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风暴笼罩达沃斯论坛 IMF称全球经济面临二战以来最大考验
财经

经济风暴笼罩达沃斯论坛 IMF称全球经济面临二战以来最大考验

一年一度的世界经济论坛素有“全球经济风向标”之称,一般于1月在冰雪皑皑的达沃斯小镇举行。但受新冠疫情影响,今年的年会被延期到5月举行,会场之外草木葱茏,已经是一番初夏的景象。但跟美景不相称的是,会场的气氛并不轻松。在当地时间周一的讨论中,全球经济面临的多重风险,成为各国政商领导人最担心的问题。

上月,IMF今年第二次下调了全球经济增长预期,称俄乌冲突和通胀是许多国家“明显而现实的危险”。而OECD刚刚发布的一季度数据显示,环比来看,大多数G7国家的经济增速已降为负数或是零。同时,美国、英国和欧洲等主要经济体的通胀率已处于一代人以来最高水平。

在一场主题为“全球经济前景”的讨论中,在主持人的提问下,有一半现场观众表示,担心全球经济将开始进入衰退,而仅有不到一半人认为,政策制定者和企业领导人能够协助全球经济实现软着陆。

曾服务过美国前总统卡特的凯雷集团联合创始人大卫·M·鲁宾斯坦说,在1970年代美国经历严重经济衰退时,卡特不希望经济学家过度使用“衰退”一词吓坏选民,于是就有经济学家用“香蕉”一词代替“衰退”。对于当前的经济形势,鲁宾斯坦说,当前,我们还不在“香蕉”之中,但是考虑到粮食问题和供应链等问题,如果俄乌冲突不能很快结束,那么“香蕉”可能也不远了。

花旗集团首席执行官简·弗雷泽则认为,可以用三个以R开头的英文单词概括当前的情况,分别是衰退、俄罗斯和利率,其影响取决于各个地区。在美国,最主要的是利率问题,但由于经济、劳动市场和消费市场的韧性,再加上美国家庭在疫情期间储蓄大幅增加,美国经济具备了一些缓冲能力;欧洲则可能陷入衰退,因为其位于供应链、能源等风暴的中心,以及毗邻俄乌冲突边界;在亚洲和中东,形势则要乐观得多,很多国家已走出疫情影响,即便是中国出现了疫情反复,也有能力出台刺激政策提振经济。

对于欧洲的前景,法国中央银行行长弗朗索瓦·维勒鲁瓦·德·加豪则表达了不同的观点。他说,欧元区并不会出现衰退,因为经济表现出了很大的韧性,即便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欧元区去年的增速也超过了5%,今年按照IMF的预测也将增长2.8%——虽然不如之前,但也依然是正数。

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也提醒主持人不要吓坏现场观众,称IMF预测 2022 年全球经济将增长3.6%,这“距离全球衰退还有很长的距离”,虽然“不是说不可能”。她说,全球经济前景“有点像达沃斯今天的天气,天气稍微变暗了一些”,最主要的问题是在俄乌冲突之下食品价格飙升,此外,还有利率上升、通胀加剧、美元走强、中国经济放缓、气候危机等带来的挑战。

全球经济或面临自二战以来最大考验

谈及2022年全球经济前景,格奥尔基耶娃坦言,今年将是“比较困难的一年”。在达沃斯论坛开幕前,她在一篇博文中更加直接地警告,全球经济可能面临着自二战以来最大的考验。

除了她在论坛上列出的挑战,她在文中指出,当前,地缘经济分裂风险的急剧上升。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已有约30个国家限制了粮食、能源和其他重要大宗商品的贸易。此外,供应链重构、投资壁垒升高、支付系统的分裂都将进一步推高各国经济成本。

“多年来,贸易、技术标准和安全方面的紧张局势持续加剧,损害了经济增长和人们对当前全球经济体系的信任。根据IMF的研究,仅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就导致2019年全球国内生产总值下降了近1%。”格奥尔基耶娃说。

此外,她指出,供应链重构和投资壁垒升高可能会使发展中国家更难向发达国家出售产品,也使它们更难获取技术和积累财富;而发达经济体也必须为同样的产品支付更多的费用,从而加剧通胀。IMF的研究估计,仅技术分裂就可能导致许多国家的GDP损失5%。

当被问到供应链政治化带来的影响,她在讨论中坦言,一年之前,大家都过度乐观地认为疫苗问世就能完全重启经济,而没有想到供应链中断会带来如此大的影响,如今已经对全球构成冲击。现在,企业将不得不改变关于经济效率的观点,增加对供应链可预测性和安全性的考量,而可能将在未来进一步推高价格。

为了避免全球经济进一步碎片化,她强调,各国需要通过更加紧密的合作重振全球化,而要实现这一点,需要将互联世界的好处本地化,而不是追求利润的全球化。她指出,在全球公司税收方面,137个国家同意进行改革,以确保跨国企业在其开展业务的任何地方都缴纳其应缴税额。这为构建一个更强健、更具包容性的全球经济迈出一步。

欧央行在7月和9月加息基本已成定局

在俄乌冲突的直接影响下,根据IMF的预测,2022年,乌克兰和俄罗斯的经济都将大幅萎缩,分别缩水35%和8.5%;而俄乌受冲突的间接影响,欧元区也被大幅下调1.1个百分点至2.8%。

维勒鲁瓦指出,在短期来看,欧元区的最大挑战是通胀加剧,虽然还没有比上美国,但通胀率也达到了7.4%,几乎是欧央行目标的四倍,而且通胀范围更广,核心通胀也到达了3.4%。

因此,他强调,欧央行现在必须通过货币政策正常化来降低通胀水平,目标是将其在2024年降至2%左右的水平。他暗示,欧洲央行在7月和9月加息基本上已成定局。“我会淡化在通胀和增长之间进行短期权衡的想法。从短期来看,我们的首要任务显然是抗击通胀。”

当天早些时候,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发表博文称,“我预计净资产购买计划将在第三季度初结束。这将使我们能够在7月份的会议上根据前瞻性指引提高利率。按照目前的前景,我们很可能能够在第三季度末退出负利率政策。”

不过,鲁宾斯坦认为,俄乌冲突升级可能会增加根深蒂固的通胀预期的风险。他说,此前,欧美在疫情期间采取的刺激措施可能并不足以让通胀长期上涨,但俄乌冲突起到了放大效应。“我们花了几年的时间才让通胀进入系统,但现在可能需要花更长的时间通常才能踢走通胀。

对于通胀的前景,弗雷泽表示,当前可能很难预知未来的事态发展。虽然在除粮食之外的大宗商品方面,可能会看到供应慢慢超过需求,从而逐渐实现供需平衡,但在地缘政治方面,这可能是央行行长无法预料的事情。因此,对于货币政策将出现怎样的调整,可能需要多一点耐心,以充分观察消费者行为和企业信心的变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郑青亭 北京报道)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