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旋于40年来高位的美国通胀水平能被轻易控制住吗?
财经

盘旋于40年来高位的美国通胀水平能被轻易控制住吗?

控制住通胀是美联储目前面对的头等大事。盘旋于四十年来高位的美国通胀水平能够被轻易控制住吗?

美国劳工部将于北京时间6月10日晚上8时30分公布5月CPI数据,市场对此格外关注。

此前数据显示,美国4月CPI同比上涨8.3%,较3月8.5%的增幅有所回落,仍处于40年来高位;4月核心CPI同比增长6.2%,涨幅也低于3月的6.5%。

当地时间6月8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第一副总裁Gita Gopinath表示,根据目前的预测,美国的通胀率可能会长期保持在美联储的目标之上,而且该国存在通胀预期“脱锚”的风险。

同日,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则发布推文表示,美国并不存在通胀预期“脱锚”的风险。虽然现在的通胀很高,但长期的通胀预期要显著的低于当前的通胀率。

具体看美债平准通胀率,最新的10年期和5年期平准通胀率约为3.08%和2.75%,远低于4月8.3%的物价通胀水平。

数据来源:Wind

数据来源:Wind“最近媒体对通胀的大肆鼓吹正在达到顶点,这或意味着目前通胀虽然还很高,已有下降的迹象。当然,在这种情况下也仍不能‘高枕无忧’。” 克鲁格曼说道。

对于美国通胀形势的判断,多家机构和受访的经济学家预测,美国通胀或已于近期升至高点,通胀大概率将于年内得到控制,而通胀风险犹存。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王晋斌对澎湃新闻表示,随着基数效应的抬高,美国的通胀已基本上处于高点,而通胀高点仍会维持一段时间。其中,美国劳动力需求仍比较强劲,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也处于高位,尤其是石油、天然气、农产品的价格都比较高。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胡捷对澎湃新闻表示,通胀大概率今年内控制住,即明显从迄今的最高点8.5%大幅降下来。

胡捷还表示,即将发布的5月CPI,估计还在8.3%附近,略低的可能性大。而CPI拐点要么已来,要么快了。

建设银行总行金融市场部研究员曹誉波对澎湃新闻表示,物价上涨,归根到底影响因素来自两方面,一是需求扩张,二是供给收缩。过去三年新冠疫情肆虐,生产活动受限,全球供应链受阻导致供给严重不足;各国央行施行宽纵货币政策刺激经济使得流动性充裕,消费需求旺盛,消费行为也随之转变。供需双方共同推动,包括美国在内,世界多国均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通胀压力。

曹誉波表示,目前美联储已开启货币政策正常化,旨在通过抑制需求来缓解通胀压力。同时,全球经济正在逐步从疫情冲击中恢复,供应链总体上正在改善。目前,汽车、家具、电器等美国耐用品价格对CPI的贡献度已出现明显回落,耐用品价格越早、越快正常化,商品价格越稳定,并且可以缓解工资增长的压力,通胀预期就可能下降得越多。4月美国CPI已出现边际走弱迹象,6月10日即将公布美国5月CPI指数。预计5月美国CPI继续边际走弱,2022年下半年美国通胀可能见顶,2023年将有所回落。

“但这并不意味着通胀风险的消除。目前美国通胀水平仍处于逾40年高位,尽管增速可能下降,但供需缺口短时间内难以消除。新冠疫情可能导致美国商品消费趋势性替代部分服务消费,商品价格大幅回落概率较低,而就业意愿的下降导致劳动力市场短缺和供应不足问题可能将长期存在。同时,俄乌冲突令外部市场的供应链恢复面临巨大不确定性,全球供应链复苏的速度将极大地延后。” 曹誉波说道。

9月是否会暂停加息?

据彭博社报道,当地时间6月10日,美联储前副主席Alan Blinder表示,美联储可能需要在接下来的3到4次会议上每次加息50个基点,并且可能必须以容忍经济衰退为代价来控制通胀回落至2%的目标。

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和他的同事预计将在下周的政策制定会议上加息0.5个百分点,这将是第二次如此幅度的加息。他们已为7月类似的加息安排做了铺垫,为随后9月的会议则保留了选项。

对于9月份美联储加息安排的预测,王晋斌表示,这需要看未来几个月的数据,避免财政冲击所致的外生通胀转变为工资-物价螺旋机制的内生性通胀是美联储货币政策考虑的核心。

胡捷表示,预计接下来6月、7月和9月的三次加息的幅度分别为50、50和25个基点,但具体落地情况还要看指标变化;9月后告一段落,后续再加一个25个基点的几率较大。

曹誉波表示,通胀增速见顶是货币市场预期美联储放缓加息速度的重要原因。观测美联储加息安排,除了看通胀走势,还要看劳动力市场情况。从美国5月非农就业数据看,美国就业市场继续修复,新增就业数据继续保持强劲,劳动参与率提升,同时工资增速连续第三个月放缓或也意味着通胀压力正在减弱。劳动力市场的强劲为美联储进一步加快收紧货币政策提供了支撑。

“从目前货币市场的反应看,6月和7月美联储议息会议上继续加息50BPs几乎是确定的。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观察数据显示,9月美联储加息50BPs以上的概率已降至75%,今年年底有85%的概率美联储政策利率将达到2.75-3.00%区间,即未来有三次50BPs、两次25BPs的加息。美联储可能需要观测未来数月的数据才能更好判断劳动力市场的走向和未来政策路径。”曹誉波说道。

“美联储现在考虑取消加息还为时过早。而要在2023年达到3%的通胀率和4%的失业率,这种假设似乎也是很有可能实现的。考虑到现在经济整体受到的多重冲击,能实现这种目标难道不算是一种成功吗?” 克鲁格曼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