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央行再出手,加息25个基点回到疫情前水平,释放出怎样的信号?
财经

韩国央行再出手,加息25个基点回到疫情前水平,释放出怎样的信号?

2022年01月14日 22:05:2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在全球央行货币转向的道路上,韩国一直跑在前列。

1月14日,韩国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上调25个基点至1.25%,这也让韩国成为年内首个加息的亚洲主要经济体。此次加息是韩国央行6个月内第三次上调利率,如今韩国央行的基准利率已经重新来到了疫情前的水平。

韩国央行在声明中表示,该国经济增长路径符合先前的预估,消费者通胀将在一段时间内维持于3%区间,未来将继续适当调整政策宽松程度,进一步的调整将取决于加息的效果。

距离上一次加息只不过两个月,如今韩国再一次加息,似乎并未得到市场的认可。1月14日,韩国综合股价指数(KOSPI)出现明显下挫,下跌36.85点至2925.24点,恐创下2021年12月20日以来单日最大跌幅。这不禁让外界质疑,韩国这次的加息举措是否合乎时宜。

对此,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首席投资策略师王昕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韩国目前加息在时点上是合适的,“韩国在2021年11月的工业产值同比增长了5.1%,出口增长同比上涨了18%。像韩国这样以工业和出口为主要经济支持的国家,可以说即使在奥密克戎席卷期间,经济增长也保持了韧性。”

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也持相近的观点。他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韩国选择这个时机加息是未雨绸缪,“先于美联储一步进行加息,可以确保利率和美联储的利率保持在较近的距离,不至于拉得太远。”

韩国向来被称为“全球经济金丝雀”,那么这次加息能解决哪些问题?它又给全球央行传递出怎样的信号?

为何选择现在加息?

与全球众多经济体一样,韩国频繁加息的最直接原因是为了抑制日益攀升的通胀。

据韩国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12月,韩国的CPI指数较上年同期上涨3.7%,较前值3.8%略微下滑,符合经济学家预期的3.7%的增幅。但纵观这几个月的数据,韩国的CPI指数连续三个月超过3%,更连续第九个月超过韩国央行所设定的2%的目标。所以早前,韩国央行也改变了认为物价上涨只是暂时现象的观点,并将2022年的通胀预期从1.5%上调至2%。

王昕杰也向记者表达了对韩国通胀高企的忧虑:“韩国的CPI超过3.5%,核心CPI超过2%,通胀已经是10年来的最高水平,这始终是一个担忧。”

尽管韩国已经历经了两次加息,但通胀仍然继续走高,需要进一步进行加息举措。在孙立坚看来,这种现象十分普遍,或许并不需要过度担忧。“连续地加息说明经济走入了复苏的赛道,这对市场来说将会是利好的信号。”他向记者进一步说明,虽然加息在一定程度上会增加企业的融资成本,但这在市场看来是经济走强的表现,是利好的信号。“所以持续地加息,必然是因为经济开始持续性地走出低谷,走向繁荣。”

除了通胀之外,资产泡沫也是触发韩国央行加息的核心原因。

据英国房地产信息公司Knight Frank发布的《全球住宅价格指数》报告显示,韩国在2021年第三季度房价同比上涨23.9%,居本次调查的56个国家中的榜首。尤其是韩国首都圈,自进入2021年以来价格都持续飙升,在2021年的前7个月涨幅均维持在1%以上,一系列加税及调控都没能阻止房价上涨。

对此,孙立坚认为房地产的泡沫或会引发危机。“若是日后金融市场动荡,房地产市场由此进行调整,这或许会给经济带来很大的冲击。”他表示,如今加息也是为了避免韩国国内房地产泡沫化进一步加速。

事实上,近几个月以来韩国疫情状况确实有所好转,此外其国内劳动参与率的上升,也给予了韩国加息的底气。

1月12日,据韩国统计厅发布的一份资料显示,2021年就业人口同比增加36.9万人,为2727.3万人,增幅为2014年(59.8万)以来的最高纪录。最近几周,尽管奥密克戎在迅速传播,韩国政府也增加了新的限制措施,但劳动力市场仍显现出复苏迹象。

“可以说,韩国在享受着由新经济所带来的强大的就业市场红利。”孙立坚向记者表示,韩国的就业市场的确迎来了复苏。

在韩国经济已经逐渐迈入复苏的情况下,现在或许就是它选择进一步加息的最佳时机。

恐会进入“加息通道”

谈到此次加息,虽然韩国央行行长李柱烈淡化了与美联储加息步伐同步的必要性,并强调国内因素是更重要的考虑因素。但他也表示,“央行加息早于美联储的行动,给我们留出了更大的空间。”

对此,孙立坚形容韩国政府此次的加息动作是“未雨绸缪”。“自经历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之后,韩国十分了解国际资本的流动。如果美国加息的话,很容易就会出现资金‘外逃’的情况,会影响到韩国金融市场和企业运营资本的稳定。”他向记者解释道。

近期韩元的疲软表现也让引发外界担忧。星展银行宏观经济策略师Wei Liang Chang表示,韩元可能因为股市资金外流而下跌。他补充称,由于通胀窜升导致韩国央行暗示扩大收紧政策,加息可能避免韩元进一步下跌。王昕杰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综合起来考虑,此次加息之后韩元疲弱的状况可能可以得到相应的改善,主要呈现还是兑美元波动的走势。”

韩元逐渐走强,避免了资本外流和货币剧烈波动的风险。虽然好处显而易见,但对于像韩国这样以出口导向的国家来说,难免存在担忧。

据官方数据,2021年,韩国出口同比增长25.8%,达到创纪录的6445亿美元。但韩国财政部预计,由于基数效应,2022年韩国出口增速将会放缓,但是仍将表现强劲。

出口在韩国经济中占比近一半,对韩国来说,出口绝对是举足轻重,所以在加息时也很难避免考虑此举对出口的影响。

对此,孙立坚向记者分析,韩国的出口不一定会受到影响。“在当前世界这一轮的数字科技转型和互联网数控领域,韩国以三星为代表,表现出强大的出口竞争力,”他认为,韩国所出口的与数字科技相关的产品是不可替代的,即便是在加息之后价格提升,但以目前来说,韩国在此赛道的竞争力非常强劲,并不会因为价格提升而失去用户。

出口的强劲表现目前正推动着韩国经济持续复苏。韩国央行预计,韩国经济2021年增长4%,2022年将增长3%。韩国财政部预计,韩国经济2022年将增长3.1%。

尽管经济数据逐渐向好,但被称为“全球经济金丝雀”的韩国频繁加息,难免让人怀疑它在释放出市场开始过热的信号。

对此,孙立坚向记者强调,“不能把现在的加息看得过度乐观,认为这预示着市场过热,”他表示,如今的加息只是经济的各项指标在走向正常化的一个必要调整,逐渐跟上现在经济基本面的调整,“这是市场所需要警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