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市场大涨 关键原因找到了
财经

全球市场大涨 关键原因找到了

作 者丨吴斌

编 辑丨李莹亮

图 源丨视觉中国

随着2022年的时钟拨向四季度,全球市场迎来久违的“涨声”。

10月5日,香港恒生指数收盘大涨5.9%,恒生科技指数暴涨7.54%,日韩股市也普遍上涨。

10月4日,纳斯达克指数收盘大涨3.34%,道琼斯指数涨2.80%,标普500指数涨3.06%,本周标普500指数已累涨超5.7%,创下2020年3月以来最大的两日涨幅,欧洲股市4日收盘也全线大涨。

在全球市场“涨声一片”背后,美欧“鸽派转向”臆想是关键原因。10月4日,澳大利亚央行仅加息25个基点,这也是近期G10央行中少有的加息幅度不及预期的例子,一些分析师认为这可能预示着各国央行将逐渐转向。

部分经济数据也在打压市场对美联储鹰派程度的预期。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公布的9月PMI为50.9,较8月的52.8大幅走低,其中制造业新订单指数更是仅为47.1。此外,美国劳工部公布的8月职位空缺数量为1010万个,较7月减少了110万个,在美联储的激进加息下,劳动力市场终于出现了松弛的迹象。

整体来看,尽管澳大利亚央行率先转向,但美联储转向还为时尚早。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Joe Perry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上周美联储迎来了最看重的通胀指标核心PCE,8月核心PCE年率为4.9%,预期值和前值都是4.7%。此外,欧元区9月CPI初值同比上涨10%,高于9.7%的预估值和9.1%的前值。这些数据给那些期待通胀回落的人泼了一盆冷水,意识到那不是现实。这对预计在下次会议各自加息75个基点的美联储和欧洲央行来说,则是加息增强剂。

一个不利的信号是,10月5日美股三大股指期货已经走低,欧洲股市也重回跌势。这让投资者不禁沉思,10月初的大涨到底是牛市起点还是熊市反弹?

澳大利亚央行率先“转向”

在G10央行中,澳大利亚央行政策转向来得更早一些。

早在9月上旬,澳大利亚央行行长洛威便意外发出了不同寻常的鸽派表态,暗示加息速度或放缓。洛威强调,澳大利亚央行政策收紧的速度非常快,并且这一政策影响流向经济的过程存在滞后性。“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随着现金利率水平的上升,利率上升速度放缓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但市场还是没想到转向会来得如此之快,10月4日,澳大利亚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上调25个基点至2.6%,而市场原本预计这次会议还会加息50个基点,之后才会放缓紧缩政策。这是澳大利亚央行今年第六次加息,此前澳大利亚央行曾连续四次加息50个基点。

另一方面,接下来澳大利亚央行仍将以较慢的速度升息。澳大利亚央行在声明中表示:“进一步升息将有助于澳大利亚经济实现更可持续的供需平衡,这是通胀回落的必要条件。理事会预计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将进一步提高利率,正在密切关注全球经济、家庭支出以及工资和定价行为。”

对于澳大利亚而言,约有60%的抵押贷款为可变利率,而美国的住房抵押贷款通常为30年固定利率,这意味着澳大利亚货币政策的传导效应要比美国强大得多。作为主要的大宗商品出口国,澳大利亚经济受益于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而通胀压力则低于欧美等发达经济体。

接下来澳大利亚央行还将继续数据依赖模式。洛威表示,“未来加息的规模和时机将继续取决于即将到来的数据以及理事会对通胀和劳动力市场前景的评估。理事会仍坚定决心将通胀恢复到目标水平,并将采取必要措施实现这一目标。”

美欧央行暂难跟进

尽管澳大利亚央行已开始放缓加息步伐,但通胀压力更大的美欧央行暂难跟进。

布朗兄弟哈里曼公司外汇策略主管Win Thin表示,澳大利亚央行出乎意料的鸽派加息只是“转移视线”,美联储政策还远没有到转向的时候,欧洲央行和英国央行也是一样。

对大多数机构来说,美联储暂时保持鹰派仍然是基本情境。高盛4日表示,鉴于澳大利亚央行一向没那么鹰派,本周的加息幅度并不奇怪。经济学家预计,澳大利亚现金利率将达到3.35%的峰值,货币市场则预计现金利率将在2023年年中达到3.6%的峰值。对比来看,美联储大概率会加息至4%以上。

在纽约梅隆银行高级策略师余修远看来,澳大利亚央行决策基于的市场参数和美联储会有很大不同,不要基于澳大利亚央行的行动做太多推论,预计美联储会将在11月的会议上至少加息75个基点,这绝对是市场的基本情景。

从近期多位官员的表态来看,美联储的鹰爪暂时依旧锋利。美联储理事杰弗逊Philip Jefferson指出,降低高通胀是美联储的首要任务,为此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内经济增长疲软。货币政策需要时间充分发挥影响,美联储已经为解决通胀上升问题大刀阔斧地行动,并将采取进一步的必要行动,坚决要让通胀回落到2%。

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也释放出继续加息的信号,警告降低高通胀需要时间。“收紧货币政策已经开始让需求降温,并降低通胀压力,但美联储还没有大功告成。”

即使是鸽派官员、旧金山联储主席戴利(Mary Daly)也强调需要继续加息,避免通胀根深蒂固将需要美联储“将降低通胀的承诺贯彻到底,那意味着进一步加息,并且保持这种限制性的政策,直到我们真正实现让通胀回落到目标。”

这也意味着全球市场的压力仍将持续,10月初的反弹可能并不能持久。汇丰首席多元资产策略师Max Kettner表示,基准指数的估值风险“将持续到2023年,未来几个月的下行趋势主要来自于企业盈利能力放缓”,这可能会在第四季度将标普500指数推低至3200点。预计风险资产的低点将出现在2023年年初,届时美国陷入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将越来越大。

摩根士丹利首席股票策略师Mike Wilson则表示,即使市场押注美联储最早从明年5月起降息实现“鸽派转向”,但是由于全球美元供应正在萎缩,市场波动的可能性仍在上升,因此短期内美股可能仍将走低。

但中长期市场仍有望迎来转机,美联储终有政策转向之时。Kettner认为,股市可能在明年下半年实现强劲反弹。“随着美联储未来发出暂停甚至正式结束加息周期的信号,这应该会带来一些急需的缓解因素,令标普500指数在2023年底前升至4000点。”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