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生三胎奖9万!印钞2万亿刺激生娃…人口危机如何破?
财经

风暴眼|生三胎奖9万!印钞2万亿刺激生娃…人口危机如何破?

2022年01月11日 18:20:39
来源:风暴眼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来了来了!为鼓励生育,上市公司的补贴也开始“卷”起来了!

这两天,上市公司大北农一下子火了,作为首个重金支持员工生育的农牧企业,大北农的发钱不可谓不慷慨。

1月9日,行业中突然盛传,农牧业上市公司大北农对员工推出了鼓励优育方案,从2022年1月1日起执行:一、产假:第一胎在国家标准上加一个月,第二胎加三个月,第三胎12个月。二、第一胎奖励三万,第二胎六万,第三胎九万。三、准男性员工陪产假9天。

三胎加起来,奖励可达18万元。消息一出,网友迅速炸锅,纷纷表示“别人的公司”。

在一片争议中,也有人认为奖励“杯水车薪”,表示“想生的人不会因为少了这几万就不生,不想生的人也不会因为多了这几万就生。”

在热议之余,更深层的问题凸显而出,到底怎么才能真正唤醒我国居民的生育意愿?对于这个问题,同天内,任泽平万字“印钱生娃”长文引发了关注。

1、大北农生三胎发钱奖励

对于传闻中的大北农发钱鼓励生育,1月10日,大北农集团党委副书记张国平向媒体证实了确有此公告:一是为了响应国家政策,鼓励生育;二是基于提高员工的福利待遇方面,走向共同富裕的考虑。

对于生育奖励,张国平表示,男性和女性员工都能享受,只是男性员工没有休产假的福利。

关于延长产假对企业的影响方面,张国平表示,女性员工生三胎延长产假,虽然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工作,但是有办法可以解决。如果工作量不大,可以让部门里其他员工分摊一下,或是招聘新人。

此消息一传出便引起了广泛讨论,而提出该方案的大北农又是何方神圣?

公开资料显示,大北农于2010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以猪饲料为主业,兼营农作物种子产品的培育与推广,同时向下游生猪养殖业延伸,打造“饲料加工、种猪扩繁、商品猪饲养与销售为一体的生猪产业生态链”。

据其1月4日发布的“2021年12月份生猪销售情况简报”显示,2021年1-12月,大北农累计销售生猪430.78万头,同比增长132.8%。累计销售收入87.06亿元,同比增长23.89%。

2020年年报显示,大北农拥有近20000名员工、220多家生产基地和近300家分子公司。

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2020年是大北农的业绩大年,实现营业收入228.14亿元,同比增长37.6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9.56亿元,同比增长281.02%。但到了2021年,由于生猪价格下降,大北农业绩不甚理想。

2021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大北农实现营业收入234.42亿元,同比增加53.55%,虽然其营收进一步增长,但净利润只有1.07亿元,同比下降92.76%,如若剔除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大北农前三季的净利润为-0.54亿元,已然陷入亏损状态。

生猪价格不理想的背景下,大北农不仅营业成本增加,并且花费在销售费用、管理费用上的金额均有所增加,尤其是管理费用达到了10.37亿元,相比于去年同期的7.11亿元同比增长45.92%。如若按照其公告所示生三胎奖励,大北农的管理费用还会提升,进一步压缩利润空间。

除了增收不增利之外,凤凰网《风暴眼》注意到,大北农存贷双高现象较为明显。财报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大北农的货币资金为44.79亿元,账面较为充裕的情况下其却有44.85亿元的短期借款、28.35亿元的长期借款,由此带来了2.5亿元的高额利息支出,相比于去年同期增加了6000万元,显然吞噬了净利润。

事实上,大北农存贷双高的现象监管早已注意到,在大北农公布2020年年报后不久,深交所便下发了问询函要求大北农说明在账面留存大量货币资金、营业收入未明显增长的情形下,维持较高的债务规模并承担较高财务费用的原因。

对此,大北农解释为“储备资金以满足日常经营需要和偿还到期债务”、“加大对生猪养殖投入”、“行业特性”。

2、任泽平“印钱生娃”引争议

就在大北农引起讨论的同一天,任泽平万字“印钱生娃”长文也引发热议。

作为宏观经济学家,任泽平此前一直以房地产趋势判断而引发市场关注,此前的“5000点不是梦”、“一线房价翻一倍”、“房地产长期看人口、中期看土地、短期看金融”等都是出自任泽平之口。

此次,任泽平发表《解决低生育的办法找到了——中国生育报告》,显示出他对于人口与生育率的关注。

在长文中,任泽平用33张图表呼吁尽快推出鼓励生育基金,他认为,这是一个“不增加老百姓、企业和地方负担”的方法,谏言央行多印2万亿,用10年时间鼓励社会多生5000万孩子,解决人口老龄化少子化问题,并表示“我们研究认为现在只有这个办法最务实有效可行。”

对于该论断,在凤凰网财经正在做的、由5404名网友参与的调查中,42.83%(1274票)的人不支持,认为钱不是生育的首要因素;37.41%(1113票)的人认为可以缓解生育压力;还有19.73%(588票)的人表示说不好,因为生娃缺的不只是钱。

至于为何要采用发钱的形式,任泽平表示,根据发达国家经验,鼓励生育资金大部分来自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提供额外补贴,设立专门机构建立鼓励生育体系。大多数的研究发现,定期的现金补贴对于生育的影响有正向作用。当前最重要的是由中央和地方政府设立“鼓励生育基金”,从根本上解决地方政府没钱、企业和个人负担过重的问题。

根据任泽平的提议,2万亿教育资金分配到5000万孩子中,平均每个孩子的账面金额为4万元。而这4万能否让年轻人积极造娃?有些年轻人已经给了答案:“两万亿听起来很让人激动,分配到每个孩子身上又显得杯水车薪了”“有些东南沿海城市的人才落户奖励都比这多”……

文章还认为,应该把握“75-85年人士的生育黄金窗口”,该观点抛出后,一度引发网友批评,

为什么75后85后才是生育的主力?任泽平在接受凤凰网财经《封面》专访时表示,这是一个客观事实,而且也是基于大数据的一些调研。

他表示,50后60后是传统的一代,70后80后是转型的一代,90后00后是现代的一代,每一代人的观念是不一样的。50后60后的观念是多子多福、储蓄、节俭、集体荣誉感,个人并不重要;70后80后还有上一代的影子,90后00后是现代的一代,他们一出生就是独生子女,物质极大丰富,受过高等教育,追求个人独立自由与享受。

对于任泽平生娃不指望90后00后,反而倾向7080后的观点,在凤凰网财经的调查中,有46.04%(1344票)的人认为有道理,他们觉得年轻人普遍不愿生娃;39.04%(1141票)的人认为没有道理,所有年龄段应该生育平等;还有部分人认为不能太片面下结论,这部分人占14.87%(434票)。

而多子多福的生育观念真的能鼓动中年们去生娃吗?答案短时间内难以解答。但对于任泽平的“谏言”,有人(13.66%、392票)表示观望、有人(37.07%、1064票)认为这也是一种解决办法;但也有不少网友(49.27%、1414票)表示不理解,认为他有哗众取宠之嫌。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洪灏也在微博表示,海外经验证明,印钱和生育率没有关系,设立专项生育基金也是徒劳。

洪灏举出日本的例子,从1990年日本泡沫破灭疯狂印钱开始至今,越印钱,收益率越低,生育率也越低。海外经验证明,印钱和生育率没有关系,设立专项生育基金也是徒劳。

他表示:“农业社会里,讲究人丁兴旺,因为孩子是资产;工业社会里,讲究生产效率,人口是最不需要担心的,因为你无法改变趋势,既然不能改变,就不要画蛇添足了。”

对于网络争议,任泽平最新回应称,“这个建议不是临时起意,是经过长年的研究探索和国际经验比较的出来的,是经过科学论证的。鼓励生育基金,印钱生娃,初听很劲爆,细想很有道理。”同时,他给出了7点回复:

1、未来10年多生5000万是怎么来的?也就是每年多生500万。2021年综和生育率1.1,新生儿1000万左右,而代际平衡需要每年1500万,即每年多生500万。

2、央行印2万亿怎么测算的?OECD国家鼓励生育相关的家庭社会福利支出占GDP比重2%-3%,中国GDP110万亿,所以鼓励生育基金应该是2万亿,至少,注意,是每年多印2万亿用于鼓励生育。

3、为什么是央行印2万亿,而不是从财政预算出?因为现在疫情、经济下行压力大、土地财政大幅下滑,政府、企业和家庭都没钱,所以印钱生娃。

4、会不会引发通胀和房价上涨?不会,专款专用。短期有助于拉大需求、稳增长,长期有助于社会活力、经济长期健康发展。

5、会不会产生不公平?不会,生娃有成本,生的孩子是国家的未来建设者,不给予鼓励支持和现金补贴才是不公平。难道不生孩子还奖励不成?具体可以针对不同收入家庭有所区别,高收入家庭的育儿补贴少一些,低收入家庭的育儿补贴多一些。

6、这个建议不是临时起意,是我们此前在《中国人口形势报告》《中国生育报告》《中国人口预测报告2021版》《德国人口报告》《日本人口报告》《美国人口报告》的研究基础上得出来的,是经过长年的研究探索和国际经验比较的出来的,是经过科学论证的。鼓励生育基金,印钱生娃,初听很劲爆,细想很有道理。就像我们在2020年呼吁“放开三孩”一样,全网5.6亿阅读,从学术讨论走向社会共识和公共政策。

7、解决低生育的办法找到了,抓紧落地。以科学家的精神,建设性的态度,做有温度、有情怀、有责任的研究。

事实上,对于生育话题,任泽平不是第一次提出建议。早在2020年,任泽平就多次提出应尽快放开三孩,逐步推进放开生育。

国家正式放开三孩后,2021年8月,任泽平又提出一线城市生三孩,每个月奖励3000元-5000元。未来应该加大鼓励生育的力度:普惠托育服务供给、女性就业权益保障、现金补贴和个税抵扣、休假激励等,让更多的人敢生,生得起、养得起。

大北农和任泽平之所以能引起广泛讨论,原因在于我国陷入低生育率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过去几年来,出生人口的接连下降、老龄化进程的持续加快,都预示着我国确实到了需要调整的时刻。

大北农式的发钱值得鼓励,但任泽平建议的“央行超发两万亿”是一劳永逸的解决之道吗?不可忽视的是,在生育之外,印钞对于物价、货币价值、资产价值会产生连锁反应。作为一项科学精密的决策,宏观调控和人口政策的制定需要考虑并平衡多方面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