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元对美元贬值至20年新低,日本央行行长仍不着急?
财经

日元对美元贬值至20年新低,日本央行行长仍不着急?

“跌跌不休”的日元,恐怕是近期全球外汇市场上最引人关注的。

近期,不仅日元对美元汇率暴跌至20年来的最低点。与此同时,人民币对日元汇率继2015年之后,也在20大关上下浮动。

4月25日,美元对日元汇率一度跌至1美元兑换128日元,为日元20年以来最低值。上周,美元对日元汇率一度跌破129关口,创下自2002年5月以来的近20年新低。今年以来,日元对美元已累计下跌超过11%。

日元加速贬值的原因之一是世界各国和日本的利率差扩大。由于俄乌冲突,全球范围内原油和谷物等商品价格高涨。面对物价上涨,世界各国的中央银行纷纷采取包括加息在内的货币紧缩措施加紧应对。美联储3月上调了政策利率,并预计将在5月召开下次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以后,加快货币紧缩步伐。

另一方面,相较于美国3月CPI“破8”,日本3月CPI同比上涨1.2%,与预期持平,前值为增0.9%。除生鲜食品的CPI同比增0.8%,也与预期持平,前值为增0.6%。

野村证券全球宏观研究主管苏博文(Rob Subbaraman)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全球经济近几十年来从未见过如此具有挑战性的局面。目前除了中国和日本,几乎所有主要经济体的通货膨胀率都很高,而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全面影响尚未显现,全球通胀将有持续上行的风险。

日本央行上周仍继续通过购债来限制收益率曲线上升。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暗示,日本央行无意干涉日元。他上周表示,即便日元贬值,日本央行也必须维持超宽松货币政策。美国正在经历“需求拉动型通胀”,但在日本,主要是受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影响。目前,由于供应因素导致的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不太可能立即导致工资和物价持续上涨,这是因为日本大部分资源都是进口,而经济中需求拉动的通胀压力很弱。因此,日本央行必须继续实施货币刺激措施,用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实现2%的价格稳定目标,而要实现这一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日经新闻经济部长高桥哲史撰文指出,受乌克兰危机的影响,原油和谷物的价格正进一步上涨。对这些商品依赖进口的日本来说,目前日元贬值的消极层面更为突出。经常项目收支的恶化招致日元进一步贬值的“日元贬值螺旋”正日趋向现实靠拢。

高桥哲史认为,在此情况下,黑田仍重申“日元贬值有利于日本经济”,将维持推动日元贬值的货币宽松。这是因为无法改变日本经济仍处于通货紧缩下这一看法。面临夏季的日本参议院选举,执政党内出现要求采取经济刺激举措的呼声,在此背景下,岸田政权缺乏同意缩减货币宽松的余地。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日发布的关于日本经济的报告显示,由于日元大幅贬值导致能源进口价格大涨与企业经营压力增加,将今年日本经济增长预期由3.3%调低至2.4%,并警告日本经济面临重大下行风险。

IMF指出,随着新冠疫情平息,疫苗接种取得进展,消费将拉动经济复苏。不过,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和乌克兰危机导致的不确定性的提高,日本国内需求的复苏速度将放缓。

IMF还估算日本2022年的CPI涨幅预计为1.0%,依然大幅低于日本政府和日本央行提出的2%的物价上涨目标,因此日本央行的大规模货币宽松政策“依然恰当”。

日本央行将于4月28日公布利率决议和前景展望报告,此后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将召开货币新闻发布会。市场目前密切关注,日本央行会采取行动阻止日元进一步下跌还是继续维持超宽松货币政策。

日经新闻评论称,现在的日本随着资源价格上涨,持续贸易逆差,已变成利用来自国外的利息及分红弥补贸易逆差从而保持经常项目盈余的“成熟债权国”。如果贸易逆差扩大,变成经常项目赤字,就属于最后阶段的“债权减损国”。日本产业结构转换没有进展,经济老化正在加速,而经济老化也会增大引起进一步日元贬值压力的风险。雷曼危机后,日元被买入。但是,在通货紧缩下的长期停滞期间,积累了资产的德国日益逼近。在乌克兰危机下,日元被卖出,“有事买日元”正在成为过去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