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海花岛的纠结:拆不拆都是个大问题
财经

恒大海花岛的纠结:拆不拆都是个大问题

“一旦几亿元乃至数十亿元投下去,难道还让已经生出来的孩子再塞回娘肚子不成?

文 / 巴九灵

海花岛:热点新闻制造机

上周,五集反腐败电视专题片《零容忍》播完了。

在最后一集《永远在路上》中,讲了一个“靠地敛财”“借岛发财”的贪官典型——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

张琦面对镜头自述他的贪腐经历

在张琦所靠的“地”和“岛”中,很重要的一块便是这段时间的新闻制造机——海南儋州海花岛。海花岛的手笔有多大,看这些数字就够了:规划填海8平方公里,计划总投资1600亿元,包含会展中心、博物馆群、酒店群等28个业态,参与建设的建筑设计师超过600名。

2021年最后一天,海花岛首次登上热搜,起因是海南省儋州市的综合行政执法局发布的行政处罚书在社交网络上流传,内容是:儋州市海花岛2号岛上的39栋楼,因项目违法取得的规划许可证已被撤销,现责令相关开发商,也就是恒大集团,限期10日内拆除。

网传的儋州市行政处罚决定书

而帮助恒大拿到规划许可证的人,就是张琦。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的披露,张琦担任儋州市委书记时,积极推动海花岛填海项目,授意儋州市政府和海洋部门,将整个项目拆分成36个面积小于27公顷的子项目进行申报,强行上马,导致周边海岸的白蝶贝和珊瑚礁受损。

到了本周,海花岛再次成为关注焦点,起因是坊间传言恒大在1月4日发起了行政复议,并获得成功,楼不用拆了。昨天(1月24日),有媒体向儋州市城市管理局询问此消息的准确性,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根据规定,行政复议结果不对外公布,不过该案件还处于“未办结”的状态。

简单推断,就是恒大确实发起复议了,但目前还没出结果。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复议机关必须在复议发起后的5日内做出是否受理决定。受理后,应在自受理之日起60日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情况复杂的,可以再延长30日的期限。

鉴于恒大海花岛违建事件的重大性、复杂性,最后会用满这共计95日的期限,也不无可能。所以,海花岛这39幢楼应该还能屹立一阵子。

海花岛2号岛39栋待拆建筑

两次成为焦点,为海花岛带来了不少人气,关于海花岛的报道多了起来,有不少主播前去现场拍摄视频,也有人慕名前去游玩,可以预见,当复议结果有定论后,海花岛估计还能再制造一波热点新闻。

沉没成本:拆不拆都会有损失

在有关海花岛违建的各种新闻中,有一类评论颇成规模。

有人说:为啥要拆,为啥不能再利用?几百亿的投资,不能浪费。

还有人说:早干嘛去了,现在拆除就能恢复生态吗?

更有朴素的观点认为应该妥善利用:送给无房孤寡老人不好吗?

总而言之,这些观点都有同一层意思:建都建了,何苦再拆呢?

这可说是典型的沉没成本案例——已经造成的损失无法挽回或难以挽回,拆除还会让已经投入的成本变成新的损失,算经济账太不划算,只好继续。

要命的是,这种案例在中华大地上还有不少。

2020年10月,住建部通报批评了两个违建项目——湖北省荆州市巨型关公雕像项目和贵州省独山县水司楼项目。

一个是世界最大关公雕像,高57.3米,耗资1.7亿元建成;一个是世界最高最大的水族建筑,高99.9米,投资2.56亿元,至今还未彻底完工。关公像已经在2021年9月开始了搬迁工作,预计耗资1.5亿元;而水司楼无法搬迁,再继续投资建完又难度太大,只能尬在那里,采取一些补救措施。

水司楼如今是独山县的一大难题

这么一看,网友们说得还挺对:拆果然不划算。其实,不只网友们这么想,那些推动违规项目的贪官,也是这么想的。

吴晓波老师在《大败局2》中,记录过江苏铁本大钢厂的败局:

2002年5月,江苏铁本钢铁厂的戴国芳想扩建自己的工厂,计划耗资10亿元,目标年产260万吨。但是,项目报到常州市以后,被有关官员热情地推动,最终项目目标翻了数倍,膨胀到了总投资额106亿元、年产量840万吨。

为此,常州市将铁本项目拆分成7个子项目和1个码头项目分别上报,土地切成14块报批申请——这与张琦在海花岛项目上的“化整为零”策略不能说是非常相似,只能说是一模一样。

官员们怀有的侥幸心理非常简单:“一旦几亿元乃至数十亿元投下去,难道还让已经生出来的孩子再塞回娘肚子不成?”

城建项目:贪官落马的高发地带

回顾近年一些重要贪官的情况,会发现不少人都和城建项目关系颇深。

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在成都市大搞建设工程,被人冠以”李拆城“的外号;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在六安市大兴旧城改造项目,“扒市长”的名号由此传开;南京市委原副书记季建业,在南京市搞旧路改造和雨污分流,被市民们送上了“季挖挖”的诨名;而推动水司楼项目违规落地的独山县委原书记潘志立,更是制造了400多亿元的债务,其中大部分都投到了各种“超级工程”中。

潘志立调任独山县的主要任务原本是脱贫攻坚

贪官们钟爱城建项目的原因,主要有三条。

第一,城建项目方便利用沉没成本心理,可以绑架全体政府班子。也就是前文提到的:一旦钱投出去,就开弓没有回头箭了,建都建了,难道还拆吗?要是搞成了,谁还会去管过程中有没有小违规?

第二,城建项目财务环节繁多,可供权力寻租的空间大。贪官们并不直接贪墨工程款或是收受贿赂,而是利用权力让自己的亲属、朋友拿到项目,变相渔利。不仅隐蔽,有时候还能让自己产生“我没有贪污”的幻觉。

第三,城建项目容易出政绩。相比于扶贫攻坚、改善营商环境等任务,城建能直接提升GDP,改善人民群众的居住环境,感知度强,收效又快,有些重点项目还能作为城市名片,让自己产生“功在千秋”的幻觉。

其中,第三条最为致命。有些贪官即便落马了,仍认为自己拼命搞城建的行为是有功的,至少是有一部分功劳。违规审批,急于求成,是路线方法问题,不是立场问题;至于贪腐,是项目执行时没有经受住诱惑。可推动项目的初衷,是好的。

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城建与腐败:做错都很难回头

让我们把视线拉回海花岛。

这座号称已投入810亿元的人工岛,如今尚在运营,被行政处罚勒令拆除的只是岛上一小部分住宅楼,岛上的游乐园、博物馆、度假酒店等依然在接受门票预订,灯光璀璨,气势不凡,谈不上游人如织,但也陆续有来,俨然一个成功的文旅项目,住宅区的些许违建,不过是小小瑕疵。

但是,如果从资金面考虑,海花岛项目的母公司恒大集团,正因上万亿的债务问题而焦头烂额。海花岛项目到底是住宅楼的销售回款更重要,还是旅游门票更重要,相信大家心里都有答案。

雄心勃勃的企业家,与好大喜功的地方政府官员,共同构筑了这种“沉没成本+化整为零”的违规操作套路。这个套路只是路线方法问题吗?相信大家心里同样有答案。

在邻国日本,泡沫经济时期也有很多好大喜功的城建项目,比如1997年开通至今一直亏损的东京湾横断高速路、运营效果完全不及初始目标的神户未来港,还有遮盖住了大量名胜古迹的东京市内高架桥。

学生们脚下的才是日本桥,上面的其实是高架桥

其实,城市建设也和腐败问题一样,有些事,做错了就很难回头,而代价则可能非常高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