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传沪上公募集体为私募“接盘”,是主动利益输送还是被人做局设计?

网传沪上公募集体为私募“接盘”,是主动利益输送还是被人做局设计?

1月18日,网传一段对话疑似质疑沪上公募组团买入上市公司恒帅股份的股票,为私募接盘。

该段对话指出,目前资本市场的一种商业模式,即:卖方(券商)买私募的产品,私募先买(股票),然后准备好专家,和公司董秘、IR甚至董事长沟通好,再写段子+报告进行推。然后公募开始研究,找到已经为其准备好的专家,再和公司一交流,得出“传统主业提供安全垫,还搞新能源业务提升估值”的结论,一下子(股价)就能翻好几倍。

该段对话特意指出,上述商业模式的核心圈都在陆家嘴,并以恒帅股份作为示例。

恒帅股份主要从事车用微电机及以微电机为核心组件的汽车清洗泵、清洗系统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致力于成为全球领先的汽车微电机技术解决方案供应商。公司目前主要产品为各类车用微电机及以微电机为核心组件的汽车清洗泵、清洗系统等产品。

公司于2021年4月22日首次上市交易,当日开盘价为41.88元/股,随后股价便一路走低,至2021年7月28日,股价最低跌到了32.59元/股。

但度过最低谷后,公司股价迎来了春天。

2021年8月23日,公司以6.66%的日内涨幅,开启了其快速上涨的历程,至2021年11月1日,股价最高上涨到174.98元/股,相对其最谷底的股价,上涨了接近6倍。

而这个急速上涨的过程,则是公募基金们大肆集中买入拉起来的。

2021年中报时,恒帅股份的前十大流通股份全部都还是个人,结果到了2021年三季度报,其前十大流通股东全部变成了机构投资者,这包括:

交银施罗德的3只产品“交银施罗德新成长混合型证券投资”、“交银施罗德精选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交银施罗德主题优选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上海睿扬投资的“睿扬新兴成长私募证券投资基金”,鹏华基金的2只产品“鹏华新兴成长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鹏华研究精选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易方达的“易方达丰华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社保基金一二零八组合,深圳鑫然投资的“鑫然1号证券投资基金”,上海宽投资管的“宽投启明星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

前述网传对话直指公募“接盘”行为的核心圈都在上海的陆家嘴,靠在饭局上“传销”信息。

近一年来,推荐恒帅股份的券商只有中信建投。2021年10月26日和2021年10月29日,中信建投先后发布了两篇研报《恒帅股份:车用微电机隐形冠军的二维拓展》、《恒帅股份:业绩稳定增长,产品拓展即将迎来放量扩张》。

但公募们是因为真的看好所以大量集中买入,还是被忽悠接了盘,难以得出切实的结论。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公募基金们“看好”并买入的时间点真的比较集中、一致性过于趋同,甚至有点“不惜代价”、日内拉出20%的涨幅去抢筹。很难说基金经理们是看好得如此一致,还是被特定信息主导、缺少了自己独立判断。

无独有偶,2021年11月,有认证的知情人士发微博称,近期金融圈传了一个“做局”的事。私募买好某公司,然后和上市公司配合,然后搞定产业专家。然后放消息吸引其他投资公司关注,等他们要找专家咨询时,前期搞定的专家如约而至,大夸公司好。

上述人士感慨称:“投资真难啊,以前是有些券商配合忽悠,后来上市公司配合忽悠,现在专家也都开始了。”

另有疑似业内人士评价称:“从昨天爆出来的买通专家忽悠机构的事看,已经到了机构之间互相骗的程度,以污染对方的信息获得渠道来获利。”

但去年11月的“机构间割韭菜”传闻,是否指向恒帅股份,尚不可知。

此外,昨日晚间流传出来的中泰证券前策略首席被抓、光大保德信原量化部投资总监被查的消息,亦指向在券商的中介助推下,公募基金为游资接筹码、出货的事。

而在多次事件中,公募基金们到底是无辜的,还是有意为之,或就是投资和判断能力缺失,则有待监管部门的结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王媛媛 上海报道)

回应:

私募忽悠公募接盘?相关公募机构回应:调研都有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