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出手后人民币汇率企稳,后续有充足工具应对外部冲击
财经

央行出手后人民币汇率企稳,后续有充足工具应对外部冲击

在央行出手稳定市场阻止人民币汇率贬值速度过快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在岸和离岸市场企稳。

4月26日,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16:30收于6.5473,较上一交易日涨71个基点,结束了此前连续五个交易日的贬值。

更多反映国际投资者预期的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盘中一度升破6.55关口,但随后小幅回落。

4月25日晚间左右,央行发布消息称,为提升金融机构外汇资金运用能力,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22年5月15日起,下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即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由现行的9%下调至8%。

释放“稳汇率”信号

央行在2005年-2021年共做过5次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的调整,5次均为上调,对应的背景基本是人民币汇率存在升值压力。此次下调直指近期人民币汇率的快速贬值。

中金公司指出,适度的人民币汇率走弱或对我国宏观经济企稳起到建设性的作用,但目前的人民币汇率贬值速度过快。快速的人民币贬值弊大于利,会给金融市场的稳定带去一定波动,因此央行下调了外汇准备金率,以市场化手段放出一部分美元流动性并增加美元供应,减少押注人民币单边贬值的动机。

“下调1%对应105亿美元的流动性将被释放。对比目前银行间即期日均400-500亿美元的交易量,此次降准实际释放的美元流动性相对有限。不过,央行此举给予市场一个明确的信号,那就是汇率需要回到双向波动的常态中去。”中金公司指出。

兴业研究指出,此举意义在于央行释放“稳汇率”信号。基本逻辑是下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有助于释放境内美元流动性,进而支撑人民币汇率,从而释放“稳汇率”的信号。盘面上看市场已经消化了这个逻辑。

不宜高估实质效果,但有充足的工具应对外部冲击

尽管下调1%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仅能释放大约105亿美元的供给,但由于央行工具箱的“库存”丰富,有充足工具应对冲击。

“我们认为短期人民币汇率能否‘稳住’关键在于未结汇盘是否涌出。倘若未结汇盘继续观望,则人民币汇率将延续当前趋势。未来逆周期政策还可能会加码,但基本面因素未变化前,只能影响人民币汇率斜率而非趋势。”兴业研究指出。

海通证券指出,汇率的走势是由基本面相对变化决定的,仅仅是准备金率的边际调整影响并不大。去年以来,中美利差就开始收窄,本质上因为经济走势的背离导致,所以人民币汇率去年就应该对美元贬值。但实际上去年人民币表现依然强势,主要是两个因素的支撑,一个是实际利率,另一个与我国外汇管理政策变化有关系。但近期随着美债实际利率大幅抬升,加上我国经济受疫情冲击,出口回落,美元流入趋于减少,人民币汇率也在向基本面回归。所以从这两个因素看,接下来人民币汇率依然面临贬值压力。

中银证券指出,不宜高估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的实质效果。此次央行下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的主要意图仍然在于引导市场预期,信号作用大于实质影响。随着美联储紧缩步伐加快,不排除后续人民币汇率再次出现较大波动。

“不过,近年来人民币汇率弹性明显增强、民间货币错配程度改善,以及前两年货物贸易大顺差积累的外汇盈余,均是中国应对跨境资本流动波动的安全垫。况且,即便出现坏的情形,政府部门也有充足的工具应对外部冲击,例如重启逆周期因子、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调整金融机构和企业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调节系数、企业境外放款宏观审慎调节系数等。”该机构指出。

广发证券也认为,若汇率后续仍有较大贬值压力,理论上可进一步使用的工具包括:加强预期管理,释放稳汇率信号;加强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使用逆周期因子;进一步调整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加大离岸央票发行规模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