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失败后美国卷土重来,拜登的“印太经济框架”成色几何?
财经

TPP失败后美国卷土重来,拜登的“印太经济框架”成色几何?

“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黑格尔的这句话,用在美国身上似乎再合适不过。

公元前5世纪伯罗奔尼撒战争中雅典和斯巴达两个城邦的覆灭,以及两千多年来人类的无数场战争,好像都未能让美国明白:没有人可以永远维持霸权,遏制、对抗甚至发动战争,只会导致两败俱伤。

尽管中国已经多次公开强调“世界上本无修昔底德陷阱”“应该努力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但美国似乎在这个自己提出的“陷阱”中越陷越深,在“遏制”中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继以排挤中国区域经济影响力为目标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失败后,美国又牵头成立了所谓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

5月23日下午,美国总统拜登在日本东京正式宣布启动“印太经济框架”(IPEF)。拜登称,“这个框架是一个承诺,与我们在这个地区的亲密朋友和伙伴合作,应对确保21世纪经济竞争力最重要的挑战。”

虽然拜登没有提到“中国”二字,但“印太经济框架”针对中国的意图不言而喻。实际上,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就曾直言,有关框架旨在“有效反制中国不断增长的影响力”,是“独立于中国的安排”。

那么,美国为什么急于成立“印太经济框架”?这个所谓的“印太经济框架”究竟是什么?会对中国造成哪些影响?中国又该如何应对呢?

“2022凤凰网财经(夏季)云峰会”上,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院教授张宇燕、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等嘉宾针对IPEF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美国总统拜登、印度总理莫迪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出席了5月23日在日本东京泉花园画廊举行的印太经济繁荣框架(IPEF)启动活动。(图片:路透社)

美国为何启动IPEF?——张宇燕:针对中国

实际上,在2021年10月,美国总统拜登在东亚峰会上才首次提出了“印太经济框架”,他宣称要建立一个适应需求的多边伙伴关系。

“印太经济框架(IPFE)”的正式名称为“印太经济繁荣框架”(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 for Prosperity)。首批成员国共13个,其中包括七个东盟成员国。其规模占全球经济总量的40%。

13个成员国分别是美国、韩国、日本、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尼西亚、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越南、文莱。

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任内,为制衡中国影响力曾力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但继任者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在2017年宣布退出该协定。

在美国退出了当年为了制衡中国而构建的自贸协议后,中国却随后积极申请加入,2021年9月,中国已正式申请加入CPTPP。

不仅如此,2020年11月15日,包括中国和亚太14国在内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式签署。RCEP协定因所涵盖的人口之多、贸易及经济总量之大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

之后,拜登就相继提出并快速启动了“印太经济框架”。有分析称,IPEF是拜登政府试图再次“重返亚洲”的体现,目的是为了与中国争夺区域经济影响力。

对此,张宇燕认为,美国和东盟峰会合作,又搞印太经济框架,它的目的是比较清楚的,非常强烈地针对中国,这个涉及到大国博弈力量对比发生变化。

“站在美国立场上讲,它也有它的道理,因为中国发展的速度太快,因此想要通过IPEF遏制中国发展。但愿望和最终的结果并不是完全划等号的,不是说你想干什么事儿就能干什么事儿。”张宇燕表示。

魏建国也认为,美国搞“印太经济框架”就是对中国实施制裁,要把中国排除在外。“这是(关键的)两条,一个制裁,一个是排除,就是不让中国发展,但这不现实。”

实际上,对于IPEF在区域经济影响力上对抗中国,美国官员并不讳言。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受访时表示,有关框架旨在“有效反制中国不断增长的影响力”,是“独立于中国的安排”。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也表示,这一“新型经济框架”还包括协调出口管制,以“限制向中国出口‘敏感’产品”。

对于“印太经济框架”以及美国官员的言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表示,“框架”打着合作之名、行排他之实,让地区国家与中国经济“脱钩”,是扰乱地区合作的设计,是胁迫地区国家的工具,注定走不远。

IPEF能否发挥作用?——姚洋:注定失败

从目前透露的信息看来,印太经济框架主要特点是“四大支柱”和“半包容性”。“四大支柱”分别是:贸易,供应链,清洁能源、去碳化和基础设施,以及税收和反腐败。

“半包容性”是指根据框架规定,各成员国必须签署至少一个模块内的所有组件,但不必参与所有的模块,而且该框架将不包括降低关税壁垒等市场准入条款。

这种安排使得美国可以规避在其国内高度敏感的降低关税壁垒等市场准入问题,美国的劳工组织极力反对类似安排。此前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也因为缺乏国内支持而流产。

然而,IPEF的这一特点也被外界诟病——可能需要符合各种关于税收、劳工保障、清洁能源的要求,却难以获得低关税、新市场等好处。

那么,“印太经济框架”是否真能如美国所愿,起到“遏制”中国发展的作用吗?

魏建国认为,“印太经济框架”是美国又想出来的一个新花样,而这个新花样里面,根本没有实际的内涵,更没有一些具体条款。它不像CPTPP,也不像RCEP,更不像自贸区的某些协定,它就是一个笼统的,空洞的一个框架。

李稻葵也表示,IPEF看不出有什么新名堂,有点像我们说的“PPT造车”似的,玩很多概念,想造汽车,弄个PPT给你造汽车,叫投资银行的风格。

李稻葵还指出,美国政策团队经常会提新概念,新打法。如果把美国比喻为一个篮球队,你会发现这个篮球队经常换人,第一节是一帮人,第二节是一帮人。

“美国政府也经常换,而且每换一帮人,它就要提新概念、新打法。希拉里的新丝绸之路、奥巴马的TPP等,最后都束之高阁。因此可以发现,美国政策团队经常会提新概念,新打法,我们不要太往心里去。”李稻葵说到。

张宇燕也认为,印太经济框架只是一个行政的协定。它只是一个行政协议,它不经过立法、不经过国会通过,所以它的司法基础相对来讲比较弱。它也没有争端解决机制。理论上讲,下一届美国政府可能马上就把它废掉了。

张宇燕还指出,IPEF想把中国完全排除在外,但实际上是不可能做到的。张宇燕举例到,在2010年到2020年这十年间,西方七国集团(G7),它每年的经济增长累计量加到一起是5.6万亿美元,中国一个国家十年间累计是8.6万亿美元。

“中国一个国家是西方七国的差不多1.5倍,市场规模在这儿,无论你搞什么东西,都离不开中国。从增量上看,(中国)增量在这,这个事实是明摆着的。你想做什么事,最后能不能做成,这个是非常难说的。”张宇燕说到。

此外,张宇燕还表示,亚太地区原本已经签署了RCEP、CPTPP等众多的自贸协定,就好像“意大利面碗”现象一样。这种情况下,再多一个或者少一个,不会对整个大局产生影响。亚太区域合作能给各国带来什么样的好处,能否实现共同繁荣,才是关键所在。

(注:“意大利面碗”现象一词,源于美国经济学家巴格沃蒂1995 年出版的《美国贸易政策》一书,意指在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和区域贸易协定下,各个协议的不同优惠待遇和原产地规则,就像碗里的意大利面条一样一根根交织在一起,剪不断、理还乱。)

姚洋则断言,“印太经济框架”政治多于经济,最终会归于失败。“因为在政治上,东南亚国家与美国缺少像澳大利亚和美国之间的文化亲近感,不可能结成像‘五眼联盟’那样紧密的政治联盟。在经济上,美国又无法对东南亚国家给出实质性的东西。”姚洋表示。

实际上,就连美国的专家,也不看好IPEF。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贸易专家Matthew Goodman表示,“看来白宫已经决定让IPEF的启动仪式更像是一个邀请所有人参加的开放式酒吧派对, 但如果政府想让各国加入进来,最终将不得不提供更多的实际利益。”

中国如何应对IPEF?——魏建国:用好RCEP

尽管在大部分研究机构和学者看来,IPEF不过是一个“雷声大雨点小”的空壳子,并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成果。但也有不少人指出,面对拜登政府“遏制”中国的意图,仍需小心应对。

李稻葵指出,虽然说IPEF有点像“PPT造车”,不用太放在心上。但另一方面,也不要小觑,也要留个心眼,万一它哪一项弄成了呢!所以可能还是要认真研究。要抓住我们已有的RCEP,同时也不要为他们所动。

李稻葵表示,印度和东南亚国家这些国家非常懂美国,美国提一个概念,他们会一边看、一边说,都是三心二意的,都不是很认真,有点搭便车的意思。如果他们发现RCEP是真东西,就会放弃IPEF,回到RCEP的合作上来。

魏建国认为,中国应该首先对美国提出来的这套针对中国、遏制中国发展的方案采取措施。该采取哪些措施,魏建国提了两点建议。

魏建国表示,“第一,各省市必须抓好现在RCEP的研究和推动,要把RCEP用好、用足、用透。对于如何利用RCEP、关税如何减免、如何利用对外投资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等,相关行政部门应该对此有透彻了解。从现在开始未来五到六个月,我们要加紧(推动),因为今年是RCEP的第一年。”

“第二点,我们并不是要把越南和东南亚发展抑制住,我们是通过中国的发展,让别人搭我们的快车。同时我们也推动越南,东南亚,特别是东盟地区的发展。这是它们期望的,也是我们期望的,我们发展好了,它们也好。美国亚太经济框架,即便再有挑衅性,再有针对性,它也成了一个空壳子。”魏建国说到。

张宇燕对魏建国用好RCEP的观点表示了认同。“在整个亚太地区的各种各样的合作机制交叉、重叠的状态中,什么是起主导作用的?我觉得是RCEP,现在它是15个国家,量非常大。”张宇燕说到。

张宇燕认为,RCEP现在可能水平相对低一点,以后再升级,它是一个开放的、动态的。希望将来有一天印度也能加进来,随着其他国家不断地进来,它不断地升级。但是主导还是要以这种规则、协议的形式来做。

另外,张宇燕指出,即使亚太地区的各种机制呈现出“意大利面碗”现象,但真正占据主导的还会是RCEP。要把RCEP好好利用起来。“我们签了很多自贸协定,签署自贸协定是一方面,还要非常充分地利用起来,这样的话才能真正推动本地区的共同发展。”张宇燕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