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酝集团李士祎:酱酒的冬天是三亚的冬天,不是东北的冬天
财经

宝酝集团李士祎:酱酒的冬天是三亚的冬天,不是东北的冬天

2022年,酱酒还会是白酒产业的“造富”风口么?

2021年对于白酒行业来说是跌宕起伏的一年。从年初的资本追捧,到下半年白酒市场秩序座谈会召开,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整个行业便经历了一场时代的瞬息变迁。对于酱酒行业来说,量价齐增、涨声一片的黄金时代已成过去,随之而来的,则是从极化到平衡、量价趋稳的白银时代。

行业走势的演变,其实也在宝酝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李士祎的预判之中。他在2月的会议中曾讲到:“酱酒在经历了去年上半年的资本持续升温后,后续开始进入降温期。尤其从2021年8月开始,行业整体进入平缓趋冷的趋势,但这种冷就像三亚的冬天一样,是二十几度的冷,而不是东北那种零下二三十度的冷。只是我们过去沉浸在四十度的高温中,一下变成二十几度的体感温度,再加上海风一吹,就会觉得凉飕飕,但与其他香型甚至其他酒种相比,酱酒依然是非常有温度的。”

权图酱酒工作室首席专家权图与李士祎的观点不谋而合。他认为,金融资本降温、短线资本离场,对行业来说是在净化市场,降低酱酒行业的炒作力度,降低酱酒泡沫形成的力度,促进长线产业资本的良性投资和酱酒市场的有序发展,“大浪淘沙之后,留下来的都是产业的长期主义者和中坚力量,有利于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

宝酝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李士祎在讲话中并未回避行业面临的挑战,他表示:“大家要看到眼下的困难,但是不能陷于困难里。我们的市场运作方式决定了品牌的时间长度和品质高度。所谓酱酒退烧,实际上是回归一个正常的温度,而不是进入凛冬,两者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

确实如李士祎所说,酱酒热度仍在。不少资本依然长期看好这一产业,仍在布局酱酒,挤出去的只是短线和投机性资本。而在消费端,酱酒也在投资属性和收藏属性之外,不断提升着自饮属性,开瓶率逐渐走高。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