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市警报拉响!股价跌去97%、5名高管同时辞职 “长租第一股”面临破产清算
财经

退市警报拉响!股价跌去97%、5名高管同时辞职 “长租第一股”面临破产清算

从登陆纳斯达克成为“长租公寓第一股”的高光时刻,到法院受理其破产清算,这一过程青客公寓只用了不到3年的时间。

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告显示,已于1月4日裁定受理青客公寓破产清算一案,其债权人应在3月20日前进行线上申报债权。

实际上,在2020年,青客就被曝出倒闭传闻,当时公司辟谣称虽然遇到了困难,但仍在正常经营。

财报数据显示,青客公寓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至2020年公司净亏损逐年攀升,4年时间里累计亏损近28亿元。

随着业绩不断下滑,青客公寓的股价也在震荡中持续下跌,2019年11月上市当天发行价是17美元,而如今青客公寓的股价只有0.49美元,其股价已经跌去97%,并且因为最近青客的股价已经长期低于1美元,面临着从纳斯达克退市的风险。

长租第一股青客公寓破产清算

已无财产可供执行

据企查查资料,1月18日,上海青客公共租赁住房租赁经营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客公寓)新增一破产案件公告,经办法院为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告显示,法院于1月4日裁定受理该公司破产清算一案,其债权人应在3月20日前进行线上申报债权。法院定于3月30日下午14:00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

资料显示,青客公寓成立于2014年11月,法定代表人及疑似实际控制人为金光杰,注册资本5亿人民币。截至2021年8月,公司期末资产总额合计754,357,423.59元,负债合计1,031,877,874.90元,所有者权益合计-277,520,451.31元。

另据1月4日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裁定书显示,有债权人同时向法院申请青客公寓破产清算。文书生效后公司未履行付款义务,经债权人申请执行,因无可供执行的财产,法院终结该次执行程序。

事实上,在青客租房众多的执行裁定书中,均显示法院已向被执行人发出执行通知书,责令其在限期内履行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传唤其到法院接受调查询问,并报告财产状况,但被执行人未履行义务,且未申报财产。

2021年8月份一份法院的裁定文书透露出了青客公寓面临不断恶化的财务状况,公司已无财产可供执行。这份裁定书显示,青客公寓应支付上海唯品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8.62万元,并承担执行费。法院冻结了被执行人名下的银行账号,余额不足。青客公寓名下的房产均被其他法院查封。

同年10月4日,青客公寓发布公告称,于2021年9月28日收到纳斯达克证券市场有限责任公司上市资格部工作人员的通知,表明青客的美国存托股票(ADS)的收盘价连续30个工作日低于每股1美元以下,公司未满足纳斯达克上市规则5450中规定的最低出价要求。

企查查数据显示,2020年青客公寓涉案信息飙升至2469件,而这一数据在2019年仅为52件。从案件理由来看,绝大多数案件均为房屋租赁合同纠纷。同时,该公司面临2894项自身风险,其中包括破产重整、失信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被执行人等一系列高风险。

净亏损逐年攀升

4年累计亏损近28亿元

2013年起,长租公寓市场开始火热,青客公寓开始“疯狂”扩张,据其招股书显示,2012年,公寓数量在900多间,到2018年底飙升至9.12万间,复合年增长率达114%,覆盖6座城市。野蛮生长的背后,全靠投资机构“输血”,先后获得股权融资累计超1亿美元。

2019年11月5日,青客公寓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成为“长租公寓第一股”。首日收盘报17.64美元,市值超过8亿美元。上市当日,青客副总裁曾发文:“青客新起点,租赁大未来!”

此前有报道指出,2020年2月开始,上海、杭州、南京等多地青客公寓的租客因“青客”拖欠房东租金,面临断水断电断网,甚至被赶出公寓的窘境,并且不断有租客维权。2020年5月,青客被曝出倒闭传闻,当时曾辟谣称虽然公司遇到了困难,但仍在正常经营。次年,公司管理层也出现了较大人事变动。2021年年初,青客公寓包括董事会主席、首席执行官金光杰在内5名元老级管理层同时辞职,公告称,他们因个人原因辞职,与公司无异议。

财报显示,青客公寓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并且净亏损逐年攀升,4年累计亏损近28亿元。具体来看,2017年至2019年,青客公寓净利润分别为-2.45亿元、-4.99亿元、-4.98亿元。2020年亏损进一步扩大。据青客公寓披露的2020财年年报(截至2020年9月30日)显示,青客净亏损达15.34亿元,同比扩大208%;总资产同比下降52.73%至8.51亿元,而总负债则升至28.45亿元。

亏损进一步扩大的同时,青客公寓的负债率也在不断攀升,截至2020年9月30日,青客公寓的总负债为28.45亿元,同比增加9%,总资产则为8.51亿元,同比减少52.73%。财务数据说明,青客公寓或已资不抵债。

关于亏损的原因,青客公寓在财报中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对公司业务、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造成了不利影响。尤其是在一季度,导致租户大量流失,出租率下降以及房源的平均租金下降,进而导致了收入的减少。同时,由于相对于预期的经营业绩持续表现欠佳,因此青客公寓计提长期资产减值约8.47亿元,较2019财年的4620万元增加了1732.7%。

有业内人士指出,除了疫情的影响,经营模式也是造成青客公寓资金吃紧的原因之一。分析认为,早期长租公寓通过“高收低租”抢占房源,存在“收益倒挂”的情况,导致成本端资金压力大。另一方面,利用时间差,通过长收短付的方式形成资金沉淀用来扩张规模,较大的经营杠杆潜藏了巨大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