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港股闪崩66%+A股20cm跌停!股市“抽水女王” 究竟如何上位?
财经

风暴眼|港股闪崩66%+A股20cm跌停!股市“抽水女王” 究竟如何上位?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西藏首富、股市“抽水女王”突被调查!

1月24日,港股上市企业华宝国际、A股上市企业华宝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实控人朱林瑶被立案调查。

身为华宝国际主席,朱林瑶创富故事鲜为人知,堪称“中国最神秘女富豪”之一。这位低调且神秘的四川辣妹子朱林瑶,其实是名副其实的“香精女王”,

不过,相比于“香精女王”,她“抽水女王”称号更为知名。该称号与其擅长资本运作有关,无论是减持还是增持,她都能精准地踩中时机,来到A股市场后,她又因大手笔分红引人瞩目。

不过,在此番朱林瑶突然被调查的背景下,华宝国际和华宝股份股价双双大跌。并且,在本身业绩就不甚理想的情况下,失去实控人的两家上市公司未来该何去何从?

1、华宝国际实控人被查,或涉湖南中烟反腐风暴

1月24日早间,华宝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宝国际”)在港交所公告称,其非全资附属公司华宝香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宝股份”)收到湖南省耒阳市监察委员会立案通知书,华宝国际主席、首席执行官、执行董事及控股股东朱林瑶现因涉嫌违法接受立案调查。

华宝国际表示,直至该公告日期,公司并未获提供有关朱女士目前正接受调查所涉嫌违法事宜的性质的任何详情。集团的业务经营目前保持正常。

与此同时,华宝股份在深交所发布公告,称收到耒阳市监察委员会立案通知书。公告还表示,朱林瑶未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未参与公司经营管理,上述事项不会对公司日常生产经营活动产生重大影响。

消息出来后,港股华宝国际早盘马上闪崩,1分钟内股价大跌50%,截至1月24日收盘,华宝国际大跌66.53%,报4.86港元,总市值156.97亿港元,蒸发超300亿港元;A股华宝股份报35.12元,20%跌停,总市值216.3亿元。

证券时报采访业内人士表示,业内都在传朱林瑶案发,和去年湖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刘建福主动投案有关。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2021年8月23日消息,湖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刘建福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工业和信息化部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和湖南省监委监察调查。

刘建福为湖南攸县人,1992年1月至2006 年10月,历任长沙卷烟厂科研开发中心副主任,副总工艺师兼长沙卷烟厂技术中心副主任,总工艺师兼技术中心副主任,副厂长,常务副厂长、党委委员;2006年10月至2015年9月,历任湖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技术中心副主任、总工程师。2015年9月至今任湖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

刘建福和华宝国际的关联,可以追溯至2011年,当年3月29日,“湖南中烟/华宝集团联合重点实验室”在湖南长沙举行了揭牌仪式暨学术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刘建福作为湖南中烟总工程师和华宝集团总裁助理兼金叶控股董事长夏正林共同为联合重点实验室揭牌。

目前,朱林瑶被查还处于衡阳市下属耒阳市监察委员会调查阶段。

2、从四川辣妹到西藏首富,“香精女王”上位史

因为行业的特殊性及自身的低调,朱林瑶并不为大众熟知。

身为华宝国际主席,朱林瑶从不接受任何媒体采访,她的创富故事鲜为人知,堪称“中国最神秘女富豪”之一。媒体曾这样形容朱林瑶,“背景很神秘,即便是将其列入百富榜的胡润本人也不甚了解。”

1970年出生于四川的朱林瑶,上学时就对贸易行业格外敏感,梦想着发家致富改变现状。在众多贸易中她发现香精香料业中隐藏的巨大商机。于是在1990年,朱林瑶在北京成立自己的第一家香精香料贸易公司,开始了自主创业。

有意思的是,因为香精生意,朱林瑶还收获了爱情。

比朱林瑶大7岁的林国文出生于广东,1989年,为继承亲属留下的财产,林国文移居至中国香港。从此,林国文开始在资本界大展拳脚。上世纪90年代,林国文投资2000万美元成立上海华宝公司。

将香精生意做到上海的朱林瑶,便与林国文结缘了。在一起奋斗的日子里,两人情愫暗生。爱上朱林瑶的林国文旋即与发妻离婚,迎娶了朱林瑶。婚后二人生下儿子林嘉宇。

婚后,朱林瑶林国文夫妻俩将各自名下的企业都合并到一起,组成了新的公司华宝集团,开启大规模的扩张,短短十年之内,就成为了国内最大的烟用香精生产商。林国文也随之退居幕后,将华宝所有业务交给朱林瑶打理。

而随着科普及禁烟运动的兴起,卷烟企业如果采取扩大产能、提升技术水平或降低生产成本等纯市场化的竞争手段,经营效果往往会大打折扣,因此,将产业链向上延伸、扩大营收渠道,如控制烟草生产基地、自建烟包印刷厂等,就成为各大卷烟企业扩张的主要方向。

出于这一判断,朱林瑶重新制定了与卷烟企业开展股权合作、合资设立香料香精生产企业的策略。

2001年7月,华宝集团与云南红塔集团合资设立云南天宏,华宝集团持股60%,红塔集团持股40%,现在云南天宏已成为红塔集团旗下各香烟品牌所用香精的主要供应商。

此外,“不能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朱林瑶也深谙这个道理。站稳脚跟后,她考虑到烟用香精市场不可能高速成长,于是把食用香精和日化香精确定为集团未来发展的主要方向。

2004年,华宝国际与上海孔雀香精香料有限公司合资组建华宝孔雀,正式将食用香精和日化香精香料纳入事业版图。

随后,朱林瑶收购上海孔雀所持股份,全资拥有华宝孔雀,并将国内食用香精知名品牌“孔雀”收入囊中。2008年,华宝国际收购厦门琥珀香料有限公司51%的股权,又在日化香精业务方面取得新突破。

在成为国内最大香精香料企业后,朱林瑶便开始谋求上市。2004年,华宝集团在港交所借壳上市。港股上市后,朱林瑶身价倍增。在2008年的全球女富豪榜上,朱林瑶以140亿的身价位居其中。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1新财富500富人榜上,朱林瑶以201.7亿元身家排在榜单第230位,51岁的她是西藏唯一上榜的富豪。也正因此,朱林瑶成为西藏首富。

那么,一个四川辣妹,跑到上海发家,又在香港上市,和西藏首富有什么关系?

这主要与朱林瑶将华宝国际部分业务分拆到A股上市有关。

2018年3月,华宝国际拆分的华宝股份在深交所上市,这家公司同样主要从事香精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等业务,就在上市前的2016年,这家公司的注册地址从上海变更到西藏拉萨,随着华宝股份在资本市场的水涨船高,朱林瑶也一跃成为西藏首富。

3、擅长资本腾挪,被称为“抽水女王”

真正令朱林瑶扬名的并非其香精业务,而是她在资本市场上的腾挪之术,比起名字,她更广为人知的是外号“抽水女王”。

2004年,朱林瑶为了在资本市场“一展拳脚”,选中了在港交所挂牌上市的力特有限公司(下称“力特”)为壳。力特的主营业务为电脑相关产品,连年亏损、资不抵债,管理层有意引入新的股东以增强资金实力,与朱林瑶一拍即合。

当年3月,力特以每股0.1港元向朱林瑶控股100%的Mogul Enterprises Limited发行1.731亿股普通股、5.269亿股可转换累计无投票权优先股,并赋予其0.49亿股认股权证,并更名为华宝国际。朱林瑶因此以约7000万港元的成本完成借壳,拥有华宝国际已发行股份的90.99%。

由于朱林瑶的产业背景及资产注入预期,华宝国际借壳完成后复牌首日股价报收1.3港元,朱林瑶获得约10倍的账面盈余。

由于当时港交所规定,为了避免以IPO申请的标准进行审批,借壳约两年后,朱林瑶才启动了资产注入工作。2006年4月,朱林瑶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100%控股的Chemactive Investments Limited(下称“Chemactive”),并将内地香料香精产业的核心资产悉数划转至Chemactive名下,产能达16000吨,占华宝集团总产能的80%以上。

2006年6月6日,华宝国际发布公告称,公司有条件收购朱林瑶持有的Chemactive,估值39.96亿港元,作为支付对价,公司将以1.8港元/股的价格,向朱林瑶发行及配发22.2亿股新可转换优先股。注资后,朱林瑶持股比例上升至97.57%。

高度控盘的背景下,朱林瑶对华宝国际进行了多次减持,累计获利近百亿港元,概括其运作手法是减持、大型收购、高分红三管齐下,协调配合推进。

朱林瑶的第一次套现发生在2006年。当年8月,华宝国际发布公告称,朱林瑶拟将其持有的27.47亿股可转换优先股全部转换为普通股并行使认股权证,同时向公众配售6.9亿股普通股。通过此次操作,朱林瑶的持股比例下降至74.89%,并从中套现约15.18亿港元。此后一直到2011年,朱林瑶累计减持6次,合计获得减持收入95.93亿港元。

与此同时,华宝国际一直保持着比较高的分红,且分红额逐年增长,每年的分红额约占当年净利润的30%左右,个别年度还达到了48.18%的高派息率。华宝国际持续且稳定的分红给朱林瑶的减持行为提供了很好的辅助作用,朱林瑶本人也累计分得红利10.55亿港元,占20亿港元分红总额的一半以上。

为了冲抵大股东朱林瑶多次大举减持的负面影响,华宝国际发起了一系列收购,刺激股价上涨以提高朱林瑶的减持收益。经《新财富》统计,在这段时间内,华宝国际一共进行了8次收购,成本合计30.7亿港元。

短暂平静了几年后,朱林瑶开始她资本操作的第二个阶段。2015年6月,一直保持高分红的华宝国际宣布停止派息分红,自此开始,华宝国际的股价从每股8港元左右一路下跌。并且此时华宝国际发布盈利下滑30%的预警,股价便进一步跌至1.68港元。

然而,就在此时,朱林瑶开始低价吸筹增持股份,并宣称要进行私有化,提出以3.3港元/股的价格收购华宝国际其他股东所持的全部18.28亿股票。私有化溢价不足10%,无法让二级市场上的投资者有意愿卖出手中股份,到要约期满,朱林瑶持股比例只上升至73.6%。因未能获得华宝国际90%以上的股份,私有化计划失败。

但从实际看来,朱林瑶醉翁之意不在酒,私有化只是其低价吸筹的“噱头”。将持股比例提升至73.6%,只花了30多亿港元,相比于她减持所得,一来一回净赚60亿港元左右。

在港股一番操作声名远扬之后,朱林瑶又将目光投向了A股市场。

2016年11月,港交所批准华宝国际分拆华宝股份于A股上市。2018年3月,被市场称为“烟用香精之王”的华宝股份成功登陆深交所。分拆后,华宝国际持有华宝股份的权益有所将少,但仍间接持有华宝股份81.1%的股权。

上市后不久,朱林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公布分红方案。

2019年3月12日,华宝股份披露其2018年分红预案,公司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40元(含税)现金股利,共计派送现金约24.64亿元。而当年华宝股份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76亿元,2017年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48亿元,加起来也不过23.24亿元。

通过此次分红,不考虑税费的情况下,朱林瑶通直接套现19.98亿元。此后,朱林瑶又故技重施,2019年与2020年分别分红12.2亿元、9.85亿元。

上市以来,华宝股份3年内累计分红46.69亿元(含税),其中朱林瑶控制下的华烽国际累计获得分红约37.87亿元。

虽然朱林瑶通过资本操作赚的盆满钵满,但其控制的华宝国际和华宝股份近年来经营状况并不理想。

2018-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华宝国际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0.59亿元、42.41亿元、38.54亿元、17.64亿元,相比于上年同期分别增长38.65%、-9.12%、2.8%;同期华宝国际的净利润分别为10.18亿元、11.12亿元、4.18亿元、4.81亿元,相比于上年同期分别增长9.24%、-62.37%、1159%。

2020年华宝国际净利润大幅下滑主要是因为疫情影响下,旗下子公司嘉豪集团销售额大幅下滑,华宝国际发生商誉减值损失4.95亿元。

与此同时,A股的华宝股份业绩也并不漂亮。从其主营业务看,香精目前仍不是有着技术巨大护城河的行业,而且随着我国控烟的深入,吸烟人群总数不断下降,其主营业务增长率也随之连续下滑。

2018-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华宝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1.69亿元、21.85亿元、20.94亿元、9.17亿元,相比于上年同期分别同比增长0.75%、-4.16%、-2.03%;同期其净利润分别为11.76亿元、12.35亿元、11.8亿元、5.3亿元,相比于上年同期分别同比增长5.06%、-4.45%、-2.82%。

另外,政府补助近些年来却给华宝股份增厚了不少业绩。同期,华宝股份获得的政府补助分别为1.21亿元、1.43亿元、1.46亿元、0.85亿元,占同期净利润比例分别为10.82%、11.58%、12.39%、16.1%,对政府补助的依赖程度逐渐加深。

1、《神秘女富豪朱林瑶港股套现逾百亿 转战A股秀资本运作》,新财富

2、《华宝国际市值蒸发超300亿港元!百亿女富豪朱林瑶被查,曾被称为股市“抽水女王”! 》,每日经济新闻

3、《朱林瑶:低调神秘“香精女王”》,荆楚网

4、《西藏首富是“香精女王”?四川辣妹身家200亿,丈夫是香港富二代》,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