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为俄石油售价设定上限可能一石二鸟,也可能中伤所有人
财经

美媒:为俄石油售价设定上限可能一石二鸟,也可能中伤所有人

周二(6月28日),七国集团(G7)领导人同意对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进口设置价格上限。

美国一名高级官员表示,七国集团领导人的目标一方面是通过能源制裁,削减俄罗斯的收入;但另一方面也尽量减少对七国集团经济体和世界其他地区的连带效应和影响。

早在一个月前,欧盟对俄石油“禁油令”艰难达成,但西方各国对俄罗斯石油似乎一直“难舍难分”,甚至偷着买买买。

此次西方各国将石油上限制裁再度提上日程,又会产生哪些影响呢?

《华尔街日报》6月30日分析报道称,G7提议为俄罗斯石油设定上限,或许会一石二鸟:既遏制通胀,又减少俄罗斯的石油收入;但也可能伤害涉及其中的所有人。

一方面,欧盟的俄罗斯原油海运进口禁令将从12月开始生效,在此之前,如果有了价格上限,欧洲乃至印度等进口大户将能省下一笔开销。

另一方面,尽管受到制裁后俄罗斯的石油出口减少,且打折出售,但其收入状况依旧保持健康。进口禁令控制了石油出口量,但无法控制价格。

据Kpler数据显示,6月1-15日,俄罗斯平均原油出口量约为388万桶/天,高于今年1-2月平均出口量的17.4%。俄罗斯目前的海上原油出口量已达到2019年5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国际能源署6月15日表示,尽管国际压力不断加大,石油产量不断下降,但俄罗斯的石油出口基本保持稳定。

俄乌冲突前,欧盟每天购买约260万桶俄罗斯石油,是俄罗斯最大的石油客户。欧盟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欧盟目前进口的石油大约30%来自俄罗斯。

俄罗斯副总理诺瓦克近日表示,尽管西方制裁减少了俄罗斯对欧洲的石油出口,但由于需求持续强劲,俄罗斯石油出口在2022年前5个月增长了12%。

此外,石油价格上限将位于什么水平或是关键。俄主要出口的乌拉尔原油(Urals)价格通常低于国际油价基准之一布伦特原油,但由于价格走势相反,目前的价差比往常大幅扩增。

《华尔街日报》分析称,这个上限须高于俄罗斯的收支平衡价格,低于目前乌拉尔原油的市场价格,即每桶不到90美元,而全球基准布伦特原油价格约为每桶113美元。

对于欧盟能否达成共识,一些业内人士持怀疑态度。加拿大皇家银行(RBC)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指出,预计“未来将面临重大挑战”,包括使欧盟成员国就执行机制达成一致。。

归根到底,在实践中,石油价格上限的方案错综复杂,甚至可能危险重重。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