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雅玲:由日元贬值联想的货币格局与组合之策
财经

谭雅玲:由日元贬值联想的货币格局与组合之策

作者:谭雅玲,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独立经济学家

近日日元贬值偏激性比较突出,一方面是与外围美元对标逻辑错行,美元稳定之间的日元贬值凸显背离行情,这在美日货币逻辑与合作中是比较少见的。尤其地缘关系与经贸形势异常复杂时期,日元贬值的隐身与远景值得深思。另一方面是商品价格上涨的严峻态势,日元与商品价格逆势而行,而日本资源匮乏与自给自足特性更体现国情特别之处,相比较经济增长与通胀态势与众不同,或是通过汇率减轻加息压力具有自身手段配合与外围协从未来的战略图谋与设计是值得警惕之重点。因此,日元作为世界货币重要一极,加之与美元铁杆盟友关系的独特性,日元贬值产生的未来影响或是市场应该关注的重点。

首先日元贬值的传统概念与现代经济不相配。

日本以出口为主、资源贫乏进口国特性是独特的个性,而日元长期贬值当然是经济首选,毕竟日元贬值面对经济失去的20年是基本政策之选,只是受制因素来自美元主导是日元难以抗衡的历史性、必然性与自我性。目前日元贬值与自身经济周期和政策逻辑相悖令人不解。

一方面是日本财年为每年3月底,目前时机正是日本企业回流资金应对财务结算之际,日元偏升值的周期性改变背离惯性规律,或是外部因素为主,并非是内部需求抉择。毕竟日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具有一席之地,而且是美元最紧密的长期伙伴,日元受制美元责无旁贷。

另一方面是日本比较困顿的经济形势特别之谜,这就是日本经济结构的调整从重外贸到重投资、重国内到重海外的调整与当前货币贬值不对称。目前日本经济保持恢复态势,但十分波动并不确定,但其经济规模依然保持世界第三之地位。而中美竞争之际,美国压制中国竞争力与人民币升值、日元贬值之间隐含潜在格局设想则是日元贬值侧重之核心。毕竟货币贬值有利于贸易与实体经济受益,日本作为贸易出口国的特性依然是经济潜在动力。加之目前日本模仿美国侧重海外加工业的布局,东南亚诸多国家具有与日本加工贸易的影子与利润之收,这对扩大日本产能与竞争力是有力的扶持与促进。日本在2004年超过美国成为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目前东盟是日本第二大贸易伙伴。同时日本海外投资加强东盟地区的侧重,印尼、越南、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的投资占东盟投资的99%。这预示日元贬值是在帮助日本经济竞争力的政策策略组合,尽管汇率不是解决经济竞争力的唯一,但相比较日元贬值或人民币升值的利弊不言而喻。因此,日元贬值加强避险货币含义,但远景则是国际经济关系合作与压制战略的组合准备。美国利用盟友汇率打击我国竞争力是一种杀人不见血的巧妙迂回与杀伤手段,美国和日本经济形态与业态是观察重点。

其次日元贬值的未来作用与协同关系存规划。

当前商品价格上涨剧烈,这对于资源紧缺的日本而言应该是改变通胀逻辑的重要时段,但恰恰此时日元不升值反贬值,其中对日本经济实力的促进作用将更加深远。毕竟日本是一个拥有技术潜力与产品特色的国家,此时全球贸易关系错综复杂,尤其俄乌事件引起的贵金属材料紧张局面,日元此时贬值将是利好多多,这对未来日本经济推进,甚至舒缓因俄乌事态引起的供应链紧张将大有作为之前景。由此联想日元贬值的国际战略联盟和货币伙伴关系的规划与指向十分深谋远虑。

日本原材料的生产力来自其长期战略规划与准备。毕竟众所周知,日本是一个矿产资源非常匮乏的岛国,据日本经济产业省数据显示,日本储量的矿种仅有12种,作为金属矿物资源小国却是有色金属消费大国,对许多矿产品的需求量居世界首位,并对多种有色金属进口依赖度平均在95%以上,其中99%的石油、73.3%的煤炭、99%的铁矿石以及100%的镍、锰、钛等稀有金属均依靠进口。日本储备稀有金属资源大部分来源我国,稀土资源对我国依赖度达83%,钨高达86.7%,钼18.2%,锰23.6%,钒14%。

日本60年代开始海外矿产资源的摸底规划与设计,其通过政府支持以及一系列鼓励性立法措施,其海外矿产资源勘查补助金制度成立特殊金属协会(RMA)负责民间储备运作,并成立独立行政法人石油天然气金属矿物资源机构 (JOGMEC)负责稀有金属国家储备的运行。其通过向资源国输出技术、资本以及人力资源,日本一直积极参与海外矿产资源的开发,积极实施国家储备和民间储备,进而基本保证经济发展所必需的矿产资源的稳定供应。

随着日本钢铁业、IT产业以及环境相关产业的发展,日本对稀有金属需求越来越大,日本需要大部分矿产资源只能依靠进口。尤其石油上,日本是仅次于美国、中国的世界第三大石油消费国,期年消耗石油近3亿吨并几乎全部依赖进口(对中东石油的依赖度占70%以上),因而对石油安全日本格外重视。日本平原狭小、地形破碎、多火山地震岛国个性独到,其极其缺乏地下盐穹或岩盐层的地质条件。

因此,日本采取各种储备方式,如地面油罐、半地下油库、海上油船和油罐、地下岩洞油库等。日本已经相继建成10多个国家石油储备基地,政府还从民间租借20多个石油储备设施,民间储备石油则保存在各石油加工厂和销售网点。目前日本石油储备量为90天用量,实际储备91天,100%为原油储备。日本民间石油义务储备量为70天,其中成品油占55%,原油占45%。日本液化石油气的3/4靠国外进口,为此日本建立液化石油气国家战略储备。日本经济贸易和工业部数据显示,日本2018年连续第二年成为石油产品净进口国,汽油和汽油进口量增长一倍以上。目前日本石油储备达到8000万吨,巅峰时期比美国还多,日本属于资源贫瘠的国家对石油资源高度依赖。目前日元贬值与商品上涨局面的通胀形成鲜明反差,这正是自身规划与国际合作规划的重点。日本作为一个发达国家和世界主要货币的资质,市场不可忽略日元贬值的长远设计,尤其是货币合作的计划与组合是需要警惕的。日本作为我国近邻的国家之一,这对我国是重要的思考角度之一。

最后日元贬值的国际货币与商品架构有防备。

目前国际货币格局演变正处于关键期,尤其俄乌冲突潜在目标与目的是耐人寻味或超乎寻常的。其中日元被欧元替代成为世界货币老二,加之英镑不加入欧元成为世界货币老三,这对日元长期背景下世界货币老二的压制与刺激很大。包括SWIFT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国际使用与支付货币我国人民币超越日元成为老四,这都是对日元国际地位的威慑与抗衡。一方面是日元经历经济失去的20年,日本媒体认为日本对外经济结构必须实施重大调整与转变,比较突出的体现在:商品输出为主转向资本输出为主,目前日本是全球最大的债权国,而且日本投资所得收入超过贸易盈余是2008年华尔街金融风暴之后日本新业态。日本贸易盈余减少和对外投资大幅增加是因为日本国内出生率持续下降、人口老龄化加速、国内需求萎缩,这都是日本选择加大海外直接投资的背景与转折参数。此前,日本财务省2013年数据显示日本对外直接投资达1350.94亿美元,比上年增加10.4%,为当时历史最高纪录。而近年这种趋势保持两位数增长,尤其日本海外直接投资中,汽车和电子产业最具有收益率,海外股票、债券等证券投资盈余增长水平也为两位数增长率,这与同期贸易盈余基本持平。

纵观历史,一国国际收支经常项目盈余是衡量一个国家对外经济成熟度的重要指标,而日本按照发展阶段理论从不够成熟的债权国转向逐渐成熟的债权国迈出重要的一步,日本经济转入新阶段或是未来日元货币的潜在竞争优势。目前日本海外直接投资收益的比重大幅提高是当前石油价格上涨和日本贸易顺差减少的主要原因,油价暴涨导致进口额增加,此时日元贬值则起到掣肘这种价格连接逻辑关系的焦点。作为净债权国,日元保持避险声誉,但实际上日元政治与地缘倾向则并非具备避险含义,只是随着欧洲和美国利率下降之时,日本公债相对较高的回报成为避险首选,实际日元风险货币的含义更是其基本特点。

目前日元贬值的预期越来越强烈,但实际前景如何或难以定夺。毕竟国际环境异常复杂,日本在国际技术、资源或货币多重角度依然具有优势或影响力,未来日元走向或存在国际合作策略以及目前全球流动性局面的设计与竞争关系主宰,复杂局面异常发挥将难以预料,甚至存在突发异变的种种可能,市场警惕性多层准备与防范十分紧迫。预计日元贬值是阶段性,相比较美元也想贬值之势,日元未来协从美元贬值的升值可能是主要趋势与方向,日元贬值不会长期化,反之贬值力度之大将是日元升值必然性的逻辑与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