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普渡“渡劫式裁员”:一年前狂招10倍员工,14个月吸金10亿
财经

风暴眼|普渡“渡劫式裁员”:一年前狂招10倍员工,14个月吸金10亿

风暴眼|普渡“渡劫式裁员”:一年前狂招10倍员工,14个月吸金10亿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文| 张沃若 琢絮

核心提示:

1、7月4日,一封普渡科技CEO张涛致全体员工的公开信被曝光,主要内容是普渡科技将再度进行新一轮裁员,引发舆论关注。凤凰网《风暴眼》发现,普渡科技的裁员潮从去年年底开始,消息称已裁员超过三分之二;

2、普渡科技曾一度是创业明星企业,成立七年来获超过7轮融资,融资总额超10亿元人民币,腾讯、美团、红杉中国等知名机构均在列;

3、超额的融资不但膨胀了市场预期,也让普渡科技走向了盲目扩张。在资本的加持下,普渡科技选择了互联网打法——跑马圈地,这也让普渡科技陷入愈发严重的“冗员”问题之中,加之管理层经营战略的混乱,最终导致其陷入了如今的困境;

4、在张涛的致全员信中,他依旧把问题归结于“资本市场已经进入凛冬”。但在此前,张涛曾公开表示,公司融资是“科学+艺术”问题,公司本质上是靠经营活着,而不是靠融资活着。然而现实却是,普渡科技的风光多仰仗资本的融资,而非高明的经营战略。

——————————————————————————————

以商用机器人闻名的普渡科技,这次却渡不了普通员工了。

7月4日,网友曝出普渡科技CEO张涛发布全员信,“万般无奈”地为周一办公室咖啡的醇香添了堵。

与大部分裁员前的创业者一样,张涛在回溯了创业前期的艰难、肯定了“战友”们的功绩、强调了公司的勇气和信心之后,宣布了新一轮的裁员计划。

毁约应届、仲裁烂账一堆、法务总监疑似“跑路”,在“商用机器人全行业几乎都未实现盈利”的现实下,普渡不得已将员工们“普渡”——佛教用语中也有广兴剃度的意思。

据某职言平台网友爆料,6月时公司员工规模在1300人左右,本次可能将裁至仅剩500人,公司业务将只保留“送餐基本盘”。

此前曾疯狂吸金10亿、风光无两的普渡科技,何以沦落到这般境地?

14个月疯狂吸金10亿,美团、腾讯、红杉或被套

风口上的普渡科技,曾一度是资本的宠儿。

凤凰网《风暴眼》根据公开信息梳理发现,普渡科技于2016年在深圳创立,主营商用服务机器人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注册资本219万元(人民币,下同),实缴资本却为零。法人代表及实控人为董事长张涛,目前持股38.12%。

成立近7年以来,普渡科技共获得过7轮融资。据已披露信息粗略估算,普渡科技融资总额已超过10亿元,并且其资方阵营可谓豪华,腾讯、美团、红杉中国等知名机构均在列。

其中,2016-2018年,普渡科技保持一年一次的融资节奏,唯一披露的A轮融资,融资金额为5000万元,由启创资本及榕泉资本共同完成。2019年公司全年未现融资动作,稍显沉寂。

然而,蓄势一年后,从2020年7月开始,搭乘商业机器人的行业发展东风,普渡科技明显加快了融资速度。至2021年9月,普渡科技用14个月时间迅速促成了4轮融资,上述明星投资机构均在此期间竞相加入,其中红杉中国连投3轮,美团更是4轮均未缺席。

也正是这段时期,在多家投资机构的加持下,普渡科技的融资额水涨船高,从单次近亿元融资大举跃升至一次性融资5亿元,最终推动总融资额突破十亿元大关。

普渡科技融资历程(图源:天眼查)

跑马圈地野蛮扩张,“冗员”最终拖垮普渡

超额的融资不但膨胀了市场预期,也膨胀了普渡的高管。

一个主做B端产品的硬科技企业,在资本的加持下开始选择了互联网打法——跑马圈地。

从北京、上海、深圳,再到盐城、唐山、绍兴、芜湖、桂林,普渡科技的销售岗一度从还未吃透的一线城市,一路下沉到三线城市。

从2020年7月的300人,到2021年11月的3000人,普渡科技团队的快速扩张与公司的治理能力出现了明显的脱节,甚至出现了“新员工入职连系统的培训都没有,招人进公司却不知道让人干啥,只让员工自己发挥想象力”的问题。

凤凰网《风暴眼》发现,普渡科技至今仍在其官网上大举招聘,只是最近的招聘启示时间停在了今年5月20日。

但盲目的扩张并没有给普渡科技带来相应的收益。

由于人员增长过快,普渡科大量技核心业务部门鱼龙混杂,市场销售部门派系林立、多头管理,政策朝令夕改,庞大销售队伍人浮于事。

除了积重难返的冗员问题外,普渡的销售部门也存在大量腐败问题。

据相关媒体爆料,普渡科技的销售为获得业绩,开发出了“分期付款”模式,签单只需要给出总金额10%-20%的首付额度即可,根本不在意该笔合同能否正常回款。

这些抬高业绩预期、却又迟迟无法回笼的资金,恐怕也是近期普渡陷入现金流压力中的重要因素。

而普渡快速扩张所制造的巨大泡沫破碎得也很迅速。

2021年12月,某职言平台上就已经出现普渡机器人裁员的相关话题,普渡被曝出“批量裁员”、“毁约应届生”等现象。

此后,媒体开始陆续报道普渡裁员状况,称该轮裁员潮波及20多个城市,预计总人数超过1000人,占公司总规模的三分之一。

普渡CEO张涛则在2021年年底CEO全员讲话中直言“入不敷出”。

而这一切离普渡新一轮的过亿级别融资过去了才半年。

2022年1月26日,一篇普渡科技公众号发布的文章中,张涛表示公司在快速发展中,普渡科技现有员工2000+,除了深圳总部,还在北京、成都等城市拥有子公司12家以上——这意味着裁员数量与网传基本一致。

CEO破口大骂员工领红包不点赞,被曝私人关系混乱

不知道是不是业绩压力带来的焦躁,就在文章发表之后不久,普渡科技新一轮负面舆情再起。

2月16号,有网友曝光了一张普渡科技内部微信聊天群的记录。

普渡科技CEO张涛发红包给员工,请求他们给自己发的产品宣传视频点赞,结果因领取红包的人与视频点赞数相差甚多,引得张涛破口大骂,并要求不点赞的人将红包退回。

该截图经过网络迅速发酵,张涛被网友纷纷批评“格局太小”。

这个“格局”问题在这次的裁员潮中又一次被网友抓住爆料,称CEO创业过程中私人关系混乱,搞得内部一团乌烟瘴气。

此后普渡科技CEO张涛针对此事件发布致歉信,表示会继续提高自己的管理水平,并提到第二轮疫情反复期间,公司的产品销售严重受阻,在新产品的推广方面有些“心急”。

同时张涛表示,希望大家把时间轴拉长,“2021年公司业绩已取得数倍增长,行业地位进一步加强,未来三年内,只要当年收入达成公司目标,会将本人当年工资50%以红包形式发放给员工。”

然而大饼画下未半,普渡又一次中道崩殂。

创业者们的万能理由——“大环境不行”

经历了6月、7月两波裁员之后,普渡科技将员工规模降至其创业之初,而原本的上市计划也已经搁浅。

与6月以后被裁的同事相比,年初被裁的员工们还算幸运的,他们还可以在职言平台笑话公司“把融来的钱全部用来招人和赔偿”了。

而本轮裁员潮之下,裁员的赔付恐怕已经不再是普渡科技首要考虑的问题了。各类供应商欠款及投资人的施压才是普渡科技要解决的当务之急。

是什么导致了普渡科技当下的窘境?

凤凰网财经首席战略顾问周掌柜告诉《风暴眼》,普渡科技当下的困境主要来自于市场预期、估值环境以及产业政策的变化。

周掌柜称,“创业公司的估值,逻辑上是其市场的拓展行为带来的,公司的融资主要靠创业者‘讲故事’,由于目前普渡科技的‘故事’并不顺利,显然会影响到它的下一轮融资;同时,今年以来的防控政策,以及俄乌战争、美联储政策等外部因素,扰乱了市场对于发展前景的预期,导致下游厂商预期下降,进而使普渡科技的订单下滑。”

周掌柜还表示,从全世界范围来看,美联储加息撤出流动性的时候,资本一般更偏好于无风险的国债,或者业务更为稳健的企业,并从不盈利的科技创新型公司里撤出来。目前,全球性的科技公司都出现了估值回落,纳斯达克甚至有企业市值跌去百分之八九十。

普渡科技自然也不能免去大环境的“大考”。

在张涛的致全员信中,他也把问题归结于“资本市场已经进入凛冬”——

自去年底以来,全球资本市场急转直下,在国际政治经济环境、战争、连续多年疫情、宏观经济周期等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当前的资本市场可能正处于几十年一遇的低谷,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今年国内的股权融资笔数和金额呈断崖式下跌。

但“大环境不好”是普渡科技的问题根源所在吗?

实际上,普渡陷入困境的时间似乎早于多重因素叠加的“凛冬”。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2016年,全球服务机器人市场规模仅54亿美元,而这一数字在2020年的翻倍至110.3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9.9%。而具体到中国市场,则由2016年的9.4亿美元增长至2020年的29.4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2.9%,显著高于全球。

2020年,“新基建”的提出进一步为服务机器人行业发展按下加速键。

据赛迪顾问发布的《洞见·2021-新兴产业投资机会》报告显示,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国商用机器人市场需求迎来爆发式增长,市场规模达到283.8亿元,同比增长37.4%,而这一市场的投融资在2020年更是激增344%。

据睿兽分析显示,2021年全年机器人公司发生投融资事件220起,总金额约226.05亿元。张涛自己也承认,整个行业的销售额近年内保持了年均数倍的高增长,行业内出现了多家估值介于10亿美金-20亿美金的独角兽公司。

普渡科技也在去年完成了共计近10亿元的C1、C2轮融资。

在这个“互联网下行,硬科技上升”的关键节点上,普渡科技却陷入了如今的困境,显然不是张涛一句“过去公司做的经营管理决策肯定有不好的地方”就可以轻轻盖过的。

凤凰网《风暴眼》梳理发现,今年5月底,张涛曾就融资问题公开表示,公司融资是“科学+艺术”问题,并不是通常理解的融资轮次或融资金额越多越好。

他认为,“融资只是公司发展过程中的杠杆或加速器,公司经营最终还是需要回归商业本质,靠主业赚钱。公司活着,本质上是靠经营活着,而不是靠融资活着。”

但现实却是,普渡科技穿越周期的最大仰仗依旧是自己曾经风光的融资,而非高明的经营战略。

此前钛媒体就曾报道过,服务机器人行业常常存在“半买、半送”等问题,品牌方为了铺货、跑数据,甚至会免费送给商家。

同时如传菜机器人等产品功能单一,技术成熟度不够,并没法有效代替人力,因此服务机器人市场“泡沫”多过“价值”。

在产品核心技术力迟迟无法提升的同时,却选择先“跑马圈地”,重营销推广而轻技术,无疑是普渡科技逐渐不支的重要因素之一。

最值得玩味的是,一面说着“融资不是越多越好”的张涛,却似乎又在计划着新一轮的融资。

在接受上述媒体采访时,当被问到“今年资本市场冷多了,你们为什么还要在这个时间点融资”时,张涛表示,“融资是出于公司自身考虑,和资本环境没有必然关系。一家公司要生存下去需要考虑资本周期,但不能只为了周期而活。”

而当被追问融资是因为“现在需要钱”还是其他原因时,张涛则同意了“高筑墙,广积粮”的观点,也就是说“现在不需要钱,但要囤着”。他认为,当前的融资更多是为了确保公司的安全性,而非公司现在需要钱,并称“我觉得不可能融不到资”。

不知道当时言语笃定的他是否预料到,两个月后的某个凌晨,他会按下这封艰难的全员邮件发送键。

参考资料:

1、《从10亿融资到大裁员 普渡科技为何难“自渡”?》,奇偶派

2、《年底裁员,硬科技正在“挤泡沫”》,钛媒体

3、《甲小姐对话普渡科技张涛:初创公司重于业务,不应追求管理完美》,甲子光年

4、《服务机器人:终究是一场资本与泡沫的共舞|投资蒙钛奇》,钛媒体

风暴眼|普渡“渡劫式裁员”:一年前狂招10倍员工,14个月吸金10亿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