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滑”转账4000万被罚!什么操作?
财经

“手滑”转账4000万被罚!什么操作?

5月19日,上交所对健友股份(603707.SH)下发了“关于对公司及有关责任人予以监管警示的决定”(下称“监管警示决定”),主要存在两个问题,一是“关联交易未及时履行决策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二是“关联关系披露不准确”。

其中,令人诧异的是,该上市公司居然将公司资金“私自”转到董秘控股的公司里,且直到一年多之后才对外披露这件事。

根据“监管警示决定”显示,2020年8月12日,健友股份在无交易实质的情况下向南京健智聚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健智聚合)转账4000万元,占公司2019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1.35%。

第二天,即2020年8月13日,健智聚合将前述款项转回至健友股份。

根据江苏证监局此前的调查发现,交易发生时,健友股份的时任财务总监兼董秘黄锡伟持有健智聚合59.6%股份,实际控制健智聚合。

据此,健智聚合为健友股份的关联方,前述非经营性资金往来构成关联交易,已达到董事会审议标准。

但是,健友股份私自转出的这4000万元并没有按照关联交易履行董事会审议程序,也没有及时以临时公告形式予以披露,直至2021年12月22日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并于2021年12月30日召开董事会对上述关联交易补充审议确认。

资料显示,黄锡伟,1970年出生,中国国籍,博士学历,高级经济师,“江苏省三三人才、江苏省六大高峰人才。2010年7月起任亚信联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董事。现任健友股份董事、常务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及财务负责人。”

要知道,健友股份2017年上市至今,黄锡伟一直都是公司董秘,应该是非常熟悉《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 》的,但是其为何会让这笔发生于2020年8月的关联交易一直到2021年12月才对外披露呢?

5月20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拨通了黄锡伟的电话,但是其很快挂断了手机。随后,记者又给其发去了采访短信,但是截至发稿时尚没有得到其回复。

除去上述的“关联交易未及时履行决策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之外,健友股份还有一个问题是“关联关系披露不准确”。

2021年8月3日,健友股份披露了《对外投资暨关联交易的公告》称,拟出资1500万元购买健智聚合100%的股权。也就是,健友股份一年前“手滑”转了4000万元的那家公司。

“监管警示决定”显示,本次交易前,南京健思信息科技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健思信息)和南京健礼信息科技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健礼信息)分别直接持有健智聚合10.67%的股权。公告显示,健思信息、健礼信息的合伙人之一为黄锡伟,两家企业均为公司关联方。

江苏证监局认定,健友股份“在依据不充分的情况下,公告称健思信息、健礼信息均是公司的关联方,相关信息披露不准确。2021年12月31日,公司披露对外投资暨关联交易公告的更正公告称,本次交易前,仅健智聚合在册股东黄锡伟先生为公司关联方,公司与健智聚合其他股东之间不存在关联关系。

另经查明,公司于2020年8月13日至8月21日期间,分别与健思信息、健礼信息发生4000万元和2500万元的非经营性资金往来,交易金额累计占公司2019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2.19%。公司在前期将健思信息、健礼信息认定为关联方的情况下,也未按要求以临时公告的形式披露上述交易,前后披露存在不一致。”

此外,健友股份还存在货币资金入账不规范、三会运作相关资料不全等问题。

根据江苏证监局的责任认定,健友股份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暨时任董事长唐咏群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和信息披露第一责任人,时任财务总监兼董秘黄锡伟作为公司财务负责人和信息披露事务具体负责人,“未能勤勉尽责,未能规范公司财务管理并督促公司依法依规对关联交易事项履行决策程序,且未能督促公司及时、准确披露重大信息,对公司的违规行为负有责任。”

在去年12月,江苏证监局已经对“唐咏群、黄锡伟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2022年5月19日,上交所决定对健友股份、唐咏群、黄锡伟予以监管警示。

5月20日,健友股份以上涨2.04%报收28.55元,今年以来股价已经下跌了3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