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气!欧洲能承受么?
财经

断气!欧洲能承受么?

普京向欧洲发出了最后通牒:今日起天然气交易规则法令开始生效,即“不友好国家”需要开设卢布账号购买俄罗斯天然气,否则可能面临“断气”风险。

对此德国总理朔尔茨再次重申该国拒绝采用卢布结算,并曾宣布启动天然气第一级应急预案,为俄罗斯“断供”天然气做准备。

周四,《德国商报》援引德国政府的知情人士透露,德国经济部正在考虑将俄罗斯天然气公司Gazprom和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的德国子公司国有化。如果这些重要的能源公司倒闭或者陷入资金困境,将其国有化后有利于德国管控,防止发生大规模停电。

此外,为了尽快减少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欧盟计划大力发展本土光伏产业。欧盟能源专员Kadri Simson周四表示,欧盟一项针对太阳能的具体战略将加快审批,以支持更多的太阳能采购协议,并建立欧洲的太阳能制造能力。

根据欧盟此前的设想,到2030年,1700亿立方米的俄罗斯天然气将被480吉瓦时的风能和420吉瓦时的太阳能所取代。

那么欧洲真的做好“断气”的准备了么?

01

欧洲的天然气“饥渴症”

天然气的主要成分为甲烷,碳排放系数仅为 1.6tCO2/tce,远低于石油和煤炭。在加速能源转型和减排的背景下,天然气成为了非常重要的过渡能源。

近年来,全球天然气的产量和消费量均呈稳步增长态势,2019年分别达到 3.98 和 3.9 万亿立方米的历史最高值,年复合增速大约2.7%和2.6%。2020年受疫情影响,天然气产销量下滑1.9%和2%,然而2021年受高价和供给影响,天然气产销大幅下滑31.2%和33.3%。

在天然气供需格局中,全球前三大天然气生产国分别是美国、俄罗斯和伊朗。其中美国、俄罗斯占全球供应量的 23.7%和 16.6%;消费量前三的国家地区为美国、欧洲和俄罗斯,消费量占全球的 21.8%,14.2%和 10.8%。

天然气的需求集中在基础工业和家庭,在美国的能源消费中占到了34%,几乎与石油齐平,在欧洲的能源消费中占到了25%,仅次于石油。

然而令欧洲尤为伤痛的是,美国页岩气的发展使天然气产能出现供过于求,甚至需要通过LNG出口。可是欧洲的天然气进口依存度却高达80-90%。

欧洲本土产量大幅萎缩——OECD欧洲成员国天然气产量于2005年达到峰值后开始下滑,近15年以年3%的速率收缩。2020年,欧洲成员国天然气产量约为 2021 亿立方米。

IEA 数据显示,挪威、荷兰及英国为欧洲最主要的产气国,合计产量占总产量的九成,其中挪威产量占比近半。然而2021年由于气田关停检修,挪威、英国及荷兰天然气产量分别大幅下滑31%、45%和44%,本土供应减少的情况在2021年显著加剧。

需求对外依存度极高——欧洲天然气消费大体维持平稳。2019年达到5222亿立方米,10年平均增速为0.2%。2021年大幅回落至3412亿立方米。

由于本土产量难以满足生产、消费的需求,欧盟的天然气进口依存度不断升高,2019年的进口达到7826亿立方米,进口依存度达到80-90%(欧洲除了天然气消费需求还有出口库存需求),远高于2010年的60%。其中,从俄罗斯的进口约占总进口量的38%。

按进口类型来看,管道气进口长期占据主导地位,进口量占比一度超过 90%;不过18年来LNG的进口量占比有所上升,2020 年 LNG 的进口量占比已达到25%左右。

从管道气进口的结构来看,欧洲管道气进口主要有俄罗斯、挪威及北非三大渠道,其中,俄罗斯为最大的管道气供应者,输气量在1500-2000亿立方以上,占欧洲地区管道气进口量的 40%。

从LNG 进口的结构来看,进口来源较为多样化,2020 年合计进口846亿立方米LNG,其中近20%来自卡塔尔,美国与俄罗斯的占比均超过 16%。不过2021年美国已成为欧洲最大的LNG供应国,占进口量的26%,其次是卡塔尔24%和俄罗斯20%。2022年1月美国液化天然气供给继续上行,已占欧洲当月全部进口量的一半以上。

02

“断气”之痛,欧洲能甩开俄罗斯么?

阳光下无新鲜事,其实早在16年前,断气之殇就已经深深刺痛过严寒下的欧洲。

2004年乌克兰颜色革命后亲西方总统上台,乌克兰政府扭转外交基调,执行亲美倾欧政策,追求加入北约与欧盟,并与俄罗斯在克里米亚问题上龃龉不断,矛盾日深。

俄罗斯觉得再无必要为乌克兰经济买单,便要求将供乌的天然气价格从每千立方米50美元提高至230美元。而乌方却要求分阶段涨价,并按市价收取天然气过境费。

最终谈判未果,2006年元旦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简称Gazprom,俄最大天然气垄断巨头,产量占俄罗斯产量 70%以上)切断了对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形成举世关注的俄乌“断气风波”。

鹬蚌相争,殃及欧洲。俄乌斗气也就意味着“被迫完全停止向欧盟国家输送天然气”。

这一年,欧洲又恰恰遭遇了罕见冰雪严寒,多个欧盟成员国出现取暖用气短缺和供电困难,对欧洲多国生产和民众生活形成严峻威胁。直到三周后俄乌达成协议,恢复过境乌克兰的对欧供气。

至此欧盟在能源方面的立场出现重大转变,欧盟25国在布鲁塞尔首脑峰会上审议《欧洲可持续、竞争和安全能源策略》,一致同意建立欧盟共同能源政策。

但讽刺的是,16年后这一切又再度重演。甚至,欧洲天然气的对外依存度从16年前的60%升到了如今的90%。

2021年由于俄罗斯向西北欧供应的管道气减少近 335.75亿立方米,加上对欧出口LNG减少11.3亿立方米,整体对欧洲的天然气供给减少347亿立方米。即便挪威管道气增供约 67.45 亿立方米,北非二国增供约110亿立方米,以及来自美国LNG进口大幅增加约80亿立方米,俄罗斯供应下降造成的缺口都无法被完全填补(约100亿立方米短缺)。

2022年欧盟与美国达成了大额天然气协议,将在今年年底前向美国购买至少150亿立方米的液化天然气,以替代自俄罗斯进口的能源。但只相当于俄罗斯管气供给的十分之一(1500亿立方米+)都不到,要缓解欧洲的气荒,简直杯水车薪。

欧洲则甚至计划明年将俄罗斯天然气进口量减少三分之二,即减少1020亿立方米,这几乎接近美国生产商去年全部LNG的产量。即便假设今年美国的产能将增加到1300亿立方米,并且慷慨的将这些产能都送去欧洲,我们知道,LNG是需要船舶运输的。也就是年增加1300亿立方米天然气的运输量。即使选用目前最大型的LNG运输船,则需要1300艘次,如果平均每次运输时间为50天(往返含装卸),就需要大约185艘大型LNG船舶。而目前全世界每次运输超过1亿立方米天然气的只有193艘。

按照当前新建交付LNG运输船产能,恐怕需要7-10年以后才能满足欧盟需求。同样欧盟需要新建相关的接受及配套设施,建设周期最少也需要4-7年。

想甩开俄罗斯,这注定是一场漫长的脱轨。

今年的供给方面,欧洲本土三大产气国中,挪威与英国的场地检修已基本完成,产量恢复至常规水平。荷兰政府年初表态或增加欧洲最大气田格罗宁根的产量,其产量增长最多可达370亿立方米。IEA 预测 2022年欧洲本土产量与近年水平基本持平。

管道气方面挪威、阿尔及利亚与利比亚产能增量有限。LNG供给方面新的投产计划也依然较少。IEA 预计2022年将有约300亿立方米的LNG产能投入使用,增幅约为5%。但来自土耳其和亚洲的强劲需求将增加欧盟的竞争局势。

库存方面,目前欧盟天然气储存量只有400亿立方米。

好在需求上,目前欧盟4月开始将进入天然气需求淡季,月均消费仅290亿立方米至330亿立方米(冬季旺季月均消费550-620亿立方米)。但欧盟仍然需要在进入冬季消费旺季(10月)前完成补库。22年3月欧洲的储气水平已经比正常年份的预期低了10%。

如果俄罗斯真的“断气”,那么欧盟的补库将失败,仅仅淡季的消费就将耗尽常规水平的进口和库存,使得进入旺季时便无气可用。

即使乐观算上其他替代供应来源(包括增加LNG进口、本土天然气生产、从挪威等进口更多管道气),并叠加扩大煤炭开采、新能源供给增加以及需求管理(限制天然气使用)等方面的措施,今年年底的冬季高峰期仍将存在至少500亿立方米甚至更大的缺口,相当于美欧至少还要再签3、4个150亿大单才能填上。

而在成本方面,根据布鲁盖尔研究所测算,假设俄罗斯天然气供应量减半且进口其他替代气源的成本增加50%,那么欧洲2022年将为此付出250亿欧元的额外成本,天然气进口总额将达到3700亿欧元,这一数字在2019年为600亿欧元,2021年达到1700亿欧元。而将管道气转变为LNG等减少对俄罗斯能源依赖的短期成本可能达到1000亿欧元。

03

一年十倍的天然气价

荷兰TTF天然气——欧洲天然气价格标杆,自TTF 2007 年上市以来的14年间,价格中枢一直在19欧元欧元/兆瓦时附近,最大值不过30.5欧元/兆瓦时,最小值为 3.6 欧元/兆瓦时,一般波动区间也就在 10-25 欧元/兆瓦时。甚至在去年的这个时候,TTF天然气近月期货价格也仅为17欧元/兆瓦时左右。

2022年3月7日TTF近月期货价格却一度攀升至345欧元/兆瓦时的历史最高价,当前仍在100欧元/兆瓦时上方的高价波动。按收盘价计算,最大涨幅达11倍,按3月29日价格计算仍高出2021年初价格超5倍。

尤其是2022年2月至今的第三轮加速上涨,尽管取暖季结束,新能发电增加,以及更多LNG进口等因素在改善供需,但是俄乌冲突升级以及断气危险使得市场供应担忧大幅升级,在巨大的供应缺口面前,欧洲的天然气需求很可能面临无气可用的硬着陆。

是管道气还是LNG?是投下千亿赌注,并乞求下一个冬天不要太冷?还是向卢布支付妥协,维系这条生产消费的气脉?欧盟想甩开俄罗斯短期内难以实现,这注定是一场漫长的脱轨。

但不知道这一次,欧盟是不是真正能够吸取十六年前的“断气”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