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锵锵锵 | 就业创业之辩:保企业就是保就业 救企业只要做好三件事
财经

财经锵锵锵 | 就业创业之辩:保企业就是保就业 救企业只要做好三件事

凤凰网财经讯 6月16-18日,由凤凰网主办、凤凰网财经承办、青花郎独家战略合作的“2022凤凰网财经(夏季)云峰会”召开,本届峰会以“明日的世界”为主题,盛邀近60位海内外政商学界顶级嘉宾,解读大变局下的世界与中国经济增长之路。

财经锵锵锵圆桌论坛环节

为期3天的峰会中,嘉宾们提及最多的一个字就是“难”,提及最多的一个词是“很难”。已经持续3年的疫情,上半年突然爆发的“俄乌战争”,还在不断走高的全球性通货膨胀,以及在世界各地蔓延供应链危机,都让市场对于未来的经济走向充满担忧。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中国经济如何破局,中国企业如何应对?

在“2022凤凰网财经(夏季)云峰会”的压轴环节“财经锵锵锵”中,凤凰网副总裁兼执行总编辑吴晨光邀请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和洪泰基金创始合伙人、董事长盛希泰一起共话中国经济和企业的“突围”之路。

自动播放

1、难难难——老板难、打工人难、创业者难、投资人也难!

近日,世界银行和联合国不约而同的下调了今明两年全球经济增速。世行预计,目前的经济衰退将可能是全球80多年来最大的。经济环境不好,是每一个人普遍的感受。不论是老板还是打工人都很焦虑。前些年,像英雄一般备受追捧的创业者更焦虑,因为融不到钱了,即便融到了钱,想要上市也是遥遥无期。

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透露了一个数据,彰显了创业者的艰难。“去年以来,中概股赴美上市和融资基本上都处在停滞状态,可以说是百分之九十几都处于停滞状态。包括中国在美国的发行的SPAC,也基本都在停滞状态。一年多以来,积压了近百家拟赴美上市的中国科技公司,创新型公司,他们走向国际资本市场的步伐处于停滞状态。”

而一向作为创业者“金主爸爸”的投资人的日子也不好过。

因为这些待上市公司的背后是大量的风险投资人,PE投资人等等。投资人的背后又是基金的LP们。因为上市的停滞,导致整个投资循环的停滞。

洪泰基金创始合伙人、董事长盛希泰则表示,“现在对于投资人来讲叫募投管退。过去两三年,可能90%以上的基金,99%都有可能,没有募到新的钱。”

自动播放

投资人的难不仅在于无法募到新钱,还在于“退出难”。

“从退出来讲,现在去美国上市毫无疑问非常困难,而整个港股的容量太有限了,包括交易量都太有限了。指望A股,目前为止,说实话,32年以来,A股的逻辑没有改变过。目前的注册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根本没有解决真正的注册上市问题,也会形成更多的堰塞湖,这种情况下退出变得很困难。”

2、创业者首先要解决吃饭问题 不然对不起父母、学校

在如此困难的大环境下,是不是就不能创业了?

两位投资人都不这么认为。吴晨光也引用了《为学》中的一句话来表明自己的观点,“‘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意思就是说你得干。”

同时兼具投资人和创业者身份的毛大庆表示,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国家有4个典型的创业时期。媒体分别给取名:84派、92派、00派和15派。“实际上,如果对比一下这4个时间段创业的人,还是很有区别的,84年那一波创业者实际上什么都没有。今天的创业者比那个时候已经好的不知道多少了。”

但同时,毛大庆也提醒创业者,要调整心态,回归到一个朴素的创业逻辑上。“我们不靠外边的钱,自己几个人凑凑也能干点事。”

盛希泰也表示,“当下依旧应该鼓励创业,这毫无疑问的。”

自动播放

但他也强调,“创业首先要解决吃饭问题。首先,你可以养活自己,不要说那么高大上。不先养活自己,怎么对得起你父母?怎么对得起学校的教育?前几年创业成为一门显学,一创业就跑上天去了,好像创业者都是了不起的英雄。其实就是一个虚幻的概念,一个不切实际的概念。创业首先是吃饭,要立足于社会,这应该是第一点对创业的认知。”

盛希泰和毛大庆的观点一致,也认为,创业不一定非要拿投资人的钱。“像30年前,那时候创业哪会想拿别人的钱?借点钱,开个小饭馆,摆个小地摊,不也是创业吗?还是要从小做起,不一定非要从拿别人的钱开始。如果一开始就要做一个伟大的企业家,这不现实。”

毛大庆也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提醒创业者不要浮躁。“我自身属于‘15派’,15年那时候创业者定位都特别高,上来就要当企业家,每个人都要追大咖,动不动就三年要上市,钱多的满地跑。无论是创业者本人还是投资人,都很浮躁。但这一波过去以后,我觉得创业者应该回归朴素,回归到商业的本质,回归到一个小的事情,从头做起。”

自动播放

当然,也并不是说所有的创业都要从“小”开始。如果是专业人士,如大学教授、科技从业人员等,可以用自己的技术为基础和核心竞争力来进行“科技创业”。

盛希泰认为,“商汤科技上市是一个非常伟大的节点,就是教授可以发家致富。”

而且,盛希泰表示,科技创业和2015年风起云涌的“模式创业”相比有一个核心的优势。“如果你做模式创业,比如在大兴搞一个工厂,相当于是从0到1,平地起高楼无中生有。但科技创业不是从0到1,是从0.2到1。0.2是什么?0.2是已经有了基础。这包括两个方面,两个0.1相加。第一个0.1是技术起步了,已经不是0了,起步就有门槛;第二个0.1是教授是‘生孩子的人’,永远最深刻的思考技术和产品。从这个角度来说,它是从0.2起步到1,比从0到1的模式创业要容易很多。”

同时,盛希泰也指出了教授创业的一大弊端,就是不懂管理,不一定适合做CEO。这时,就需要投资人给他配一个CEO,让教授做联席CEO。“其实很多投资团队,投资基金都有这方面的储备,投资基金本身成为一个媒介。”他也呼吁,“能够做CEO的人,可以跟投资基金、投资人多结合,多聊天多聚会,这种合作机会可能就自然而然的产生了。”

自动播放

吴晨光总结毛大庆和盛希泰德观点,给创业者和投资人提出了自己的建议,“疫情下的创业,要回归现实,面对现实。”

3、创业者如何选择赛道

当然,也并不是有技术创业就一定能成功,对于机会和赛道的选择尤为重要。

毛大庆表示,对于赛道选择的关键是要从当今国家所推动的,以及国家最需要的角度去寻找。“这些从来都是引领赛道最重要的指向。今天,很多投资人,包括投资资金的来源,背后的LP,很多都是来自国家维度上的一些产业、企业和机构。比如大型国企,大型的国家主题基金、引导基金,地方政府的基金,包括风险投资基金等。以此来推动某些产业的成长。今天的创业者,特别是技术类创业者,要在这些维度上做更细的观察,结合自己的能力专长、特长,去选择这些领域的机会。哪怕是一个很细分的领域,很下游的一个小事情。”

他还特别分享了自己在以色列的考察情况,“以色列的创新跟中国最大的不一样,就是以色列很多的创业公司都很小,都做一个很细分的事情,可能就是技术上的某一点。在开始的时候,它更多需要的是人,是人的知识、能力和智慧。并不是靠巨大的资金驱动的创业。当它到达一定的成果时,引入一两个投资机构,把它稍微培育一下,然后很快的通过被收购、被重组、被兼并,汇入到一个更大的项目中去。所以,在以色列的创业里,我们很少跟他们谈论到有多少独角兽,多少家公司上市。他们很多在A轮、B轮就退出了。”

毛大庆也借此提醒创业者,不要每个人都去做上市,做估值。他表示,“今天,中国无论是农业、航天、生命技术、能源技术,还是军事国防这些领域,细分到下面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就拿互联网技术来说,现在很多人在做直播。其实直播技术里也有很多新的衍生。比方说元宇宙下的数字人技术等等。有很多团队在研究一些新的方案,盈利模式也挺简单的。”毛大庆还表示,自己尝试过使用一些数字人的分身,觉得很好。

吴晨光也非常认同毛大庆的观点。他表示,“创业者要在一个细分领域里扎下去,不能浅尝辄止。”

自动播放

4、发放纾困代金券 在企业两个最重要的成本上给予帮助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创业、都选择创业。相比较而言,就业问题才是广大网友更为关注的问题。吴晨光也就此与毛大庆和盛希泰展开了深入探讨。

经济环境不好,今年的就业形势尤为严峻。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四月份全国城镇人口失业率是6.1%,16到24岁的青年,失业率高达18.2%,今年还有超过1000万大学生毕业,青年失业率和大学生毕业人数均创历史新高。

要想稳住就业,首先就得稳住企业。然而现实却是,企业为了生存不得不裁员。这样的矛盾,该如何平衡,如何解决?

对此,毛大庆和盛希泰都认为,企业对于未来经济发展的预期和信心的恢复至关重要。只有企业的信心恢复了、预期增强了,这个矛盾才能从根本上解决。

如此,问题的核心就变成了如何恢复企业的信心。

盛希泰认为,恢复信心的关键是对企业的鼓励,发挥企业的活力,让企业家都动起来,面向未来。

自动播放

同时,盛希泰也给出了一个非常好的数据:“今年以来这么困难,我们新增市场主体每个月仍然有8%到8.5%增长。很了不起,我们改革开放之初,每天新增注册企业两百家,现在每天新增注册企业两万家。我觉得只要有新的市场主体出现,这个社会一定会进步,国家必然会发展。”

今年以来,为支持中小企业渡过难关,国家发改委联合有关部门先后印发了工业经济18条、服务业纾困43条等诸多政策措施。强化市场供需调节,促进价格平稳运行,推动降低中小企业成本。

毛大庆曾提出,给企业发放纾困代金券,为身处困境中的中小企业输血。他表示,“对于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民营企业来说,最简单、最直白的纾困的方法,就是在他们的两个最重要的成本上给予直接的帮助。一个是人力,一个是房租。虽然政府发了很多文件,说国有企业要给房子使用者六个月的免租期等等。但是,实际上不同类型的企业受到的支持是非常不一样的,到商业主体,基本上没有享受到支持,一些外资机构就更没有,房东们可能也有各自的一些问题。所以,一个政策下来,能不能直接帮助到民营企业是非常不确定的。第二就是人工、人员的成本。疫情期间,在没有工作的情况下,老板们还要发钱。民营企业没有收入干发钱,怎么活得下去?”

那么为什么要发纾困代金券,而不能直接给企业发钱?

自动播放

“发钱给企业,是很多国家都采用的方法。但就中国的实际情况来说,如果我们直接发现金确实存在着一些危险和问题。比方说,发完了钱就给拐走了,没有发到真正的地方去。所以,我们当时提出用发放定向代金券的方式。比如这个钱就是用来给你付房租的,这个钱就是用来给你发工资的。这样既保证了解决企业的实际问题,同时也稳住了就业。”毛大庆解释道。

与此同时,在抽贷的问题上,毛大庆认为,民营企业贷款大多都有实际抵押物,民营企业贷款很少是信用贷款,既然有实际抵押物在银行,那银行一定阶段内不要抽贷也是合理的,国家应给予支持。

毛大庆表示,救企业主体、保障企业主体就是保就业、保社会稳定。这不需要弄出一大堆政策写好几十页文件,不如三行字解决企业在乎的上述三件事。

盛希泰也认同,保市场主体就是保企业,保住了企业也就保住了就业。

5、从小事出发提升自己 社会应给予年轻人充分尊重

但是,企业信心的恢复需要时间,经济转好更需要时间。在这个过程中,青年和应届毕业生的就业却是一个刻不容缓的实际问题。

对此,毛大庆表示,“我觉得年轻人在一定阶段内只能降低要求,为了工作,降低原来的收入预期。更重要的是,在寒冬里去提升自己的技术和本事。”他还特别提醒应届毕业生,别抱怨,也不能等,因为时间过得很快,明年新的毕业生又出来了。“到那个时候,如果你没有用时间换来手艺、本领、能力,新人一上来,你又很被动。”

毛大庆非常认同盛希泰“从小事出发”的观点,“大家做一个自食其力的、能自己活着的人也是很重要的。社会应该给予这些人以充分的尊重。哪怕干一个服务业,干一个小事情,干一个原来你可能都不屑于做的事情,也是值得被尊重的。只要你能自食其力,能自己活着。”

盛希泰则表示,现在失业率太高了,应该鼓励创业,首先解决吃饭问题。

6、未来十多年,中国将从互联网时代转向专精创新时代

对话的最后焦点是“芯片问题”。

盛希泰曾表示,应该用搞原子弹一样的决心去做芯片。

今年4月,他用近个月的时间,走了国内十个省、二十个城市、一百多家企业,然后得出了自己的调研结果。

自动播放

盛希泰表示,中国80%的“专精创新”企业不在北京、上海、深圳,而是在二三线城市。“过去十多年,这些企业被遗忘在社会的角落。他们没骗过钱,没拿到过钱,或者只拿到了不多的钱。但他们非常兢兢业业的抓着项目上产能,把产业链吃的无比精透,成本降的无比低,很多都是填补市场空白的。这些企业有四个特点,第一,都有一定科技含量和门槛;第二,创业者年龄都四五十岁以上;第三,他们最短的创业十年以上;第四,都有一定的规模,收入和利润。这给我很大的启发,我觉得这些企业很可爱,很可贵。毫无疑问,他们也很困难,但相比较之下,他们很踏实,跟他们一聊我也就很踏实。”

所以,盛希泰认为,未来十多年,中国将从互联网时代转向专精创新时代。“过去十多年,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确实很伟大,那一批伟大的互联网公司也站到了世界的前列。但我感觉互联网企业解决不了芯片问题。而现在,我们国家认识到必须解决芯片的问题。时代变了,对企业的认知变了,对投资人的要求也变了。那些位于二三线城市的专精创新企业代表着中国的希望和未来,他们中必然会出现一批伟大的企业。”

更多精彩内容详见专题:

香港回归25周年如何再出发?下一场牛市何时出现?何超琼、李迅雷等大咖激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