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面临多重挑战 不确定性因素下衰退担忧难减?
财经

美国经济面临多重挑战 不确定性因素下衰退担忧难减?

过去一年,美国经济渐渐走出疫情影响,但其复苏道路也面临着诸多挑战。今年年初以来,全美通胀在40年以来的高位徘徊;供应链问题受到疫情带来的影响与限制;劳动力市场方面,失业率处于历史低位,而雇主则面临着人员的极度短缺;金融市场方面,美国三大股指大幅回调,纳指进入技术性熊市,标普500指数几度触及熊市边缘。与此同时,美联储开启了或是数十年来最为激进的加息周期。

对经济衰退的担忧是否能够得到缓解?美国经济在2022年剩余的时间里又将如何表现?在5月23日举行的2022年世界经济论坛年会(达沃斯论坛)“美国经济展望”分论坛上,纳斯达克总裁兼首席执行官Adena Friedman、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Jason Furman、贝宝总裁兼首席执行官Dan Schulman以及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参议员Pat Toomey,就美国经济眼下面临的挑战及前景展开了深入对话。

不确定因素带来重重挑战

参与讨论的专家及学者均认同,持续蔓延的新冠疫情、高企的通胀、地缘政治冲突和央行货币政策紧缩等不确定性因素所带来的重重挑战,令美国经济前景蒙阴。

随着投资者对经济衰退的悲观情绪持续升温,美股市场近期震荡走低。从金融市场的角度来看,Friedman认为,由于诸多不确定性令投资者“难以预测未来”,使得市场波动剧烈。她指出,股票市场的投资实则是在考虑公司未来的价值,以及如何看待未来收益的机会。而眼下,一系列外部扰乱因素所带来的混乱信号令投资者难以决策。“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投资者倾向于采取避险的方式,卖出决策比买入决策容易得多。结果就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市场反应”。

但Friedman称,当上述诸多不确定性中的任何一个因素开始显示出缓和的迹象,都会向市场发出积极信号,为投资者提供更多确定性。因此,她倾向保持乐观,希望能够找到方法,在克服挑战的同时保持经济的增长。

Schulman也指出,外部因素增加了不确定性,使大家倾向于采取保守的应对方式。从科技公司的角度,各大企业今年的现金流与资产负债表实则非常强劲。因此,他认为目前更多的是外部性的问题在发挥影响。

Toomey则指出,以宾夕法尼亚州工薪家庭为例,普通群众所面临的实际问题是工资正在上涨,但通胀上升更快。因此,从某些方面来看,经济确实相对强劲:人们拥有更多的资产,家庭资产负债表状况良好,有很多的工作机会;然而,面对40年来最高的通胀率,人们仍感到十分不安。

Furman也表示,经通胀调整后的实际工资增长,正在以40年来最快的速度下降。对美国民众来说,这是一个严峻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美联储将如何应对值得关注。他指出,如果通胀如预期般回落,这将令人感到高兴。但通胀也可能存在工资-物价螺旋上升的惯性。因此,Furman认为,最大的担忧之一是即使发生了经济衰退的情况,令通胀率下降半个至一个百分点,但通胀仍可能无法达到美联储所期望的水平。

经济刺激“太多”,美联储行动“太慢”

回顾过去两年美国政府为应对疫情所做的举措,与会嘉宾普遍表示“可能做得太多”,从而导致了眼下通胀高企的局面。

Toomey解释,考虑到疫情对经济可能造成的冲击,两党在纾困方面几乎马上达成了一致的观点,并迅速的采取了措施。他指出,“最终大约有2万亿美元的缺口,但政府用了6万亿美元左右的支出去填补。我认为我们做的太多了,为此正在付出的代价就是通胀。”

谈及美国政府在经济刺激上是否“过火”的问题,曾于金融危机期间为奥巴马政府服务的Furman表示,长期以来,人们一直批判奥巴马政府在金融危机期间做得太少。这一次,“所有的教训都吸取了,我们并没有重蹈覆辙,但却犯了全新的错误”。他指出,最大的问题是情况远没有人们认为的那么糟糕,而政策则需要一段时间来做出相应的调整。

而面对不断攀升的通胀,美联储的反应是否又过于迟钝?

Toomey直言美联储“等得太久”,希望未来美联储能够重新考虑并改变以前的范式,在面对通胀上升时能够尽早做出判断与行动。

Friedman则认为,从当时的情况来看,美联储在疫情初期采取的举措是正确的做法。关键的问题是什么时候应该松开油门,放慢速度。Friedman指出,美联储面临的挑战在于当情况开始好转的时候,经济的复苏是不平衡的。一些经济部分受到了财政刺激的支持蓬勃发展,而也有一部分,比如像地方的小型企业,仍然受到疫情冲击所带来的经济困扰。而美联储试图在改变政策前,等待这一部分的经济同样能够稳步复苏。“而这是一个很艰难的计算。”她说。

此外,还有一系列“出乎意料”的因素。Friedman指出,供应链问题持续的时间,地缘政治冲突的发酵,都是美联储无法提前预料的情况。Friedman表示,眼下,美联储对抗通胀的立场已十分坚定,“这有很大的风险”,但她希望美联储能够在不伤害经济增长的情况下做到。

经济衰退风险“并不为零”

美国总统拜登23日表示,美国人民在高通胀、供应链短缺、以及地缘冲突等一系列扰动因素所带来的影响中“感受到经济的痛苦”,但他同时强调,美国经济衰退“并非不可避免”。

对此,Furman表示,鉴于上述这些大家一直所谈论的诸多不确定性因素,衰退的可能性略微有所上升。但在今年剩下的时间里,同样可以看到一些积极的因素。Furman指出,自新冠疫情以来,有大量的劳动力退出了劳动市场,他认为,随着经济刺激的消退,部分退出的劳动力将陆续回归。此外,企业也有更多的时间调节库存。

总体而言,Furman对美国经济在短期内的表现较为乐观,而对未来一至两年的表现则较为不确定。他指出,从现在开始的一到两年内,美联储或将把基准利率提升至3%以上,甚至可能达到5%,“我更担心这将意味着什么。”

Toomey则对美国经济在短期内的表现更为担忧。他指出,尤其是在大型零售商的近况来看,利润已经受到了通胀的压缩。“因此,如果在今年看到(经济)进一步的放缓,我不会感到惊讶。” Toomey补充称,他对美国经济中长期的表现则较为乐观。

从金融市场的角度,Friedman表示,在市场看来,经济衰退的风险“并不为零”。她指出,一方面,经济的一些放缓实则是美联储想要实现的目标。美联储试图将利率提高至中性水平,这本身就意味着经济会放缓。问题是这是否会达到临界点。

另一方面,Friedman认为,经济衰退面临的最大风险实则是消费者的信心。她指出,如果消费者信心持续下降,市场继续表现出较大的波动,投资者对其投资组合所处的位置感到困惑,这将使经济出现“自我导致”陷入衰退的情况。

Schulman表示,欧洲陷入经济衰退的可能性或比美国要高,但美国发生衰退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也无法给出一个确切的数字。“俄乌冲突将持续多久?消费者信心如何?供应链问题何时能够解决?美联储是否能够实现软着陆?这些我们都还不清楚。眼下,我们所经历的不确定性,比我们长期以来所看到的都要多。” Schulman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人想要准确地预测,都是非常困难的。(21世纪经济报道见习记者 李依农 上海报道 )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