,并且活动尤其划算。”晓丽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业内一些同行为了达成指标,囤货后自己出不了手就被套牢了,也有同行会拼命囤货达到高额返利,“客户的确会多,也有人愿意买,只是这样风险更大。”

TST所谓的“0投资、0囤货、0风险”,很多时候也流于口号。

算不算传销

“(达尔威)宣导高额回报。”石家庄裕华区市监局反不正当竞争科工作人员曾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TST具备传销的三个特征,即拉人头、缴纳入门费和团队计酬的金字塔结构。

2005年11月1日起施行的《禁止传销条例》第二章第七条明确写明三种行为属于传销:

(一)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质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

(二)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

(三)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

“(该案)时间跨度长、参与人员多、涉案金额大。”石家庄裕华区市监局反不正当竞争科工作人员表示,达尔威相关行为从2013年就开始了,而据该局掌握的数据来看,已有近千万人参与。

据石家庄裕华区市监局反不正当竞争科工作人员透露,该局6月5日已对上海达尔威涉嫌传销立案调查。目前,该案件已进入审计阶段,即对上海达尔威的财务数据及后台进行审计。该案下一阶段涉及处罚决定及处罚金额,该工作人员预计需要数月时间。

图片由李旭反传销团队提供

图片由李旭反传销团队提供

代理商分歧:有人力挺TST,也有人称直播影响生意

在TST涉嫌传销事件后,多位代理商在社交平台发声“力挺”。

这些代理商发布的文案相似,宣称TST“从没有拉人头、从没有囤货”,依然相信TST不是传销,并强调公司是“纳税大户、合法合规”等。配图也十分统一,展示TST过往所获得的荣誉。

TST代理商们的朋友圈依然在积极转发类似内容,同时不断晒出新的成交截图及TST相关产品的销售信息。

晓丽依然认可TST模式,她认为,微商平台几乎都是通过一级一级拉人做代理,以金字塔结构发展下去的模式,这次事件可能会对所有微商平台、公司敲响警钟。

多位代理商的朋友圈截图

多位代理商的朋友圈截图

但代理商群体内部对TST公司的评价也并不完全统一。

“自从张庭开始在抖音上卖货后,通过更直接的明星效应,抢了许多代理商的生意。”晓丽坦言,身边的代理商都感觉到,近几年来,生意越发难做。

这一点也得到了沈姿的印证。沈姿表示,庭姐下场直播带货后,要求代理商去直播间下单,但售价比以往高出不少。沈姿认为,这是公司“玩直播去了,现在用不着你了”。

晓丽回忆称,刚入行做TST时返利很高,并且可以从自己发展的每一级下线中拿到教育奖金的返利,行业里业绩好的同行月收入可以达到五六十万。但近几年,做TST代理的人越来越多,总部制定的代理模式也在不断更新,身边多位做到“董事长”级别的代理商都反映生意难做、10万元指标很难每月都达到,有的甚至直接放弃代理业务跨界转型。

据晓丽了解,她的上家就是转型赚到钱的代理商,其选择自己做抖音直播,带货TST最新的某产品系列,“听说一个月也将近有十几万元的收入。”

沈姿向澎湃新闻记者发来一份TST产品代工厂信息文件,并表示产品利润畸高,甚至有50倍的利润。她表示,整理这些信息,“希望少一点人挨坑”。

对此,澎湃新闻记者向部分代工厂家核实,其表示确为TST代工厂。网传TST商城售价178元/瓶的某面膜乳成本低至4元/瓶,该公司执行董事表示其代工TST产品成本处于中端偏高,价格也相对不便宜。

12月30日上午,多位TST代理商表示仍工作。“TST庭秘密”官方抖音账号显示,其最近更新为12月29日,官方直播间最近一次直播停留在12月28日晚间8点至11点。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