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0.87卖161,比茅台还暴利!倍特药业撤回IPO,发生了什么?
财经

成本0.87卖161,比茅台还暴利!倍特药业撤回IPO,发生了什么?

2022年01月15日 15:37:46
来源:德林社

文 | 张佳儒

最近,资本市场江湖,发生了很多稀奇的事情。比如新股首日大跌33%,中一签亏2.7万。再比如,2022年以来的短短时间,10余家拟上市公司终止IPO项目。其中,成功过会一年多的倍特药业,也撤回申请。

1月11日,证监会发布公告,2022年1月4日,倍特药业和保荐机构华泰证券主动要求撤回注册申请文件。根据规定,证监会决定终止倍特药业发行注册程序。

IPO企业主动撤回申请,主要因为两类情况:一是因经营方向调整、业绩出现大幅波动或准备不足而放弃IPO;二是因为“带病闯关”,在遇到现场检查时主动撤回。

倍特药业到底是因为什么撤回?目前没有定论。早在2021年3月18日,德林社撰文《比茅台还暴利,谁会批准它上市?》,列举了倍特药业财务方面的值得关注的数据。

毛利率99%,比茅台还暴利

药企的共同特征,是毛利率高,倍特药业就是典型。

比如,倍特药业的主要产品马来酸麦角新碱注射液,2017年至2019年,毛利率分别是95.68%、99.48%、99.56%。这样的毛利率,甚至高于茅台酒的93%的数据。

2020年前三季度,倍特药业的数据是99.46%。99.46%的毛利率意味着什么?成本0.87元,卖出去的价格是161.45元。

另外,倍特药业抗感染类产品,合计毛利率在80%左右。比如注射用阿莫西林钠克拉维酸钾,2020年前三季度,0.6g规格的平均成本是1.57元,卖出去的价格是12.69元,毛利率87%。

在招股书中,倍特药业表示,公司毛利率水平与可比公司项目不存在明显差异。

低成本的药,医院把价格加上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去采购,采购者在想什么?有两个问题值得注意:第一,最终掏钱的不是医生,也不是采购者,而是患者,以及医保。第二,倍特药业在推广上,下足了本钱。

2018年、2019年、2020年前三季度,倍特药业销售费用分别是13.87亿元、18.34亿元、14.84亿元,占营收的比例分别是54.79%、56.67%、59.68%。

不难看出,倍特药业一半以上收入,都拿去搞销售了。数十亿的销售费用,都花到了哪里?倍特药业的答案是业务推广,花费占据的比例在90%以上。2018年开始的3年时间不到,推广费花了43亿元以上。

业务推广都干什么?主要就是两个字:开会。比如在2019年,倍特药业开了23470个科室会议,花掉1.31亿,场均5600元。学术会议5004场,花掉7.79亿,场均15.56万元。

一年科室会加上学术会,会议总数28474场,按照全年无休的365天计算,倍特药业平均每天要开78场。

有意思的是,在2020年疫情影响下,前9个月,倍特药业的科室会、学术会还是开了7800多场。另外,开了3757场视频会,花掉了3.38亿,平均每场75.1人,人均费用1197元。

3年推广费43亿,曾涉假发票案

3年时间不到,推广费花了43亿元以上。这钱都花哪了?倍特药业开会找了推广服务商,2020年前三季度,前五大推广服务商包括上海铿羽商务、四川鲁比克、湖南善仁行等。

其中,上海铿羽商务成立于2001年,之前,2019年7月经营范围变成商务信息咨询等,之前的经营范围是汽车、摩托车配件等。2020年7月,该公司变更法人,2020年前三季度,开具了2550万的发票。

四川鲁比克于2020年4月成立,5个月时间,给倍特药业开具了554万的发票。鲁比克(上海)公司成立日期也是2020年4月,给倍特药业开具了1831万的发票。

开了那么多会,开了那么多发票,保荐人、律师事务所出具的上市申请材料中都签字了,说没有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2019年,四川省资阳市雁江区法院审理了一桩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案子,里面就有被告人以广告推广费的名义给倍特药业开了假发票。

在招股书中,倍特药业表示,公司既不存在销售返利行为,也不存在商业贿赂。

过会一年撤回申请,曾两度中止

注册制泥沙俱下,监管的牙齿维护的是市场的三公原则,捍卫的是律法的权威。现在,倍特药业撤回了IPO申请,背后的原因值得关注。

回顾倍特药业IPO之路,2020年7月6日受理,当年12月17日上会,并成功过会。2021年3月12日,倍特药业提交注册,2022年1月11日,终止注册。

根据公开资料,倍特药业IPO注册申请曾两度按下暂停键。

2021年9月30日,倍特药业因IPO注册申请文件中记载的财务资料已过有效期,需要补充提交,程序中止,11月9日程序得以恢复。到了2021年12月31日,倍特药业又因为同样原因,导致程序中止。

仅仅过了4天,倍特药业就申请撤回IPO。而同期一起上会过会的超捷股份和百洋医药,已经分别在2021年4月27日和2021年5月26日注册生效。

申请撤回IPO的,不只倍特药业一家。进入2022年以来,已有10余家拟上市公司终止IPO项目。

未来,随着监管日益完善,以及发行人和中介机构责任不断压实,IPO撤单将呈现常态化。企业撤回IPO,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监管把好“入口关”的效果,体现了从源头上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监管导向。

对于倍特药业撤回IPO,你有什么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