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参股村镇银行取款难、4200万股权待拍 许昌农商行陷舆论旋涡
财经

多家参股村镇银行取款难、4200万股权待拍 许昌农商行陷舆论旋涡

继参股的多家村镇银行出现取款难问题后,许昌农商行的大笔股权也即将迎来拍卖。5月23日,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许昌农商行将有8笔合计4200万股的股权将于5月29日登上“拍卖台”。不久前,因旗下多家控股村镇银行出现线上取款困难,许昌农商行进入大众视野,如今又陷入隐形股东舆论之中。在分析人士看来,此次股权拍卖成功概率较小,该行旗下村镇银行取款难以及银行自身股权问题都会劝退资金方参与本次拍卖。

待拍股权疑似牵出隐形股东

许昌农商行将有大笔股权登上“拍卖台”。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显示,5月29日,许昌农商行将有8笔合计4200万股的股权将被拍卖,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上述股权的起拍价合计为1.19亿元,较评估价打了近九折。

图片来源:阿里司法拍卖平台

拍卖公告显示,4200万股权均为开封市祥符区人民法院发起,均已被法院查封,但尚未公布持有人。北京商报记者5月23日咨询开封市祥符区人民法院上述股权拍卖持有人及股权占比情况,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上述股权均由长葛市华轩实业有限公司持有,但具体股权占比需要咨询银行。

北京商报记者根据法院执行裁定书编号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现,上述8笔4200万股股权确为长葛市华轩实业有限公司持有。天眼查App显示,长葛市华轩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7月,经营范围包括钢材市场管理服务、物业服务、仓储服务等,其还持有河南长葛农商行5.16%的股权。值得一提的是,长葛华轩实业有限公司曾于2019年8月将许昌农商行4200万股份分8笔质押给了开封宋都农商行,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截至目前,上述股权质押状态为有效。

除长葛市华轩实业有限公司外,河南省美景集团也将持有的许昌农商行共计9850万股股权于2018年10月出质给了开封宋都农商行。而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目前长葛华轩实业有限公司、河南省美景集团均不在许昌农商行公示的股东信息之列。就上述企业是否通过代持方式成为许昌农商行的隐形股东,北京商报记者采访许昌农商行,但并未收到回复。

谈及上述股权拍卖的概率以及股权事宜对拍卖成功率的影响,资深金融政策监管专家周毅钦认为,许昌农商行股权拍卖流拍的可能性较大,中小银行的经营情况不透明,可能有大量非标风险资产藏于表外,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对银行经营状况存疑,其股权自然难觅卖家。

旗下多家村镇银行曾现取款难

在此次股权拍卖不久前,因旗下多家控股村镇银行出现线上取款困难,许昌农商行也陷入了舆论风波之中。自4月18日起,就已有储户反映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上蔡惠民村镇银行、柘城黄淮村镇银行、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出现无法线上取款的情况,而上述银行中,前三家均为许昌农商行控股。此外,据媒体报道,除河南外,安徽的固镇新淮河村镇银行及黟县新淮河村镇银行也被曝出线上无法取款,而这两家银行也是由许昌农商行控股。

对于河南4家村镇银行线上取款难的问题,5月20日,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再度回应表示,该事件不仅是社会公众和村镇银行之间的交易问题,还涉及其他主体,涉及复杂的交易结构。几家村镇银行的大股东河南新财富集团利用第三方平台或通过资金掮客吸收公共资金,涉嫌违法犯罪,目前公安机关正在侦查。最后还有待公安机关侦查结果,依照相应的法律法规和证据来处置。

而就在不久前,许昌农商行副行长因涉嫌经济犯罪受到了公安机关通缉。据澎湃新闻报道,今年3月,许昌市公安局曾发布《悬赏通告》,悬赏10万元通缉涉嫌“严重经济犯罪”的在逃嫌疑人孙振甫。据了解,孙振甫自2018年起担任许昌农商行的副行长。

在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看来,许昌农商行旗下村镇银行取款难以及银行自身股权问题都会劝退资金方参与本次拍卖,预计许昌农商行股权拍卖成功概率较小。

当地财政局间接控股下如何有序发展?

资料显示,许昌农商行隶属于河南省农村信用社,为许昌市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许昌市投资集团”)的孙公司。根据河南省农村信用社官网显示,许昌农商行于2017年正式挂牌开业,前身为具有60多年历史的许昌市农信社。

根据许昌市投资集团年报,该集团是许昌市财政局百分百控股的子公司,2021年许昌市投资集团向中央银行借款为1.08亿元,较上年末减少37.56%,主要系孙公司许昌农商行资金头寸变化所致。

据了解,许昌市投资集团的子公司许昌市财源开发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财源建设”)于2020年4月向许昌农商行委派的董事会人员数量和表决权比例已经对许昌农商行实现了实际控制。根据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许昌市投资总公司(2022年3月更名为许昌市投资集团)主体与相关债项2021年度跟踪评级报告,财源建设对许昌农商行的持股比例为9.9%。截至2020年末,许昌农商银行总资产136.38亿元,所有者权益31.05 亿元,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4.08亿元,其中利息净收入为2.29亿元,投资收益1.78亿元,实现净利润 966.39万元。

对于在当地财政局间接控股下,许昌农村商业银行如何有序发展,廖鹤凯认为,许昌农商行自身股权和旗下村镇银行问题均需要解决,所涉问题如与网传内容相符,那么意味着,本次事件涉及金额巨大,问题复杂且覆盖面广,通过自身股东恐怕难以解决,可能需要上级政府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