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红“权益一哥”秦绪文:当下不能惊慌失措,要把握细分行业的投资机会
财经

东方红“权益一哥”秦绪文:当下不能惊慌失措,要把握细分行业的投资机会

无论是传统行业还是新兴行业,当前都有部分细分行业的风险溢价水平非常不错。

对长期处在快速增长阶段的新兴领域,不能因为短期的“逆风”就把这个行业抛弃。

(要警惕)市场偏好从一个极端“摆向”另一个极端。

不能为了价值而价值,要考虑性价比、投资拥挤度等因素。

日前,东方红资管的公募权益投资部总经理、基金经理秦绪文在一个场合发表了完整的投研观点。

作为一个有10年以上实业从业的基金经理,秦绪文在2007年加盟东方红,如今已达15年。他的观点显然值得关注。

现在应该主动承担风险

虽然很难判断短期市场的涨跌,但秦绪文表示,基金管理可以结合行业和公司目前的基本面的情况和估值的情况、目前流动性的变化的趋势,去观察现在的市场的投资价值。

当下的市场情况时,截至4月29日, A股剔除金融服务业的PE- TTM是24.64倍,PB是2.15倍,均处于历史均值水平以下一倍标准差附近

创业板的PE- TTM现在是60.19,虽然比主板要贵一些,但也低于历史的均值水平。科创板静态的PE水平是39.23,PB是3.91。

现在 A股剔除金融服务业的风险溢价水平已经接近于两倍标准差的水平。

所以,现在各市场的风险溢价的水平,或者说风险补偿的水平是非常高的。

基于这一点,他认为不应该再悲观,应该去主动的去承担市场风险,去选择风险收益比较高的投资标的,去把握未来几年潜在的投资回报水平已经不错的机会。

标的选择不能有倾向

秦绪文认为,投资一个上市公司不能是因为市场今年喜欢它这类公司风格而去买入,指引标的选择的标准永远是基本面、以及估值和性价比水平。

比如,现在市场正从2020年、2021年的极端偏好成长股,“摆向”另外一个极端,极端偏好低估值。

但投资不能因为市场喜欢低估值而买低估值,同样也不能自认只买成长股,或只买低估值。

好的组合管理,应该是根据行业的基本面、估值水平以及交易的拥挤度,动态选择的过程。

比如,近期随着股价的调整,很多领域的成长股,比如光伏、电动车产业链、半导体、军工公司的性价比慢慢显现出来了,所以他也会密切关注这种变化,动态调整组合。

如何挑选细分板块

秦绪文认为,基金经理自上而下选行业的角度要明确,即重点投入在那些有发展前景的行业,对选好的重点领域投入充分的研究。

这其中,很重要的是,研究这个行业的行业属性到底好不好。

有些行业的属性就决定了龙头公司能够建立可持续的竞争优势,而这就意味着盈利能力的保证和长期成长性的保证。

同时,自下而上的选股则要落实到具体的股票上。

重点是看这些行业里,哪些公司建立了竞争优势,为什么能够有这样的竞争优势,以及内部的机制是什么样的。

举个例子,2022年的制造业面临大挑战是非常大的,目前稳增长的政策还没有完全落实到位,同期大宗商品价格已经上涨了半年以上,地缘冲突又加剧了这个趋势。

那么该如何挑选呢?

秦绪文认为,2022年的制造业的投资,不能像以前那样广撒网,而是要从自上而下的角度去看,要看哪些领域竞争格局比较好,同时自下而上的分析有没有公司能够把原材料涨价的压力向下游传导。

这样的行业如果需求还不错,还能够传导成本压力,接下来可以保持乐观。

不能惊慌失措

他还提醒,尽管现在制造业很多领域因为需求和成本的原因,调整幅度比较大。但这个时候更加不能惊慌失措,要冷静的去分析。

以动力电池领域为例,这个行业的结构件上游是钢材和铝材。这两个金属的价格,从2021年四季度开始就已经开始大涨。今年铝材又在进一步上涨,成本压力

但仔细观察,这个细分行业里的部分上市公司,能够做到及时向下游传导价格上涨的趋势。

其原因在于这些公司的竞争优势凸显,部分公司在产业环节上占据了全球动力电池结构件将近40%的市场份额。自己有定价能力了,所以上游原材料涨,它就可以向下游传导。

站在目前的时点,制造业里面的上市公司,盈利能力出现了很严重的变化,要自上而下的去找行业属性好、竞争格局优、有成本传导能力的细分领域。

而且,他认为,这样的公司很多股价已经回调了40%,甚至腰斩,在这种环境里面,长期看在未来一段时间隐含的投资回报还是非常高的。

对能源、电动车仍然乐观

市场分歧巨大能源行业怎么看?

秦绪文介绍,过去几年因为碳达峰、碳中和的政策导向,能源领域世界范围内长期的资本开支不足,供给端的压力比较大,再叠加地缘冲突,供给端又造成一个缺口,这使得能源领域在需求淡季仍然保持了价格坚挺。

他相信随着中国的稳增长的政策执行到位,对能源的需求还是非常乐观的,能源领域还存在着不错的投资机会。

再比如,电动车产业链。年初的时候,市场担心上游原材料价格暴涨会影响需求,也进而影响到产业链的各个领域。

随之,锂离子电池的产业链上,各个环节股价普遍从高点回调了百分之三、四十的水平。

他认为,这是一个短期的情况。拉长时间看,电动车产业链还是处在一个快速成长阶段,行业的成长性和盈利能力还是非常不错,这个行业还是值得长期看好。

站在目前的位置,可以观察到这些标的交易拥挤度已经显著下降了,这个时候就要静下心来去选择一些结构性的机会。

他表示,2022年要去选竞争格局比较好,自身有很强的竞争优势的公司,在这个位置上,可以考虑开始长期布局了。

关注小周期

秦绪文还表示,他长期看好光伏、风电和电动车领域的投资机会。

在全球推进碳达峰、碳中和的宏观背景下,在光伏制造业、风电制造业、电动车产业链,这三个领域的需求处在快速成长阶段,这是一个投资大前提。

但他也认为,在不同的阶段,任何事物的发展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在不同的阶段,需求可能会发生波动,供给也可能会发生波动,现在就在经历这样一个阶段。

即使是成长性行业,很多产业链不同环节供需关系导致的价格或者成本的波动,不同阶段是不一样的。

他观察到,在2021年的前三季度,相关产业的需求是旺盛的。但是硅料的供给出现挑战,于是硅料价格一路猛涨,直至最下游的组件环节开始受不了。这对当时整个光伏电池产业链的景气度都造成影响。

2021年11月份以来,组件环节不出货了,反向传导到硅料环节,硅料价格开始下跌。接下来硅料价格下跌,又再次正向传导到硅片电池组件。最终的结果是,2022年以来,组件价格逐步平稳,下游对光伏电池的需求又开始复苏了。

所以,即使是一个成长性的行业,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因为某个环节的供需关系的变化,也会对整个的需求造成这种阶段性的扰动。必须要承认这种变化的存在,而且这种变化他认为会一直存在。

一个行业,有发展的大周期,也有具体到某一两年的小周期。对应到投资,也有大周期和小周期。大周期,长期看好新能源行业;小周期,就要看具体某一个环节,某一个细分领域,供需关系的变化。

大周期决定了这个领域的估值中枢,应该放在什么样的阶段。小周期,不同环节的利润变化就决定了什么时候要去介入这个环节。

这其中一个抓手是各个产业链环节的竞争结构

比如,在动力电池产业链上,电解液的环节的竞争就比较激烈,加之产品差异性比较小,相关企业的盈利增长压力就比较大。

发掘细分行业机会

站在目前的位置,秦绪文认为,可以找到很多基本面强劲、估值合理甚至低估的一些标的。

结合一季报,他看到一些行业,比如区域性的银行、煤炭、石油、电解铝、光伏、锂离子电池等这些行业,在一季度增长还是很强劲的。

而且,经过前期的下跌,这些细分行业风险溢价水平也已经非常高了,即无论是传统行业还是新兴行业,风险收益比都已经非常不错。

另外,对于新能源行业,包括光伏、风电、电动车,他会长期跟踪。

但这些行业要结合每一年的供求关系的变化,动态的去寻找竞争格局比较好、产品属性好、估值合理(的标的)。

他认为,尤其是当下市场看得过于悲观的一些领域,还是有不错的这种投资机会的。

对于有发展前景的,长期还是处在快速增长阶段的新兴领域,不能因为短期的“逆风”就把这个行业抛弃。

比较合适的投资机会大多诞生于,持续的自上而下的长期跟踪,和自下而上的仔细甄别相结合的研究工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