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丨以环保为名推出万元破鞋 究竟是谁在为巴黎世家“买单”?
财经

风暴眼丨以环保为名推出万元破鞋 究竟是谁在为巴黎世家“买单”?

风暴眼丨以环保为名推出万元破鞋 究竟是谁在为巴黎世家“买单”?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文|凤凰网财经张沃若

核心提示:

1、近期,巴黎世家推出的天价“破鞋”引发广泛关注。一双有瑕疵、有污点、有划痕的运动鞋,挂上“环保”的名号,售价就可以高达1.2万人民币;

2、以“环保”为名进行营销的奢侈品牌们,并不是第一次震惊众人的审美——酷似三色蛇皮袋的手袋、与廉价塑料拖鞋难以区分的果冻鞋。当奢侈与环保相结合时,“超出人们生存与发展需要范围”依然不变,只是“独特、稀缺、珍奇”的特点逐渐消弭;

3、实际上,奢侈品牌常常一边宣称告别天然皮草,炒高了皮草价格,另一面并未放弃皮草,甚至加码珍稀皮革手袋。而号称环保的人造皮草,多数由聚丙烯腈、压克力等材料合成,这些原料取自煤炭、石油和石灰石。同时,为了维持品牌价值不惜烧毁滞销的产品,在时尚界并不新鲜

4、在奢侈品牌宣称要建立养殖标准来改善动物福祉,并承诺在遵守最高道德标准的前提下推出皮草产品的同时,服装产业工人却屡屡因为恶劣的工作环境、低廉的工作收入而被曝光。这些奢侈品服装产业链的背后,“道德”其实从未被看重。

——————————

一双有有瑕疵、有污点、有划痕的运动鞋挂在闲鱼,可能会引来一众宝友嘲讽,但挂在巴黎世家的展柜上,它就可以是售价过万的限量款环保主题运动鞋。

要么说是是巴黎的世家,确实文化素养高,连冉阿让的鞋子都能还原得出来。

那句“建议您坐着试穿,保持脚踝以下部分完整露出”的温馨提示,也令网友不禁疑惑,什么样的客户能在这样一个鞋帮战损一半以上的鞋子里遮蔽住自己的脚踝。

在“个性化、时尚、环保”取代了传统的珠光宝气,成为奢侈品品牌新的营销概念之后,这些昂贵的新品确实开始一遍遍刷新消费者的认知。

不过翻起来这一众奢侈品品牌在环境问题上作过的恶,再看到它们大言不惭地拿着环保做旗号的现下,确实很难让人忍住那一句质问:

How dare you?

当和“个性化、时尚、环保”结合后,奢侈品牌的产品都是什么样的?

巴黎世家的破鞋不是第一次震惊众人的审美。

2021年,巴黎世家推出了一款专为冬季设计的拎包,名为BARBES LARGE EAST-WEST SHOPPER BAG IN BLUE。

除了 1495 美元的售价令人咋舌以外,这款拎包的样式更让人感到震惊。

红、白、蓝三色相间,尼龙帆布制成,几个元素合在一起,很难不让亚洲网友们想起春运时随处可见的蛇皮编织袋。

而它名字里的EAST-WEST也在对其的评价上获得了体现,除了中泰几国网友的揶揄外,西方的美国网友们也纷纷调侃他们的母亲和祖母有比这更好的收藏和设计。

当然从价格上来说,比它撞脸宜家购物袋的前辈更亲民一些。

也要比那款同宗同源的死亡芭比粉分趾长靴的实用价值更高一些。

除了巴黎世家外,同为法国奢侈品品牌古驰推出过售价高达11100元的不防水雨伞、售价490美元的不可下水泳衣。

如果说另类的时尚还有其小众的拥趸,那以环保为名的廉价质感,就是妥妥的智商税了。

香奈儿以环保材料的名义出品售价4000多元的果冻鞋,被网友笑话复古80年代上海凉鞋,还不带水钻;

蒂芙尼售价1500美金的18k饰品,不过是一根曲别针。

在一款充满香奈儿元素的断头台前,人们逐渐明白了那句对奢侈品的定义,“一种超出人们生存与发展需要范围的,具有独特、稀缺、珍奇等特点的消费品”。

只是当奢侈与环保相结合时,“超出人们生存与发展需要范围”依然不变,只是“独特、稀缺、珍奇”的特点逐渐消弭。

奢侈品真的“环保”了吗?

1989年,由亚洲善待动物组织发起、(PETA)美国女子乐队The Go-Go’s出镜的第一张“宁可裸露,不穿皮草”公益广告诞生,掀起了一众时尚奢侈品牌的响应,纷纷发表声明称之后会少用甚至不用动物皮毛。

从此之后,套着垃圾袋和大片植物叶子的行为艺术成了T台的常客,可回收材料、环保手袋成了新的营销概念。

开发环保面料、改进工艺需要资源投入,成本则有奢侈品服务的客户们来买单。

2007年,打着“环保+限量+低价”概念的“I’m not a plasticbag”手提袋单价被炒到炒高到199美元,其材质不过是棉布。

Louis Vuitton则推出了二万元以上身价的帆布包;Raf Simons 携手 Voo Store推出「Venomous Friday」手提袋,索价785美元,号称比普通的塑料袋更环保——是的,富人花钱买来的环保,成为了时尚,但又有几个人承担得起这份环保的“价格”?

同时,一边宣称要停用天然皮草,一边又大力推出新品的珍稀皮革手袋的做法在奢侈品品牌里屡见不鲜。

2017年,Gucci宣布,将从次年春夏系列开始停止使用皮草,使得几款爆款皮草制品迅速被抢购一空。

凤凰网《风暴眼》发现,如今依旧能在Gucci的官网上找到大量的“珍稀皮革”制品。

鳄鱼、蜥蜴、鸵鸟、蟒蛇,他们从未离开过这些“环保”的奢侈品屠宰场。

那奢侈品品牌们营销的“人造皮草”环保吗?

国际毛皮协会CEO马克·欧顿曾指出,“人造皮草是一种塑料制品。非常遗憾,它被宣传成为一种可替天然皮草的可持续环保材料,实际上它是一种高污染的材料。”

根据比利时肯特市的有机废物系统实验室研究报告显示,人造皮草主要材料是丙烯酸聚合物,本质上其实是塑料的一种,原料均取自煤炭、石油和石灰石。

同时,由于人造皮草的物质构成,其在实验环境中几乎没有任何的生物降解迹象。而合成材料常常被制造成小块的部件作为时尚产品的原材料,会最终形成微小的塑料纤维,这是导致塑料污染的主要来源之一。

那奢侈品不可降解对环境会有什么影响?它不是用于穿戴装饰的吗?

实际上,奢侈品追求的“时尚”往往意味着服饰更新换代的时间极短,衣服裤子可能穿一年便面临淘汰,而这些用不可生物降解的材料制成服装极少会被回收利用,大部分只是被填埋处理。

同时,为了维持品牌价值而烧毁滞销的产品,在时尚界屡见不鲜。

2018年5月,Burberry和众多时尚大牌共同签署了一个环保协议,结果7月,就被BBC爆料Burberry一把火烧光了去年未售出的价值2806万英镑(约合人民币2.47亿元)的衣物、饰品、香水等商品。

事后,Burberry还声称:我们只是摧毁了不需要的产品,以免将商品低价卖给“错误的人”。

此外,奢侈品巨头Richemont在2018年承认,其迄今为止已回购、销毁了近9吨、价值约5.63亿美元的手表。

奢侈品界的行为甚至引起其内部人士不满。

2019年8月,开云集团在巴黎气候峰会上牵头32家欧美时尚公司联合签署《时尚业环境保护协议书》,但LVMH拒绝签署。

对此,LVMH董事长Bernard Arnault表示,“我不想假装做一个环保方面的主导者……我们并不完美,需要一点耐心。我宁愿花时间去理解这些问题,然后采取行动,而不是宣布那些可能毫无意义或太遥远、无法量化的行动。”

薛定谔的“道德观”

环保与商业之间如何平衡?

Fendi创意总监Karl Lagerfeld的答案,是“建立养殖标准来改善动物福祉,并承诺在遵守最高道德标准的前提下继续推出皮草产品”。

且不论在养殖既没有意识选择,也没有是非善恶评价的动物上,是否存在所谓的“道德标准。”仅仅看奢侈品牌对待工人的态度,便能管中窥豹其拥有怎样的道德观。

凤凰网《风暴眼》发现,早在2001年,就有5名离职员工“血泪控诉”Gucci深圳旗舰店是“血汗工厂”,指责Gucci通过100多项行为规定限制员工:喝水要申请,上厕所要报告,甚至怀孕7个月员工仍要上夜班。

2011年,WAR ON WANT网站发布《制衣业陷入困境》报告,称孟加拉国的制衣女工中有四分之三在工作中被口头虐待,例如被辱骂“妓女”、“荡妇”,一半被殴打。

2013年4月24日,还是孟加拉国,发生了举世震惊的拉纳广场事件——拉纳大厦轰然倒塌,一千多名制衣工人被埋在了废墟之下。

而在大厦倒塌之前,贾汉吉尔纳加尔大学工程师卡恩已经发觉危险,向大厦所有者索赫尔·拉纳提出了撤离建议,并通过媒体进行了宣传,然而这遭到了拉纳及工厂老板们的一致指责,拉纳甚至在事发前一天还在宣称“大厦百年不倒”,不允许工人撤离。

而这座大厦里聚集的,正是国际知名的贝纳通集团、沃尔玛、普利马克等大型品牌的服装生产厂。

这一切被一部叫做“The True Cost”的纪录片收录——第三世界的工人拿着廉价的薪水昼夜劳作、服装加工地村民因工厂排污污染唯一的水源而患各种疾病、工厂老板威逼工人在高危厂房里工作而发生坍塌事故。

他们漠视工人的权益,却要让我们相信他们会善待动物。

2019年,意大利警方日前在意大利那不勒斯以非法雇佣数十名工人为由逮捕了一位工厂老板。

工人是来自北非的难民,收入低廉、环境恶劣,其中还包括一名孕妇和两名未成年人。而他们服务的对象则为Armani、开云集团旗下品牌Saint Laurent和LVMH集团旗下品牌Fendi。

这些奢侈品服装产业链的背后,“道德”从未被看重。

奢侈品牌的道德不服务于“无收入”人群

最高的道德标准既然不存在于工厂,那自然也不会存在于屠宰场。

实际上,奢侈品天生就与之冲突。

资本需要品牌不断扩大产业规模,扩张其商业版图,但又不能生产过剩,削弱奢侈品的品牌价值,因为奢侈品变得容易获得,反而会失去影响力和价值。

2022年4月16日,LVMH发布财报,报告期内集团实现营业收入180亿欧元,同比增长29%。其中,Louis Vuitton和Dior所在的时尚皮具部门业绩继续领涨,同比大涨30%至91.23亿欧元。

在一张网传的LVMH大中华高管电话会议要点图里,LVMH的客户则被其分成三类:超高净值(个人年收入一千万RMB以上或家庭年收入三千万RMB以上)、高净值(个人年收入三百万至一千万或家庭年收入一千万至三千万)、无收入(低于上两类,都被LVMH归纳为无收入,包括学生和普通白领)。

这也解释了为何在疫情之下,奢侈品牌却一直在连续涨价,仅LV在近一年的时间里就在全球范围内提价超过了5次。

因为涨价已经是奢侈品牌筛选消费者的机制,他们只要把握住最富裕的那一批消费者,把握住阶级的分化,就足以保持其业绩增长的动力。

所谓的环保不过是讨好这些富裕阶层的一种手段,毕竟那些珍稀皮革的消费者,才是环境最大的敌人。

他们可以花钱买环保,再由中间阶层们跟风成时尚,最终总有人会为这些产品买单——即使是一双售价过万的破鞋。

参考资料:

《奢侈品业的新机遇》,国际金融报

《越时尚越反环保?亚马逊雨林一把大火揭开时尚圈的伪善与罪恶》,时尚广州

《奢侈品反人类现象研究报告》,全现在

《品牌是怎么用“环保”给你洗脑的?》,人间马戏团

《特别关注●人造皮草造成“塑料”污染,并不环保 》,中国皮革协会

《香奈儿、爱马仕等服装大牌被爆使用“血汗工厂” 》,新华社

风暴眼丨以环保为名推出万元破鞋 究竟是谁在为巴黎世家“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