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刺的安倍和“安倍经济学”
财经

遇刺的安倍和“安倍经济学”

这也是2007年长崎市长伊藤一长遭遇枪击去世后,日本政坛再度发生的重要政治家遇刺事件。

据日本NHK消息,7月8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在奈良发表演讲时遭遇枪击,在送医抢救后不治去世,终年67岁。

01

日本政坛时隔十多年

再度发生重要政治家遇刺

事件发生在8日上午11时30分(北京时间10时30分)左右,安倍在奈良市一座地铁站附近街头发表助选演讲,为参议院选举自由民主党候选人拉票,现场大约有30人。共同社报道,一名不明身份的男子从背后朝安倍开枪,安倍中弹倒地。

来源:央视新闻

来源:央视新闻

据身在现场的未具名自民党官员向日本媒体透露,安倍被两发霰弹击中左胸和颈部周边,伤势严重。但奈良县警方随后更正说法表示,嫌疑人使用的是手枪。《朝日新闻》公布的实时照片显示,安倍在中弹后仰卧倒地,左胸有血迹渗出,心脏位置可能受伤。

事发后10分钟左右抵达现场的医护人员使用了自动体外除颤器(AED)对安倍实施急救,随后由救护车送离现场,并转直升机紧急送往奈良医科大学医院。

身在东京的安倍晋三夫人安倍昭惠随即动身前往奈良,正在山口县进行助选活动的现任首相岸田文雄亦紧急返回东京,并发表了谴责暴力活动的声明。

袭击者在开枪后并未逃离现场,随即被安保人员和警察制服,使用的武器亦被缴获。奈良县警方公布的最新消息称,该男子为居住在奈良市大宫町三丁目、现年41岁的山上彻也,已经被警方以杀人未遂的嫌疑正式逮捕。富士新闻的报道并称,山上彻也曾经服役于海上自卫队,系通过职务之便获得攻击性武器。

警方透露枪击安倍嫌犯的动机,他在供述中称,“对安倍政治理念以外的态度感到不满”。

现场画面图 图片来源:央视

现场画面图 图片来源:央视

“安倍正在发表讲话,后面一个男人开枪了。第一枪只听到非常响亮的声音,人并没有倒下。不过,第二枪一出,他就倒下了。”据NHK报道,枪击发生时在附近的一位女士说:“周围很多人在围观,有人给他做心肺复苏,枪手上身是一件灰色的T恤,下身是赭色裤子。他开枪后似乎没有逃跑,一直呆在那里,枪就在那儿。”

另一名在现场附近的男士称,他听到两声像放烟花般的声音,枪手的武器似乎比手枪大。

画面显示,安倍中枪前,山上彻也就在其右后方埋伏,当演讲告一段落时,他还曾随人群一同鼓掌。

事发时,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正在山形县进行参议院选举的演讲活动,与其同行的相关人士表态称:“正在随时收集有关信息,考虑今后的应对方法。”

02

安倍枪击案枪支疑为3D打印机制作,弹药来源成谜

据环球时报,根据日本《朝日新闻》最新消息,警察相关人士表示,枪击安倍嫌犯使用的枪械系自制枪械,枪身为筒状,被用胶布固定。据日媒《现代business》8日消息,袭击者使用的黑色自制枪支或为3D打印机制作。

另据新京报报道称,普通人很容易通过3D打印机制作枪支。日本“3D数据活用会”理事长相马达也称,这种技术并不难,“如果具备工业类高校级别的知识和技术,就可以制作。”然而,嫌犯使用的弹药来源成谜。相马达也认为,制作弹药非常困难,因材料为化学药品,普通人很难入手。

中国军事文化研究会网络研究中心研究员白孟宸指出,从枪手的角度而言,霰弹有“撞球效应”,这就不需要枪手有特别精确的枪法,他只需要朝目标方向射击,大概率都能击中。例如采用十号或者十二号鹿弹,两发霰弹就有十多枚钢珠,足以造成很大的杀伤效果。

此外,白孟宸还指出,枪手应该具有相关培训背景,自制武器不仅能够躲过现场安保,还能确保刺杀的成功率。凶手采用了手枪的握把,而不是通常霰弹枪使用的枪托,这种设计缩短了全枪长度,方便凶手隐藏武器,突破安保检查带入现场,“所以说凶手很有可能是有备而来,对于现场环境是有过一些了解的”。

据潇湘晨报,日本防卫省消息人士称, 山上彻也是2005年任期届满的海上自卫队前队员。另有媒体称,嫌疑人把枪支伪装成照相机作案,是安保人员疏忽大意。

日本在战后执行严格的枪支管制政策,枪击案较为罕见。根据日本警察厅2021年版《日本枪支情况》报告,当年日本全国共发生10起枪击案,其中8起均由日本黑帮暴力团体制造。共造成1死4伤,其中有3名伤者为黑帮成员。

美国CNN也表示,枪击案在日本极其罕见。安倍枪击案震惊日本,因为日本枪支管制法极其严格,是世界上枪支犯罪率最低的国家之一。2018年,日本仅报告了9人死于枪支,同年美国是39740人。

日本不仅严格限制可持有的枪支种类,购买枪支的程序极其繁杂。购买者首先必须参加培训课程,通过笔试和射击场测试,射击准确率至少达到95%。他们还必须接受心理健康评估、药物测试以及严格的背调,包括犯罪记录、个人债务等的审查。据统计,2019年,在人口1.25亿的日本,平民持有的枪支约31万支。

2007年,日本长崎市市长伊藤一长被黑帮从背后枪击身亡后,日本进一步收紧了枪支管制法,对有组织犯罪团伙实施的枪支犯罪实施更严厉的处罚。

03

世界各国政要纷纷对安倍遇枪击事件表态

7月8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对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遭枪击事件作出回应。赵立坚表示,我们注意到了这一突发事件并感到震惊,我们关注事态发展,希望安倍前首相脱离危险,早日康复。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表态称,绝不原谅野蛮行为,对此表示强烈谴责。

针对此事,7月7日才宣布辞去英国保守党党首职务的英国首相约翰逊7月8日在推特上发文说,对安倍晋三遭到卑劣攻击的消息感到震惊和悲伤。“我的心与他的家人和所爱的人同在。”

印度总理莫迪发布推特,称对于安倍晋三遭到袭击“深感悲痛”。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其自创的社交媒体平台“真实社交”(TruthSocial)上表示,安倍被枪击“绝对是毁灭性的消息”。特朗普写道,安倍“是我真正的朋友,更重要的是,是美国的朋友”,“这对日本人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他们非常地爱和钦佩他。“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就安倍晋三遭枪击一事表示震惊和悲伤。正在印尼巴厘岛参加二十国集团(G20)会议的布林肯说,“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悲伤的时刻”,美国对此“深感悲伤和关切”。

04

日元走高,日本股市跳水

此次事件也是继2007年长崎市长伊藤一长遭遇枪击去世后,日本政坛时隔十多年再度发生重要政治家遇刺。

受事件影响,日元上涨,日本股市跳水。截至收盘,日经225指数涨0.1%。股票分析师久保田智一郎说,前首相安倍晋三一直支持日本央行的超宽松货币政策,而他被枪杀可能会影响这种政策支持。“即使在岸田文雄接任首相之后,自民党也一直在大力推行安倍经济学的通货再膨胀政策”,因此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值得关注。这则消息“可能会在中长期产生影响,市场将看到日元大幅升值和股价下跌”。

东京外汇市场的日元汇率出现小幅上升,至1美元兑换135日元。不过,过去一年,日元已累计对美元贬值近23%。在全球加息潮下,日本央行始终将利率维持在0.10%,并继续维护10年期债券收益率不高于0.25%的政策。

日本国债也出现大跳水节奏,长期限收益狂涨。

如今,日本经济显露疲态。疫情严重迟滞日本国内经济复苏,包括能源、食品等物价高涨,虽拉动了日本迟迟不动的通胀率,但也造成新的消费低迷;日元贬值意在拉动经济,但对美元创下近24年新低的日元也使得日本进口成本飙升,日本面临更严峻的滞胀风险。

这一番图景也与2013年安倍晋三任首相时的经济复苏趋势呈现反差。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经济在2013年前三季度走出了负增长,踏上复苏道路。在当时的日本政府看来,这一切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安倍经济学”(Abenomics)。

05

“安倍经济学”效用见顶,疫情重创日本经济

安倍晋三是二战后连续任职时间最长(2886天)的日本政府首脑,任时长超过了明治及大正时期的首相桂太郎,创下日本宪政史上最长纪录。

据新华社报道,1993年7月,安倍首次当选日本国会众议院议员,是当时最年轻的国会议员之一。

2006年9月,安倍首次出任日本首相,是日本首位战后出生的首相。

2007年9月,安倍因溃疡性肠炎突然宣布辞职,令政坛哗然。

2012年9月,安倍在自民党总裁选举中成为“黑马”,成功当选;同年12月,安倍第二次出任日本首相,堪称“传奇”。

2019年11月20日,安倍超过战前首相桂太郎,成为累计在任时间最长的日本首相。

2020年8月24日,安倍超越前首相佐藤荣作保持的连续担任首相时间纪录。

2020年8月28日,安倍因溃疡性肠炎复发,再次突然宣布辞职,令人愕然。

2012年12月,安倍第二次入主首相府以来,随即开启有“安倍独大”之称的7年零8个月执政期。这也使他的首相任期时长超过了外祖父岸信介、外叔祖父佐藤荣作以及明治维新首功之臣伊藤博文,安倍本人成为日本现代内阁制度形成以来在任最久的首相。

2012年底上台后,安倍晋三提出了一系列经济新政策,被称为“安倍经济学”(Abenomics)。安倍经济学被概括为“三支箭”:第一支箭是以量化宽松为主的金融政策,将通胀目标设定为2%,以及实行无限期货币宽松;第二支箭是以扩大公共支出为主的财政政策;第三支箭是以振兴民间投资为主的经济增长政策,当时提出的目标为三年内民间投资增至70万亿日元。

日本经济此前经历了“失去的二十年”,安倍上台后的首要任务是让日本摆脱经济近乎停滞和持续通缩的局面。因此,安倍经济学在执行前期很快奏效,尤其是前两支箭效果显著,推动日元快速贬值以带动出口增长,日本GDP自2012年起出现了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首次的持续正增长。

但自2016年开始,宽松货币政策效应开始见顶,2016年日本央行推出负利率政策,延续至今。但通胀目标迟迟没有实现,市场信心不足,实行负利率后货币政策手段不多,有观点认为日本陷入了“流动性陷阱”。

在货币政策空间缩小的情况下,日本政府加大财政刺激力度,但这一举措的负作用是政府债台高筑。日本是目前公共债务占比最高的国家,据IMF数据,2018年日本债务总额占GDP比重为236.6%,2019年为238%,债务已经超过经济总量的两倍。

安倍经济学的效用在减小,再加上日本人口老龄化问题不断加剧,日本经济增速自2018年开始放缓。根据IMF数据,2017年日本实际GDP增长2.2%,2018年大幅降低至0.3%,2019年增速仍在1%以下,为0.7%。

此外,2020年,受到新冠疫情影响,日本经济雪上加霜。2020年8月17日,日本内阁发布的数据显示,二季度日本GDP环比下降7.8%,按年率计算下降27.8%。这是日本GDP连续第三个季度陷入萎缩,萎缩幅度创1955年有记录以来最大。2019年第四季度,日本实际GDP环比下降1.8%,今年一季度环比下滑0.9%,再加上二季度环比下降7.8%,连续三个季度的跌幅相当于抹去了“安倍经济学”以来的大部分增长。IMF在同年6月发布的最新《世界经济展望》中,将日本列入深度衰退国家之列,预计2020年日本GDP将下降5.8%。

为了抗击疫情对经济的打击,日本政府在2020年4月、5月相继推出两份大规模刺激计划,金额合计达到2.2万亿美元,相当于日本GDP的40%。两份计划的内容包括向家庭派发现金、为受到疫情重创的小型企业提供贷款以及大规模的直接支出。这无疑将会进一步提升日本的债务水平,IMF预计,2020年日本债务总额占比将增至268%。

日本舆论普遍认为,虽然安倍没能创造“增长奇迹”,但至少没有让日本经济继续沉沦。遗憾的是,安倍在执政后半期提出的提升社会保障、推动生育支援计划的“新三支箭”,意在改变日本面临的劳动力和需求不足的结构性问题,从根本上提高日本的潜在经济增长率,却因日本社会痼疾、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复苏及新冠疫情而未能如愿。致力于振兴日本经济的安倍,甚至在自己的任期最后时间见证了自1980年有记录以来的日本经济“最差表现”。

除振兴经济外,安倍以“全球化捍卫者”的形象出现在国际舞台上,在任内累计出访170余次,足迹遍布80多个国家。日本历史上出访国家数量第二多的首相小泉纯一郎到访的国家只有安倍的一半。安倍在美国“退群”的背景下继续推动《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实现,并与美国、欧盟实现自由贸易。但是,他的任期又是随着日韩关系的恶化而终结。

2020年宣布辞职时,安倍提到自己还有三大遗憾,其内容可以概括为一句话:任期还是太短了。他感慨自己没有让俄罗斯归还北方四岛,没有实现“朝鲜人质事件”解决,也没有完成对“和平宪法”的修订,“犹如断肠之痛”。除了内政与外交,安倍引以为傲的“安倍经济学”成果被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吞噬,而其执政后期致力解决的关键难题少子化与老龄化,也尚未得到转变。

在新冠疫情前,安倍晋三内阁的支持率基本保持在40%以上,2016年、2017年之交甚至达到他初任首相时的60%高位。直到今时,又经历了两次首相更迭的日本,仍未被认为“走出了安倍时代”。

06

三十年里,日本具体失去了什么?

2010年,由于日本经济仍无起色,媒体开始提出日本经济“失去的二十年”。

实际上,“二十年”依旧不是日本经济颓靡的终点。自38957的日经225指数历史最高收盘点位开始算起,此后一路下行,期间多次跌至1万点以下,直至2017年才止跌。

2022年7月7日收盘,日经225指数收盘报26490.53点,距其最高点仍有一万多点的差距。

三十年不动的收入

1900年以后,日本的投资活动戛然而止。

银行破产、工厂倒闭、房贷成灾,充斥着不良资产的银行不得不合并重组;剧烈抬升的生产成本让企业大批倒闭,最惨的还是普通人——在倒闭潮中被裁员、一辈子的积蓄在泡沫危机中挥发、还要背上沉重的房贷。

2021年2月,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的“勤劳统计调查”显示,日本2020年的人均月薪为31万8299日元,约合1.96万元人民币,同比减少1.2%,创下12年以来最大降幅。

而这一数字在1990年时是35万元左右,当时的日本人平均年收入是425万日元,以当时的汇率计算,月薪约合1.16万人民币。

难以逆转的老龄化

2020年,日本总人口居世界11位,是1950年以来首次跌出前十。从1974到2020年,日本出生率由1.86%降至0.67%,在2008年左右开始陷入连续13年的人口负增长。

同时,日本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3640万,在总人口中所占比例达29.1%。

在劳动人口下降,税收不断减少的情况下,需要支出的养老金等费用却在急速扩大,自1990年起,依附养老金生活的人数已经是纳税人的5倍。

日本年轻人因预期收入下降而形成的生活态度消极、物质欲望低下、缺乏奋斗动力的风气,由此产生“蛰居族”。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定义,蛰居族为持续6个月以上待在家里不出门,几乎和外界断绝联系的人群,根据日本内阁府《生活状况相关调查》数据,15-39岁、40-64岁人口蛰居族分别达54.1、61.3万人。

老年人的消费和购房需求远低于年轻人,年轻人又严重缺乏消费欲望,使得总消费难以大幅提升,日本陷入“低欲望社会”。

终身QE,却始终乏力

2021年,日本以49374亿美元的GDP总量跌下“5字头”,但依旧是傲视欧洲,名列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经济大国,看起来似乎并不差。

但实际上,日本1995年GDP就已经达到了5.55万亿美元,当时日本GDP与美国GDP的比率是71.34%,2021年,这个比率变成了21.46%。

虽然日经225指数从2012年的八千点附近,一路走强,在2021年2月甚至突破了三万点大关,但这似乎仍然是一场镜花水月的泡沫化繁荣,因为日本央行注入的巨量基础货币既没有拉高通胀率,也没有拉动经济增长。

经济结构上,日本除核心基础原材料依然保持壁垒优势,其他产业几乎都在裹足不前。汽车、造船、机床、电子产业的市场都在被美、中、韩等国瓜分,新兴产业上更是少有建树。

目前日本独角兽企业数量仅6家,大幅落后于美、中、印、英、德的554、180、64、43、26家,且估值均小于20亿美元。

同时,日本的债务急剧扩张,截至2021年12月底,由国债、借款及政府短期证券构成的日本国家债务达到1218.4万亿日元,日本国民人均负债约为971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3万4573元。

但在美、英、欧等央行均已开始紧缩步伐的当下,日本央行却仍旧未改变宽松的货币政策。(来源:综合自央视新闻客户端、新华社、第一财经、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新京报 、环球时报、风暴眼工作室、中国新闻周刊、潇湘晨报等)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