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财眼 | 光大银行社区支行负责人盗窃客户资金超100万 有人22万理财剩5万
财经

银行财眼 | 光大银行社区支行负责人盗窃客户资金超100万 有人22万理财剩5万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出品

文丨潇潇

2月24日,银保监会官网更新的一则处罚公告显示,时任光大银行昆明广基馨悦尚居社区支行、光大银行昆明创意英国社区支行负责人马锟因利用职务便利盗取客户资金的行为,被银保监会云南监管局给予“禁止终身从事银行业工作”的处罚。

银行财眼 | 光大银行社区支行负责人盗窃客户资金超100万 有人22万理财剩5万

银保监会官网截图

银保监会官网截图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根据处罚信息找到了光大银行昆明分行起诉马锟的庭审视频。从视频中得知,光大银行职工马锟盗窃客户李某兴理财资金17万,盗窃客户陈某至少90万,合计盗窃资金超100万。

01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根据庭审视频梳理了事件发展的时间线。

2016年10月底,时任光大银行下属两家社区支行负责人的马锟出现婚外情,与杨某发展非法情人关系,经常消费租房。在2017年4月、5月,二人就花费了约12万元,导致马锟的信用卡欠了很多钱。信用卡透支的马锟打起了客户资金的主意。

2017年8月,光大银行客户李某兴在光大银行昆明分行钱局街支行购买了年利率4.9%、总额22万的理财产品,到期后本金加利息应为241,341.75元。

2017年8月12日和14日,马锟分两次盗取李某兴资金总计17万。根据公安机关的讯问笔录,马锟将盗窃的资金先转到其母亲银行账户中,然后用于偿还其个人信用卡。

理财到期后,李某兴卡内只剩下54576.48元,理财资金莫名少了186765.27元。遭受财产损失的李某兴不时去光大银行维权。

2019年8月21日、22日,10月10日,公安机关对马锟盗窃李某兴一事进行讯问,9月5号对马锟盗窃陈某一事进行讯问。

2019年8月22日,光大银行昆明分行委托时任钱局街支行银行行长马某以银行行长的名义、通过个人账户转账的方式,把被马锟盗取的款项186765.27元先行垫付给李某兴,待赃款追偿回后,再把垫付款项返还给垫付人。

随后,光大银行昆明分行起诉马锟、濮某惠(马锟前妻),诉讼请求马锟返还其垫付的理赔性款项186,765.27元,诉讼请求濮某惠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2021年01月14日,法院开庭审理光大银行昆明分行与马锟、濮某惠(马锟前妻)、第三人李某兴追偿权纠纷。当庭未宣判。

2022年2月24日,时任光大银行昆明广基馨悦尚居社区支行、光大银行昆明创意英国社区支行负责人马锟因利用职务便利盗取客户资金的行为,被银保监会云南监管局给予“禁止终身从事银行业工作”的处罚。

02

庭审公布了很多细节,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梳理出三个关键点。

其一,光大银行昆明分行赔偿了受害人李某兴。律师认为银行负有保证客户资金不被挪用的责任。

光大银行昆明分行代表律师承认马锟之所以能蒙骗李某兴,是鉴于受害人李某兴对光大银行公信力的一种认可。

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兆全对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表示,“根据《商业银行法》的相关规定,商业银行应当保证存款人的合法权益不受到任何单位和个人的侵害。客户与银行之间是合同关系,因此银行依法负有保证客户资金不被挪用的责任。所以一般情况下,只要客户能证明错不在己,即只要客户是在银行正规网点、在工作时间内与银行名义的职工而非私人名义的职工办理的存款业务(含理财),日后发生资金被挪用情况的,银行依法负有赔偿责任。银行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直接责任人追偿。”

其二,光大银行昆明分行垫付给受害人的款项未走公账,此举是否合法合规。

濮某惠律师质疑,光大银行没走银行公账、以个人转账的方式先行垫付是否合法合规。他还表示,“光大银行职工马锟盗窃客户资金,以及光大银行通过个人方式来还款,都不是上市公司应有行为”

光大银行代表律师认为,银行在时间紧的情况下委托银行的行长以个人名义把款项先垫付给李某兴,待赃款追偿回来后再返还给垫付人,这不是个人行为,程序上没有问题。

出于对光大银行昆明分行上述行为的不认可,濮某惠律师当庭提问:“光大银行昆明分行是否是一家合法合规、安全可靠的银行?”

银行代表律师的回答也很有意思:“我们肯定是合法合规的银行,但是否是一家安全的银行,资质证上没有表示,我们表述不了。”

关于“银行用个人账户先行垫付资金,而没走银行公账,是否合法合规”,杨兆全律师对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表示,“银行此种行为涉嫌违法违规。由于客户是与银行之间签订的理财协议,且是由于银行疏忽管理的原因导致客户的资金被挪用的,根据合同相对性原理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应当由银行以银行名义(特指银行公户)对客户进行先行赔付。除非银行能证明其确有充分的理由和原因必须先由个人账户先行垫付,且在银行如实记账即借:存款,贷:负债-对行长的负债及履行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义务后,个人账户垫付的行为才可能合规。因此,若银行未履行上述行为,且在特殊情况消失后并未向先行垫付的个人进行返还的,则涉嫌违法违规。”

其三,光大银行要求濮某惠承担连带偿还责任,将濮某惠婚前购买的按揭房申请保全。

光大银行昆明分行认为,马锟盗窃时其与濮某惠是夫妻关系,马锟的债务应当按照夫妻共同债务来处理。因此,濮某惠对光大银行垫付18.67万元的款项,应该存在承担连带赔偿的责任。

而濮某惠律师表示,马锟与婚外情杨蕊涵因消费而产生大量的信用卡欠款,他盗窃李某的17万元赃款被其用于偿还信用卡,而没有被用做家庭生活,濮某惠所以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他还认为,光大银行把濮某惠在婚前购买的房屋保全对其造成了严重损害。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就庭审透露信息采访了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兆全。他认为,“根据《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四条的规定,只有马某与其妻子共同签名或马某妻子事后追认等具有共同的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以及夫妻一方在婚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所需要而负担的债务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但债权人能够证明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除外。因此,若马某的债务均为与其情人之间的消费,且信用卡的欠款也均未用于马某与其妻子日常生活消费的,原则上不属于夫妻债务,债权人无权保全其妻子的个人财产。除非债权人能够证明全部或部分债务确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或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则混同的部分属于夫妻共同债务,才可以依法对妻子的财产进行保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