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外国投资者大举做空日本 日央行正与做空者对决
财经

日媒:外国投资者大举做空日本 日央行正与做空者对决

过往20年中,做空日本国债以期望收益率飙升的市场操作被交易员视作“寡妇交易”,此类交易风险性极强。但随着日美利差持续走阔,日元持续性贬值,日本财务省周四公布的数据显示,海外投资者猛烈抛售日本国债,规模创纪录。

日本央行“逆势宽松” 日元极速贬值至24年前水平

在周四(6月23日)的亚洲交易时段,美元对日元继续在136的24年高点处波动,今年以来,日元对美元已贬值逾18%。两周前,欧元对日元也曾刷新逾7年高位至144.24。

在全球央妈都接连勒紧裤腰带的时候,日本央行仍继续买买买,并将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保持在0~0.25%的目标范围内。

而日元大跌的核心原因就在于此。日本央行坚持实施超宽松政策,而欧美央行已开启紧缩模式,双方背道而驰,内外利差不断扩大,而利差扩大的预期使投资者们选择买入美元、抛售日元。而日本银行越是买入国债加以支撑,与加快紧缩的欧美央行的差异就越明显,从而产生了推动日元贬值的连锁反应。

据《日经中文网》报道,日元贬值会导致物价上升,产生通胀压力。要解决这一问题,日本央行需要转向货币紧缩,国债价格将随之下降,抢先卖出国债的投资者增加,利率将面临上升压力。

不少专家对日元前景表示堪忧。

“末日博士”鲁比尼本周警告称,若日元汇率升至140,将给日本带来严重的通胀;彼时,日本央行将被迫调整政策,包括放弃零利率和YCC。

前高盛总裁奥尼尔表示,如果日元汇率升至150,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将再次来临。亚洲其他大国为了保护本国经济,可能会出手干预外汇市场。

日央行与空头大对决 谁主沉浮?

在日债和日元面临双重压力的背景下,6月17日(周五)上午,日本央行宣布将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目标维持在0%附近,继续维持宽松货币政策,这使得日本央行与空头的对抗趋于“白热化”。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立场鲜明地指出,没有改变收益率曲线控制(YCC)目标,没有看到维持宽松政策的限制,没有考虑提高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目标上限。

在谈及猛烈的空头抛售时,黑田东彦表示,虽然抛售压力强劲,但收益率曲线控制有力支持经济复苏的观点没有改变,日本央行将通过购买操作来应对。

本周,日央行与投资者之间的博弈愈演愈烈。更多的资金涌入“寡妇交易”,投资者坚定押注,全球最后一个依旧维持宽松政策的日央行将向市场“缴械投降”。

而为了遏制空头,日央行上周购买了超10万亿日元 ( 约合 808 亿美元 ) 的日债,单周购买额创史上最高,几乎相当于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去年一整月的规模。上周五,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在日本央行利率决议后攀升至0.265%创近6年来最高水平。

对此,不少分析师对日央行的下一步行动和市场走势做出预判。

一方面,日本宽松货币政策是否会在短期内调整,成为争论的焦点。

摩根士丹利三菱日联证券的宏观策略师Koichi Sugisaki表示,“寡妇交易”的参与者可能要等待很长时间,大多数日本投资者认为短期内政策没有改变的可能。”

日兴资产全球首席策略分析师John Vail表示,以史为鉴,做空长端曲线肯定会产生一些利润,但在与坚守鸽派的强势日本央行对抗时,空头们不太可能善终。

与此同时,沽空者们的“唱衰”声音同样不绝如缕。买入日元并做空日债的Legal & General Investment Management多资产基金主管John Roe表示,YCC最终会破裂,“我不明白日本央行怎么能坚持下去。我们已经做好他们最终不得不转变政策的准备。”

知名对冲基金BlueBay资深投资经理Russel Matthews表示,日本央行将在某个时刻被迫投降,最糟糕的结果可能是日元和日本国债同时暴跌。

另一方面,对于日本央行政策突然转向带来的影响,分析师们同样表示担忧。

彭博分析师John Authers指出,一旦日本央行突然转变政策方向,不日债收益率攀升叠加日元的避险货币角色,可能会导致资金流向逆转,令高杠杆单边押注日元贬值的对冲基金们大规模平仓。

EvercoreISI政策分析师KrishnaGuha表示,日本央行 YCC 是旧的全球收益率曲线结构的最后一个锚点,如果被打破,影响将是全球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