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丨270亿资产卖50亿?民企老板实名举报企业被中国信达恶意贱卖
财经

风暴眼丨270亿资产卖50亿?民企老板实名举报企业被中国信达恶意贱卖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核心提示:

1,2017年6月3日,玉皇化工正式托管山东洪业集团旗下29家企业。进驻后,玉皇化工委托为其服务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山东分所对洪业集团资产进行审计。经审计后,山东洪业集团总资产从270亿缩水为138亿。

2,2019年7月31日,菏泽中院裁定通过《洪业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29家企业破产重整草案》,草案显示,洪业集团等29家企业由菏泽金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50亿元的价格整体收购。

3,余庆明称,舜禹信泽通过8亿元就轻松收购了洪业化工价值64.74亿元的资产,并且资金仍未到位。而中国信达帮助任卫国与菏泽市人民政府对接,实际受益人是任卫国。

4,参与审计和评估的两家机构:山东牡丹会计师事务所和山东汉光资产评估公司或有牵连,二者在注册地址、股东方面有高度相似性。

5,作为曾经的内资之光,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曾一度跻身百家事务所前三甲,仅次于普华永道和德勤。然而*ST康得(即“康得新”)财务造假的曝光,让瑞华由盛而衰,转向没落。

————————

山东洪业集团原董事局主席余庆明也不明白为何自己29家企业270多亿的资产最后竟被50亿卖出去。他告诉凤凰网《风暴眼》,在2017年的清产核资报表中,洪业集团账面资产为270亿,后被低评、漏评至136.95亿元。随着2018年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菏泽中院”)裁定山东洪业化工集团“破产重整”,在《合并重整专项审计报告》中,山东洪业集团资产再次“缩水”至75亿,并最终以50亿元的价格被整体出售。

余庆明还透露,从2017年企业被山东玉皇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玉皇化工”)托管,到2019年被裁定破产重整,自始至终他跟他的团队都没有看到过正式版的资产审计报告。不仅如此,余庆明还称洪业集团被中国信达联手菏泽市政府个别官员恶意做空贱卖。

随着余庆明在网上实名举报,当地政府已经成立调查组介入此事,而随着调查组介入,事件能否迎来转机?

270亿总资产“缩水”至138亿

山东洪业集团,并不是一家经工商登记注册的企业名称。而是以“洪业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洪业化工’)”主要投资人余庆明为主导的企业集群,包括化工、药业、农业等多个产业板块30多家企业,是山东省菏泽市一家以精细化工、生物医药、现代农业为主导的大型民营企业。

在余庆明的描述中,2016年以后,受诸多因素影响,洪业化工出现了经营问题,个别银行也持续抽贷断贷,导致洪业化工出现严重的资金链断裂问题,进而影响到了与其互为担保的玉皇化工。

为避免连带风险,山东省菏泽市政府作出由玉皇化工托管洪业集团的决定。

2017年6月3日,玉皇化工正式托管山东洪业集团旗下29家企业。进驻后,玉皇化工委托为其服务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山东分所对洪业集团资产进行审计。

根据凤凰网《风暴眼》拿到的一份截止到2017年4月30日资产负债表,瑞华事务所将洪业集团流动资产从152.85亿审计调整为73.43亿;非流动资产从117.56亿调整为64.58亿;流动负债从226.3亿审计调整为169.49亿;非流动负债调整力度不大,从48.32亿调整为46亿。而所有者权益从亏损4.25亿调整为亏损77.47亿。该份资产负债表中,总资产从270亿调整为138亿。

(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山东分所出具的资产审计报告(初稿)部分截图)

(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山东分所出具的资产审计报告(初稿)部分截图)

针对该份报表,洪业集团提出质疑,并希望瑞华事务所重新审计。再次审计后,洪业集团的资产被调整为136.95亿元;债务被认定为215亿元。

(洪业集团合并重整申请书。里面记载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山东分所第二次审计后的资产负债情况)

(洪业集团合并重整申请书。里面记载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山东分所第二次审计后的资产负债情况)

余庆明表示,审计期间,也是洪业集团股东和高管被羁押期间,企业控制权、知情权完全旁落,企业资产不断被人为低评、漏评。“根据最新审计,洪业集团被认为‘严重资不抵债’,为申请洪业集团破产创造了条件”。

而托管方玉皇化工因无力履行对洪业化工的14亿元贷款担保,于2018年被银行列为“老赖”,也无力承担洪业集团托管人身份。

资产再度缩水,138亿资产50亿被“贱”卖

同年4月,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进入,与菏泽市政府签署《框架协议》,信达资产拟出资80亿元化解洪业集团风险。根据该协议,当年7月25日,菏泽中院批准玉皇化工、山东东明农商银行对洪业化工和山东方明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方明药业”)的破产申请。

同年8月,菏泽中院裁定济南环周律师事务所、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分别担任洪业化工、方明药业的破产管理人。随后的9月28日,菏泽中院再次裁定洪业化工等29家企业合并重整。

同年10月,破产管理人委托瑞华事务所山东分所对洪业化工及关联公司方明药业进行资产审计。审计报告显示,集团资产75亿元,负债190亿元。

对此,凤凰网《风暴眼》致电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电话无人接听。

本次审计后,2018年12月,破产管理人委托山东汉光资产评估公司对洪业集团旗下29家企业做资产评估报告,根据山东汉光资产评估公司出具的《合并重整项目资产评估报告》,洪业集团资产估值106亿元,负债191亿元。

为显示公平,5个月后,破产管理人再次委托瑞华事务所山东分所和山东汉光资产评估公司对洪业资产进行审计、评估。最后结果显示,瑞华事务所将审计结果调整为资产75亿元,负债189亿元;而汉光资产评估将洪业集团资产估值调整为81亿元、负债188亿元。

(2019年5月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山东分所再次出具的洪业集团资产负债情况。)

(2019年5月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山东分所再次出具的洪业集团资产负债情况。)

凤凰网《风暴眼》多次致电山东汉光资产评估公司,电话未通。

根据以上评估,2019年7月31日,菏泽中院裁定通过《洪业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29家企业破产重整草案》,草案显示,洪业集团等29家企业由菏泽金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50亿元的价格整体收购。

天眼查显示,菏泽金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04月,注册资本为2000万,实缴资本为零。公司由菏泽财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100%持股,而菏泽财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又是菏泽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旗下公司,由该委员会100%持股,属于国资控股。

值得注意的是,菏泽金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三个月后,菏泽中级法院裁定该公司以50亿元收购洪业集团。

凤凰网《风暴眼》致电菏泽金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菏泽中院案件负责人,菏泽金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暂未给出回应。菏泽中院案件负责人表示政府已派调查组介入,他不方便给出回应。

“当初签字时,我们觉得如果归国有也就算了,结果金达资产只是名誉投资人。”余庆明称。

据余庆明介绍,50亿重整资金实际由中国信达以设立产业重整基金的方式出资,但最后收益方也非中国信达,而是山东国赢舜世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国赢舜世”)大股东任卫国,而任卫国是谁?他们也不了解。

根据管理人制定的重整方案,洪业集团旗下化工板块六家企业,由旭阳集团重整,剩余23家企业被国赢舜世收购。余庆明介绍,在山东汉光资产评估有限公司所撰写的评估报告中,洪业集团二十九家公司对应的总资产估值为106.9亿元,其中化工板块六家企业总市值为72.21亿。化工板块被旭阳集团以48.5亿元收购。其他23家企业总市值为106.9-72.21=34.69亿元,这部分资产被国赢舜世仅以8亿元买走。

天眼查显示,国赢舜世成立于2019年4月,注册资本为70000万人民币,实缴资本为零。公司股东分别为山东普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山东舜世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山东舜世鸿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50%、38.6%、11.4%。最终受益人为任卫国,持股比例为84.95%。

通过股权穿透发现,国赢舜世通过子公司济南国赢舜世投资有限公司控股芜湖舜禹信泽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舜禹信泽”),而舜禹信泽股东除了国赢舜世,还有占股0.125%的信达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舜禹信泽创办之初,中国信达的占股并非0.125%。根据余庆明提供的工商注册信息,2019年7月舜禹信泽成立时,国赢舜世认缴70000万元,实缴0元;中国信达旗下中国信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信达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分别认缴9900万、100万,也就是中国信达占总股12.5%。

随后,中国信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国赢舜世相继退出舜禹信泽。天眼查显示,2020年1月8日,国赢舜世退出,济南国赢舜世(国赢舜世持股99%)加入。2021年4月12日,中国信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退出。

根据余庆明提供的证据,2021年4月9日,中国信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共计认缴9900万,实缴9900万,“以30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合伙人济南国赢舜世投资有限公司”。

(国赢舜世股权结构图 来源:天眼查)

(国赢舜世股权结构图 来源:天眼查)

余庆明称,舜禹信泽通过8亿元就轻松收购了洪业化工价值64.74亿元的资产,并且资金仍未到位。而中国信达帮助任卫国与菏泽市人民政府对接,实际受益人是任卫国。

他认为这是侵吞国有资产、贱卖民营企业的典型案例,“中国信达与菏泽市政府个别官员相勾结,侵吞国有资产、贱卖民营企业资产,是典型的‘金融硕鼠’”。

凤凰网《风暴眼》多次致电国赢舜世,电话暂未接通。此外,凤凰网《风暴眼》致电洪业破产菏泽市政府分管领导、洪业集团风险化解工作组负责人,两人均表示“已不再任职”并拒绝接受采访。

对未列入资产提出质疑

余庆明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自从玉皇化工进驻后,到2019年被裁定破产重整,洪业集团始终没有看到正式版的资产审计报告。

但在洪业集团要求下,审计机构瑞华事务所山东分所给过洪业集团审计初稿。在初稿中,洪业集团发现有不少资产存在低估、漏评现象。

余庆明以化工板块审计作为例子。他认为在原审计报告中,设备折旧、长期待摊费用、在建工程费用化、工程物资费用化等多个方面需要重新审计。

“比如长期待摊费用,洪业化工部分长期待摊费用是筹建期间发生的,应该在以后年限分期摊销,不应该一次费用化。”余庆明表示。

此外,在土地、房产等资产方面,洪业集团也提出了质疑。洪业集团认为,洪业集团目前共有土地 6340 亩(不含洪源水库 1985 亩划拨 土地)。其中,有证土地 4480 亩,无证土地 1860 亩。但在审计报告中,无证土地不仅没纳入审计,土地价格也与市场价格存在较大差距。

无形资产方面,洪业集团认为旗下企业多处无形资产被忽略。比如知识产权、药号(药品批准文号)、直销牌照、批文、铁路专线等无形资产。

余庆明秘书称,这些无形资产具体价值多少,目前没有具体统计。但是仅药号(旗下方明药业公司共拥有134个药品文号)一项,就价值数亿,“目前拿到一个药号,就要耗费一两千万”。

但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徐延轩表示,无论是在审计还是评估过程中,法院在处理一些资产时,首先处理的是财产明确、产权清晰的资产,对于本身产权没有办法确认的财产,比如无证土地,暂时没有办法评估它的资产。而且这些资产不像知识产权,可以转让,像药号、直销牌照这些不能转让,也没办法评估它的资产。

余庆明表示,菏泽市政府曾承诺给东药药业和尧舜牡丹产业园的土地政策,在该企业投资额已达到16亿元的情况下不予兑现,拒绝为近2000亩土地办理土地证,使其没有纳入评估范围。

凤凰网《风暴眼》致电菏泽市政府,对方表示暂不方便回应。

参与评估的审计机构与评估机构疑有关联

在洪业集团破产期间,参与其中的审计机构除了山东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山东分所还有山东牡丹会计师事务所。评估机构则是山东汉光资产评估公司和中水致远资产评估有限公司济南分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山东牡丹会计师事务所和山东汉光资产评估公司或有牵连,二者在注册地址、股东方面有高度相似性。

天眼查显示,山东牡丹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01月,注册资本为300万人民币,法人为姜晓霞,注册地址为菏泽市开发区长江路6658号中达御园写字楼9号楼19楼。前三大股东分别是姜晓霞、何茂进、杨静。持股比例分别为30%、30%、15%。

山东汉光资产评估有限公司,2021年4月更名为山东汉光土地房地产资产评估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12月,法人王广华。注册地址为山东省菏泽市开发区长江路6658号中达御园写字楼9号楼19楼。前三大股东分别是何茂进、杨静、王广华,持股比例分别为60%、30%、10%。

(山东牡丹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和山东汉光土地房地产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信息 来源:天眼查)

(山东牡丹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和山东汉光土地房地产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信息 来源:天眼查)

两家公司不仅地址一样,股东也高度相似。徐延轩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评估法》 第十三条的规定第六款,与委托人或其他相关当事人及评估对象有利害关系的,应当回避。如果受理利害关系业务的,由行政管理部门予以警告、责令停业一个月以上六个月以下,有违法所得,没收违法所得,情节严重的吊销执照,构成犯罪的追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指定上述评估机构的两家破产管理人之一山东环周律师事务所,该律所律师曾卷入济南中院副院长孙永一涉嫌受贿罪一案。2021年6月8日,山东省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法院对济南中院副院长孙永一涉嫌受贿罪一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书显示,其受贿549万余元,涉25名律师,其中包括山东环周律师事务所一律师。

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山东分所已注销

在对洪业集团的资产审计中,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山东分所尤为重要。天眼查显示,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山东分所成立于2011年9月,2020年11月25日注销。

总部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成立于1981年9月,执行事务合伙人刘贵彬。股东有20位,持股比例均为5%。事务所曾在全国各地有40家分支机构,目前仅有4家。2021年12月,瑞华会计师事务所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刘贵彬被列为关联限制消费对象,被执行总金额4649.4万。

天眼查显示,事务所涉及司法案件达1821起,其中1508起是关于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

不仅如此,2022年4月,证监会公布了2021年证监稽查20起典型违法案例,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作为“中介机构屡查屡犯的典型案件”上榜。通报指出,2021年,瑞华所在湖南千山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索菱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等年报审计项目中,因存在风险评估程序、内部控制测试程序、实质性审计程序执行不到位等问题先后多次被行政处罚,合计罚没1600余万元。

作为曾经的内资之光,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曾一度跻身百家事务所前三甲,仅次于普华永道和德勤。然而*ST康得(即“康得新”)财务造假的曝光,让瑞华由盛而衰,转向没落。

2019年1月,康得新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经调查康得新2015年至2018年分别虚增利润总额23.81亿元、30.89亿元、39.74亿元和24.77亿元,四年累计虚增利润总额119.21亿元。不仅如此,康得新2014年到2018年年度报告,还存在未披露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未披露为控股股东提供关联担保、未如实披露募集资金使用等情况。

作为康得新审计机构,瑞华事务所于当年7月份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康得新外,瑞华先后审计的华泽钴镍、辅仁药业、大族激光等均“爆雷”,瑞华也多次被处罚。

2019年11月,证监会披露《证券资格会计师事务所资本市场执业基本信息》,2016年1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瑞华受到行政处罚的从业人员达到11人次,受到行政监管措施的从业人员达到28人次。

(2019年11月,证监会发布的《证券资格会计师事务所资本市场执业基本信息》部分截图)

(2019年11月,证监会发布的《证券资格会计师事务所资本市场执业基本信息》部分截图)

那么,如果瑞华事务所山东分所在山东洪业集团审计过程中出现问题,已注销的事务所该如何承担责任?徐延轩表示,会计师事务所一般都是合伙制,由全体合伙人对合伙期间的事务对外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根据《会计师事务所分所暂行管理办法》的规定,分所属于非独立法人分支机构。同时根据第三条的规定“会计师事务所对分所的执业行为和债务承担法律责任”,依据上述规定可知,即使分所注销,如果有需要承担的法律责任,由会计师事务所来承担。

据上游新闻报道,今年3月22日,菏泽市政府针对余庆明的举报已经成立工作专班,并向他了解了相关情况,由于情况复杂,还向山东省相关部门进行了汇报。

余庆明也表示,山东省也已成立调查组介入此事,“4月15日,省工作组已和我视频见面,向我详细询问了解有关情况,我也提出了我的疑问和诉求,随着省级调查组的成立,其中存在的问题一定会浮出水面,真相也一定可以得到还原。”余庆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