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定义“软着陆”?美联储或以失业率上升降通胀
财经

重新定义“软着陆”?美联储或以失业率上升降通胀

为应对美国居高不下的通胀,美联储已开启激进的加息周期。与此同时,联储官员们开始释放信号,让人们为这可能导致的失业率上升做好准备,这也标志着去年他们寻求劳动力市场快速复苏的观点发生转变。

美联储本周将召开货币政策会议,外界普遍预计其将把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由当前的0.75%-1%上调50个基点。届时,美联储还将更新经济预估。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联储本周公布的经济预估料将显示,可能有更多官员计划将利率提高到足以刻意减缓就业和经济增长的水平,以给通胀降温。根据美国劳工部上周发布的数据,美国5月消费者价格通胀率达到8.6%,创40多年来的新高。

美联储决策者还可能上调对未来两年失业率的预期。美国5月失业率为3.6%,几乎回到2020年3月新冠疫情爆发前触及的3.5%的半个世纪低点。大多数美联储官员3月时预计,今年和接下来的两年失业率将保持在当前水平附近或低于当前水平。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其他官员今年早些时候表示,他们或可降低对劳动力的需求——通胀压力的来源之一——主要通过促使雇主减少职位空缺,而非裁员和推高失业率。然而,在最近的采访和公开声明中,联储官员勾勒出了一条随着经济和通胀放缓,失业率将上升的路径,尽管失业率不会急剧走高。鲍威尔将这种情形称为“软着陆”或“偏向软着陆”。

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5月10日称:“当我想到‘软着陆’时,实际上是这样的:‘是的,我们可能会看到经济增长在一段时间内低于趋势水平,我们肯定会看到失业率有所上升,但升幅不会很大。”

一周之后,鲍威尔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他说,实现软着陆并不意味着失业率需要保持在3.6%,这是一个非常低的水平。

美联储理事沃勒在5月30日的演讲更明确地表示,如果能把失业率控制在仅4.25%,“我会认为这是央行的出色表现”。

研究公司SGH Macro Advisors的首席美国经济学家Tim Duy称,这些评论表明,官员们正在重新定义“软着陆”的含义。他在给客户的关于本周美联储经济预估的报告中写道,这些预测旨在传达美联储通过提高失业率来降低通胀的决心,人们应该为此做好准备。

这样的预测也将含蓄地承认美国经济衰退风险上升。过去,当失业率在三个月内从前一年的低点上升至少0.5个百分点时,经济衰退就会同时发生,随后失业率会出现更大幅度的跳升。

美国债券市场又一次拉响了经济衰退的警报。周一盘中,备受关注的美国2年期与10年期国债收益率曲线出现倒挂,为4月以来首次。许多人将此视为衰退可能在未来一两年到来的可靠信号。该曲线曾在3月下旬出现2019年以来的首次倒挂。

一些经济学家一直对美联储能否在失业率不显著上升的情况下减少职位空缺持怀疑态度。实际上,其他美联储官员已经开始更直言不讳地谈论加快加息步伐的潜在成本。克利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本月早些时候说,失业率可能暂时高于对其长期水平的预估。“这将是痛苦的,但高通胀也会令人痛苦。”

许多央行官员将劳动力市场视为衡量整个经济中存在多少闲置产能的重要指标。有鉴于此,劳动力市场趋紧可能是更持久通胀的前兆,尤其是对劳动密集型服务业而言。而压低通胀率可能需要失业率升至自然失业率之上,后者指的是不会造成通胀的、充分就业下的失业率。

10年前,美联储官员估计自然失业率介于5%到6%。随着失业率降至低位,且通胀没有明显上升,官员们下调了这一预估数字。过去几年,美联储官员估计自然失业率在3.5%至4.5%之间。

鲍威尔上个月表示,随着企业和工人在求职者与现有工作岗位匹配方面变得更加高效,自然失业率可能在过去10年稳步下降,但这一趋势被疫情打乱,因此,今年的自然失业率或远远高于3.6%,不过,他仍然乐观地认为自然失业率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下降。

据Bankrate网站,Citizens Bank全球市场总经理Eric Merlis称,如果美联储能够稳定通胀,并且在没有造成太多混乱的情况下实现充分就业,那么他们便成功了,但是,“对于那些因此失去工作的人来说,他们不会觉得这是软着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