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券怎么发?超1000万大学生如何就业?中国制造被越南替代?姚洋贾康深度对话
财经

消费券怎么发?超1000万大学生如何就业?中国制造被越南替代?姚洋贾康深度对话

凤凰网财经讯 6月16-18日,由凤凰网主办、凤凰网财经承办、青花郎独家战略合作的“2022凤凰网财经(夏季)云峰会”召开,本届峰会以“明日的世界”为主题,盛邀近60位海内外政商学界顶级嘉宾,解读大变局下的世界与中国经济增长之路。

消费券怎么发?超1000万大学生如何就业?中国制造被越南替代?姚洋贾康深度对话

峰会设置了以“中国经济下一步怎么办?”为主题的对话环节,邀请了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创始院长、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就消费、就业、中国制造等问题做了深入探讨与交流。

自动播放

谈消费和就业——姚洋:继续发消费券VS贾康:提高有效投资

受多种因素影响,中国4月经济数据相对悲观。为了提振经济,5月3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印发《扎实稳住经济的一揽子政策措施》的通知,针对财政、货币金融、投资消费、粮食能源、产业链供应链、民生六方面共发布33项具体措施。中央及各级政府快速行动起来,加紧落实。

在此背景下,该如何提振消费?

对此,姚洋表示,根本性的解决方法还是要靠经济复苏和经济增长,而经济复苏和增长的核心就是提振需求。

对于此前提出的“发放消费券”的建议,姚洋依旧表示观点不变。他强调,使用消费券消费可以直接转化成为GDP,“当发放了消费券后,消费能够促进零售,加之消费本身又有乘数效应,因此如果每个人发1000块钱消费券,最后可能每个人花出3000或4000块钱,那人均GDP可能增加两三千,以此计算,全国可能增加两三万亿,这相当于中国GDP的2-3%,这个数值非常可观。”

因此,姚洋认为发消费券促消费的影响是最直接的,他也同时建议各地政府,响应中央政府的号召,开始新一轮的消费券或者现金的发放。

而对于发放消费券的资金来源,姚洋认为,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由中央政府发专项债、特殊国债。他提到,2020年中国曾发行了抗疫特殊国债,如今也可以再发一个特殊国债,发行1.5万亿或者2万亿。“老百姓拿到这个钱就相当于是一笔额外的收入,也不能做别的用处,不消费就作废了,所以一定会花出去。”

对于这一问题,贾康则表示,消费券作为短期应急的增加经济景气度的方式,是可取的。但是也需要看到它的局限性——发放消费券对真正的低收入阶层帮助不大。

对此,贾康建议,如果按照“低保”概念,可以给认定低保的这些社会成员提高低保标准。如果在提高低保标准后还想给低中收入阶层中超过低保标准的一部分人得以消费补助的话,则可以不发现金,而是帮助他们能够在商场超市里换取更多的基本生活资料。

同时,贾康指出,从中长期来看,促进消费最终还是要回归到就业层面,通过保证就业来保证有购买能力的消费能够得以持续。

对于增加就业,贾康表示,“村官计划”或可以部分缓解就业压力,也就是通过挂职,让一部分毕业生去体验生活,并由公共资源给出一定的津贴,“这些人并不取得我们通常意义上所说的就业岗位,但是他们有事情做,也有一定的生活来源。他同时可以去接触社会,去在这个两年左右的时间段里边,更好的把自己的专业知识跟自己身处的那个县域经济背景的环境里面的各种需求去对接,看看自己有什么样可能的未来的更好的用武之地。”

进一步分析,贾康指出,增加就业背后的关键是“有效投资”。

“它是整个经济循环,社会再生产源链条的源头,是一个形成就业和消费能力的始发环节,是必须抓住不放的事情”,贾康表示,投资有效了,可以形成就业机会,形成老百姓的收入,再配上社会保障体系的健全完善,大家就能消除后顾之忧,有钱也敢花,那么消费的潜力自然就调动出来了。

贾康总结称,为提振消费,建议根本性措施和短期应急措施并举,形成一套“组合拳”。

谈中国制造是否会被取代——姚洋:不能掉到“为中美脱钩做准备”的陷阱里VS贾康:5-8年内必须实现产业升级

新冠疫情蔓延之际,中国的供应链、产业链持续面临考验。随着东南亚制造业的崛起,一些企业选择将劳动密集型产业从中国迁往东南亚国家,特别是今年第一季度,越南出口超过深圳更是引发中外媒体关注。

由此,中国制造将被越南代替的声音不断涌现。

对此,姚洋表示,短期内,国内的风险是疫情的反复,因此在这方面要建立起一种长效的疫情防控机制。而从长期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要坚持开放的态度,坚持中国融入世界的趋势不变。

姚洋提到,“国外一小撮极端的政客们,总是想和中国打冷战,想和中国脱钩,我们要坚决的抵制他们的脱钩的企图。”

姚洋表示,不能采取闭关的政策,否则就掉入了极端政客们所设立的那个陷阱里头去了。“所以,我极端反对国内有些人谈什么‘为中美脱钩做准备’,这个事情本身没有发生,但是说多了它就可能会发生,这叫所谓‘会被实现的预言’。我们现在应该多说的是,中国和世界没有脱钩,中国和世界不能脱钩。”

与此同时,贾康则认为,当前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所谓产业门类最齐全的国度,但是产业链总体特征是“大而不强”,目前处于“上有打压、下有追兵”的状态。

他进一步解释称,“上有打压”就是在中美贸易战名义开始关系交恶以后,中国现在面临的由美国带头全面遏制的打压,这是非常明显的。而所谓“下有追兵”,就是在要素流动机制下,过去在中国的一些产业转到了越南、老挝、柬埔寨、孟加拉、印尼等地方,也就是所谓的“腾笼换鸟”,寻求具有比较优势、更合理的产业组合。

对于“下有追兵”的特征,贾康指出,因为中国目前产能配套能力强,因此虽然一些国家抢走了一部分市场份额,但并没有颠覆中国制造业大国的地位。

但同时他也坦言,如果“上下夹击”持续下去,那么可能留给中国的时间窗口大约在五至八年。“五到八年内,如果中国没有办法很好的解决产业升的级问题,那在逻辑上是会存在中国制造真的有一天被东南亚国家取代的可能。”

那么,该如何利用五到八年的时间窗口寻求新的发展机会?

贾康指出,中国当前处于全球价值链“微笑曲线”的中间位置,曲线左边是带有原创性质的产业成果,曲线右边是品牌营销及售后服务,都是“高端”的代表。中国需要在未来主动求变,把自己的位置越来越多地向左或右拖,也就是所谓的“产业升级”。

更多精彩内容详见专题:

大变局下中国经济增长之路在哪?龙永图、宋志平、管清友等众大咖之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