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最大空头展望美股:2023年依然坎坷
财经

华尔街最大空头展望美股:2023年依然坎坷

摩根士丹利预计,明年年底美股的位置将与当前基本一致,但过程会相当波折。

在去年的预测中提出“火与冰”之后,著名“大空头”,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Michael Wilson在其2023展望中表示,到明年年底,标普500指数预计将达到3900点,但过程会十分曲折,在此情况下,投资者策略需要更具灵活性。

在预测了今年的经济衰退后,Wilson表示,当前市场对于2023年的普遍预期收益仍然过高,他的基本假设是:美股公司的利润将在2023年下降11%,然后在2024年因积极的经营杠杆回报回归繁荣。

Wilson认为,市场现在正在进入熊市的最后阶段,因此摩根士丹利在4周前转向了“战术看多”,但这并不代表熊市结束。在短期内,他认为良好的10月通胀数据引发的股市反弹将持续数周:

“降息前的停顿”后期通常对股市有利,随着利率最终被市场接受,反弹拥有了额外的动力。

他表示,未来一年,投资者对于经济、政策、盈利和估值的看法将需要更加灵活,因为此时已接近周期的终点,这意味着在最终路径明确之前,这些关键变量的走势可能是曲折的

换句话说,尽管灵活性对于成功的投资总是很重要,但它现在至关重要。

摩根士丹利将明年的美股预计分为了牛市/基准/熊市三种情况,分别预计标普500指数到明年年底将为4200/3900/3500,此外,Wilson建议投资者从行业和风格的角度保持防御性定位,“直到估计反映出萧条”。他建议增持必需品、医疗保健、公用事业以及防御型能源企业。

“战术看多”

在去年的股市前景中,Wilson提出了“火与冰”的概念,分别代表着通胀过热和经济衰退。而现在,他指出短期内市场正在“从火转向冰”,因此他的观点也转向了“战术看多”:

随着“冰”超过“火”,通货膨胀降温,我们越来越相信,在这尚未完全结束的最后一段时间里,债券将轻松击败股票。这种分歧会带来新的机遇,也会让我们对未来的道路产生困扰,同时也解释了为什么我们最近转向了战术看多。

Wilson表示,“战术看多”的原因,是因为短期内,在盈利预期和经济放缓程度反映出来之前,长期利率通常会下降,这是介于美联储加息和经济衰退之间的典型周期后期。从历史上看,这段时期是股票获利的时期,也是一个“机会之窗”:

三个月前,我们认为美联储的暂停加息将与本周期经济衰退的到来同时发生,原因是极端的通胀动态。

简而言之,美联储不会暂停,直到就业人数为负数,这是经济衰退的明确指标——因此为时已晚,无法挽救周期或股市的下跌趋势。

然而,即使在收入疲软的情况下,就业市场在更长时间内仍保持强劲。更重要的是,这种情况可能会持续到明年,从而为美联储可以在我们获得负就业数据之前放慢/暂停加息的一段时间打开窗口。

这就是我们认为当前反弹背后的原因,并且这个情况还可以进一步推进,因为未来几个月不会再有更坏的数据,市场可以梦想一个不那么强硬的美联储——10月CPI数据是推动这一切的关键。

需要注意,“暂停加息”和“降息”是不同的:

虽然一些投资者可能认为降息甚至比暂停利率更好,但证据并不证明这一点。当降息与经济衰退同时发生时,对股票来说是不利的。

因此,尽管市场梦想着加息暂停,让股市有机会在年底之前保持反弹,但当降息真的到来时,表明衰退已经开始了。

尽管转向“战术看多”,但Wilson始终强调,他的这个观点完全是关于技术面,而不是基本面——后者仍然明显看跌:

首先,看涨的主要技术驱动力是尊重200周移动平均线,如前所述,在经济衰退成为既成事实之前,标普500指数不会“让位”。市场为经济衰退实际定价所需的确凿证据在于就业数据。更具体地说,在明确失业率至少上升1-1.5%之前,标准普尔500指数将对软着陆“产生怀疑”。也就是说,在我们得到一个负面的工资报告之前,标准普尔500指数可能会捍卫200周移动平均线。

其次,除了200周移动均线作为关键支撑外,利率波动率的下降为较高的估值提供了支撑,在没有积极的EPS修正的情况下,这些估值推动了本轮反弹。

最后,在这轮反弹中,市场广度有了实质性的改善:小盘股和等权标普500指数的表现都大大超过了市场加权指数。

这位摩根士丹利首席策略师也承认,当判断与他的基本面观点背道而驰时,“战术看涨”仍然是一个难以抉择的观点,但当他权衡技术面证据时,仍然看好这种反弹将持续到年底。

“过山车”

具体而言,当展望未来美股的走势,Wilson警告称,虽然摩根士丹利2023年底的预计标普500指数为3900,与当前大致一致,但这不会是一个平稳的过程,“繁荣之前会出现萧条”

我们最坚定的观点是,2023年自下而上的共识收益实际上太高了。在这一点上,我们将基本情况下的23年EPS预测再下调8%至195美元,这反映了我们领先的盈利模型的产出正在恶化。这使得我们对23年每股收益的基本预测比普遍预期低了16%,从同比增长的角度来看下降了11%。

在当前的战术反弹结束后,我们预计标普500指数将在明年第一季某个时候,通过约3000-3300点的价格低谷,将23年的获利风险折现。我们认为,这发生在EPS益最终触底之前,这是盈利衰退的典型表现。

虽然我们认为2023年对盈利增长来说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一年,但2024年应该是一个强劲的反弹,积极的经营杠杆回报——即下一次繁荣。

因此,在我们的基本情况下,股市应该会提前很长一段时间开始增长的重新加速,在第一季度从3000-3300的价格低谷反弹,并在明年结束时达到3900点。

摩根士丹利对标普500指数2023年EPS的基本预测从212美元降至195美元,而其熊市和牛市预测分别为180美元和215美元。

三种情况:基准、牛市和熊市

按照Wilson的估计,熊市反弹还剩下不到200点,随后将在中短期内暴跌1000点至3200点。除了预计标普500指数EPS降至195美元,他还分别提出了熊市和牛市的两种情况。

除上一节提到的基准情况外,他预计明年年底,熊市和牛市的EPS将分别为180美元和215美元,而标普500指数将分别为4200点和3500点:

【牛市情况:4200点】

在我们4200点的牛市预测中,市场预测远期(2024年)EPS为251美元,市盈率为16.7倍。这一结果代表了23年的增长将令人失望,但它更像是得过且过(-4%的EPS同比增长)。

过度周期的修正并不那么普遍,因此,2024 年增长反弹的幅度不如我们的基准和熊市案例显著。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预计明年的名义收入增长将放缓至正中个位数区域。利润率压缩约100个基点,结果没有我们在基本和熊市案例中看到的那么严重。

到明年年底,市场将迎来2024年15%左右的EPS反弹,市盈率扩大至16.7 倍左右。

【熊市情况:3500点】

在我们的 3500 点熊市案例中,市场预测远期(2024年)EPS为230美元市盈率为15.3 倍。与我们的基准情况(每股收益同比增长16%)相比,这一结果代表了23 年更严重的盈利衰退。

利润率对下行起到了沉重的推动作用,这在更严重的盈利衰退中也是典型的。在这一点上,我们预计明年的利润率将收缩约200-225个基点。我们认为标普500指数在明年上半年的某个时候以 3000 左右的价格水平折现了这种盈利风险。正如我们的基准情况一样,市场可以期待2024年的增长再加速,尽管价格和每股收益水平较低。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