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达利欧:美元是否会被取代?衰退中的美国还有哪些风险?
财经

独家专访达利欧:美元是否会被取代?衰退中的美国还有哪些风险?

凤凰网财经出品

文:凤凰网财经 琢絮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的突袭,令全球各经济体无一例外不在经受考验,由此带来的世界政治、经济格局也在过去的两年中加速变化。今年2月,俄乌冲突的爆发再次证明了世界秩序正在发生深刻演变。

面对复杂多变的内外部挑战,世界秩序将如何演绎?作为普通投资者,身处变革的洪流中又该如何做出合理的投资决策?

为解答困惑,近日,凤凰网财经专访了全球顶尖资产管理公司桥水创始人瑞·达利欧。作为擅于用全局观研究事物发展的代表,达利欧用他的“大周期模型”对上述问题进行了深入浅出的观点分享。

正如中国古语有云:“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在达利欧看来,万事万物背后都存在循环往复的周期规律,大到国运兴衰、小到个人发展,都是如此。

据了解,“大周期模型”是达利欧在研究了500年全球历史后,对全球经济、社会、政治等方面提出了“周期”概念,并基于此创立而成。这一模型结合了数亿数据,以计算机技术运行,设定了18个决定性因素,评定了世界大国的实力水平,总结了大国兴衰周期曲线,以此指导桥水的投资和人生决策。他将这些观点融合为新书《原则:应对变化中的世界秩序》中,由中信出版集团于今年1月推出。

达利欧表示,理解“大周期”,有助于个人以多种方式保护自己并变得富裕,即使周期本身保持不变。

1、战争与周期

达利欧指出,“大周期”是以一系列事件的形式发生的,这些事件发生于从一个秩序过渡到下一个秩序的过程中,并存在着逻辑关系。而秩序的推翻和建立往往又和“战争”分不开。

他表示,历次战争结束后,新的秩序产生,由于这时候其他国家难以挑战主导国的主导地位,因此战后通常会出现一段较长时期的和平与繁荣。

这种蓬勃发展的局面,体现在因战争带来的债务消除和贫富差距的缩小,也体现在人们通过努力工作和创新带来的生产力的提升。与此同时,在这一阶段,国家教育水平也会提高,基础设施也会显著改善,资本市场也会得以发展。

这些因素共同推动了国家经济的快速增长,使得该国在全球贸易中的比重明显上升,GDP占世界的份额也会有所提高。

由此,实力强的国家将在全世界拥有更大的话语权,这也就意味着不仅该国会使用本国货币,其他国家货币也会将该国货币作为储备货币,因此该国货币会在世界范围内被不用程度地接受和使用。

“例如,当荷兰是世界最强国时,荷兰盾是世界储备货币,阿姆斯特丹是世界领先的金融中心;当英国是世界最强国时,英镑是世界储备货币,伦敦是世界领先的金融中心;自美国赢得二战并成为世界最强国以来,美元是世界储备货币,纽约市是世界领先的金融中心。这些好时期通常会持续2-4代人的时间,如果国家治理得当,则会更长”,达利欧补充到。

值得注意的是,繁荣的另一面,也往往预示着衰落正在来临。

达利欧举例称,“在这一时期里,由于生产力带来的好处和机会没有得到平均分配,贫富差距将因此产生,富人能够为其子女提供很多好处,但穷人却无法做到,导致制度变得不公正。同时,一国货币成为储备货币的程度越高,世界上储蓄这种货币的人就越多,这意味着世界最强国可以放出以本国货币计价的债务,从而可以借到更多的钱。此外,由于资本市场的本质是在未来提供资金的承诺,因此当资本市场快速发展后,会导致兑现这种承诺的能力变高,由此造成金融泡沫,从而加大了资本市场和经济的脆弱性。”

达利欧认为,上述诸多因素的叠加,将削弱原本处于领先地位的主导国的竞争优势。这种衰落之下,主导国面临的国内外挑战将加剧,战争的可能性也会上升。

“这些战争会决定新秩序的样貌,然后周期再次发生”,对于这种循环往复,达利欧认为,一个周期通常会持续150年左右,并会有约100年的上下浮动。

2、谁来取代美元?

对于大周期下的中美关系走向,达利欧则对凤凰网财经表示,未来中美两国如何相处,将是影响人类福祉的最大因素。“有好的道路,也有不好的道路,二者差别巨大。”

“如果双方能够很好地合作,找到各种办法来确保彼此的安全感,中美两国和世界将走向繁荣,在创新和惊人的新技术的支持下,民众生活水平将快速提高,”达利欧认为。

值得注意的是,其同时提醒到,“在研究历史和客观考察当前形势的过程中,我看到了另一种情况。任何了解历史并考察当前形势的人都会寻求保护本国抵御战争风险,这会使国家的自给自足程度上升。在一国的竞争对手看来,对方采取的防御行为似乎是进攻行为,几乎一切都转化为武器。”

达利欧认为,这样的情况目前正在在中美两国之间发生。

“这会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自由贸易和资本自由流动,并通常会导致政府预算赤字增加,印钞增多”,达利欧指出,这种变化一旦累积,部分投资者将不再愿意持有像以前那么多的以世界主要储备货币计价的债务资产,由此或将致使储备货币国的通货膨胀加剧,经济状况恶化,甚至爆发严重的政治和社会冲突。

而对于不少观点认为的“美元地位将被撼动”,达利欧则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在他看来,货币既是交易媒介,也是财富储存手段。但由于大量的债务创造和法定货币创造,货币作为财富储存手段的价值正在削弱。

因此,达利欧对当前世界货币体系的现状并不乐观。他认为,现有的货币和货币体系正处于危险之中,投资者正在寻找一种更可靠、更安全的财富储存手段,而这也是金价走强和数字货币越来越受欢迎的原因之一。

对于“美元会不会衰落或被取代”这一问题,达利欧则表示,既有确定性又有不确定性。

“我不知道新的储备货币将会是什么,但我很确定,投资者将会进行多元化配置,不只是集中于美元、欧元和日元债券,而人民币将会被更广泛地用作全球交易媒介和财富储存手段。我们很可能将看到几种不同的交易媒介,同时也是有效的财富储存手段,在国际上通用,但我不知道其中哪些会是最受欢迎的。”

3、美国的未来

谈及对美国长期发展的观点,达利欧直言,历史和当前趋势表明,目前美国的经济和财政状况不佳,存在巨大的贫富差距,一言以蔽之就是“极端主义和冲突不断加剧”。

按照达利欧的观点,在一个社会秩序的循环周期中,往往会出现六个阶段,而美国正处于第五个阶段,也就是“矛盾加剧”特征下一个“明显衰落的国家”。“事实上,美国的国内矛盾已经很大,以至于两党可能都不愿接受选举失败,这将威胁美国的政治体系。我不能确定这场冲突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但我目前没有看到有迹象表明美国人在直面挑战,在调整适应,以共同迎接挑战,克服挑战”,达利欧坦言。

基于这种背景,美国是否会沦落到第六阶段,即消费和举债严重过度、贫富差距和政治鸿沟扩大,接着出现革命和内战?

对此,达利欧认为其“无法确定”。“我只知道因果关系的典型路径,并在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看是沿着典型路径发展还是偏离典型路径。从过去到现在,我把自己和我的客户置于与典型路径相符的位置,但现在,在我生命中的这个阶段,我觉得更有必要更广泛地分享我的想法,其他人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我只希望提供更多的理解和帮助。”

但达利欧也同时对未来抱有期待。他指出,美国历来具有强大的适应性和智慧,这一点不应被忽视。“在大萧条和可怕的二战过程中,富兰克林·罗斯福通过财富再分配将美国民众团结在一起。他借助灵感、智慧和技巧做到了这一点。”

以史为鉴,达利欧认为,从现在起到2024年美国大选结果出炉,在此期间,局面将会清晰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