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二代”主导酷派重返牌桌:1年融资21亿港元 背后实控5家上市公司
财经

“地产二代”主导酷派重返牌桌:1年融资21亿港元 背后实控5家上市公司

作者 | 高远山

编辑丨蔡真

来源 | 野马财经

酷派(coolpad),这个在国内手机市场几近销声匿迹的品牌,最近动作不断。

去年12月初,酷派推出了新手机,这是时隔三年后其在国内推出的第二款新品;去年10月,酷派搭建了新的管理团队,引入了一众小米背景的高管;近一年来,酷派在资本市场的融资累计已经超过了21亿港元;建立全新的数字化渠道模式,截至去年12月中旬,已在全国建成超过3000家酷派授权服务站。

前不久,酷派集团(2369.HK)董事长陈家俊还立下“三年内重返第一梯队”的flag。

不过,在被贾跃亭波及后几年,酷派声量渐弱,如今想要重回第一梯队,其面对的将是更为内卷的国内手机市场,头部厂商小米、OV、荣耀、华为等占据主要市场份额。

不到30岁的董事长陈家俊,其另一个身份是京基集团创始人陈华之子。京基二代好投资,是市场公认的。除了酷派,陈华家族还实控京基智农(000048.SZ)、京基金融国际(1468.HK)、京基智慧文化(0550.HK)等多家上市公司

陈家俊曾在采访中表示:“酷派目前与京基地产没有任何业务和股权关系,属于个人独立创业项目。”众所周知,比起父辈,地产二代更偏爱投资,合生朱桔榕、万达王思聪、富力张量等都是例子。

作为广东地区头部地产开发商,手握深圳千亿货值旧改地块的京基集团并未上市,有几分神秘色彩。陈华信奉自有资金开发,京基因此规模多年来并未扩张太多,但在“去金融化”调控中这种保守低调的姿态却也利于抵御风险

而京基二代闯荡江湖,“捞起”老牌手机厂商,又会如何运作呢?

地产二代掌舵

酷派重出江湖

作为曾经的“中华酷联”之一,酷派也曾风光。2003年,酷派从传呼领域进军手机市场后,便推出了中国第一款CDMA1X彩屏电阻触屏手机。2004年,酷派手机的销售额突破了10亿元,其在香港上市时,还被投资人称为“中国的黑莓”。

3G时代是酷派的巅峰,彼时酷派以与运营商深度绑定等措施,一度跻身国产手机厂商第一梯队,与海外品牌三星、苹果“分庭抗礼”。

但2014年左右,为了稳定利润,三大运营商开始压低营销和补贴成本,并终止对酷派手机的补贴,此后越来越多消费者转向线上电商渠道,运营商渠道占智能手机市场份额随之逐渐缩小,这对于深度依赖运营商渠道的酷派来说影响巨大。

另一方面,主打线上电商渠道的荣耀、小米和OV乘势而起,抢占了酷派不少市场份额。为了应对,酷派与360合作,推出“奇酷”,寻求互联网转型。但后来又引入了贾跃亭的“乐视系”控股,酷派集团逐渐沦为了“乐视系”企业拆东墙补西墙工具,公司经营状况也开始出现颓势。财务数据显示,2016-2018三年,酷派累计亏损高达74.6亿港元

随着国内市占率迅速下滑,酷派被迫放弃国内智能手机业务,开始主攻海外市场,自此在国内声量渐弱。

对于如今重回中国手机市场,酷派表示,目前智能手机行业存在几十年一遇的机会。一是硬件迭代放缓带来的赶超机会;二是供应链风险上升当中的低风险优势;第三则是存量萎缩带来的渠道变革机遇酷派称,未来研发方向是AI、新材料和新工艺。

酷派重回江湖实则始于四年前的一笔股权交易。2018年初,酷派集团第一大股东贾跃亭旗下的乐风移动以6.7亿元出售酷派8.97亿股份给了海外公司威日创投,这是由京基集团陈华家族控制的家族信托。由此威日创投成为酷派最大股东。

威日创投接手贾跃亭股份后,酷派集团迎来了新的发展阶段。2019年1月,陈家俊出任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酷派旧部则全部出局。

京基集团创始人陈华膝下有两个儿子。长子陈家荣,曾任京基集团副总裁,主持过多笔对外投资及收购;入主酷派集团的陈家俊是二公子,年仅29岁,拥有南加州大学的金融硕士学位,曾在京基地产旗下公司从事投资工作。二人都在京基集团挂职,也都有各自投资版图。

饶有趣味的是,去年12月,酷派在发布会预热海报中喊话贾跃亭:“这几年我们不仅填平了你留下的坑,还盖起了新的酷派大厦,等你下周回国,欢迎回来看看”。

处置资产,动作频频

接手贾跃亭所持股份后,陈家俊开始施展身手。

酷派集团在近一两年动作频频,在业务上,其搭建新高管团队、发布新手机、制定全新战略等;财务上,酷派近两年频频处置资产并积极融资,陈家俊在新品发布会上表示,过去一年,酷派在资本市场融资超21亿港元

公开信息显示,酷派在前董事长郭德英时代置办了大量土地,其中包括了深圳南山高新产业园酷派信息港地块、东莞松山湖地块、西安长安产业园地块及在建项目、河源建设农业生态园等多个项目,彼时土地价值近百亿

酷派集团在2018年称,酷派集团已采取各种措施改善流动资金状况,一是提取京基集团有限公司贷款;二是出售其一家全资附属公司的80%的股权,而出售项下有一宗土地;三是出售位于深圳的若干物业投资,相关所得款项约为1.13亿港元。

2019年4月25日,酷派集团又发布公告称,将西安一地块的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在建工程卖给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土地储备中心,作价2.36亿元。也正是这一年,酷派结束连续三年的亏损,实现盈利。

大量的土地资源不免让外界联想起新掌门的地产背景,但陈家俊近期曾向“深网”解释道:“酷派土地的价格并不像外界想象那么大,酷派大厦等土地属于上市公司固定资产,不能对外出售。只是说土地能给上市公司增厚资产,带来一定现金流。”

最近一两年,酷派仍在处置旗下资产。财报显示,2020年,因投资性房地产公允价值变动,酷派获得1.76亿港元的收益,若没有这笔收益,酷派2020年亏损额无疑将加剧。此外,为了借款,截至2020年末,酷派抵押了账面价值16.98亿港元的投资性房地产和1.15亿港元的固定资产(楼宇)。

2021年1月12日,酷派集团公告称,公司子公司宇龙与星华安签订合作协议,据此,双方有条件同意共同合作开发酷派信息港城市项目二期及三期,该项目计划由宇龙提供地块、星华安提供建设资金等。值得一提的是,酷派信息港城市项目一期工作也是由星华安完成,建成工程包括了全新的酷派大厦

酷派大厦 图片来源:酷派官方微博

股权穿透后,星华安由潮商黄楚龙的星河控股集团实控。在深圳地产界,星河集团董事长黄楚龙、京基集团创始人陈华,以及卓越集团董事长李华齐名,被称为“深圳地产最牛低调三剑客”

2021年中报里,酷派出售土地及在建工程收益为6323万港元,而上年同期这一数据为零。

陈家俊表示:“酷派已经基本还清了供应商的欠款,去年五六月份,酷派还重新获得了总计十几亿人民币银行授信,意味着酷派未来可以通过股权或债权方式融资。”

从大股东输血、处置地产项目、共同开发项目、拓宽融资渠道等手段不难看出,陈家俊执掌酷派后,为了清理贾跃亭留下的烂摊子付出了不少努力,对比其接手时的情形——现金枯竭,要账的供应商堵满公司——已经好了太多

截至2021年6月末,酷派虽然仍处于亏损状态,但资产负债率从2020年末的64%降到了2021年6月末的34%;公司账上现金也从2.09亿港元增加到11.75亿港元。

去年11月,酷派官方微博发文称:“人生在世,踩坑不要紧,重要的是如何填坑逆袭。” 而酷派重回第一阵营的目标道阻且长,能否重现往日荣耀还需时日检验。

家族实控5家上市公司

作为民营家族企业二代,陈氏兄弟与父辈有着截然不同的成长环境,对外投资也更加积极。

陈家荣生于1988年,加拿大留学归来后进入平安证券投行部,主要负责企业上市、并购等业务。陈家荣自2014年进入京基集团,曾任副总裁一职,主要负责人力资源、战略投资两大板块,但他最为高调的几笔投资大多是以个人名义进行的。

2015年,陈家荣联合香江集团二代刘根森,以3.74亿港元的总代价收购先传媒股权,此后由陈家荣控制的立天环球持股增加至26%,成为第一大股东。先传媒即是京基智慧文化的前身

2016年,陈家荣又通过先传媒购入英裘控股股份,随后不断增持并提出强制性现金要约,在2019年成为第一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 2016年陈家荣首次入股不久,英裘控股就收购鸿鹏资本证券,也将后者持有的两张证券牌照收入囊中,为后来更名“京基金融国际”打下基础,成为京基集团第一个以“京基”命名的上市平台。

图片来源:罐头图库

2016年11月,陈家荣投资9.27亿港币,作为基石投资者入股“美图秀秀”的开发商美图公司(1357.HK)。一个月之后,陈家荣又通过二级市场以及大宗交易方式举牌A股上市公司宏磊股份(002647.SH),持股比例合计达5.0037%,累计耗资6.9亿元。宏磊股份即如今的仁东控股

此外,陈家荣还投资过欧科云链、平安好医生、雷蛇、北讯集团、优信二手车等上市公司,涉及电竞、互联网科技、文化传媒多个领域。

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陈家荣将京基金融国际、先传媒等投资标的陆续以1美元的价格转让给了胞弟陈家俊,彼时陈氏家族给出的理由是家族财富规划。

目前,陈华家族在港股实控三家上市公司,分别是京基智慧文化(0550.HK)、京基金融国际(1468.HK)和酷派集团(2369.HK)。此外,京基集团也在和华超集团缠斗多年后拿下农业股康达尔控制权,将其更名为京基智农(000048.SZ);2020年拿下地产上市公司阳光股份(000608.SZ)控制权,京基集团总裁周磊任董事长,去年8月,阳光股份公告称将托管京基商业资产,避免同业竞争。

综上,陈华家族及其实控的京基集团目前合计控制5家上市公司

旧改大王

京基的基本盘终归还是旧改。

京基集团董事长和副董事长,陈华和陈辉是兄弟。1984年二人身怀20元(一说10元)从湛江到海南打工,次年年到深圳淘金,因承包工程发迹,于1994年成立京基房地产,注册资本是吉利的8888万元。

1995年,京基开发深圳梅林旧改项目,建成碧荔花园,从此站稳脚跟。25年后,京基集团的业务已触及教育、影视、农业、科技,但93%营收依旧来自地产,其地产布局的特色依旧是重仓旧改。标志性建筑深圳第二高楼京基100大厦就伫立于罗湖蔡围屋旧改片区。

图片来源:罐头图库

但和同时期发家的恒大、碧桂园、富力等粤系知名房企不同,过百亿超千亿的浪潮里,京基地产流量金额一直在百亿上下浮动,且迟迟没有上市,影响力也仅限于深圳。

《中国房地产报》曾报道称陈华董事长厌恶高负债,坚持自有资金开发,因此扩张缓慢。但频频举牌上市公司,多元化业务布局,操盘深圳旧改项目,又凸显其资金实力雄厚

目前京基在深圳的旧改项目分布在罗湖布心村水围村、水贝村、南约旧改、沙一村、上下屋及田心旧村旧改、珠光村、梅富村、京基蔡屋围、京基木棉湾旧改等。

在京基集团内刊里,少有的高调和骄傲从高管发言中流露出来:“我们建成了深圳最好的办公楼、最好的酒店和最好的商场。”

外界盛传京基手中旧改货值高达4000亿元,对此京基曾回复“值得商榷”,但毫无疑问,京基集团称得上是国内房企隐贵。而去年10月出炉的《2021胡润百富榜》上,陈华家族以300亿元财富排名202位,下滑43名,资产缩水3%。

在阳光股份的权益变动报告书中,京基集团的财务情况略有呈现。

截至2019年9月30日,京基集团总资产为810.79亿元,总负债为556.08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8.59%。同期集团实现营收56.03亿元,利润总额11.9亿元,归母净利润5.9亿元,账目上还有近100亿元的现金。

低调同时,江湖总有京基的消息。

去年,恒大汽车向6名投资者配股筹集260亿港元,其中陈华实控的成宇控股认购50亿元。有报道称交易实质是陈华出让京基地产位于深圳的在建项目“京基御景荟都”予恒大,再把所得资金用于换取恒大汽车1.875%股权。但有消息人士对此否认。

这笔交易很可能发生了反转。爱企查显示,深圳宝荷“京基御景荟都”商业项目的建设单位深圳市百纳投资有限公司,在去年4月变更了董高监,陈华陈家俊等退出,恒大系接任;而同年8月,恒大系高管又集体退出,重新换成了京基的人员

图源:爱企查

恒大汽车的股价从260亿元定增时的近70港元/股跌到如今不到4港元/股。抓牢旧改项目的陈华或许躲过一场巨亏。

父子三人各自在资本市场开疆拓土,有时走向台前,多数时候隐在幕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