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晋三和他的“奋斗”经济学
财经

安倍晋三和他的“奋斗”经济学

2020年8月,当时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突然以身体抱恙宣布辞职。届时安倍晋三已连续在任首相2799天,为任职时间最长的日本首相。

原本东京奥运会是他完美的谢幕告别,却终因新冠疫情,让他的离开变得暗淡。

今天上午,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奈良发表演讲时中枪,之后心肺功能停止,媒体之后消息显示,院方考虑安装人工心肺装置。日本股市抹去涨幅几乎收平,日元涨势回落。

下午新华社快讯显示,据日本广播协会8日报道,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当天在奈良市遭枪击后在医院不治身亡。

安倍虽然是执政时间最长的首相,日本国内对其评价却褒贬不一,反安倍的民意也始终存在,既有对其“安倍经济学”造成社会贫富差距拉大的不满,也有对其强行推动军事安全政策调整的反感。本篇文章我们重点来了解下安倍经济学。

01

平步青云、道阻且长

安倍晋三的外公是日本前首相岸信介,他的外叔祖父是日本前首相佐藤荣作。父亲安倍晋太郎是日本铁杆外相,同时也是小泉纯一郎的政治导师和伯乐。

出生名门的安倍晋三可以说是平步青云。28岁出任外务大臣秘书官(他父亲的秘书)。1993年当选了众议院议员,进入他父亲曾任会长的自民党实力派系——清和政策研究会。95年被小泉纯一郎选为其总裁选举团的核心成员。97年出任自民党青年局局长。99年出任自民党社会部会长。

小泉纯一郎是他的保护伞,大家都知道他的继任者就是安倍晋三。06年9月安倍晋三当选为第90届日本首相。

然而短短几个月安倍晋三内阁丑闻频出。这让安倍晋三领导的自民党在07年日本参议院选举中大败。

安倍的身体也开始亮起了红灯,9月安倍晋三宣布因个人健康的原因辞去首相一职。

接下去的5年,安倍开始重整山河,逆袭辞职的负面形象,终于在2012年12月的众议院选举中夺回执政权,就任日本第96届内阁总理大臣。

02

“安倍经济学”的“三支箭”

二次入主首相府抱着远大的理想,安倍晋三推出了“三支箭”,包括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紧缩的财政政策,以及促进民间投资的结构性改革政策。

紧缩的财政政策

安倍上台前,日本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从1992年的62%上升到2013年初的201%。按照大多数发达国家的标准,日本政府支出占GDP的比例并不是特别高,但其税收收入却极低。

于是安倍两次提高增值税,希望解决税收过低的问题:第一次从5%提高到8%,第二次从8%提高到10%。在提高增值税与其他增加收入措施的影响下,叠加经济增长有改善,日本预算赤字占GDP的比重从安倍上台前的6%-8%降至2019年的2.8%。

2016-2020年日本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达到218%,没有再增加。与此同时,日本家庭债务水平和企业债务水平一直稳定在GDP的60%和105%左右。

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

2012年安倍上台时,日本央行的货币政策并不特殊。当时日本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占GDP的30%,与欧美相近。但为了对冲财政紧缩的影响,安倍政府下的日本央行开始实施前所未有的大规模量化宽松,令欧洲和北美相形见绌。日本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占GDP的比重从30%直接提高到超过125%。

这里不得不提到当前日本央行的核心人物黑田东彦。

安倍改革货币政策体制之初,日本朝野分成了两大阵营。以安倍晋三为代表的“购债派”认为央行应配合政府增加货币供应,刺激经济发展;和以部分时任官员为代表的“产业派”则认为提振日本经济应该大力发展新兴产业。其中最典型就是时任央行行长白川方明。

“日本央行将独立对金融政策的运营做出判断。”白川方明表示,他也对过度购债发出警告,并强调培育新产业并增强日本经济发展潜力的努力,才是提振日本经济的必要举措。

由于和安倍的大规模宽松的愿望处处为左,白川俨然成为安倍新政府的“眼中钉”。对于下届行长人选,安倍非常直接的表态:“我希望有个认同我们货币政策观点的人。”

2013年3月日本央行终于“黑白交替”。白川方明罕见的提前三周离职。而黑田东彦则在就职听证会上说,“如果被确认为行长,我将清楚地告诉市场,我准备不惜一切代价来战胜通缩”。“日本银行资产购买的“规模和范围”还不足以实现通涨,央行购买长期债券也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终于,安倍晋三找到了他最忠诚的金牌辅助。

此后,日本私人部门的资产负债表也许不想奋斗了,但日本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一定是全球奋斗的最积极。

在安倍政府和黑田领导下日本央行还不是简简单单地购买政府债券,其早在2014年就开始购买公司债券,甚至通过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来购买股票!这使得全球其他央行都望尘莫及。除了量化宽松措施外,黑田东彦至今坚守得收益率曲线目标,也被称为全球三大最硬的泡沫之一。

结构性改革

如果财政货币只是治标,那结构性改革应该才是安倍经济学中唯一的希望。“安倍经济学”提出的结构性改革分为促进投资、促进人才竞争、培育新市场以及提高经济开放度四大领域。

来源:论“安倍经济学”的结构性改革 ——陈友骏

安倍政府还钦点了氢能源汽车、iPS细胞、机器人三大领域为推进日本整体产业升级的主攻对象。希望借此对其他产业的转型和升级起到促进作用,促使日本经济走出持续衰退。改变日本老化、封闭、僵化的传统体制。

然而由于结构性改革中,政府未能与市场建立良好的沟通机制,并赋予市场充分的主体地位,使得改革措施类似于行政命令,市场真实需求和政府政策意图之间形成了较大的落差。

最终结构性改革没有创造出足够的市场需求,只演变为“无关痛痒”的政策调整。2012年末到2014年之间日本经济出现较快速的恢复和增长,但其后大概持续了近5年的低速增长。而安倍三支箭”中也只有一骑绝尘的量化宽松为世人所牢牢铭记。

03

辞任首相却从未离政坛

2021年9月时任首相菅义伟突然请辞,岸田文雄在自民党总裁选举中获胜进而担任日本首相,10月底自民党赢得众议院选举,岸田内阁站稳脚跟。日本政局眼花缭乱的变动背后,安倍晋三再度若隐若现。

11月安倍回归自民党内最大派阀“清和政策研究会”,有媒体称,统领93名众参两院议员的安倍,在决定未来首相人选上将拥有更大幕后影响。

安倍还强调,自己已要求政府提出直接出资规模超过30万亿日元的预算案以促进经济强劲增长,为政府的经济对策按下加速键。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也在全球紧缩的风口浪尖,依然坚守着对安倍政府承诺的量化宽松。

2022年3月,日本媒体报道,安倍担任自民党推进房车普及议员联盟的顾问。他在该联盟总会上做出上述表态。安倍还补充称:“短时间内他还不会退出政坛”。安倍希望把更多新当选议员揽入麾下,让“安倍派”在党内一家独大,继而可以在幕后推动政局走向。

2022年7月8日,安倍晋三在演讲时突然流血倒地。当地媒体称,现场听到枪声。安倍晋三在被袭击后失去意识,陷入“心肺功能停止”状态。

由他开启的“安倍经济学”还能延续多久?作为安倍忠实信徒的黑田行长还能坚守宽松堡垒?或许都将面临更多的未知。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