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首次亚洲行打破惯例先访韩!日韩明争暗斗?
财经

拜登首次亚洲行打破惯例先访韩!日韩明争暗斗?

在等待一年多后,拜登的首次亚洲行姗姗来迟。

据新华社报道,美国总统拜登于20日至24日先后访问韩国和日本,这是拜登去年1月就职以来的首次亚洲之行。

早在4月底,美国政府就已早早公布了拜登此次亚洲行的行程。访韩期间,拜登与韩国新任总统尹锡悦举行会晤,并与韩国科技界和制造业领袖会面。访日期间,拜登将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举行会晤,并就深化两国经济安全领域合作等一系列问题进行磋商。此外,拜登还将出席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QUAD)峰会,并推出“印太经济框架”(IPEF)。

在20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我们注意到,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日前表示,拜登总统此次亚洲之行并非与中国搞对抗。希望美方言行一致,同地区国家一道共商亚太团结合作之计,而不是密谋分裂对抗之策;共建亚太开放包容的“朋友圈”,而不是拼凑封闭排他的“小圈子”;多做有利于亚太和平与发展的事,而不是在亚太地区制造动荡和混乱。

中方认为,任何地区合作框架都应顺应和平与发展的时代潮流,增进地区国家间互信与合作,不应针对第三方或损害第三方利益,不应带有明显的选择性、排他性。

韩美加强经济与技术同盟

对于5月10日正式成为韩国新一任总统的尹锡悦而言,上任11天后,就在龙山的新总统府迎接拜登。因此,两人的会晤被韩媒称为“有史以来最快的韩美峰会”。

首尔科学综合研究生院大学主任教授黄菲表示,拜登此访将推动韩美同盟深化为全面战略同盟,继此前双方达成的军事同盟、经济同盟后,双方可能会形成技术同盟关系。

“从这次拜登出访韩国的日程来看,尽管外界可能把关注焦点放在韩美如何加强同盟关系等方面,但加强经济和技术同盟才是拜登此行的重点。”黄菲说道。

根据拜登的行程,20日下午拜登在抵达韩国后,首站便是参观位于京畿道平泽的三星电子半导体工厂,该工厂是三星电子新一代半导体的前沿基地。据韩联社报道,尹锡悦与三星副会长李在镕全程陪同拜登此行。21日,拜登才与尹锡悦举行会谈。

在三星的工厂内,拜登特意提及了三星此前在美投资建厂的行为,称“非常期待三星投入170亿美元在美国建设的半导体工厂落成。三星已创造2万个工作岗位,预计新投资将再创造3000多个岗位”。

去年11月24日,三星正式宣布将在美国得克萨斯州泰勒县建造一座总投资约170 亿美元的半导体制造工厂。这是三星有史以来在美国最大的投资。这一工厂预计在今年上半年开始破土动工,2024年下半年计划正式运营。韩媒认为,三星在美国拥有包括英伟达、高通等在内的大量芯片巨头客户,这也为三星加码在美国投资带来动力。

而三星也在拜登面前秀了把新技术,展示了采用全环绕栅极架构的3纳米半导体试制品,这是三星即将于全球首次投入量产的一项技术。

黄菲表示,拜登政府上台后强化与同盟国的合作,稳固芯片等高新产业供应网,韩国是其主要合作对象国,拜登此访中的经济领域日程值得关注,“拜登在到达当日就在尹锡悦和李在镕的陪同下访问了三星电子京畿道平泽芯片厂,可见拜登对韩美技术合作的重视。”

“韩国半导体产业在上世纪80年代得到美国的技术和资金支持,从无到有发展到现在在世界上也算数一数二的技术引领者,在逆全球浪潮逐渐加剧,且疫情并未平息的不确定环境下,韩美强化在半导体方面的技术合作对美国而言,无疑是非常重要的战略决策。”黄菲说道。

此外,韩国现代汽车集团会长郑义宣22日在拜会拜登后宣布到2025年在“机器人科学”(Robotics)等未来新兴产业领域增加对美投资50亿美元。若加上此前公布的近55亿美元的投资计划,现代汽车集团在拜登访韩期间承诺对美投资已超百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已在5月9日卸任韩国总统的文在寅最终还是没能与拜登见上一面。此前,据韩媒报道,双方多次协调日程,但韩美首脑会谈日程迟迟未定,因此文在寅与拜登的会面只能不了了之。

日韩明争暗斗?

根据议程,22日下午拜登结束对韩国的访问后将启程赴日本,开启亚洲行的第二站。

按照美国总统此前访问东亚先去日本的惯例,此次拜登的亚洲行安排也挑动了日本的神经。在多家日本媒体先后报道拜登访韩的消息后,不少日本网友纷纷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不满。有日本网友称:一想到拜登先去韩国,心里就有些不舒服;甚至有日本网友直呼拜登“别来了”。

当4月底白宫方面公布拜登即将出访亚洲的安排后,当时,韩国媒体就指出,美国总统首次出访亚洲时首站通常选择日本,此次先行访韩“实属罕见”;关于拜登选择先访韩后访日一事,日媒则援引日本外务省官员的话称:“这是美国的日程安排,没有必要对此吹毛求疵。”

对此,黄菲告诉第一财经,拜登打破“惯例”,率先访问韩国之后再访问日本,确实比较特别,“不少韩国人也觉得这也是美国在日韩盟友之间更重视韩国的一种表现,而且这次也是拜登自去年1月就任后首次出访韩国。”

而要将韩美同盟推上“历史新高度”,也是尹锡悦竞选韩国总统期间的多次表态。“之前由于韩日关系的紧张,韩美关系似乎也受到了些许影响。”黄菲说道,“但这次美国总统选择先来韩国,是重视韩美关系还是仅仅是日程上的巧合安排,要看日后韩美的后续合作是否有实质性的体现才能判断。”

“印太经济框架”遭质疑

在日本,除了美日领导人会晤外,一大看点便是拜登计划在23日宣布启动“印太经济框架”磋商,预计约10个国家将加入。

拜登在去年10月第一次提出“印太经济框架”。在拜登开启此次亚太行之前,尹锡悦就已经确定表态,要以视频形式出席在日本举行的“印太经济框架”启动峰会,此举被视为韩国已经“入圈”了。其余有意向加入的国家包括澳大利亚、日本、新加坡、新西兰、菲律宾、泰国、印度、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越南等。

根据拜登的设想,IPEF不仅局限于贸易框架,还是一个包括数字经济、应对气候变化和能源危机、基于较高劳工环境标准的贸易体系、构建弹性供应链、共同投资环保能源等在内的多边合作机制。

但是,在日韩,对于IPEF的质疑声不在少数。据新华社报道,尽管韩日已表示将加入“印太经济框架”,但有日本媒体指出,到目前为止该框架的具体内容和运作方法很不透明,其前景或面临诸多难题。日本贸易振兴机构一份报告说,美国今年11月将举行国会中期选举,由于美国国内供应链混乱、劳动力不足、通胀加剧,民众积怨颇多,在此情况下,拜登能否将足够的政治资本分配给这一经济框架将面临严峻考验。日本国际贸易投资研究所研究主管高桥俊树说,“印太经济框架”不是一个含有市场开放、关税减让等实质内容的贸易协定,对部分国家来说吸引力不大。

黄菲表示,其实韩国一些学者对IPEF也并不是“太感冒”,很重要的原因是这个框架提出来已经7个月之久,但至今也未见到什么具体的方案和内容,是否真有利于韩国的内容,还是需要再做观望。

据新华时评,美国的一系列做法在韩日引发反对声浪,此番欲借“印太经济框架”搞封闭排他“俱乐部”的图谋注定难以如愿。

5月19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主持金砖国家外长视频会晤时表示,“小圈子”解决不了全球面临的“大挑战”,“小集团”适应不了当今世界的“大变局”。我们要抵制个别国家构建“小院高墙”、打造“平行体系”分裂世界的做法。

5月22日,针对记者问及各方对美国总统访问亚洲期间宣布启动“印太经济框架”反应不一,王毅表示,中国同地区国家一样,乐见有利于加强区域合作的倡议,但反对制造分裂对抗的图谋。美国“印太经济框架”属于哪一类?首先要画出一个大大的问号,看透其背后隐藏的图谋。中方认为,评价的标准应当是“三个应该和三个不应该”。一是应该推进自由贸易,不应该搞变相保护主义。二是应该有助于世界经济复苏,不应该破坏产业链稳定。三是应该促进开放合作,不应该制造地缘对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