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场牛市到来?越南要替代中国制造?李迅雷、邵宇、邓海清三大首席激辩
财经

下一场牛市到来?越南要替代中国制造?李迅雷、邵宇、邓海清三大首席激辩

凤凰网财经讯 6月16-18日,由凤凰网主办、凤凰网财经承办的“2022凤凰网财经(夏季)云峰会”召开,本届峰会以“明日的世界”为主题,盛邀近60位海内外政商学界顶级嘉宾,解读大变局下的世界与中国经济增长之路。

下一场牛市到来?越南要替代中国制造?李迅雷、邵宇、邓海清三大首席激辩

“下一场牛市?资本市场风险与机遇”圆桌论坛环节

在“下一场牛市?资本市场风险与机遇”圆桌对话环节,中航基金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就“越南会不会完全替代中国”、“下一场牛市何时到来”等话题展开了深入探讨。

自动播放

今年前四个月,越南吸引外商直接投资资金超过108亿美元,同比增长88.3%,吸引了72个国家和地区对越南进行投资。越南一时间成为了全球资本市场数一数二的香饽饽。

而此不禁引发了人们的焦虑——越南如今要夺下我们“世界工厂”的名号了吗?越南要替代中国制造吗?

越南替代中国?——邵宇:不可能VS邓海清:有一定冲击VS李迅雷:部分产业迁移难以避免

对于目前讨论火热的“越南替代论”,邓海清、李迅雷、邵宇一致认为要客观看待这个问题,

邵宇认为,越南不可能完全替代中国,问题是替代多少部分。考虑到全球供应链的再次调整,企业部署供应链时一个明显的趋势是近岸化,以及按照所谓价值观来划分的趋势会更加明显,所以不排除很多跨国公司在越南或者其他地方建立C+1的结构,就是在中国以及在其他国家增加一个备胎的结构。

在邓海清看来,越南和东南亚国家肯定会对中国的产业链造成一定的冲击,目前来看主要集中在劳动力密集型的制造业,包括原材料以及能矿产品的出口方面。而在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产业方面,越南等国家对中国的替代性较弱。

另一方面,越南虽然有优势,但也有很明显的短板,因为越南是一个资本市场高度开放的一个小经济体,所以脆弱性较强。回顾历史,1997年、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时,泰国等国家发展的红火程度一点不逊色于现在的越南,但由于小国的抗风险能力较弱,所以一夜之间就会被金融危机所吸减得一毛不剩。

而李迅雷表示,这非常正常,越南因为人均GDP较低,所以劳动力成本比较便宜,即便没有美国刻意削弱中国产业链,中国很多企业也会把部分加工业放在越南。加上越南还没有步入到人口老龄化阶段,中国已经人口老龄化了,所以中国一部分产业向那些低收入国家转移也难以避免。

如何应对越南冲击?——邵宇:加大开放VS邓海清:发出中国的声音VS李迅雷:避免产业空心化

那么对于越南的崛起,中国该如何应对?

邵宇认为,如果很多跨国公司准备建立C+1结构,即中国+其他国家一个备胎,中国最好对此有一部分的政策准备,最好的方法就是加大开放力度,这样能够留住一部分的供应链。

邓海清则从外交方面谈了谈他的理解,他认为越南目前的经济体量仅相当于中国的一个省份。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对外的思维还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因此,老挝、越南或者柬埔寨这些国家依靠中国的辐射发展起来,反而是中国对于人类命运共同体外交思想的体现。

另外,在大国博弈的背景下,美国搞印太经济框架,中国主要是搞RCEP,是相互的整合。而越南等东南亚国家是中美两国产业链重构里最大的交集,因此,无论是中美的产业竞争,还是制度竞争,越南等国家是其中非常重要的前沿。

所以,邓海清认为,这里面需要有中国的声音、有中国的力量、有中国的影响,所以对越南更多要用发展和前瞻的眼光来看待。

李迅雷同意邵宇的观点,认为面对越南等国家的崛起,中国依然要发挥自身优势,加大对外开放的力度,以此避免产业出现空心化。所以总体来看,中国要坚持六中全会提出的国际国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格局。

如何应对经济冲击?——三大首席:财政政策为主角,货币政策打配合

除了对越南是否能替代中国的讨论之外,圆桌对话中还探讨了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问题。为了应对当前的经济冲击,到底更需要优先去推货币政策还有财政政策?

在李迅雷看来,货币政策通常在经济上行过热时,收紧的作用会更明显。在经济下行的时候,主要还是靠财政政策,拉动基建投资对企业的减税降费、刺激消费等。

目前情况下,财政政策更加直接。尤其在美联储将加息缩表的背景下,货币政策空间非常有限,所以李迅雷认为,还要继续加大财政支出力度来稳住经济下滑。

邵宇与邓海清均均赞同李迅雷所说,认为今年财政政策为主角,货币政策打配合。

邵宇表示,目前财政政策保就业、保企业主体、保民生的支出非常多,然而如果财政赤字不能得到一定货币化处理的话,可能资产负债表压力也很大。所以货币政策最好做一些特定量化宽松的支持,和财政政策合力会更好一点。

邓海清也谈到了资产负债表的问题,他认为货币政策的主要的意义在于修复资产负债表。但在稳增长大局的背景下,目的不是防风险,而是增长经济,那就是财政政策比较短平快,符合当下的经济特点。

牛市何时来临?——邵宇:有待更明确的信号VS邓海清:慢牛行情开启

圆桌讨论中还谈到了资本市场,A股经历了之前的下跌后,最近有了企稳反弹的态势,这是否意味着A股有一个全面牛市的机会?

邵宇认为,目前A股最困难的时候正在过去,但可能还会有一些调整的过程。因为通胀、疫情和俄乌冲突是目前影响宏观经济和基本面的三个主要因素,而这三大因素都好转还需要一点时间。所以今年最大的压制来自于无风险利率的持续攀升。在全民储蓄意愿较强的时期,大家风险偏好不高,会现金为王,或者拿一些比较保值的资产,不愿意去投高风险的资产如地产或股票。

所以未来主要看风险偏好能不能提振,在于未来的预期会怎么样。邵宇举例道,可能等疫情稳定或者告一个段落后,未来的生活正常展开,大家储蓄的需求就会下降。另外又比如地缘冲突让大家很紧张,如果天下和平的话,大家肯定也愿意去做一些创新、创业等。邵宇认为,A股走势有待于更明确的信号的释放。

邓海清则表达了对A股历史性看好的长视角,他认为接下来这波行情是一波慢牛行情,时间会持续较长。

目前美国陷入滞胀风险,而中国进入由底部回升的状态,美国有较大的加息压力,两相比对下,国际资金配置A股市场更加有优势。

从中长期来看,中国在未来升维投资里投资数字经济、智能经济等,拥有着后发优势。百年未有之变局下,邓海清认为中国在大国博弈的不确定下虽然会有波折,但是这次的牛市代表着中国真正高质量发展转型的一个风向标,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对于具体该投资哪些板块,邓海清表示,关键核心是要投资代表未来的核心资产,他将其称之为“三支箭”,第一支代表着未来的是数字经济、互联网等领域;第二支代表能源绿色投资等领域,第三支则是新消费的大方向。

更多精彩内容详见专题:

香港回归25周年如何再出发?下一场牛市何时出现?何超琼、李迅雷等大咖激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