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新财富集团实控人套现手法揭秘
财经

河南新财富集团实控人套现手法揭秘

6月20日上午,当第一财经记者赶往总部位于郑州的河南新财富集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河南新财富集团”)时,发现这里早已人去楼空。一楼的大门处,张贴着禹州市公安局于4月25日张贴的封条。

“禹州新民生等村镇银行线上交易系统被河南新财富集团操控和利用的犯罪事实已初步查明。”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于6月18日在官网发布公告称。

“现初步查明,2011年以来,以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吕某为首的犯罪团伙涉嫌利用村镇银行实施系列严重犯罪。”许昌市公安局也对外发布警情通报称。第一财经之前报道过,警情通报中提及的“吕某”真名为吕奕。

第一财经调查发现,河南新财富集团对于金融机构的渗透,并不局限于村镇银行,还包括一些城商行、农商行。这些银行的股权成为质押贷款的主体,成了吕奕从各金融机构套取资金的工具。

交叉渗透

曾在河南新财富集团下属某公司任职的王麟(化名)告诉第一财经,由吕奕实际控制的影子公司多达上百家,而且,这些影子公司,有着鲜明的特点。

王麟总结,吕奕布局的这些影子公司大致有以下特点:A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同时又是其他数十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X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又兼任着B公司、C公司的股东或者监事;Y公司的大股东,到了D公司、F公司,又会摇身一变成为小股东,而且,这些影子公司之间,又会层层穿透、交叉持股。但有一点最为明显,就是吕奕只在幕后,他的名字永远不会出现在这些公司。

以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为例,第一财经初步统计发现,在该银行15名股东中,与河南新财富集团存在关联关系的,便至少有5家。

而宋都农商行的高管名单中,则至少活跃着三名与河南新财富集团有着关联关系的高管:吕虎,宋都农商行董事,其持有河南新银创投资发展有限公司49%股权,而河南新银创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则是河南新财富集团;乔永纲,宋都农商行董事,工商信息显示,其不仅担任着郑州博奥森电器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还同时在其他7家公司持有股份,2020年3月,由乔永纲担任执行董事并持股63.4%的河南盈福祥商贸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3205.0512万股宋都农商行股权,质押给了河南杞县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此外,新财富集团另一名高管,也在宋都农商行董事担任董事。

“外人(如果)不知内情,可能很难发现其中的联系,但其实我们一眼就能分辨出来。”在河南新财富集团任职期间,开始有高管找到王麟,希望他出任某家公司的法人代表,王麟担心风险,最终选择了离职。但他发现,河南新财富集团的业务模式,已经开始成型:找钱参股银行,然后,再把钱从参股银行套出来,高利放贷给其他企业。到了后期,随着直接控制的银行股权越来越多,河南新财富集团甚至直接介入了某些银行的高管任命、董事会成员选举等。

就这样,通过不断参股、质押,河南新财富集团及其实控人吕奕,开始不断渗透国内多家城商行、农商行,后期,伴随着金融监管的加强,吕奕又开始盯上了村镇银行,并依靠多家影子公司,参股同一家村镇银行,在某些村镇银行形成了具有话语权的股东地位,最终具备了操作甚至控制这些村镇银行的基础。

质押套现

那么,吕奕是如何把已经入股到银行的股金,再次从银行套出的?第一财经记者循着王麟的指点,发现了其中的端倪。

郑州博奥森电器有限公司、郑州帛珏商贸有限公司是两家同时由吕奕实际控制的“影子公司”,两家公司同时出现在河南汝南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汝南农商行”)的股东名单中。

其中,郑州博奥森电器有限公司认缴出资945万人民币,持有汝南农商行1.79658%股权;郑州帛珏商贸有限公司认缴出资1890万人民币,持有汝南农商行3.59316%股权。

不过,两家公司的股金,很快从另一家农商行被“套”了出来。

天眼查信息显示,郑州帛珏商贸有限公司持有的1800万股汝南农商行股权,被质押给了河南尉氏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尉氏农商行”);郑州博奥森电器有限公司持有的900万股汝南农商行股权,则被质押给了河南上蔡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蔡农商行”)。透过股权关系可以发现,尉氏农商行和上蔡农商行的股东中,同样闪现着吕奕所控影子公司的关联公司及相关自然人的身影。

实际上,汝南农商行的188名股东中,与河南新财富集团存在关联的“影子公司”,并非只有郑州博奥森电器有限公司与郑州帛珏商贸有限公司。

河南丰加贸易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丰加公司”)也是汝南农商行股东,持有汝南农商行股权。

丰加公司共有两名股东,分别为陈守永持股95%、袁天真持股5%。

天眼查信息显示,陈守永同时为16家企业的股东或高管,袁天真则同时为17家企业的股东或高管,而且,陈守永、袁天真两人,还同时出现在郑州超凡办公设备有限公司的股东名单中,其中,陈守永持股90%,袁天真持股10%。

在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刑事判决书中,吕奕承认,郑州帛珏商贸有限公司、郑州超凡办公设备有限公司、郑州博奥森电器有限公司均是由自己实际控制、经营的公司,这一点,也得到了河南新财富集团财务部工作人员付某的证明。

河南丰加贸易发展有限公司的股权,被先后质押给了三家农商行,其中,被质押给河南汴京农村商业银行(下称“汴京农商行”)的,有900万股,被质押给汝南农村商业银行的,有1175万股。汴京农商行的股东中也闪现吕奕所控关联方的影子。

郑州超凡办公设备有限公司为开封宋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宋都农商行”)股东,其持有的宋都农商行1899.2896万股股权,于2020年3月被质押给了河南杞县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杞县农商行”)。

同时“潜伏”在宋都农商行,还有郑州尚安商贸有限公司(下称“郑州尚安”),其持有宋都农商行7.82%股权。

天眼查信息显示,这是河南新财富集团的另一家关联公司。新财富集团的大股东兼法人代表余泽峰,曾长期在郑州尚安担任高管。2019年11月,郑州尚安商贸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2400万股宋都农商行股权,质押给了河南通许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通许农商行”)。

为了获取更多融资,2013年时,郑州尚安的两名显名股东朱建伟、王勇,甚至还曾试图把自己持有的郑州尚安商贸有限公司,质押给安信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第一财经进一步查询发现,无论是通许农商行,还是杞县农商行,这些向河南新财富集团及其关联公司放贷的农商行,其中不少股东的背后,也都活跃着河南新财富集团及其影子公司的身影。将其持有的某家机构的股权,抵押至其影子股东埋伏的银行,套取出现金,这是吕奕所控公司的惯常手法。

取道信托

除了把持有的部分银行股权质押给其他参股银行,吕奕还会直接以这些“影子公司”的名义,从其他银行直接贷款。

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上述刑事判决书显示,吕奕曾分别以河南海菱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河南祺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郑州帛珏商贸有限公司、郑州超凡办公设备有限公司、郑州博奥森电器有限公司等公司名义,于2007年至2013年间,先后分别向郑州银行申请贷款,“每个公司当时大概有几千万元贷款,(应该)都是乔均安(郑州银行时任副行长)经手批的,”吕奕述称,为此,他曾先后向乔均安行贿数千万元。

目前,乔均安已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

郑州银行办公室工作人员则回复第一财经称,吕奕以上述公司名义在郑州银行的贷款状态,目前均为“结清”状态,尚未出现逾期状况。

不过,记者查询发现,郑州超凡办公设备有限公司从杞县农商行借出的大部分借款,由于未能及时偿还,杞县农商行已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被执行金额为4395.63万元。

此外,将持有的银行股权抵押给信托公司,进而获得贷款资金,同样是河南新财富集团的融资方式之一。

第一财经此前曾报道称,2016年及2018年,与河南新财富集团旗下“影子公司”存在关联关系的开封恒亚建筑材料有限公司(下称“开封恒亚”)便曾先后将许昌农商行2015.86万股及6314.14万股股权分别质押给方正东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华鑫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至今显示为有效质押。

此外,上述提及的由吕奕实际控制的河南海菱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也曾于2016年8月,将其持有9360万股的洛阳银行股权,质押给方正东亚信托。在此前后,河南海菱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还曾试图将其持有的3696万股河北银行股权,质押给国通信托。

同样为吕奕所控制的开封市兰尉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曾参股的河南佳森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河南佳森”),则由安徽怀远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怀远农商行”)提供质押担保,先后从从渤海信托获得信托贷款共计4.8亿元。最终,由于河南佳森公司迟迟未能归还贷款本金,怀远农商行将其告上了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