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头号对冲基金大举加码中国资产,什么信号?
财经

全球头号对冲基金大举加码中国资产,什么信号?

近期,全球头号对冲基金桥水基金的信息披露材料显示,其海外发行的中国基金资产总值突破340亿元,公司正在进一步加码人民币资产。

此举在美联储加息动向下,信号意义明显。随着美元在美联储“鹰派”政策下保持强劲,非美元货币正在面临下滑压力,而人民币资产则成为市场异类,反而兑美元汇率进一步上涨。

中美利差的影响,对于像桥水这类机构投资者似乎意义不大了。数据来看,去年11月美联储实施缩减购债以来,美债收益率呈现震荡走高态势,盘中一度升破1.80%关口,中美10年期国债利差已由去年1月的最高点225BPs降至12月的135BPs,但去年12月境外投资者仍净增持人民币债券787亿元。

分析师认为,中国经济和中国资产一定意义上具备“绿洲效应”。截至去年年底,境外机构持有银行间市场债券首次突破4万亿元大关。而且在直接投资方面,中国2021年实际利用外资金额FDI为1734.8亿美元,继续创历史新高,同比2020年增速达20.2%。

全球头号对冲基金桥水基金加码中国市场

近期,全球头号对冲基金——桥水基金向美国证交会披露的信息披露材料显示,它在海外发行的中国基金资产总值突破340亿元。

根据公开披露的数据显示,当前桥水全天候中国基金的资产总值(含杠杆和其它负债,一般高于资产净值)达54.36亿美元约折合343.6亿元人民币。最低起投金额为1000万美元,目前有15名投资者,基金43%的资产来自美国之外的投资者。

2017年,桥水决定将大名鼎鼎的“全天候”策略运用在中国市场上,成立了这只全天候中国策略基金,在海外发行中国基金。2018年,桥水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成为私募管理人。用于登记的实体“桥水(中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3.1亿元。目前有28名全职员工,其中24人拥有基金从业资格。

2021年11月桥水在境内发行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大卖,桥水在境内的私募率先突破100亿元,成为首家外资百亿私募。桥水的第一支A股私募从2018年10月至今,业绩优秀,更主要的是最大回撤大幅低于市场,引起市场关注。在今年开始年初,在基金发行预冷的情况下,桥水10亿元募资提前结束募集。

此次桥水全天候中国基金的资产总值进一步上升,标明桥水基金进一步看好中国市场,公司创始人瑞·达利欧是全球最知名的宏观研究者和中国问题专家之一。达利欧近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经济正处于债务重组阶段,并且向着好的方向发展,“该阶段是去杠杆和重组的一个很好的阶段,这将导致资本被更有效地利用”。

美元进一步攀升,但人民币更加强势

值得关注的是,桥水基金加码中国市场,在美联储近期加息动向下,信号意义明显。

1月27日,在美联储暗示3月份加息的背景下,美元指数突破97,超过去年11月的近期高点,并刷新2020年7月以来的最高纪录。欧元兑美元则下跌到2020年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中金公司固收团队认为,美元指数之所以会快速蹿并突破97关口,背后还是美联储议息会议释放鹰派信号后,美债利率加速上升。其中2年期美国国债收在1.17%,差不多又上了接近8bp。预计2年期国债得上到1.3%-1.5%的位置。

此前,1月18日,美国财政部公布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报告,去年11月,外国投资者持有美国国债的总规模达到创纪录的7.75万亿美元。其中,日本的美债持仓仍位居第一,由10月的1.32万亿美元增至创纪录的1.34万亿美元,增长202亿美元,已连增两个月。中国持有美债1.08万亿美元,创去年4月以来新高,较10月持仓增加154亿美元,已连续三个月增持。

显然,在市场避险情绪升温下,持有美债的价差收入增加,海外投资者加速购买美国国债。数据显示,去年11月外国官方投资者买入长期美国国债的规模增加了663亿美元,为去年3月日本养老金抛售以来最大月度增幅。

由于市场担心新兴国家的资金外流风险也有可能增大,非美货币在27日出现集体下跌,而人民币也未能幸免,人民币跌幅0.69%,盘中最低6.3208。而此前1月26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创下2018年4月份以来新高,盘中最高6.3166。

回顾过去一年,2021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美元指数上涨6.7%的背景下,仍升值2.6%,反映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的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则上涨8%。

显然,虽然美元指数保持强势,但是人民币的强势则更甚!部分分析师预计在客盘需求的支撑下,短期内人民币强势表现将延续至春节后。需重点关注监管层态度可能出现的变化。

国际市场仍然看好人民币资产

美元不断加息,而人民币则在宽松预期下,实际利率走弱,两者之间的利差在进一步缩窄。会不会对于人民币资产造成压力?

“去年的实践来看,中美利差和人民币汇率完全负相关。”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郭磊认为,中美利差逻辑上与人民币汇率相关度较高;但从经验走势看,这种相关性在2019年之后破坏明显。2021年几乎是负相关:中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利差单边下降,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

来自央行的数据也印证了这一点,去年11月美联储实施缩减购债以来,美债收益率呈现震荡走高态势,盘中一度升破1.80%关口,中美10年期国债利差已由去年1月的最高点225BPs降至12月的135BPs,但去年12月境外投资者仍净增持人民币债券787亿元。

另外,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末,境外机构持有银行间市场债券突破4万亿元大关。从券种看,境外机构的主要托管券种是国债,托管量为2.45万亿元,占比61.3%;其次是政策性金融债,托管量为1.09万亿元,占比27.3%。

除了境外机构投资者持有债券等金融资产外,2021年FDI也表现偏强。中国2021年实际利用外资金额FDI为1734.8亿美元,继续创历史新高,同比2020年增速达20.2%;而且这一高增速并不源于基数,2020年FDI并未因疫情形成过低基数,年度增速也在4.5%左右。

显然,市场预计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将加剧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人民币债券持仓比例提升有助于降低全球债券投资组合波动性,提高收益的稳健性。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仍强,未来外资流入中国债市的趋势不会改变。

郭磊认为,中国经济和中国资产一定意义上具备“绿洲效应”。一方面,中国是少有的迅速控制住疫情扩散的国家,另一方面,中国全产业链的竞争优势集中进一步呈现,而2022年这两个效应依然存在,但相对力量上大概率有所下降,人民币年度走势可能会更为均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