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观察哨丨王一博代言SKG母公司IPO:被质疑假洋品牌 毛利率超过苹果
财经

IPO观察哨丨王一博代言SKG母公司IPO:被质疑假洋品牌 毛利率超过苹果

凤凰网财经《IPO观察哨》出品

核心提示:

1、未来穿戴在业绩持续下滑之际,不仅进行了大比例分红,高管薪酬还连年翻倍。

2、未来穿戴SKG K5系列在的宣传中,曾表示“畅销巴黎、纽约、首尔,全球1500万年轻人的选择。” 然而,SKG不仅是一家地地道道的本土品牌,其最近几年的境外收入一直也都在2000万以内,和境内10亿级别营收天差地别,而且从近几年的收入情况来看,未来穿戴的境外收入增长很小,甚至在2020年出现了下滑之势。

3、这几年未来穿戴的销量增长似乎也不太理想。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未来穿戴的销量分别为468.96万台、554.46万台和554.65万台,期间增长率分别为18.23%、0.03%,尤其是2021年的增长量仅仅比2020年多了1900台。

4、数据显示,2019年,未来穿戴经销商有502家,2020年下降至172家,2021年则降至123家。合同负债方面,2019年-2021年,未来穿戴的合同负债分别为2102.53万元、1545.42万元和1253.09万元,期间增长率分别为-26.50%、-18.92%。业内人士表示,如果销售收入没有明显增加,合同负债的减少往往代表着企业的产品竞争力降低,客户不愿意提前付款。

-----------------

今年6月份,“假洋货SKG毛利率远超苹果”这一话题曾一度高居热搜第四名。近日SKG的母公司未来穿戴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未来穿戴)向深交所递交了招股书,要募集资金16亿元。

未来穿戴此次IPO的保荐人为中信建投,wind数据显示2021年初至今,A股方面,中信建投一共保荐了58家上市公司过会,其中53家公司通过,3家公司暂缓表决,有1家公司被否,1家在IPO上会前一天主动撤回。

凤凰网财经《IPO观察哨》发现,未来穿戴近几年的SKG产品虽然大火,但业绩却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困境”,在净利润逐年下滑之际公司还进行了大比例分红,高管的薪酬也是连年翻倍,因此此次IPO募集资金也引起了一些投资者的质疑。

此外,凤凰网财经《IPO观察哨》还发现,虽然未来穿戴近几年签约了明星大肆推广产品,但销量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变化,而且经销商数量、合同负债的连年下降似乎也预示着未来穿戴的产品“并不好卖”。

从“大杂烩”到一枝独秀 实控人年薪近700万

出生于1975年的刘杰在创办SKG之前,其实与颈椎仪等智能穿戴行业并无交集,中专毕业的刘杰曾在重庆老家开过餐厅,还经营过煤矿。

直到2007年,刘杰来到被誉为“家电王国”的顺德创办了SKG,品类一度涵盖空调、冰箱、洗衣机等家电,并试图成为一家跨境电商。最初刘杰也将SKG瞄准全球市场,但可惜并不顺利,刘杰曾对媒体透露,在最初的半年时间里,其4000万的创业资金所剩无几,“SKG从2007年到2010年,经历了很痛苦的三年,根据海外用户习惯设计的一些产品却难以打开海外市场,留下了大量库存”。

直至2017年,刘杰决定“做减法”,他将SKG的定位调整为“美容与健康电器专家”,从传统家电跨界美容家电,也确立了SKG近5年来的发展路径。

这一点从公司不断地更改名称也能看出些许端倪。2007年,刘杰、徐思英夫妇创立的公司名字叫“佛山狮开生活电器有限公司”,2010年5月名称变更为“佛山艾诗凯奇电气有限公司”,2015年6月又将名称变更为“广东艾诗凯奇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直到2016年,未来穿戴推出了首款颈椎按摩仪“4098系列”,成为了公司转型的契机。后于2020年5月,名称变更为“未来穿戴(深圳)有限公司”,同年6月再次变更为“未来穿戴技术有限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3年12月28日,刘杰还曾受到阿里创始人马云的邀请,前去杭州见面,两人聊了超过3个小时,马云还曾亲自为刘杰写了一句赠言:刘杰(SKG),永不放弃!

经过一次次尝试,最终未来穿戴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根据2021年全年B2C渠道零售额计算,SKG在颈椎按摩仪领域已经排名第一。

不过,看似不错的排名背后,未来穿戴却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困境。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未来穿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92亿元、9.91亿元和10.6亿元;但同期归母净利润却不断缩水,分别为2.13亿元、1.43亿元和1.32亿元,呈不断下滑之势。

需要注意的是,未来穿戴在业绩持续下滑之际,还进行了大比例分红,2019年至2021年期间,未来穿戴一共进行了两次分红,合计分红3.15亿元,占3年净利润之和的64.55%。分红的最大受益者是刘杰、徐思英夫妇,截止招股书披露日,刘杰夫妇二人合计持有未来穿戴93.05%的股份。

此外,近几年公司高管的工资还呈翻倍式增长。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公司董监高和其他核心人员的税前薪酬总额分别为445.56万元、1083.37万元和2394.38万元,分别占当期利润的1.76%、5.86%和15.40%。2021年的薪酬是2019年的5倍多,其中刘杰2021年就领走了近700万元。

而此次IPO,未来穿戴计划要募集资金16亿元,其中投入数字化工厂建设要用7.2亿元,智能穿戴人工智能技术研究及数字医疗平台开发要用2.81亿元,2亿元用作补充流动资金,1.82亿元用于终端体验互动平台与品牌建设,1.17亿元用于数字化IT系统建设,1亿元用于产品与工业设计。

涉嫌虚假宣传 被指“假洋货”

从传统家电到智能穿戴的转型成功,未来穿戴离不开SKG品牌的火爆。

而SKG品牌火爆和这几年未来穿戴“可劲的花钱”密不可分,招股书显示,未来穿戴的市场推广费及广告宣传费由2019年的5583.35万元暴涨到2020年的1.66亿元,2021年的推广及广告费也花了1.61亿元。未来穿戴表示,2019年,公司市场推广及广告宣传的投入较少,主要集中于新媒体和电商平台的推广;2020年,公司大幅增加市场推广及广告宣传的投入,并且加大了主影视剧及综艺的广告植入、明星代言、新媒体的投入;2021年,公司在维持市场推广及广告宣传费投入的情况下,对费用投入进行结构性调整,降低了线上影视剧及综艺、新媒体平台上的投入,增加了线下电梯广告的投入。

据了解,未来穿戴2020年签下了当时红极一时的流量明星王一博,还通过头部电商主播李佳琦带货、赞助《乘风破浪的姐姐》、《我要这样的生活》、《朋友请听好》等知名综艺节目的形式,打入了年轻人的生活中。

值得一提的是,借着明星的代言和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一度让未来穿戴的SKG成为时尚品牌,然而一则“假洋货SKG毛利率远超苹果”的标签将SKG送上了热搜。

据了解,未来穿戴SKG K5系列在的宣传中,曾表示“畅销巴黎、纽约、首尔,全球1500万年轻人的选择。”

然而,SKG不仅是一家地地道道的本土品牌,其最近几年的境外收入一直也都在2000万以内,和境内10亿级别营收天差地别,而且从近几年的收入情况来看,未来穿戴的境外收入增长很小,甚至在2020年出现了下滑之势。因此,“畅销巴黎、纽约、首尔”的说法就有待商榷了。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卫若楠对凤凰网财经《IPO观察撒》表示,如果国外销售一般,却宣传畅销,可能涉及虚假宣传、误导消费者等。

此外,据品牌宣传物料显示,未来穿戴SKG产品自称“骨伤及疼痛康复专家联合研发”,更频繁暗示对颈椎疼痛等疾病有效,甚至对外声称是医疗级产品,因此被指有擦边球之嫌。但事实上,按摩仪并不属于专业的医疗器械,并不能用来治疗相关疾病。相反,SKG按摩仪还被不少用户反馈使用后出现被烫伤、甚至引发疾病住院等现象。

在某投诉平台上,有用户表示,2022年2月17日收到skg颈部按摩仪,使用过后颈部发红,起包。

另一位用户也投诉称,“本身买给父母用的,收到货试用了一次结果本来腰痛没有一点按摩作用,反而加重了腰部疼痛,父母用都是反馈不行,根本不能用。”

毛利率方面,未来穿戴报告期内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55.81%、58.31%及52.38%,而小米2021年毛利率为17.75%,苹果公司最新财报显示毛利率为41.78%,这样算未来穿戴的毛利率确实要比小米、苹果高不少。

产品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卖 涉多起专利侵权案未结

除涉嫌虚假宣传、产品频频引发投诉以外,凤凰网财经《IPO观察哨》发现,这几年未来穿戴的销量增长似乎也不太理想。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未来穿戴的销量分别为468.96万台、554.46万台和554.65万台,期间增长率分别为18.23%、0.03%,尤其是2021年的增长量仅仅比2020年多了1900台。

销量增长率下滑之时,未来穿戴的经销商数量和拿货情况也都出现了下滑。数据显示,2019年时,未来穿戴经销商有502家,2020年下降至172家,2021年则降至123家。

对于经销商数量大幅下滑,未来穿戴表示,随着公司逐步实现转型,与原有小家电产品经销商逐步终止合作导致。“在公司成功转型并以健康穿戴按摩产品销售为主后,公司在2020年度新增较多经销商。”

然而,凤凰网财经《IPO观察哨》发现,情况似乎并没有未来穿戴说的那么理想。2019年,未来穿戴的预收账款为2102.53万元,而根据新收入准则,2020年和2021年未来穿戴的合同负债分别1545.42万元和1253.09万元,期间增长率分别为-26.50%、-18.92%。

业内人士表示,如果销售收入没有明显增加,合同负债的减少往往代表着企业的产品竞争力降低,客户不愿意提前付款。

需要注意的是,未来穿戴报告期内还有重大诉讼尚未解决,绿十草(北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京东和未来穿戴侵害其专利权为由,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并请求判令京东和未来穿戴赔偿绿十草公司损失及合理支出1500.00万元。2021年9月27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绿十草公司诉讼请求。绿十草公司不服判决,于2021年10月27日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未来穿戴于2022年2月25日收到应诉通知书。该案于2022年3月9日开庭,目前等待法院判决结果。

此外,2022年3月10日,腾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就与未来穿戴、上海谷隐侵害发明专利权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未来穿戴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500.00万元及律师费、公证费20.90万元。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处于诉前调解阶段。

参考资料:《SKG被指假洋货,毛利率远超苹果?王一博是该品牌代言人》,创业最前线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