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农信联社理事长:有银行请医生当外部监事 能发挥作用吗?

河北省农信联社理事长:有银行请医生当外部监事 能发挥作用吗?

2022年01月05日 10:48:41
来源:凤凰网财经

“选好‘一把手’,比搭建‘三会一层’重要得多,特别是在我们只有几十个亿或者一百亿左右规模的农村中小银行。因为“一把手”不过硬,没有职业操守或者逆向选择的话,那他一定会有各种方法把“三会一层”变成他想用就用,不想用就不用。所以有的时候我们也遇到一个奇怪的现象,请两名医生当外部监事,开个会还可以让医生给各位董事看看病,一片和谐之声,这就是在基层发生的现象。你说在农村中小银行仅仅靠“三会一层”的公司治理能发挥作用吗?”12月26日,河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书记、理事长徐翀在在“中小金融机构的稳健经营与有效监管”的研讨会上表示。

徐翀表示,在疫情与经济下行双重压力下,部分中小金融机构的风险日益突出,背后有着几点深层次的原因。一是少数不良股东和一把手使得“三会一层”公司治理模式失灵。二是需要从制度上对股东的逐利本性进行合理的引导与满足。三是依赖息差的盈利模式在大行入侵的新竞争格局下已日渐式微。四是急需培育和维护良好的信用环境。

针对以上问题,他提出三点政策建议:第一,改革要一地一策,不能搞一刀切,模式、进度等方面都不要统一要求。第二,以增量要求为主的政策向以存量优化的政策转变。第三,“资金不出县”向“资金不出市”或“不出省”转变,从而跳出区域经济规模与质量的制约。

以下为演讲全文:

中小银行发展的四个关键问题

大家知道,在新冠疫情反复冲击下,在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全面压制下,中国的经济难、中国的银行也难,中国的中小银行更难。作为银行产业链最末端、最下游的农村中小机构我感觉是最难的。中小银行的风险目前确实是在加速暴露,各种显性和隐性的风险都逐步出来。但这都是表象,都是展示给大家的一种现状,所以我们过多关注这种表象和现状没有多大的意义。

为什么?如果说中小机构的风险,比大行比股份制银行要低的话,那不是很奇怪吗?所以说我们更重要的是找到解决的路径和方法。找到针对性的措施,首先要找到其背后深层次的原因。

因为原因会有很多,考虑到时间有限,我就只讲讲其中几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关于公司治理。

就是大家诟病中小金融机构最多的一个问题,我想首先要问两个问题:一是“三会一层”重要,还是好的股东重要?我个人认为是好的股东更为重要。因为大家都清楚,现在一些不良股东通过一致行动、隐性代持控制了一家城商行或农商行,把这些银行变成它的提款机,造成巨大的风险。不良股东一旦控制银行,所谓的“三会一层”都将成为摆设。他会在所有关键岗位上安排自已的人,所有的决策都按股东的意志执行,所以说好的股东太重要了。

那么还有一个问题,是“一把手”重要还是“三会一层”重要?我认为对于中小银行来说,特别是对农村中小银行来说,好的“一把手”更为重要。选好“一把手”,对我们讲比搭建形似神不似的“三会一层”重要得多,特别是在我们只有几十个亿或者一百亿左右规模的农村中小银行。因为“一把手”不过硬,没有职业操守或者逆向选择的话,那他一定会有各种方法把“三会一层”变成他想用就用,不想用就不用。所以有的时候我们也遇到一个奇怪的现象,请两名医生当外部监事,开个会还可以让医生给各位董事看看病,一片和谐之声,这就是在基层发生的现象。你说在农村中小银行仅仅靠“三会一层”的公司治理能发挥作用吗?所以我们现在讲,加强党的领导绝对正确,选好、管理好、监督好“一把手”更为重要,是解决问题的最有用实招。

第二个方面,我们一定要在银行行稳致远的发展、股东利益、监管要求这三者之间找一个平衡点。

我们都知道农村中小银行的股东除了自然人股东之外,法人股东绝大多数都是民营股东。资本天然就具有逐利性,所以说一定要给股东开正门把后门堵上。什么意思?一定通过稳健经营、稳健分红,来留住股东和我们行稳致远一起发展。

但是现在按照监管部门要求,监管评级达不到,或者是高风险机构或者是高风险边缘机构就不能分红。不能分红的话,股东就会很大的意见,那就会想着其它的方法?什么方法?从农村中小银行获取关联贷款,获取更高额度的贷款,那这些贷款如果不给,股东就说你既不分红又不贷款那我就退股,我就退出。监管方面对法人股东有比例的要求,更何况现在的情况下,你再寻找合适的优质股东更难,所以往往农村中小银行会很为难。因此,我们讲一定要在三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或者寻求最大公约数,这样才能够解决农村中小机构行稳致远发展的问题。

第三个方面,关于盈利模式。

大行虽然仍以息差收入为主,但中间业务收入、各类金融服务收入的贡献率在上升。

对于农村中小银行来说,息差收入几乎占了全部,中间业务收入可以忽略不计,即便是同业投资也是购买债券,从而获取息差收入。但是,现在中小银行息差两端受挤,负债端成本越来越高,吸收低成本存款越来越难。现在财政性的存款放在农村中小银行是越来越少,这里面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激烈竞争的原因,当然也有政府的原因。大行、股份制银行通过收益率高的理财产品在争夺我们的存款客户。

资产端利率每年都在下调,按照国家的要求让利于民,现在已经压到7%以下,那么实际上大行用3.5%的利率去争夺优质的客户。如果农村中小银行继续在大行的跑道上,用息差的盈利模式势必难以持久,一定会被淘汰出去。所以不能在这个规则上去跑,我们现在也在想出路,也在积极探索。在农产品进城、工业品下乡,如何用银行的信用重构商业信用基础上构建的商业模式,实现盈利模式的升级,这是下步重点考虑的一个方向。

在当前阶段,我们还需要监管部门给予支持。因为每家银行自出生之日起就有自己的定位和使命,一定是差异化发展,多元化服务,我们也希望监管部门把大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还有我们农村中小银行的差异化经营发展,从政策上明确下来。

九十年代,大行从县域撤出,留下了一地鸡毛,是农村中小银行收拾了这个摊子。现在大行依据强大科技力量和资金成本优势,重返县域,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我们的定位到底是在哪儿?我们就是支农支小,主战场就是农村市场,而大行的主战场不是农村市场。我不知道在座有没有大行的领导,可能说得不太对,请多多包涵。

我觉得现在我们和大行一定是合作大于竞争,而不是竞争大于合作。我们现在跟农业银行开展全面的战略合作,这个也是落实郭树清主席在年初工作会上讲的,大行向中小银行机构输出风控工具和技术,现在也在做这个事情,也是很有成效的。

第四个方面,关于信用环境。

我们都知道,一个良好的信用环境对金融机构至关重要。举个例子,某市多家国有企业出现债务问题,让该市银行机构遭受了重大损失,信用环境也遭到了破坏。

再举个例子,某个县的存贷比只有20%,什么概念?没有金融机构在那儿放款,为什么?信用环境极差,放出去就变成坏账,所以信用环境对农村中小银行太重要了。恰恰是在县域在乡村,信用环境又是一个薄弱点,这个问题不能仅靠金融机构解决,一定是地方政府会同金融机构去共同维护好信用环境。

其实还有很多原因,但最根本的问题还是人的问题,我们人员的素质和业务发展,风险防控不相匹配,这是核心问题。拿河北农信来讲,2.3万亿资产、145家市县级经营法人机构、5.3万名员工,人员素质对我们来讲太重要了。

另外,历史包袱和历史遗留问题,这在全国各个省联社都存在。每一次改革都留下一个包袱,这个包袱往表外一放,又成为历史遗留问题,这些问题都影响风险化解,是稳健经营的一个障碍。还有就是早几年在经济上行期,粗放经营发展带来的恶果现在还在买单。这些都是下一步要重点解决的问题。

对监管政策的几点建议

借此机会,也向监管部门的领导提几点建议意见,请批评指正。

第一个建议,关于改革。

省联社改革我的建议一定稳步推进,要一地一策,千万不能搞一刀切,模式、进度等方面都不要统一要求。10月,国务院批准了浙江改革模式,但是浙江那种改革模式是成本最小,改革震动最小的一种方式,适合浙江的实际情况。每个地方的模式和进度方面不要做统一要求。在风险居高不下的情况下,省联社又承担风险处置的牵头责任,这个时候进行改革要慎重,就是改革到底要解决什么问题,解决风险化解还是解决发展的问题。

市级机构的改革,市级审计中心的职责确实需要加强,但是全面做实还要一个过程,我们先从加强党建,党的领导开始。县级行社不是越多越好,应适当整合。县级行河北是最多的,141家,我们也不希望有这么多的机构,单体机构抗风险能力都较弱,所以我们也希望能够适当整合。

第二个建议,增量要求为主的政策向以存量优化的政策转变。

这是什么意思?现在我们监管很多都是以增量要求为主,比如两增两控、普惠涉农、支小贷款、普惠信用贷款、首贷户贷款都要求增量。这些政策都很好,也执行了几年,是不是可以请监管部门做一下评估?现在一些人口外迁、没有产业支撑的个别县域就没有增量的需求,中央经济工作会都提到“需求收缩”的客观情况,咱们实事求是,所以能不能先做下评估,然后在2022年政策方面有所考量?

另外,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个别县域的产业,产业集中度过高,风险过高。举个例子,某县丝网行业占全县GDP的90%以上,不仅企业做丝网,连农户老百姓在家里头都做丝网,所以我们贷款放也不行,不放也不是,集中度过高,也容易出现风险。

第三个建议,“资金不出县”向“资金不出市”或“不出省”转变。

现在监管部门的要求,县域的资金不能出县。刚才我讲那个问题,某些县这种情况不能放太多的贷款,但又要给资金找出路,资金不出县,又产生不了效益,很多形成不良,这个问题一定要解决。有些地方有很多好项目需要资金,但其他地方的资金去不了,投资是拉动经济的一个最重要的引擎,这些方面希望监管部门适当考虑。

我一直认为监管是一门艺术,监管是有温度的。理财产品刚出来的时候,监管做得很好,看不清的时候先让子弹先飞一会儿,理财产品为老百姓增收提供了一条路径。农村中小银行作为中国金融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还是要持续健康经营,为实现乡村振兴作出重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