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公然扯谎、铁皮封门,创始人负债十亿,在线教育“新雷”已至
财经

风暴眼|公然扯谎、铁皮封门,创始人负债十亿,在线教育“新雷”已至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文:张沃若

在线教育又“暴雷”了。

五月,因拖欠员工薪资及学员相关费用,以及殴打讨薪员工而登上热搜的开课吧,在昨日再也压制不住汹涌而来的负面舆情。

薪资欠发、社保停缴,数千维权员工被大巴堵在公司之外,甚至淹没了此前来集体讨债的供应商与索要学费返现的学员。

有开课吧员工向凤凰网《风暴眼》透露,上周末开课吧突然宣布公司将签约新主体,而员工们发现,公司新主体的法人为原公司保安、保洁。

同时,公司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对在职员工进行了社保减员,并借防疫封控为由让员工继续居家办公,并传出即将退租总部的传闻。

据开课吧员工爆料,公司目前已被“铁皮”封锁。

而“闭关锁门”、实行鸵鸟战略的开课吧,从融资六亿到被冻结资金仅仅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

到底是公司战略失误,导致经营困难?还是从一开始就只打算“圈钱跑路”?

社保停缴、铁皮封门,假借“封控”阻止员工上班

5月底,开课吧刚刚爆发大规模讨薪及学员集体要求退费事件。

彼时,开课吧官方回应称:过去的1-4月开课吧都照常发放了全员工资,极少部分因为居家隔离待岗工资调整产生了部分延误,部分销售员工因触犯公司规章制度,需重新核算销售业绩提成。因故拖欠的工资和返现会尽快补上。

而学生退费则是受到了竞争对手和盗版机构的恶意攻击教唆,目前均正在着手解决中。

但开课吧员工李晨告诉凤凰网《风暴眼》,以上回应绝对不实,6月他在职期间即有大批员工未收到4月薪资,他本人至今仍未受到其4-5月在职期间的应得收入,此外,李晨透露,与他一同维权的同事们中被拖欠薪资时间最长的甚至可达4个月。

而开课吧此前回应称裁员规模控制在30%左右,李晨也表示不符合实际情况,实际上裁员比例远大于50%,而且不是裁员,而是劝退。

目前开课吧裁员或者离职3000人以上,内部员工仅不足3000人。

离职的员工中,很多都以业务调整、协商不一致、违规打车、违反红线、业绩不达标为由进行私聊引导主动离职,不但没有拿到任何赔偿,甚至连按照约定时间进行工资发放也没有做到。

上周末,开课吧却突然给在职的员工社保减员,表示要签新主体,而员工们发现,公司新主体名为“无违学社”,其法人为原公司保安、保洁。

此举被质疑欲“转移资产”。

风暴眼|公然扯谎、铁皮封门,创始人负债十亿,在线教育“新雷”已至

风暴眼|公然扯谎、铁皮封门,创始人负债十亿,在线教育“新雷”已至

同时,此前在维权问题愈演愈烈时,开课吧曾因出现“密接”一例为由,要求员工们居家办公。但至6月27日本该复工的日子,开课吧却通知员工封控未解除,继续居家办公。而员工们电话咨询街道办,却被告知隔离已经实际解除。

开课吧此举被质疑是为了防止员工要债,假借防疫之名阻止员工正常返工。

此外,李晨告诉凤凰网《风暴眼》,开课吧此前曾以大巴堵门,阻止维权员工进入公司园区,并以消毒杀菌为由通知在职员工搬走个人物品,员工进入公司需有保安陪同监督,不可私自带走非本人物品,不许拷贝转移公司任何资料。

6月28日晚,维权群内发来现场视频,开课吧总部及大门前的车道已被“铁皮”封锁,员工无法入内。

轻资产、套路贷,粗糙制课模式被质疑只为“圈钱”

深陷资金危机的开课吧何以至此?

据了解,开课吧目前不仅拖欠员工工资,拖欠学员学费,还大量拖欠广告投放的供应商费用——这些费用主要来自于开课吧的制课流程。

一位在职员工赵一楠告诉凤凰网《风暴眼》,课程主要集中在开课吧旗下的“米堆学堂”上,此前由于开课吧在学员之间的名声较差,开课吧便上线了全新的学习平台“米堆学堂”。

开课吧“米堆学堂”的运营模式包括两种:转化课(体验课,一般2-3节课)以及正价课 (成人课程大多都是录制的课程)。

转化课即开课吧与一些大V进行合作,大V本身不需要产出内容,而是开课吧根据大V的知识储备产出一套课,有考试类的,考公考、考研、考编的、也有素质类的课程,比如育儿、女性成长、性格类、星座类的课程,课程都大同小异。

这些大V包括胡海泉、乐嘉及奇葩说选手等知名人物,也包括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知识类博主,这些博主是否存在正规教学资质尚存疑,同时,其体验课成本的支出大头并不在课程本身内容的制作上。

赵一楠告诉凤凰网《风暴眼》,体验课的内容几乎没有原创,大多是课程制作组从知乎等平台拼接、拼凑,再由公司找外包团队进行包装、剪辑,再将课程的售卖逻辑以及课程福利、价格策略放上,一个具有销售转化意义的体验课就这样被生产出来。

抄袭“重灾区”就是星座、情感、塔罗等玄之又玄内容领域。

同时正价课的成本和制作则更为粗糙,很多正价课的课程内容都是30分钟左右,包含30-40节课,而且正价课并不一定真的“存在”。往往学员们在转化课环节在被引导付费时,正价课甚至都还没制作出来。

赵一楠称,最近就有些课程因为开课吧没有向导师们支付课时费,导致导师们直接罢工不讲课,课程“烂尾”,交了巨额学费的学员们不但无法退款,甚至也“无课可上”。

赵一楠还告诉凤凰网《风暴眼》,即使是导师为明星们的主打课,也并非宣传称的“直播课程”,其实均为录播,以明星胡海泉的音乐课举例,其所谓的“直播课程”基本都是提前录制,由团队在直播间提前设置好互动话语使其效果更逼真,真实的直播课程可能一周只有一次。

据李晨所述,一套正价课的成本大概在10-20w左右,课程的成本支出主要在广告投放引流、“导师”课时费以及销售分成上。

但即使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了营销,开课吧的获客成本依然高昂。李晨告诉凤凰网《风暴眼》,开课吧获客成本约为100元1个体验课用户,很多时候可能花费500多万的投放费用,最后成交额只有100万,其中大部分收入还得按照分成比例给主讲,再按照提成的比例给到销售、课程运营者,课程实际都处于亏损状态。

那么开课吧是依靠什么来维持这种烧钱模式呢?

李晨表示,开课吧有一套“奖学金班”模式,即学员达到标准以及期限之后会给奖学金返现,通过这种优惠吸引学员购买支付课程,签订合约,学费最少也是4、5k起步。

通过这种模式,开课吧收获了一波现金流,以支撑烧钱投放以及员工的工资支出。

同时,开课吧还以“费用全返”、“打卡返现”等宣传吸引学员报名,诱导部分学员在“芝士分期”平台进行贷款,宣称通过返现可实现“无息贷款”,但实际因为后期返现困难,学员往往得自己背负上上万元课程贷款所产生的利息。

凤凰网《风暴眼》发现,开课吧法人方业昌自2019年起便入股了“芝士分期”的母公司北京芝士未来科技有限公司,在该公司担任董事,直至2021年8月才退出该公司,赵一楠告诉凤凰网《风暴眼》,这正是开课吧大规模推广“奖学金班”模式的时间段。

同时赵一楠猜测,从一开始开课吧就没想过通过卖课赚钱,只是通过这一模式圈钱“跑路”。

因为据她透露,开课吧不但办公场地是租的,甚至连员工们使用的电脑、设备,几乎都是租借的,开课吧基本上没有什么固定资产,这种轻资产的经营模式对于一个教育企业来说并不多见。

一年之内,从融资六亿到被冻结8700万,开课吧的钱都花哪儿了?

2020年在线教育“大逃杀”之前,国内教育行业的四笔最大的融资均属于K12赛道,“双减”之后,断尾求生的教育品牌们则将逃生的出口设定在了职业教育——考公、考研、技能培训。

彼时,对于“成人素质教育”长坡厚雪的美誉不绝于耳,资本密集投注、政策利好不断,根据“黑板洞察”数据,这个被重塑的教育赛道在2021年内获得的融资共63 起,总金额近60亿元。

而开课吧就占据了总金额的十分之一。

2021年7月11日,开课吧创始人、CEO 方业昌博士在对全员的内部信中宣布完成6亿元B1轮融资,并称后续的B2轮融资也将会在未来两个月内陆续完成。

但实际上,其B2轮融资至今仍未有任何消息,且自B1轮融资过后,开课吧就持续曝出负面消息。

凤凰网《风暴眼》发现,早在去年7月,就有学员发现其付费课程质量太过粗糙,或涉及贷款问题,早早选择退款,但均难以实现,某投诉平台上存在大量开课吧退款难、拖延流程等问题。

截止目前,该投诉平台上有关开课吧的投诉信息超过8200条。

同时在2021年,开课吧四次被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谨慎选择教育培训机构的消费警示”名单,并曾明确指出,开课吧无证办学。

多名开课吧员工告诉凤凰网《风暴眼》,今年4月起,开课吧总部大门开始有人拉横幅讨债,据悉是为开课吧广告投放的供应商,涉及金额过亿。

今年5月,开课吧及其股东慧科教育被乐推(上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申请财产保全,法院裁定冻结该公司及慧科教育银行存款8527万余元。当时就被拖欠薪资里的员工们已开始人人自危。

同时,开始不断有学员因被延期返现,前往开课吧公司楼下拉起横幅要求还款。

到本月,长期拖欠员工工资的开课吧,终于在停缴员工社保之后迎来了员工们的爆发。

但长达三四个月的欠薪、裁员风波里,开课吧从未给过员工们任何“书面通知”,所有的裁员、欠薪的沟通,均为“口头通知”。

赵一楠告诉凤凰网《风暴眼》,这是开课吧不想留下任何书面“证据”。

在在线教育转换赛道的一年后,其问题再一次逐一显现。

2021年1月,中纪委官网曾发表《资本漩涡下的在线教育》文章,指出在线教育行业存在大量内耗乱象,并提到在线教育监管面临培训内容核查难、培训预收费监管难等问题。

文中所提到的“超标超前、应试导向、虚假宣传、制造焦虑等违法违规行为”,开课吧一个不落地踩了个遍。

6月29日,开课吧创始人方业昌终于发布回应,透露近期开课吧每个月的现金流缺口都在一个亿左右,同时其本人通过个人信用借款、个人投资抵押以及个人资产抵押等方式已经负债10个多亿,包括个人借给公司的4个亿左右。

方业昌称,未来三个月不敢保证留下来的员工薪水都足额准时发放,但将会最大限度的保证他们的基本生活。

其后,开课吧合伙人张恩光也向员工们回应,“目前大家的问题已经不是我的能力能解决的了的了”,“建议大家走正常的仲裁维权程序”,并给出了“分6期”支付欠薪的解决方案。

但这些消息依旧难以安抚欠薪员工的情绪。

经历了讨薪被打、恶意裁员、停缴社保等一系列问题之后,他们对于公司的耐心早已被消磨殆尽。

更何况,那堵把园区包围得密不透风的铁皮墙,似乎也在提示着他们,自己早已被分割在了公司的利益疆界之外。

爆料投诉邮箱 all_cj@ifeng.com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