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应对中度、重度老龄化?
财经

中国如何应对中度、重度老龄化?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已经形成积极老龄化的战略部署,社会保障体系不断完善,养老服务业快速发展。数据显示“十四五”时期,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总量将突破3亿。2035年左右,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突破4亿,总人口占比将超过30%,进入重度老龄化阶段。

研究老龄化需关注两个问题,决策窗口期和决策大数据。

人口老龄化发展的三个阶段即三个决策窗口期。以养老金制度为例,在初级阶段,劳动人口相对充足,国家可以抓住时机完善基本养老金制度,实现“全覆盖”和“保基本”;在中度阶段,人口结构问题凸显,基本养老金收入下降、支出增加,基本养老金替代率趋于下降,国家开始激励企业和个人建立养老金计划,以三支柱的制度结构和运行机制提高养老金替代率;在高度阶段,劳动人口开始减少,国家和企业提供福利的能力相对降低,个人风险管理责任提升。

为此,国家大政方针、公共政策和事业、行业、产业、职业、企业规划均需要适老化发展,即从生产儿童尿布到生产成人尿布,并非孤立发展老龄行业和产业,支持国民做好个人职业规划和家庭财务规划,防止出现年龄通胀:人活着、钱没啦。

三个阶段根据劳动人口和老年人口比例的大数据划分,人口结构对经济社会的影响是方方面面的,需要通过大数据未雨绸缪地制定发展战略和行动计划。当一个国家的卫生支出增速持续超过GDP增速,即意味着其健康消费需求增长和进入健康长寿的银色经济时代,国家需要按照不断增长的健康长寿的消费需求组织生产、分配、流通和消费,实现供需平衡、代际和谐与共同富裕。

目前,中国已进入中度人口老龄化社会。按照党中央和国务院部署,要遵循互联网时代系统思维,实现公共政策以柔克刚、企业按照买方市场规则重新定位,快速解决五方面问题:

改革教育制度充实适老化内涵。借鉴日本经验,将人口结构教育纳入中学课本,让国民充分认识人口老龄化社会的新常态,与时俱进地建立个人求学、就业的发展规划。国家需要培育二元人口红利,一是提高劳动人口的人力资本以科技推动经济,促进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和提高国际竞争力,良好的知识结构比高学历重要,合作精神与务实态度更重要;二是在努力工作的同时进行理财规划,改善老龄人口的资产结构,以消费拉动经济,实现投资与消费两架马车拉动经济的内循环。

快速发展银发经济。针对“63婴儿潮+1孩政策”形成的银发人口服务需求,政府、市场、个人合作,优化资源配置,做好兜底性/贫困人口、普惠型/大众人口、个性化/高收入人口的三类服务和产品市场。

以柔克刚完善社会保障制度。借鉴新加坡的经验,按照人们买房、育儿、健康、养老的生命周期,调整多层次社会保障政策和完善相关制度安排;夯实基本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发展企业福利、商业保险和个人理财计划;强化银行的账户管理功能,特别是按政策指令分户管理,最大限度地加大政策、制度和管理服务的灵活性,适应平台经济和灵活就业人员的需要,在维持基本医疗保险、养老保险覆盖率95%的同时,2030年以前实现60%家庭拥有商业健康保险计划、60%家庭拥有个人养老金计划。

培育老龄金融。各类金融机构要按照个人和家庭需求,进入老龄金融需求市场,找到自己的定位和服务模式。以保险业为例,代理人要成为理财规划师并拥有工作室,走到保险企业的前面,代表客户提出需求,促使保险企业和金融机构推出满足客户需求的产品,再按照客户需求完成规划和实施规划。总之,需要重构适老化金融服务体系。

实现医养结合。一是按照生命周期制定健康指标,不再将大龄和老龄机能衰退当疾病,大力开展维护健康机能的康复服务;二是全专融合医护资源进社区,包括一、二级医院和急救网络,支持居家养老和基本保健服务需求,各类医疗机构要在优质高效服务体系内找到自己的位置,大型医院单体发展的时代结束了。2032年中国可能进入重度人口老龄化社会,国民平均预期寿命超过80岁,60岁以上人口将突破4个亿,届时“63婴儿潮”一代人进入70岁,可以预见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增加,要从现在开始建设“医院专科/急性治疗、社区康复/非急性治疗和家庭照护/夜间看护”相结合的医护体系;三是发展长期照护事业产业和长期照护保险计划,满足高龄老人失能失智照护的刚性需求。长期照护属于带病生存的广义医护范畴,需要大力培育“家庭照护床位”以满足70%需求。德国和日本的长期护理保险计划相对成功,其经验值得借鉴。

(作者系清华大学医院管理研究院教授)

发于2022.10.3总第1063期《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杂志标题:中国如何应对中度、重度老龄化?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