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亏三万亿赔掉阿里,孙正义的大败局
财经

巨亏三万亿赔掉阿里,孙正义的大败局

从科技产业投资的“风向标”

到兵败如山倒的资本大冤种

软银只用了一年的时间

8月11日

软银集团表示

将大幅缩减阿里巴巴的所持股份

预计到9月底对阿里巴巴的持股比例将从截至6月30日的23.7%降至14.6%

这笔交易预计将给软银税前利润贡献约340亿美元

可以弥补软银最近一个季度高达3万亿日元(约230亿美元)的亏损额——

这也是孙正义的传统艺能:

每逢危机,套现阿里

2015年套现100亿美元缓解债务危机

2016年套现100亿美元收购ARM

2017、18、19……

2020年甚至两个月就套现137亿美元

而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

而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

自去年10月以来

软银已转手4000万股阿里巴巴股票

此后

阿里巴巴的部分利润将不再计入软银利润

软银拿到了度过寒冬的现金流

也正式失去了阿里这棵让其躺赢十数年的“摇钱树”

令孙正义落寞的还不止阿里

2019年孙正义宣称退出阿里巴巴董事会之时

正值软银集团首次出现亏损

亏损达1.365万亿日元(约合102亿美元)

当时孙正义还觉得状况“看起来还不算坏”

但自那以后的三年里

软银的状况一泻千里

在全球科技股萎靡以及日元贬值的双重暴击下

其单季亏损就已达3.1627万亿日元(约合233.88亿美元)

——一个季度亏掉了蒙古国一年半的GDP

巨额的亏损之下

孙正义十数年激进的金融冒险终于走向了尾声

不得不对外承认

“对之前马不停蹄的投资感到了后悔”

世界最成功的“金融冒险家”

阿里不代表软银投资的全部

但确实支撑了软银与孙正义后来大手笔的投资风格

软银前后曾投资阿里巴巴8000万美元

收益则达到了1663亿美元

赚了2000多倍

孙正义在2017年盘点自己的投资战绩时

也曾承认仅阿里巴巴一家就贡献了他近80%的收益

BDA中国董事长Duncan Clark曾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

“阿里巴巴曾一度让马云成为中国首富

让孙正义成为日本首富

这使他随后的所有投资冒险都成为可能”

有阿里的资金给撑着

软银就成了激进的代名词

甚至低于10亿美金的案子都提不起孙老板的兴趣

但阿里给打出的前期优势

孙正义却未能滚出雪球

以被孙正义称为“暴风雪”的2021年为例

软银投资组合中最大的单笔投资

投资总额近120亿美元

持股比例超过20%的滴滴

因数据安全问题被处罚

七部门联合进驻开展网络安全审查后

市值蒸发两千亿

连带着软银也在东京一度下跌6.1%

也成了其5月份公布财报以来的最大跌幅

软银的核心资产阿里巴巴

4月因为“二选一”滥用其市场支配地位

被市场监管总局处以182亿元罚款

刷新中国境内反垄断行政处罚记录

还有软银大量投资的教培行业

因“双减”文件落地

也应声暴跌

因为杭州房管局的官方消息——

“房东可在房管局线上平台自主挂牌

打破依赖中介销售模式”

导致“中介第一股”的贝壳一度跌超16%

在国家监管机构开始调查垄断、消费者保护、数据安全等问题之后

软银的一众投资项目几乎都精准踩雷

孙正义的投资眼光一度不是用来衡量估值

而是企业入土的可能性

但即使在其一财季的财报显示

净利润同比下降39.4%

前景一片冥灯照耀的状况下

孙正义仍在一次软银内部工作会议中训斥员工:

创业公司的估值仍在飙升

你们的投资还不够激进!

可实际上

就今年的财报来看

软银集团的投资亏损并未出现在其他实体领域

恰恰集中于投资创新创业公司的愿景基金……

连续“跌下神坛”,孙正义是个好的投资者吗?

数年来

孙正义以其大手笔的激进作风冲击了整个风投界

却被人戏谑为“没有真正改变风投界

反而终结了软银内部诸多优秀投资人的职业生涯”

也曾多次被人质疑

是他推动了“科技投资泡沫”的形成——

被持续拉高的互联网企业估值下

是否有真金白银的实力做支撑?

实际上

一向被标榜为“高科技投资者”的孙正义

并未在高科技企业的天使投资上展现过惊人的判断力

这个第一时间就拿到iPhone在日本的独家发授权的男人

却从来没有嗅到苹果手机带来的“机会”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风口上

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国

所有市值超百亿美金的巨型独角兽企业里

软银从来没出现在C轮融资之前

虽然在互联网企业最便宜的时候他没赶上

但把融资的26个字母用完上他颇有心得

头条、wework都是在第八轮融资时软银才来

滴滴、Uber则是11、12轮

对于中美的互联网大厂们来说

软银其实有点“脸生”

TMD和六大金刚

估值或市值都在200亿美金以上

但之前他们身后都没有软银的影子

而软银所有的天使轮投资

几乎全部是那些标榜着“新业态”的网红小厂

借一时之风口扶摇直上

并非真正能“与时间做朋友”

拥有长期投资价值的科技企业

那些备受争议的行业

社区团购、中介找房、在线教育

无一没被质疑过其道德与商业逻辑

有的甚至行业本身发展就有问题

2019 年全年在线教育行业都处在全行业亏损的状态

但孙正义就是大手笔重仓

不断的融资续命

想要撑到上市套利的那一天

但他的这颗追逐风险投资、偏好杠杆和对赌的心

终于在现实的打压下走向了消沉——

软银最近两个季度的投资亏损

已使其退回了两年前的水平

在其“愿景式”的投资策略破产之后

他再次与软银“跌落神坛”

只是今年这次

他输的尤为彻底

孙正义的艰难自救

今年年初

软银首席运营官Marcelo Claure离职软银

今年7月

软银集团执行副总裁、愿景基金CEORajeev Misra放弃了在软银的大部分工作

创立了自己的投资基金

而这两人曾为孙正义攻城略地的“左膀右臂”

8月初

软银愿景基金管理合伙人Yanni Pipilis与Munish Varma被曝即将离职

至此

愿景基金的高管离职人数已达到至少10人

在队伍分崩离析之后

软银“再造当年”的愿景已不被大多数业内人士看好

一向追逐暴利的孙正义

也破天荒地转向了防守型策略

除了阿里外

在今年4月至7月

软银在其投资组合中已减记284家公司

出售了所持的包括Uber在内的公司股票

共获56亿美元的收益

仅增持35家公司

投资额也由2021年的206亿美元狂降97%

降至如今的6亿美元

近期

软银还出售了其持有的在线个人金融公司 SoFi Technologies的股份

分别在8月5日及8日

出售了约540万股及670万股SoFi股票

据《金融时报》报道

据《金融时报》报道

软银最近甚至开始就出售资管公司Fortress Investment Group展开谈判

而这是孙正义在2017年斥资33亿美元的巨款也要拿下的企业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

软银手里还有足够的现金渡过难关

据其周一发布的最新业绩报告显示

截至6月底

软银持有的现金头寸价值4.6万亿日圆(约合340亿美元)

是软银未来两年需偿还的公司债券1.8万亿日圆的两倍多

只是这一次

没了阿里、没了战友的孙正义

恐怕已没有了像从前那般激进扩张的底气

毕竟那个曾让他如鱼得水

并被持续拉高的互联网泡沫时代

在如今已几近终结

而他的人生也未能遂他所愿

与他的发际线一般

正似潮水一样褪去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