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一死一伤”震惊金融圈 知情人:源起私募暴雷 资金出境或涉地下钱庄
财经

风暴眼|“一死一伤”震惊金融圈 知情人:源起私募暴雷 资金出境或涉地下钱庄

2022年01月10日 23:04:00
来源:风暴眼

风暴眼|“一死一伤”震惊金融圈 知情人:源起私募暴雷 资金出境或涉地下钱庄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金融圈开年第一震惊事件——深圳百亿私募巨漳资本两实控人一死一重伤!

今日,深圳前海巨漳资本和深圳前海巨漳财富给投资人的一封函流传网络,函件称公司的两位实控人林淑青、古景腾,因意外事件不幸导致一死一重伤。致函称,目前公安经济侦查部门及刑事调查部门已正式介入调查。

消息一出,迅速引发私募圈关注。某接近巨漳资本人士向凤凰网《风暴眼》透露,出事的两名实控人均为中国台湾人,系事实夫妻关系,年龄在50、60岁左右。

林淑青(图源:巨漳资本官网)

对于林、古二人的伤亡原因,该知情人士透露,或与巨漳资本业务暴雷有关。“有传言称二人是自杀,其中男方被发现抢救过来了,女方身亡。”

而针对巨漳资本以高收益率宣传并募资出境打新的业务模式,多位私募行业人士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巨漳资本在不具备QDII资格的情况下,在国内发行产品募集资金参与海外直接打新,很可能通过“项目包装”和“地下钱庄”等不合规的方式运作,目的是将资本挪用或转移海外,而向投资人宣传高收益的行为更是私募行业所禁止的。

除此之外,凤凰网《风暴眼》还发现,这家成立于2015年私募,在过去的六年间曾频繁更换投资人、股东及高管,前高管还曾因侵占挪用基金财产遭监管层公开谴责。

与此同时,巨漳资本旗下控股公司纷繁复杂。天眼查数据显示,此次发函的巨漳资本、巨漳财富的母公司巨漳投资拥有实际控制权的子公司多达93家。

业内人士表示,“短短几年时间成立这么多公司,主要目的就是资金腾挪。”

1、实控人一死一伤背后:中年夫妻,传闻因业务暴雷自杀

凤凰网《风暴眼》梳理发现,林、古二人的公开信息较少。

据巨漳资本官网,林淑青,巨漳资本董事长,上海巨漳投资创始人,拥有10年以上金融与财富管理行业经验,常年在美国、日本、中国台湾、中国香港等海外资本市场进行股权及证券投资,并与多家欧美大型投行有良好合作基础。

除林淑青外,巨漳资本管理团队还包括另外7人,但并未包含古景腾。

天眼查数据亦显示,林淑青是巨漳投资、巨漳资本、巨漳财富等共计6家公司的法人代表,拥有实际控制权公司多达94家。

据前文致函所述,该公司所有资金往来均由法定代表人林女士负责,目前该公司所有投资业务处于暂时停滞状态(资金募集、分红发放、产品赎回均已暂停)。

但对于上述观点,有知情人士对凤凰网《风暴眼》透露称,实际上最终控制公司的并非林淑青,而是古景腾。二人系事实婚姻关系,“比较恩爱”,上述知情人表示。

该人士透露,林、古二人都是中国台湾人,多年来在内地发展,但因为年纪较大,平时很少参与公司事务,“都是职业经理人在打理,只有需要出面的时候才会出面。”

对于二人的意外,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并不是外界流传的“与投资人有关”,也并非“夫妻矛盾”,而是与公司业务有关。“业务暴雷后,传闻两个人自杀,后被员工发现,一死一伤。”

据《每日经济新闻》了解,案发当天在办公室可能发生过械斗。援引现场知情人士表述,办公室内一度血腥不堪,“但我们也并未在第一时间获悉办公室内发生的一切,后续当警察、救护人员来到时才后知后觉”。

巨漳资本深圳总部所在大楼(图源:每日经济新闻)

2、百亿私募背后:境外打新承诺高额收益、真实性存疑

公开信息显示,深圳前海巨漳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累计资产管理规模超100亿元,是一家集资产管理、财富管理、投行业务为核心业务的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其官网显示,巨漳资本专注于上市公司IPO、再融资(定增配股)、并购重组等项目投资,拥有一支国际化资深投资团队,成员由国内外银行、证券、审计、法律等行业精英组成,拥有10年以上的国际市场投资经验,在美国、日本、中国台湾、中国香港、中国大陆等市场投资多年,谙熟各地市场特点及规律,具有高瞻远瞩的国际视野、丰富的渠道资源与一级二级市场联动运作能力。

上述私募人士向凤凰网《风暴眼》透露,巨漳资本在深圳私募圈的规模不算大,属于中等水平,在“打新圈”比较有名。

投资案例方面,巨漳资本称,“自成立以来成功投资阿里巴巴、途牛、F-英利、训修实业、中国邮储、阅文集团等IPO新股项目,并取得了良好稳定的投资收益。”

凤凰网《风暴眼》从中国证券基金协会(中基协)官网查询到,巨漳资本的机构类型为“股权类私募”。

早在2017年3月,中基协就曾明确——私募基金管理人只可备案与本机构已登记业务类型相符的私募基金,不可管理与本机构已登记业务类型不符的私募基金;同一私募基金管理人不可兼营多种类型的私募基金管理业务。

也就是说,属于股权类私募的巨漳资本,按照规定是不可以从事IPO打新业务的。

但事实却是,作为一家股权类私募,巨漳资本一直以来都以高收益率宣传并募资出境打新。

据其官微披露,2021年上半年,巨漳资本共参与IPO新股投资66只,其中:美股一只,单票平均收益率为20%;港股30只,单票平均收益率为33.22%;台股35只,单票平均收益率为33.62%。整体单票收益率为33.23%,上半年新股标的破发率为19.7%。

巨漳资本官微宣传的投资收益

凤凰网《风暴眼》查阅发现,在“巨漳资本”微信公众号上,基本每月都会发布当月打新简报,披露当月参与打新的具体情况及投资收益,但从2021年7月起却一反常态,至今未再更新。

而对于其承诺高额收益的行为,诺金投资CEO罗福林指出,《证券投资基金法》规定,不允许机构承诺收益,私募承诺高收益是违法违规行为。

罗福林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私募境外打新的收益率与境外股市的行情有很密切的关系。“行情好的时候,一度年化收益率能达到60%,但像2021年这种极端行情,也可能出现大幅度的亏损。”

某私募人士指出,港股、台股流动性不高,因此一般都是用小批量资金参与打新,“往往超过100万就很难变现了,但巨漳资本的宣传却很夸张,所以他们的业务存在不合理之处,也可能打新只是募资的借口,资金的真实用途存疑。”

中阅资本首席经济学家孙建波则指出,私募打新,承诺高收益则必然有问题。“一方面是私募本身不可以承诺任何兜底式的收益;另一方面,即使是证券类私募境外打新,也往往通过证券公司的跨境收益互换,而不会用直接把钱打到境外去参与打新这种模式。”

而对于巨漳资本宣传中所披露的收益率数字,孙建波则表示,这种模式下根本没有办法统计收益率,“说多少就是多少”。

3、打新资金如何出境?业内:或通过项目包装转移至地下钱庄

经查询,巨漳资本不具备QDII资格,也就是说无法将资金转向境外参与打新。

那么,巨漳资本又是如何在不可为的情况下而为之的呢?

对此,凤凰网《风暴眼》通过向多位业内人士了解到,巨漳资本的“套路”,或涉及投资项目包装和地下钱庄违法洗钱两个环节。

某私募人士直言,巨漳资本“路子比较野”,主要体现在巨漳资本成立了大量控股公司。

天眼查数据显示,巨漳投资持股公司多达近百家,而巨漳资本成立仅有不到6年时间,平均每年成立公司超过15家。

上述人士指出,短时间成立这么多家公司,主要目的就是用来资金腾挪。

查询以林淑青为法人代表的公司成立时间可以发现,最早在2015年7月,巨漳投资成立于上海,随后从当年9月起,多家公司转战广东省。

“当时的背景是,全国整顿投资公司,基本上除上海和深圳外,其他地区都不能注册新公司,后来上海也叫停了,只剩下深圳还可以注册,巨漳的大部分公司也就因此南下。”

成立企业,或是资金出境的第一步。

“股权类私募可以以股权投资的名义,把资金打给企业,也就是投到股权项目中。企业拿着这笔钱,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汇到境外,从而将资金送出境”,孙建波进一步指出,“当被投资的股权项目再使用资金,就变成了企业的经营行为了,也脱离了基金监管。”

一位行业人士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先是投了个假项目,再经由地下钱庄把钱洗出去,这是股权类私募常用的运作方式。”

天眼查数据显示,巨漳资本对外投资的逾70家企业全部集中在广东地区。

而对于股权类私募的资金监管,罗福林则坦言,股权类私募确实存在一定的“擦边球”行为,资金监管不实就是其中之一。其指出,一方面,基金业协会作为自律组织,没办法对私募机构完全落实监管责任,容易产生资金挪为他用的现象;另一方面,由于私募投资周期较长,因此往往容易滋生法律漏洞,比如将投资项目处理为投资亏损。

对此,孙建波进一步称,“一旦亏没了,那么机构就跑路了,也就是常说的暴雷,投资人只能自担损失。”

凤凰网《风暴眼》梳理发现,近年来私募基金行业风险事件频发,多家私募基金公司出现兑付问题,甚至不乏知名百亿私募基金公司出现挪用资金、跑路等情况。

其中,凤凰网《风暴眼》还发现,巨漳资本前高管刘亮曾因侵占挪用基金财产遭深圳证监局公开谴责。

2020年公开消息显示,刘亮系中晟基金法定代表人,中晟基金在私募基金产品募集与管理过程中,存在部分私募基金募集完成后未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办理基金备案手续、向投资者承诺最低收益、未对部分投资者的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进行评估、侵占挪用基金财产等情形。

深圳证监局指出,中晟基金侵占挪用基金财产金额巨大、涉及投资者众多,相关行为情节严重、社会危害性大、严重损害投资者合法权益和社会公共利益。

根据天眼查,刘亮曾于2015年12月巨漳投资成立之初至2017年1月担任公司股东,其持股金额在一年间曾从最初的100万增至800万,持股比例从2%提高至16%,但却在2017年1月全部退出。

值得注意的是,在刘亮退出巨漳资本后的第二天,也就是2017年1月17日,其迅速成为中晟基金的法人代表、总经理及执行董事,并出资400万成为中晟基金实控人。

而另一个巧合是,与刘亮同日进入中晟基金的另一名股东叶亮,也曾是巨漳资本的高管之一,于2016年6月起任职巨漳资本总经理,后于2017年10月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