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交所筹谋放宽硬科技公司上市门槛,香港IPO市场迎来回暖契机?
财经

港交所筹谋放宽硬科技公司上市门槛,香港IPO市场迎来回暖契机?

作 者丨尹琛,朱丽娜

编 辑丨李艳霞

图 源丨图虫

9月15日,香港交易所确认,正研究在上市规则中增设一个新的章节,以满足产品商业化尚处于早期阶段的大型科技公司上市融资的需求。

最近有报道指出,港交所最快将于本月咨询上市机制,并计划新设《第18C章》,处理硬科技公司(Hard Tech)的上市申请。

“当然要改了”

“当然要改了!”刘振韬在评论前述动态时,有些激动地说道。作为恒光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恒光”)的创始人兼CEO,刘振韬过去几年一直从事芯片研发和设计。这家于2018年在香港成立的初创公司,在马达驱动方面拥有三项技术创新及专利。

但在去年,刘振韬因为公司融资问题,决定离开香港,北上发展。在此之前,他也曾接触香港科学园的投资部门,相关负责人的答复是“如果以个人身份,我一定投你”,并以此婉拒了恒光的融资申请,原因是该公司目前没有营收(Revenue)。

不止恒光,芯片、半导体、人工智能(AI)这一类研发占比较重的硬科技公司,都可能面临类似的问题。澳洲会计师公会大中华区理事吕志宏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这类硬科技公司一般需投入大量的资金和较长的时间去研发,才会有一定的成果出来;而有了这些成果,才能融到资金,继续做进一步的研发。

吕志宏表示,硬科技公司目前倾向于从私募基金、风险投资乃至银行贷款获取资金。但问题是,“风投(的投资者)是要看回报的,获得回报所需要的时间太长,就会令投资风险增加,投资意愿亦会随之降低”。

毕马威中国最新的报告显示,受不确定性因素影响,2022年第一季度亚洲的风险投资额下滑至326亿美元,且未有出现超过10亿美元的重磅交易。

吕志宏指,若有上市平台可以给这类公司(上市融资)机会,对一级市场的投资者来说,更容易看到希望。

维宝东园资本集团主席及行政总裁黄以东对记者分析,若更多硬科技公司得以通过IPO上市,对投资者来说,也意味着更多的选择和投资机会。就目前的风投情况来看,黄以东坦言,投资者“比较审慎”。

目前,港交所主板针对新公司上市设有三项测试要求,分别是盈利测试、市值/收益/现金流量测试,以及市值/收益测试。其中“市值/收益测试”要求新申请人上市时市值至少为40亿港元;经审计的最近一个会计年度收益(营收)至少为5亿港元.

有消息指,新的上市规则里,对已商业化科技公司的营收要求由5亿港元降低至2亿-3亿港元。若公司处于未商业化阶段,上市时估值则要超过20亿美元。但这些细节尚未得到港交所的证实。

“降低门槛只是做了一半的工作”

“我相信它(港交所)后面还有很多辅助的政策调整,否则只是调整一个门槛的话,我们觉得只做了一半的工作”,FreeD Group联合创始人及CEO赵健鹰对记者说。FreeD Group是一家成立于香港的SaaS(软件即服务)提供商,主要提供AI数字解决方案等。早前有报道指出,关于上市制度新章节之细节仍在考虑之中,可能符合资格的公司类型还包括新能源、SaaS、PaaS(平台即服务)等。

赵健鹰透露,公司从2021年开始盈利,当年盈利数字已满足港交所上市的最低标准。但他坦言,初创公司资源有限,一些部门(比如财务会计、运营)的发展仍未成熟。因此他亦期待,港交所在降低上市门槛的同时,出台更多联动政策。吕志宏则认为,对未有盈利的公司来说,市值要求可能需要降至比20亿美元更低的水平,才会更吸引。

但与此同时,随之而来的不只是“吸引力”,也有风险。

前港交所总裁李小加早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指出,“如果这个企业还没有收入,也没有其他办法能确认(是否达到上市水准),可能就靠规模”。

类似的情况在2018年也曾出现。当年4月,港交所增设18a章节,允许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在香港上市。但章节细则对生物科技公司的获批准产品、专利详情等做了具体要求,比如要求生物公司必须在上市文件中披露其核心产品所需及/或已获得的任何相关监管批准的详情、核心产品获得/申请的专利详情等。截至今年6月底,港交所共有50家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通过18a上市,共募集资金超过1100亿港元。

与生物科技公司不同的是,硬科技公司很难找到类似的药品或产品监管者为其把关。

“这种情况下是不是可以相信市场聪明人的判断?”李小加表示,“已经有很聪明的人把钱给你(硬科技公司),让你变成一个这么大的公司了。”

香港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许正宇早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则指,硬科技公司的种类较宽泛,且目前没有客观、统一的标准让投资者可以评估其未来的盈利能力、发展潜力。许正宇透露,目前正就如何平衡监管与发展做研究,冀有想法后咨询市场。

黄以东表示,一般对这类公司进行估值,是将其与已上市的同类公司做比较。“若新公司的核心技术具有独特性、先进性,则更容易获得投资者的青睐”,黄以东说道,“另外,公司管理层是否具备丰富的研发背景也是投资者考察的关键之一”。

“不单是IPO的问题”

因融资困境北上的刘振韬,最近携团队代表深圳市参与全国各地的科技创新比赛。他亦透露,正与两位内地投资者洽谈中。在内地待了306天后,刘振韬再次回到香港,他感慨,“这不单是IPO的问题”,因为IPO也只是帮助企业融资的手段,并不是其发展终点。

吕志宏亦分析,今年以来美国进入加息周期,俄乌局势不明朗,市场较为波动,IPO市场相对冷淡。德勤《2022年前三季度中国内地及香港IPO市场回顾与前景展望》指出,今年前三季度在香港市场共有47只新股上市,较去年同期下跌36%。此外,部分项目在最终上市时削减融资金额,令到前三季度的融资总额大幅缩减至547亿港元,较去年同期下跌81%。

“就算你成功IPO,能不能募集到(足够的)资金?”吕志宏发问。

至于如何才能提升港股IPO市场的吸引力,吕志宏认为,积极吸引海外的创新科技公司来港上市,或许是办法之一。

德勤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在香港上市的新股有89%是来自内地的企业,7%来自香港及澳门,仅有4%来自海外。吕志宏表示,希望可以透过新增设18c章节,吸引更多亚洲企业,尤其是东南亚企业来香港上市。

就在本月末,许正宇出访东南亚。他表示,港府会积极到国际市场例如东南亚、南亚和中东国家“抢企业”,吸引他们到香港上市融资。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