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食品价格连番大涨!拜登归咎于垄断,行业巨头拒“背锅”
财经

美国食品价格连番大涨!拜登归咎于垄断,行业巨头拒“背锅”

当浩荡洪水加速漫过警戒线,再思考为堤坝减压就有点晚了。

新年伊始,美国密歇根一家餐馆在菜单末尾插入了一页“温馨提示”:“每个星期的食品成本都在不断上升。有一些菜品仍然在菜单上……但我们目前无法提供,所以请耐心等待。”这家餐馆举例说,一箱40磅(18.16公斤)的牛排价格已经超过1000美元(约合6330元人民币);而一箱鸡翅12个月前的价格是45美元,现在则为175美元,上涨了近三倍。总之,即便涨价,也要想办法让顾客们接纳。

根据美国劳工部数据,食品消费价格指数(CPI)在2021年上涨了6.3%,其中衡量大型杂货店食品价格的“家庭食品”指数增加了6.5%;而过去十年中,这一数字仅有1.5%。衡量餐厅价格的“离家食品”指数也上涨了6.0%。

食品公司表示,价格上涨符合市场规律,极端天气和疫情对供应链的干扰增加了生产成本,减少了食品供给;与此同时,美国境内外的需求都在增加。但拜登政府和一些参议员则认为,行业垄断才是涨价的主要源头,少数巨头公司有能力抬高价格,并从通货膨胀中获利。

谁才是更占理的那个?

食品公司的苦衷

过去一年中,美国劳工部监测的所有六家大型连锁杂货店的食品价格都在上升。肉类、家禽、鱼类和鸡蛋的价格上涨了12.5%,几乎是2020年4.6%涨幅的三倍。其中,牛肉价格同比上涨了20.9%,猪肉价格则增加了16.8%。

非酒精饮料的价格则从2020年到2021年上浮了5.2%,比此前一年的4.4%的涨幅更大。疫情暴发后的2020年和2021年,水果和蔬菜的价格分别上调3.2%和5.0%,谷物和烘焙产品涨价3.2%和4.8%。只有乳制品和相关产品的价格在2021年的增幅(1.6%)低于2020年(4.4%)。

自疫情暴发以来,美国食品市场一直处于失调状态。根据一份美国国会报告,大约有8.6万名肉类包装工人感染了新冠病毒,423人死亡。直到最近情况依旧——亚利桑那州一家大型农产品公司报告,每10名加工厂和配送工人中就有一人正在生病;马萨诸塞州的工人患病也导致超市和餐馆的鱼肉供应不足。

纽约州北港的Stop&Shop商店产品经理奎萨达(EddieQuezada)说,奥密克戎毒株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每五名员工中就有一人在1月初感染。交货量也因此受到影响。本月初,订购的48箱草莓只收到了其中的17箱。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IRI的数据,截至1月16日的一周,美国零售商的食品库存水平为86%,低于去年夏天和疫情前90%以上的水平。运动饮料、冷冻饼干和冷藏面团的库存水平尤其低,在60%到70%之间。

美国农业部显示,1月14日当周的牛屠宰量和牛肉产量比去年同期下降约5%,生猪屠宰量下降9%。该部门说,截至1月8日的一周内,鸡肉加工量下降了约4%。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通货膨胀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而加息、疫情的减轻和供应链危机的缓解都不可能很快到来。

全美商业经济协会(NationalAssociationforBusinessEconomics,NABE)的最新一项调查显示,美国企业的价格上涨已变得更加普遍,工资正在飙升,大多数企业表示面临熟练工人短缺问题。

劳力短缺导致供应链运转不畅,迫使工厂增加薪酬吸引人力。除此之外,食品公司还面临着其他一系列因素带来的压力,比如干旱导致小麦、玉米和其他谷物价格处于201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提高了关键的粮食投入成本。糖、西红柿和甜瓜等作物价格也因极端天气事件而上涨。得克萨斯州的石油炼化企业遭遇暴风雪后导致食品包装持续短缺,再加上港口堵塞和运输延误,食品公司为将货物摆上商店货架付出了更多的成本。

美国政府:垄断有迹可循

但是,拜登政府则认为,通货膨胀与食品供应商数量的减少之间存在联系。根据经济学理论,较高的行业集中度将使企业有更多的权力来制定价格,并增加了其操纵价格或市场的可能性。一般来说,当前四家公司控制了40%~50%及以上的市场,这一市场就具有“寡头垄断”的可能性。

近年来,兼并和收购席卷了美国食品行业。在牛肉业领域,四家公司控制着美国市场85%的份额。四家猪肉和鸡肉公司则分别供应各自市场的70%和54%。在美国咖啡、饼干、啤酒和面包市场领域,四大公司控制了60%以上的份额。而连锁超市的数量在过去三十年中减少了近三分之一,四家公司负责超过三分之二的销售。

2021年12月,白宫在一份简报中提出,由于对生产的严格控制,食品公司有更多的权力来利用疫情干扰,不公平地提高价格。虽然价格垄断很难被证明,但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已经要求沃尔玛、克罗格、卡夫和泰森等公司在调查涨价和食品短缺问题时交出相关的资料。

根据调研机构NielsenIQ对全美超市的监测,食品价格在2021年底到2022年初的四周间增长了8%。该机构高级副总裁康迪(PeterConti)说:“我们以前从未见过这种情况。通常情况下,一个价格上涨后五年才会发生另一次价格上涨。但现在,这一时间间隔缩小到6个月。涨价的频率是史无前例的。”

但如果价格的上涨只反映了生产成本的提高,那么净利润也不会上升。但根据白宫的数据,肉类巨头公司泰森食品、JBS、Marfrig和Seaboard的净利润率增长超过300%。泰森公司在2021年第四季度赚了13.6亿美元,是上年的两倍多。麦当劳、可口可乐和卡夫亨氏的第四季度利润也优于预期。

根据美媒对企业财报电话会议分析,百事可乐、克罗格(Kroger)和家乐氏(Kellogg’s)等食品公司甚至告诉投资者他们有能力继续提高价格。泰森公司称,他们的“定价行动足以抵消较高的(商品成本)”。而经济学家辛格(HalSinger)说,垄断更明显的行业内,公司在普遍的通货膨胀下更容易同步提价。

投资咨询公司美国资产策略部门首席策略师唐克尔(IreneTunkel)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高于趋势的经济增长和消费者价格通胀表明公司的收入增长将达到近10%的程度。不过,企业利润率预计将在2022年压缩,盈利增长将减速。

1月初,拜登政府推出一项计划,投资新工厂以加强肉类包装业的竞争。一些政策专家认为,拜登对肉类包装商的压力已经促成12月份牛肉和猪肉价格分别下降2%和0.8%。从这个意义上说,严厉的反垄断执法有利于拖慢价格上涨。

不过,这些措施对抑制食品通胀可能收效甚微。NABE1月份的调查结果显示,53%的受访者称,他们的公司在去年第四季度提高了价格,这是该协会开展商业状况调查40年历史上的最高水平。而且,超过半数的人预计未来三个月内价格还会进一步上涨,而只有1%的人认为价格会下跌。近七成的受访者表示,材料成本在(去年)第四季度加速上涨。

且不论这一争议有何结论,高通胀迫在眉睫,美国除了缩紧货币政策以外办法不多,成效存疑。

拜登希望美联储能在应对高通胀时发挥力挽狂澜作用。市场预计美联储可能年内数次加息,但通胀率高于2%目标的局面将至少持续到2023年。从中长期来看,供应链尚未改善,物价上涨根基较深;疫情期间货币财政政策的大规模刺激令流动性相对过剩,短期规模难以明显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