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丨妇炎洁打“情色擦边球”被立案!90后新任董事长上任不到两个月
财经

风暴眼丨妇炎洁打“情色擦边球”被立案!90后新任董事长上任不到两个月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核心提示:

1、近日,妇炎洁电商官方旗舰店一款女性私处用品广告被指侮辱女性。该广告发布后,全网哗然。据公开资料,妇炎洁系列是上市公司仁和药业主营产品之一。

2、财报信息显示,仁和药业一季度财务数据相对健康,但与2021年之前相比,营收和净利润同比增长乏力。仁和药业的研发能力也受到质疑,其营销费用是研发投入的数十倍,

3、此外,仁和药业还被质疑信披违规。仁和药业定增再融资募投的仁和翔鹤工业大麻综合利用产业项目进度远低于预期,但并未在公告中作出披露。

————————

女性用品品牌妇炎洁在其官方旗舰店发布的涉嫌侮辱女性的广告再次引爆舆论。

5月18日,该事有了最新进展。江西樟树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对媒体回应称,已知晓此事,将立案调查。

凤凰网《风暴眼》发现,拿低俗当营销手段的妇炎洁,其背后的药企仁和药业不仅在今年第一季度营收增长乏力,而且面临轻研发重营销、信披违规、产品质量等问题。

拿“低俗”当营销手段 妇炎洁遭全网声讨

据媒体报道,近日,妇炎洁电商官方旗舰店一款女性私处用品广告被指侮辱女性,广告写道:“……调查显示:83%的男性不愿意给伴侣……的原因竟然是……下不去嘴”等。

该广告发布后,全网哗然。难以想象在不少企业屡屡因女性话题营销引发舆情的背景下,还有企业继续“翻车”。更何况是“她经济”如此盛行的当下,挣着女性群体的钱,却肆意践踏女性尊严,这种行为更为大众所不耻。

截至发稿,话题“妇炎洁广告被指侮辱女性”登上新浪微博热搜,且超过8000万人阅读。在妇炎洁官方微博评论区,有网友表示,“赚着女性钱还要来贬低踩一脚女性”“太气了,永远不买你们家的东西了”;还有网友表示,“不仅是低俗不适,而是违背了医学常识,根本是为了挣钱而进行的虚假宣传,具有误导性,是伪科学。”

对于此事,《中国妇女报》评论道,赚女性的钱,还不尊重女性?!主打女性用品的品牌,要想立足这个市场,首先要尊重自己的顾客,而不是走歪路,以一种猎奇、低俗的心态去钻营;进一步说,无论做的什么生意,都有必要遵循男女平等这一现代社会基本准则,对女性投以平等的目光与基本的尊重。

凤凰网《风暴眼》联系到妇炎洁官方,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公司内部十分重视此事,已在第一时间对涉事产品及广告下线处理,目前内部正在彻查此事。

有行业律师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九条规定,广告不得妨碍社会公共秩序或者违背社会良好风尚;不得含有淫秽、色情、赌博、迷信、恐怖、暴力的内容。此次妇炎洁是否涉嫌违法,还需要市监管部门进一步裁定。

妇炎洁官网显示,妇炎洁品牌诞生于1998年,是中国女性私密护理品牌。随着市场发展,妇炎洁现由单纯洗液产品,延伸为涵盖内裤洗液、卫生巾、私密养护等多系列,及洗液、凝胶、泡沫、栓剂等多剂型产品线。

背后上市公司一季度营收乏力

妇炎洁系列是上市公司仁和药业主营产品之一。仁和药业在2021年年报表示,公司经营的“妇炎洁”等产品是国内同类产品中的知名品牌。

天眼查显示,妇炎洁品牌所属公司为江西仁和药业有限公司,其成立于2000年5月,注册资本80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邹小清,经营范围包括中药饮片、中成药、化学原料药批发;卫生用品、消毒产品、日用化工用品、日用洗涤用品的批发、零售等,由仁和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全资持股。现在仁和药业已发展成为一家集药品、保健品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现代医药企业集团。

仁和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是1996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的公司,其前身是九江化纤股份有限公司,2006年公司实施重大资产重组,注入医药资产,成为拥有江西仁和药业有限公司、江西铜鼓仁和制药有限公司等多家子公司的现代医药生产经营企业。

天眼查显示,仁和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法人是杨潇。前三大股东分别是仁和(集团)发展有限公司、杨潇、国泰基金-交通银行-国泰基金博远20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持股分别为23.24%、5.49%、2.53%。仁和(集团)发展有限公司股东是杨文龙和肖正连,分别持股73.1%、26.9%。

作为上市公司,仁和药业第一季度财报较以往并不亮眼。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仁和药业营收13.11亿,同比增长7.66%。净利润为1.94亿,同比增长7.57%。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1.42亿,同比下滑1.84%。

资产负债方面,2022年第一季度仁和药业资产为70.68亿,总负债为9.47亿,资产负债比为13.4%。

仁和药业2022年一季度财报截图

仁和药业2022年一季度财报截图

wind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2年,仁和药业历年一季度总营收分别为10.4亿、11.9亿、8.8亿、11.8亿、13.11亿,同比增长分别为26.02%、13.98%、-25.89%、34.08%、7.66%。

2018年至2021年,历年第一季度营收增长情况

2018年至2021年,历年第一季度营收增长情况

净利润方面,2018年至2022年,仁和药业历年一季度净利润分别为1.2亿、1.6亿、1.1亿、1.8亿、1.94亿,同比增长分别为22.71%、41.34%、-29.79%、52.03%、7.57%。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1亿、1.4亿、1亿、1.45亿、1.42亿,同比增长分别为34.68%、33.60%、-27.69%、41.75%、-1.84%。

虽然一季度财务数据相对健康,但与2021年之前相比,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数据还是略显乏力。

值得注意的是,3月22日,仁和药业刚刚在高管层经历重大变动。当日,仁和药业发布公告称,根据董事会提名委员会的提名,董事会全体董事选举杨潇为公司第九届董事会董事长,选举肖正连女士为公司第九届董事会副董事长,任期与本届董事会一致。根据工作需要,由董事长推荐,公司提名委员会提名,董事会同意聘任张威为公司总经理,任期与本届董事会一致。

仁和药业董事长杨潇

仁和药业董事长杨潇

资料显示,杨潇,男,汉族,1990年10月出生,本科学历。曾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担任博士后工作站管理职务。除此之外,杨潇的另一层身份则是仁和药业创始人杨文龙的儿子。

轻研发重营销 严重依赖贴牌生意

2021年年报显示,仁和药业的主要产品为妇炎洁、优卡丹、仁和可立克,仁和中成药主要产品包括大活络胶囊、闪亮滴眼液、清火胶囊、正胃胶囊等。

但这几款主力产品已上市多年,妇炎洁于1999年上市,距今已有23年;优卡丹品牌则诞生于2002年,上市已有20年;仁和可立克和闪亮系列品牌均诞生于2003年,距今已有19年。因此近年来仁和药业也被质疑“啃老本,轻研发”。

wind显示,2017年至2021年,仁和药业总营收分别为38.4亿、44亿、45.8亿、41亿、49.4亿,同比增长分别为7.76%、14.56%、4.04%、-10.37%、15.38%。

研发投入方面,2017年至2021年,仁和药业历年研发投入分别为:2735万、5117万、4743万、4056万、5304万。研发支出总额占营业总收入分别为:0.71%、1.16%、1.04%、0.99%、1.07%。

与同类型药企相比,仁和药业研发投入明显低于同类型药企。凤凰网《风暴眼》梳理多家药企2021年财报发现,西藏药业研发投入占总营收比为3.96%;哈药股份研发投入1.47亿,占总营收比1.15%;上海医药研发投入25亿,占总营收比9.97%。

2017年至2021年,仁和药业研发人员数量分别为233人、228人、253人、269人、270人,占在职员工总人数比分别为3.35%、3.10%、3.67%、4.11%、3.83%。而2021年,西藏药业研发人员占总公司人数的9.28%;哈药股份研发人员占总公司人数的10.3%;上海医药研发人员投入占比3.01%。

虽然研发投入低,但在销售费用方面,仁和药业却相当阔绰。wind显示,2017年至2021年,仁和药业历年营销费用分别为:6.2亿、7.8亿、7.9亿、5.8亿、5.96亿。分别占比16.1%、17.7%、17.2%、14.1%、12%.

从研发和营销对比看,仁和药业的销售投入超出研发投入的数十倍。

研发低的背后是仁和药业对贴牌生意的依赖。在电商平台,贴着“仁和药业”商标的产品多如牛毛,面膜、祛斑霜、男性保健品、洁面乳等商品五花八毛。2012年仁和药业开始试水OEM生意,2020年OEM贴牌生意的收入已经占据公司总营收的一半。2020年年报表示:“目前从收入来看,自有产品和OEM贴牌产品基本各占一半”。

问题不断:信披违规、产品质量遭诟病

除了研发投入被外界诟病,围绕仁和药业的争议还有被质疑信披违规、产品质量问题等等。

公开资料显示,仁和药业于2020年10月底以5.16元/股的发行价定增16159.82万股,获得募资净额82288.91万元。

本次融资,仁和药业共4个募投项目,其中仁和翔鹤工业大麻综合利用产业项目投资总额为38816.35万元,拟利用募资27910.65万元,是4个项目中投资额最大的。截至2020年10月6日,翔鹤工业大麻项目已经预先投入1371.93万元。

该募投项目实施主体为仁和药业控股子公司齐齐哈尔仁和翔鹤工业大麻产业发展有限公司,项目建设期为3年,分三期建设,即从2020年3月开始项目前期准备,到2022年12月全面建成投产。

但自当年起,该项目就一直进展缓慢。仁和药业2020年年报显示,翔鹤工业大麻项目截至期末累计投入1938.89万元,投资进度为6.95%。

2021年年报再披露,仁和药业定增再融资募投的仁和翔鹤工业大麻综合利用产业项目,截至期末累计投入金额为2494.57万元,投资进度仅为8.94%,远低于预期。

而当时的计划是到2021年底累计完成资金投入25662.91万元。令人意外的是,仁和药业并未对以上情况作出公告。

此外,仁和药业也多次因产品质量问题遭处罚。2019年,仁和药业控股子公司江西制药有限责任公司(仁和药业对其持股比例为54.91%)因“生产的克拉霉素分散片分散均匀性不符合规定”,被江西省药品监督管理局罚没合计51.25万元。

2018年,江西制药因“生产的硫酸小诺霉素注射液可见异物项目不符合规定”被罚没合计3.82万元;因“生产的硫酸小诺霉素注射液可见异物项目不符合规定”,被罚没合计2.94万元;因“生产的核黄素磷酸钠注射液可见异物项目不符合规定”,被江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罚没合计37.41万元。

2017年,江西制药因“生产的硫酸小诺霉素注射液可见异物项目不符合规定”,被罚没合计5.3万元;因“生产的核黄素磷酸钠注射液可见异物项目不符合规定”被罚没合计9504元;因“生产的硫酸小诺霉素注射液可见异物项目不符合规定”被罚没合计12096元;因“生产的硫酸小诺霉素注射液可见异物项目不符合规定”被罚没合计15552元。

从企业规模看,仁和药业并非药企巨头,且问题也不少。随着二代接班人上任,企业发展能否摆脱固有问题,迎接新机遇,外界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